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丽江爱情故事
丽江爱情故事


  她是美的,在她来到丽江第一天时走在路上已经有人忍不住对她回首。

  然而她的美又是随意而自然的,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流露出些许的野性。没有刻意修饰,漆黑浓密的长发编成一股辫子垂在颈后,露出耳际白皙的皮肤,于是衬得黑的更黑,白的更白。

  身上是纯绵的白色衬衫和绵麻的米白色休闲裤子,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个手指宽的银色手镯。极少有人在外出旅游时会穿如此洁白的颜色,她却似毫不在意的,纤尘不染地在这古城里来来去去。

  她来到丽江已经三天了,白天总是在石板路上悠悠闲闲地游荡,象以前去过的许多地方旅游一样,没有匆匆忙忙地赶路和看景点。

  黄昏时便去听那仿如天籁般的纳西古乐,演奏的都是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当苍苍茫茫的古乐奏起时,她黑黝黝的双目才似有了寒星般的光彩。

  她是一个人来旅游的,象以往总是一个人到许多城市去一样,孤独的一个。

  在外人看来如此的女子有些怪异的吧,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过是为了寻一个地方而来,而如今来到了又是如此情怯。

  那个小酒馆她来的第一天下午就找着了,可是却没有进去,在门口站了好一会,眼里似有依恋,忧伤,喜悦,然后转身离去。

  然后每天她在经过的时候都会停下来,但始终不踏进那个门口,有一次柜台上的姑娘热情地走出来邀她进去坐一会,她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下次吧。”声音轻轻柔柔的,是南方口音。

  这便是他曾经醉过的酒馆吧?古朴的桌椅,昏黄的灯光,蜡染的蓝色麻质桌布,还有热情的小姑娘。他说过每到夜晚里面就会放一些非常古典的民族音乐,笛,笙,箫,当然免不了纳西人视为天籁般的古乐,那是一些没有任何文字可以表达出来的声音。

  苍茫,凄凉而又邈远。他说,在那样一个远离尘嚣的古城,听着那些音乐,每个孤单的游子都会醉的,他就是那样在丽江醉了七天。

  如今,历经千里旅程,她循着他的脚步来到了这个美丽的古城。不必进去她也知道,她的心,不但会醉,而且会碎……

  二

  你以前说,你常常做梦,梦想和自己最爱的人去过一段流浪的日子,哪一天死了也不会觉得遗憾了。我在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忍不住微笑,想象着真有那么一天,我也是死而无憾了。

  可是现实中的你总是有着种种牵绊。仍然是流浪,却是一个人在走着。中国走遍了,便往地球中更多的地方走去,欧洲,美洲……偶尔也会停下来,但又匆匆上路。最爱你的人一个又一个被抛离在身后。

  孤独吗?或许不。旅途上那么多的面孔都是一道道看不完的风景。寂寞吗?

  也许是的,所以常常醉在某处不知名的酒馆里。

  留下来给我的,便只剩下那一叠叠厚厚的照片,充满孤清冷寂的照片。你的缤纷与多彩是我看不到的风景。

  你的摄影技术很好,把数码摄影轻松而又娴熟地玩弄于掌上指间。那些照片极少有任何温暖的色彩,都是看了叫人免不了心中悲凉的调子。偶尔有些透出一抹醉人的蓝紫,橙黄,枫红,也只是个点缀,让人的视觉受到极大的冲击,在对比中的强烈中让心灵受到更大的震动。

  我是真的喜欢那些照片。我常常对他说,人生的底子本是苍凉的。于是你留给我的全是一些苍凉的心事。

  很多感情和心事,需要一个温情的环境和氛围才有诉说的欲望和冲动,很多牵挂和惦念,需要有一个被吸收和蕴藏的归依才能喁喁道来。

  在与你渐行渐近的日子里,我总是希翼着这样一个图景:斜阳缱绻的晚风里,你含笑坐在那里,我在你面前席地而坐,下颏贴在你的膝上,听你的故事,讲我的心情,往事如暗香娓娓相拂相伴,清清浅浅的笑意写在眉梢转入心底。那些又被提起的过去曾带走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曾唤醒了什么又触痛了什么,都不是主题,重要的是共同拥有的那互相关注的一刻……你终于风尘仆仆地站在了我的面前,疲惫、消廋,乍一相见那一刻,好想伸手摸一下你满是胡髭茬的脸,好想与你十指缠绕看清你写满牵挂的眼眸,好想什么也不说偎在你的胸前,让自己微颤的双肩和欲言又止的双唇使你读懂分别的日子里有一个淡淡的身影是如此深深地关注着你,追随着你,重温着你,并,如此感动于这一刻的重逢。那难道不是你说的美丽得让自己都心动的心情吗?

  那个自己时时牵挂的远行的人不掩匆匆行色急急向我而来,满是怜惜的拥吻让我不悔远隔天涯的日子里曾如此认真如此清纯地思念过他。我要的真的不多,那一个相对的时刻里,从没有试过自己可以有如此的感动的心情。从没有这样对你说过,这样坦白,这样温情,可以吗,可以吗?

  我们疯狂地诉说、拥抱、做爱,在这美丽的丽江小城……

  三

  在丽江古城大石桥边的客栈里,我们纠缠着倒在了床上,怀着满心的喜悦和忐忑,我们的动作缓慢而温情。

  他扶着我纤弱如无物的香肩,让我坐高起来,嫩颊正停在他脸旁,脸儿轻贴着,连我空谷幽兰般的呼息中放出的馨香都吸了进去。我抬起头来,目光中闪烁着迷离之光,让他忍不住燃起要把我整个征服的心意。

  “霜……把一切都交给我吧,我需要你。”他的手支起我垂下的脸颊,吻上了我的樱唇, 手慢慢地从颊旁滑下,溜过我嫩滑的肌肤,慢慢地解开我的衣扣,每一动作他的手都贴着我身子紧紧的,我不用看也知他的手到了哪儿。香软温滑的丁香小舌入口,立即将他的情欲引发了。年轻女子口中特有的香泽,丝丝地沁入他的肺腑,流向他的四肢,我也能够感到他那原始的需要,他那逐渐升起的兴奋。吸着情人的丁香,他拚命地吮吸着,舔弄着,吞噬着我舌尖中散发异香的玉露琼浆,并用双唇使劲摩擦我娇嫩的樱唇。我的樱唇红润欲滴,玉颜烧热,美眸中尽是如海的深情及满眼的娇羞。

  随着一颗颗扣子的解下,我发着热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部分愈来愈多了,每一点几乎都被他抚摸过。等到我被剥的只剩下胸衣和小裤时,我早已欲火高燃。

  他的手在褪去我最后的防线之后,在股间来回抚摸着,随着他的手指在花园内外来回按摩、抚捏,我的体内好似火上加了油一般,欲火愈烧愈旺,他手指尖开始的一点清凉感,也逐渐地化成股股热气,从指尖慢慢流向了全身,在熊熊的烈焰外多加了一把火,燃烧的我逐渐娇吟起来,彷佛连神智都被烧化了一般。“光……”我娇羞地连声音都快不见了,只剩下娇柔的鼻音轻轻哼着。他将我紧紧压在床上,分开我光滑的大腿,用他的阴茎在我的花园外细细的摩挲着。

  他深深吻着我,柔情似水,腰部缓慢动作,胸部贴着我的乳房,深深进入我身体深处,左右摇摆……我张开修长粉白的双腿高翘着,抱着他,微闭双眸,享受着他甜蜜温情的给予。我白皙的脸红彤彤的,眼神迷离,挺动臀部,腰肢扭摆,白玉般丰满的乳房上下抖动摇晃,一阵阵的乳波荡漾。他温柔而坚定地在我身上耕耘着,缓慢的中间又时而快速地骤风暴雨般地抽弄。我的粉脸慢慢涨得通红,兴奋得想高声喊叫,却又不由担心是否有人可以听到。

  动作尽管缓慢,但他每次都深深地插到我阴道的深处,时而又停顿下来一会,弄得我骚痒无比,我挺动摇晃着臀部往上顶磨,希望他快点抽动,我的深处被他火烫的阴茎猛烈地插入,又觉得魂飞魄散。我感受到他膨胀的激情,让我心跳加速,心醉神迷。很快的,没顶于性爱愉悦的我便接近了高潮,销魂蚀骨的快感笼罩着我全身上下,让我拚命地喘息着,呻吟娇喘声中包含着无尽的愉悦和对情人的感谢。

  在他双掌火热地熨贴在臀部的带动下,我随着他的抽送而进退, 每次当他退出时,我便空虚的像是落入了孤独的地狱里,使我不自禁地挺起纤腰,追求着那根火般烫的阳具;只有在他深深地、有力地进入我的肉体,将我温柔而坚定地顶在床上时,我才有冲入了天堂的感觉。?

  这一下下的天堂和地狱间的起伏,使我渐渐失去了矜持和灵智,越来越疯狂地迎合着他那愈来愈强力、愈来愈深入的炽烈肉棒,无限的快感奔流在我的周身,使我的雪白肌肤泛着艳丽夺目的酡红,这美景一寸未失地映入了他的眼里,令他更兴奋地抽插着我那泛滥的幽径。在他的冲刺下,我已经是香汗淋漓,娇喘着气,在他有张有弛地抽送中又冲向了高潮。

  丽江暖暖的春阳,透过桃花和客栈的窗户洒了下来,点点光片贴在两汗湿的躯体上。强健的男性躯体在不停地释放着爱的能量,美丽的女性躯体正勉力迎合。我全身的精力和蜜液一下下地被抽汲出来,他的热情却近乎无限,不停地使我花心怒放。他紧紧挟着我的腰臀之处,听着我被热火灼着花心最娇嫩的软肉时,那无限欢欣的娇荡呻吟。在他这激射下,我连声音都酥软了,竭尽全力的挺腰使我上身后仰,双峰弹动,任身上的男人细细欣赏在这春天丽江古城内的美景。?

  “霜,我亲爱的小女人……舒不舒服?”他拨开我被香汗浸透的云鬓,微微笑着问我。看着我这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在他身下婉转承欢,他的心中一定是充满了自豪的成就感吧。而此时的我,只想在他怀里做他的小女人。

  “唔……”娇慵脱力的我软软地躺在床上,任他肆无忌惮地饱览着云雨后的我,呢喃声好生诱人∶“光,谢谢你……你让我如此快乐。”

  “那我要继续让你……如此快乐,天天如此快乐,可以吗?”他火热的手指在我的乳晕上旋转着,我的身体像睡莲一样向他绽放,同时绽放的有我的整个心房,整个灵魂……

  四

  深夜,我站在大石桥边的树下,怔怔地看着盈满的月亮,浑然不觉夜里的风寒,薄薄的衣衫被夜风吹的贴紧了身子,玲珑浮凸、优美曼妙的身材全显露了出来。

  仍是那绵的白色衬衫和绵麻的米白色休闲裤子,却早已不再是纤尘不染,每一寸都沾染着他的味道。夜里大石桥这边的人很少,连河中的水都浅了一半。为什么人们都喜欢热闹的四方街呢?月光下大石桥的美,岂是言语所能仿佛的呢?

  我轻轻地喟叹,闭上双眼,感受月光的清凉,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着刚才抵死缠绵的情景。在他的激情与温柔之下,这种事情实在太美妙,我一次次沉醉在灵肉交合的仙境中,在不断涌来的幸福浪花中失魂落魄,连自己动情的迎合都不知道。

  方才的一切多么像是一场完美的梦境啊!但身上未褪的乏力感觉和身上犹存的吻痕却告诉我,这一切快乐和恍惚都是真的。我抛掉了一切矜持,做了他的小女人。我会后悔吗?我们的未来通向何方呢?

  其实我是个极少恍惚的人,只是不允许自己的缘故。一向自诩聪明冷静惯了的。几年前曾有女孩半羡半妒对我说,你是不会爱上男子的,你太聪明。我只是淡淡地笑,不语——因为当时那个女孩在我看来,是颇有些笨的。向来不喜同笨人说话,只是嫌烦,不耐解释。而基本上,凡是那些为情所困为情所苦为情所累的男子女子,在我眼中,都是笨的。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终是轮着了自己;这一次,且让我从俗。

  记得在禅宗公案里,有老婆婆以女试僧一节,坚却之不是修为,随喜随喜何妨。在我,总是理智先决定,然后感情便去,义无反顾。于是因爱恍惚,梦想颠倒,生忧罹怖。偏生仍觉如此清醒,清醒地沉溺,清醒地迷醉,清醒地深陷。看得太通透不是好事,从来最是深知。而他,是否也是这样想的呢?

  低头看着浅浅的河水,流的比白天更快了。水里映着月光,班驳陆离的好象银器店里的砂银一般。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惊喜,内心的犹疑恍惚,刹那间都化作万种柔情——他来了。我流动的眼波刹那凝注,因为感到他摄人心魄的目光。

  我不禁想道:这目光望着我,也望着旅途上的每一个人么?既是摄着我的心魄,岂不也摄着别人的心魄吗?仿佛有一丝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令我倾注全部爱意的男子,毕竟是属于我的么?他在别的城市,别的季节,也曾经和别的解语花有过别的抵死缠绵么?然而我苛求不得他,难道我真的能和他完全互相拥有吗?我不敢想,我的眼眶中凝聚着泪珠。

  是他,不必抬目也知,而仍是禁不住相望,只是禁不住。一瞥即收,却已满眼满心满脑俱是,他。

  三分骄狂三分洒脱三分惊艳。骄狂,是他,洒脱,是他,惊艳,是为我吗?

  而那余下的一分,挥之不去的,正是,还是,总是,一分寂寞。如此深如此切的寂寞,如影随形,如蛆附骨,是我如此熟悉的,寂寞。我多么想用柔情似水,激情如火,来熔化他的寂寞;谁知这寂寞深深浸透他的骨髓,无论我们的缠绵是如何如梦似幻,怎么化的去这份雪山一般的寂寞?

  风掀长发翻飞,一缕欺上腮际,我以齿相攫,掩住了一声未出口的叹息。乌发,朱唇,素颜。乌发凄迷,朱唇艳夺,素颜冷绝。这容貌曾赢得多少回顾,高高在上,仿佛那积雪终年不化的玉龙雪山。然而此时此刻,我只愿为他美丽。

  三分任性三分邪气三分真纯,是此刻的我吗?任性如不识人间事务的孩童,邪气如不受世间拘束的巫女,真纯如不食凡间烟火的仙子。而那余下的一分,拂之还来的,恰是,仍是,常是,一分寂寞。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没有银河拦着我们,但我们心中的河怎么就拦住了我们呢?

  这样的我,终于遇上,这样的他。本来我的心中已经没有幻想了,丽江,却好象是小女孩的火柴,为我点燃了另一个梦幻的世界。

  丽江的夜色也是纯粹的,没有灯光的地方,就只有河水青色的光影。今晚有了满盈的月光,也便多了三分彻骨的清寒,三分深邃的宁静,三分隐隐的不安。

  余下的那一分,是寂寞?是喜悦?抑或难以名状?我们坐在河边树下,对面人家出来打水、倒水的工作已经结束,然后门扉紧掩,只留下我们。

  他解开我的衣服,将脸埋在我的胸前。我微微颤动着,却丝毫无法抗拒。彼时我们在听那一首歌,我一直以为我自已是在往上飞,耳边传来的声音听来非常美,到最后我才发现,我是在下坠。

  顺着一条清渠漫步而下,五彩的鸭子在水里嬉戏,风吹动了谁家木檐上的铜铃,炊烟的味道远远飘来。他说出我正想的话,象做梦一样。但我知道这毕竟是梦。那个夜晚我们只是逛。看,也在被看。

  五

  丽江清晨的阳光透过大石桥客栈里古朴的窗棂,透过清新淡雅的兰花窗帘,照在昨天一对动情男女抵死缠绵的床上。我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再轻轻地伸个小懒腰,好舒服……媚眼惺忪、深深地满足的叹了口气,甜蜜溢满嘴角,轻轻地哼起莫名的旋律。感觉天地皆春,万物皆暖。在心的最柔软的深处,再一次深深地依恋他的的呵护,他的关爱,他的柔情,他的温存……是他,让我感受了真正的女人的欢乐;是他,让我领略到什么是真正的男人的温存;还是他,手把手地带领我趋向那欲仙欲死的极乐境界……可惜他现在不在房间里,他去做什么了呢?低头看看床榻,床单和被子上还有大块湿漉漉的痕迹,分明是昨天缠绵的记录,我的脸不由娇羞地变红了。昨天深夜,我从鸳梦中惊醒,与他携手共步月下,看遍了丽江深夜的喧嚣与宁静;归来之后,我们又柔和的进行了我们的第二次做爱。如果说我们的第一次做爱是疾风密雨,酣畅淋漓,那么第二次做爱则是微风细雨,极尽缠绵。最后我躺在他的手臂上进入了梦乡,我何时曾有过如此安适的睡眠啊?慵懒地微闭双眼,怅然涌上心头,我流浪的爱人啊,你是真正属于我的吗?痴迷你的激情,痴迷你的怀抱,痴迷缠绵在你温暖怀里的千姿百态的销魂味道……这一切究竟能持续多久呢?

  当我沉浸在遐想中时,门口已经响起了脚步声——是他,一定是他,那响在我心房深处的脚步呵……他的钥匙在门锁中转动,我的心中却起了一个顽皮的念头。

  当他走进房间时,我竭力装做双目紧闭拥被而眠,一副海棠春睡的动人模样。我感到他的脚步近了,他轻轻揭开了被子,我只穿着短袖睡裙的娇躯再一次呈现在他面前。虽然已经有了两次肌肤之亲,我的心依旧怦怦跳个不停,他伏下身体,在我雪白柔嫩的娇靥上轻吻了一口;一接触到他的嘴唇,我的全身立时轻轻的颤了一下,秀丽的睫毛一阵抖动,但依然是双目紧闭的装睡——他肯定知道我是在装睡了吧?但他却没有点破,只是继续耐心地挑逗着我。 他搂着我的香肩,舌头滑过我的鬓角、耳珠、紧闭的双目、秀挺的鼻梁,最后吻上了我微微湿润的小嘴。我的花园开始不由自主地变得潮湿,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等到我终于受不了他的情挑,再也无法保持睡姿,终于睁开双眼颤声喊停的时候,床上早是一片狼藉,被褥揉的皱皱的,原本覆着身子的薄被早无声无息地滑到了地上。既然欲望之火已经被勾起,那就让我放纵吧……他手上的动作已经是轻车熟路,我一时也失去了那三分任性,柔柔地任他摆布。唉,平日自诩聪明有主见的我,在他的身边却不由自主地做一只小羔羊……我们纠缠着倒在了床上,他激烈的吻着我的嘴,仿佛天地都在旋转。我软软地倒在他身下,全身只感到一阵阵酥软。他抬起我的双腿,第三次脱掉了我的黛安芬蕾丝内裤,欣赏着我白嫩的双腿间微微凸起的美妙阴户。轻轻拨开我细长黑色的柔软阴毛,他灵巧地揉弄着我滋润鼓涨的阴唇,直到我的蜜汁沾满了他的双手,鲜红的嫩肉里渗透着湿湿的透明的淫液。他将火热的阴茎凑近我张开的大腿,轻轻擦拭着我洞口漫溢的液体,使他的龟头也变得湿漉漉的。这种细心的前戏将我残存的一点理智和娇羞彻底剥去,腰肢前后左右耸动轻扭,乳波摇晃,圆臀轻摆,长长的秀发散乱的飞舞着,伴随着我自己都不知道意义的呻吟。在彻底卸去了我身心的防御之后,他沉稳地向里推进,轻车熟路地进入了我温暖柔嫩的私处。

  他轻柔有节奏地抽送着,我的淫液汹涌四溢,使我们交欢之处持续不断地发出“滋滋”的水声,仿佛大石桥下的潺潺流水一样。他每一次我都是缓缓插入直到尽头,复又迅速抽出,带出一片粘白湿漉漉的液体;如此这般,不出几十下,我已经激动的娇喘连连,双腿直直地绷紧着,用身体语言渴求着他的宠爱。看到我渐入佳境,他逐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击在我的花心上……我已经丧失了迎合的气力,整个脑海中只有汹涌的快感,只是双手抱紧着他,身子紧绷的像弓一样。这种种消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全身没有一个细胞不传达着酥麻酸痒的感觉。

  在他的全力冲刺下,已经是香汗淋漓,娇喘声也越来越急促,只觉得魂飞魄散,花心几乎要跳动出来一样。我低低的喘息声充满了整个客房,是从鼻子里发出的一样;这呻吟媚人心骨,使他不由得双手捏握住我的丰乳,力地揉搓挤压,随着下体更加用力的抽送。随着快感的不断上升,我雪白的臀部往上开始加快地顶抬起来,抽插的速度也已经达到了极限。我的柳腰粉臀不停地扭动迎合,像一朵美艳万方的解语之花,双腿抬起勾在他的腰间,推动着他的臀部,使他推进的深些,再深些!尽管我知道这种姿势淫荡无比,但这种姿势可以使我和与我做爱交欢的男人身心贴近,我是多么喜欢这种灵肉交融的感觉啊!

  快感接近了极限,我知道我的高潮即将来临了!在他的身下婉转翻腾,左摇右摆,上下迎凑,我如云的长发四散飞扬,感觉是那么的畅快淋漓,比前两次的性爱又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我的动作越来越热烈纯熟,白嫩的娇躯由于激烈的动作都变粉红了,整个身子汗津津的,哼哼唧唧的喘息声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在极度高潮的瞬间,我的脑海中不由闪现出两天前,我为了等待他而在丽江街头漫步的情景……我知道我是美的,在我来到丽江第一天时走在路上,经有人忍不住对我回首。漆黑浓密的长发编成一股辫子垂在颈后,出耳际白皙的皮肤,身上是纯绵的白色衬衫和绵麻的米白色休闲裤子,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个手指宽的银色手镯。少有人在外出旅游时会穿如此洁白的颜色,却似毫不在意的,尘不染地在这古城里来来去去……然而现在,我却沉醉在这美妙无比的性爱中,在他的身下婉转逢迎,甚至激情四溢,那纤尘不染的冰雪女孩,已经变成了对他百依百顺的小女人……然而我不后悔,一点也不想改变,我唯一害怕的就是这一刻不能成为永恒……在奇妙的回忆中,一股前所未有的浪潮席卷了我的全身,这是我多少年来从未经历的啊……我的娇躯猛然一顿,颤抖着娇声叫道:“光……我的光……求求你,抱紧我,我……唔……”我全身不住地抽搐抖颤,背部离开了床铺,丰满的双乳愈加挺立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激动的向上挺动着。我的阴道里每一寸的嫩肉都在急剧的收缩,拼命紧紧地夹吸着他的阴茎,喷射出我宝贵的阴精……同时,他也猛然一哆嗦,用力顶住我的花心,全身一阵剧烈抖动,将他的精华一下子喷射了出来。虽然已经是24小时内的第三次发射,但我仍能感到他滚烫的热情持续地射进我的深处……这是男女之间所能拥有的最强烈的高潮吗?竟然有如此难以形容的美,只是感觉全身汗津津的,舒畅的快感透彻骨髓。直到此刻,我才明白了“欲仙欲死”这四个字的意义……激情过后,我象个孩子一样把脸藏在他的怀中,一动不动,他惬意而满足地抚摩着我的肌肤。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顽皮地套弄着他的阴茎,谁都不说话,只是共同享用这份舒畅。

  然后,我们默契地帮对方穿好衣服,我依旧穿着纯绵的白色衬衫和绵麻的米白色休闲裤子,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个手指宽的银色手镯。今天我们去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身边有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