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方烨之贾雯篇
方烨之贾雯篇
贾雯是一个乖乖的邻家女孩般的女生,长得柔柔弱弱彷佛童话中的公主。她是一个安静、乾净、文雅的小女 孩,不是很艳丽的那种女生,但那种天生的典雅气质,使得她别有另一种风致。这是我对贾雯第一印象的大致评价。

  贾雯其实很性感,不同于一般女孩喜欢暴露喜欢外显,她是那种性感在骨子里的女孩。她的额头光滑而圣洁,眉眼含情却无邪,鼻子如琼玉雕刻--假如不是因为她的嘴--那她的样貌就如雅典娜一般,美丽但端庄,只让人倾慕却不敢亲近。然而她那充满了少女的娇俏动人和柔媚可喜的红润小巧的嘴,彷佛画卷中的神来之笔,把原先的一切宝相庄严彻底打破,更和其他五官协调在一起,营造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魅力,很性感。当然,她的身材也很性感……这是段明对贾雯第一印象的大致评价。

  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眼光是比我歹毒一些……也许随着这一场大病的治癒,我心灵上的创口也渐渐癒合,在后来住院的日子里,段明和小若都来看过我,我们非常默契的对那天的事情缄口不语,彷佛没事一样谈天说地--那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

  可是贾雯,再也没有来过。我的心中某个地方被轻轻的触动了一下,我确定,她喜欢我。

  很快,出院了。再次踏入教室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两道清澈的目光立刻投到我身上,扭头望去,贾雯却慌忙低下头去,雪白的脸颊泛起可爱的红晕。我微微一笑,迳直走到她的桌子旁:「嗨~」她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慌忙中抬起眼,眼神清澈如水,目光却显得非常的羞涩和游移,她咬了咬红红的嘴唇--这个可爱而娇媚的动作一下打动了我:「你……你病好了么?」我开始惊讶她的清纯和娇媚,我第一次发现,除了小若,人世间还有别样可爱的精灵。或许小若以前占据了我的整个心房,使我在近三年的同学生活中竟一点没发现贾雯的可爱之处。我盯着她,有些出神。

  她的脸在我的目光下变得更加羞红,低声抗议道:「不要……这么看人家……好不好?」我如梦初醒,微笑道:「谢谢你到医院看我……」她急忙打断了我的话:「大家都去看你了,都很关心你。你身体好了么?」她的前两句解释极力在开脱她对我特别的关心,而最后一句:「你身体好了么?

  」语气却变得非常关切。

  我说道:「已经好了。多亏了你的幸……」她忽然轻轻而急切的摇着头,纤秀的眉毛微颦,紧盯着我的眼睛,可爱的小嘴紧紧的抿着。我眼角的余光一扫,已经瞥到班上那个号称小喇叭的多嘴女生正全神贯注的偷听我们的谈话呢。

  我心中轻轻一笑,一字一句的说的清清楚楚:「多谢你为我折的幸运星和千纸鹤,我在医院里看到它们的时候,心里很温暖。」贾雯怔住了,呆呆的看着我,少女纤柔的胸口起伏不定。

  「放学一起回家吧,好么?」我好像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边走回自己的座位。

  「哇!帅哥方烨约你呢……」我听到身后小喇叭的窃窃私语。我能想像出贾雯脸上那慌乱、迷茫而又害羞的表情--很可爱。

  可是在放学的时候,这个小害羞鬼居然不敢接受我的邀请,没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提着书包跑了,害的我以为她上卫生间,苦苦在教室里等了1个小时后才明白,原来这一个标志性的历史时刻--帅哥方烨生平第一次正式的约会女孩子,竟以失败而告终。我眨巴着眼睛,苦笑着站起身来,同时听到了肚子「咕咕」叫声。

  下午的时候,我故意不提中午的事情,也没有过去找她,但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不时留连在我身上,带着羞涩和歉意。

  再次放学的时候,我在回家的路上截住了她:「嗨!」她被狠狠的吓了一跳:「啊!你怎么跑到我前面来了?」我不答反问:「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她的脸红了:「有么?哪有……」

  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小若的时候我有点呆若木鸡,对着贾雯的时候,我却可以口若悬河:「当然有,你知不知道,中午我以为你办事去了,没有走,结果在教室里等了你好久,肚子都饿扁了!」她继续抵抗道:「人家都没答应你,你傻等什么!饿坏了怎么办?」我无赖般的追击:「所以你不要逃啊,我也不想把自己饿坏。真饿坏了你也担心,对不对?」她呸了一声:「你饿坏关我什么事?」她脸上的羞涩还没有完全退去,但红润柔软的小嘴已经带着笑意了。

  我的心在这笑厣中荡漾,柔声道:「我知道你关心我,我很感谢你。」她低下了头,默然不语。

  「以后,我送你回家吧?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玩,好不好?」她依然不说话。

  我想了一想,心中砰砰直跳,我问道:「你有男朋友了,是么?」她像被针紮了一下,立刻答道:「没有!我没有!」我笑了:「听说,班上有人追你,而且隔壁的班上也有人对你很殷勤。」「什么呀,我只把他们当同学。你别误会。」「那--我追你。可不可以?你做我女朋友,好么?」她的头简直不敢抬起来了,我看到她雪白的脖子都变得羞红。她彷佛要摆脱这种窘境,低头向前走去。

  天!前边是红灯!

  一阵刺耳的喇叭夹杂着凄厉的刹车声惊醒了贾雯,她抬头看时,一辆卡车被巨大的惯性挟着,正向她撞来,她的小脸在恐惧中变得雪白!

  我在千钧一发时捉住了她的手,用尽全身力气把她拉到怀中,和她双双倒在了地上。

  卡车司机气急败坏的大骂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围观的人群也彷佛只是憧憧的幻影。我的手里是贾雯冰凉柔软的小手,她伏在我身上,两个人耳中只有彼此的心跳……一场虚惊之后,两个人都沉浸在余悸之中,一时无话可说,但却殊无回家之意,久久的倘佯在华灯初上的街头。

  不知道默默的走了多久,她停住了脚步:「刚才……我以为自己死定了。」我也站住,静静的听着,「那一瞬间,你的手拉住了我的手,很温暖,很有力--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我不知道。」我老实回答。

  「我在想,就算我死了,我也牵过方烨的手了。」她忽然笑了,红菱般的嘴角边挂着孩子般满足纯净的微笑,眼眸中却依稀有泪光。

  我的心被深深的击中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伸出手去,握住了她柔软的手掌。她的身体颤抖,脸蛋绯红,眉眼盈盈间,却全是幸福的微笑。

  「方烨,我爱你。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

  贾雯是我第一个真正的女朋友,我把自己的初恋给了她。而她,在我之前,完全是一张白纸,她给了我所有的第一次--第一次恋爱,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些动人的日子,在风雨中一起奔跑、在星光下一起许愿、在夜风中一起沉醉……贾雯像一阵清新的风,吹入我的心间,将我的伤痕,慢慢抚平。

  和她第一次,是在我的生日晚会上,那天恰逢周末,我破例得到父亲的同意,可以和朋友一块在外面彻夜狂欢。那个时候,小若已经去了北京,原来她也只是把段明当做弟弟,虽然他们之间或许有更亲密的感情。

  段明的伤心好像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就有了新的女友。那天我们几个人玩疯了,喝了不少酒,我和段明在包厢里载歌载舞,逗的所有人都笑出来眼泪。

  我在亢奋中有些忘形,放肆的吻着她,抚摸着她--平时她是那么害羞,稍有亲密就像小鹿一般逃开,带着俏皮的微笑看着我,就算我再心痒难搔也不肯再让我进一步。

  她在我激烈的吻和抚摸中挣扎了一下,有些害羞的向段明他们投去求援的目光,这才发现,段明这小子整个人都已经趴在他那性感的MM身上,一双手更是不知道放在了何处。

  那个MM显然被段明挑逗得慾火中烧,震耳的音乐声也掩盖不住她的呻吟。因为已经是深夜,留下来的人只剩我们4个,所以段明毫无顾忌,趁着灯光昏暗,大占便宜,那MM的短裙被拉了上去,白生生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紧紧夹着段明的手掌。

  贾雯显然被这种场面羞坏了,她轻轻的呸了一声,头藏在我的肩上,火热的呼吸就在我的耳边。我的心中却受到段明的鼓励--怀中的可人儿温婉妩媚,比起他的女朋友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腰,她的腰肢纤细而柔软。我不再激烈的吻她,而是代之以春风般温柔的轻吻,火热温暖的唇,不断触碰着她的脸蛋。

  比起疯狂的拥抱和抚摸,贾雯更喜欢这种呵护般的亲昵。她轻轻的回应着我,粉红的小喙轻轻一触我的嘴唇,又立即分开。我不肯罢休,依旧索吻,她稍一犹豫,又是温柔的一喙。

  这种若即若离的缱绻,更容易挑逗人最原始的慾望,段明他们拚命压抑的粗重呼吸,穿透那无人理会的音乐,清晰的传到我们耳中,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变硬。而怀中的贾雯,身体越来越热,软的几乎溶化。

  我的手滑进了她的衣襟下,她震了一下,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没有退缩,手掌摩挲着她光滑如缎的腰肢。她有些发抖,娇嫩的肌肤在我火热的手掌下战粟。我吻着她的脸颊,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老婆……」她喘息般答应了一声:「嗯……」我追问:「喜不喜欢我叫你老婆?」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了,靠在我怀中的头微微点了点:「嗯……」我轻轻在她耳边吹气:「那……你也叫我老公啊。」她羞极了,又想逃跑,推开我:「好痒……」我的手突然一用劲,她嗯的一声,身体被我搂紧,我能感觉到她绵软的少女的酥乳紧贴着我:「不要逃了……」我吻着她,「我爱你,你别逃开。」「哪……哪有……」她支吾着。

  我不说话,手掌在她的衣襟下移动,她的呼吸急促。她穿着一条牛仔裤,我的双手慢慢的插进她的裤头,她慌乱起来,无力而虚弱的做最后的抵抗:「烨,不要。我怕……」我吻着她:「别怕,老婆。」手坚定的慢慢伸了进去,指头的尖端碰到了她内裤的边缘。我的手并不急于进入她的内裤,而先将整个手掌覆盖上她的臀部。

  她的臀部有着非常好的曲线,并不是特别大,却又圆又翘,我的手掌在她的玉臀上不断的抚摸着,吻着她:「你是我的。」她咬着唇,又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的手指触碰着她的臀沟,轻轻的搔划。贾雯的呼吸变得紊乱起来,纯棉的内裤渐渐有了潮意。

  我轻轻吞了一口唾液,手指慢慢滑入那紧夹的火热狭间,从后向前,触碰到她少女最敏感最私密的花园,她呜的一声夹紧了青春修长的双腿。

  我的指尖上却已经变得湿漉漉……

  黑暗给了她最好的掩护,她的脸蛋虽然羞红,却有了勇气追逐自己的情慾。

  在我不断抚摸她的时候,她的手犹豫着,终于环上了我的腰,也轻轻抚摸。

  我吻着她,手指慢慢的拨弄她的花瓣儿,隔着内裤,我也能感觉到那玉蚌的丰盈柔软,丝丝的绒毛摩擦着内裤,发出沙沙的声音--很快这毛发相互摩擦的声音便湮没在一片粘滑的春水中。

  贾雯无力的喘着,低声道:「别这样……好不好……」我没有丝毫犹豫,手越过那内裤窄窄的边,直接接触到她火热湿润的火山口。她呻吟了一声,抱紧了我。

  我调整了一下手指的姿势,中指顺着她玉蚌微合的肉缝轻轻一抹,将她处女的蓓蕾诱惑得微微绽放,她「啊!」了一声,头无力的在我肩膀上晃动了一下,双腿间的花园却阵阵收缩。我来回的抚摸着那温热湿润的水灵灵的蓓蕾,那娇美肥嫩的花瓣在我的淫戏下哆嗦着。

  她的手死死的搂住了我的腰,这性爱的诱惑使得她兴奋,却不知所措。一股股花蜜慢慢的溢出来,在她雪白的大腿上划出几道亮亮的痕迹。

  「流……流出来了……」她颤声说道。

  「是啊。」我在她耳边亲吻着,「我的好雯雯是水做的女孩……」我的指尖轻触着她柔嫩的肉芽儿。她的整个花园都滥觞了。

  我的跨部早已高高顶起来,再也忍耐不住,把她抱起来。硬梆梆的大鸡巴就顶在她柔软的腹上。KTV的歌房里有一个隔间,是给客人休息用的。我紧搂着她走向隔间。外面就留给段明吧,他肯定也忍不住了。

  「去哪……」她明知故问。

  我不说话,把她挟进了隔间,反手把门关上。

  「做……做什么。」她的声音僵硬干涩,心儿砰砰直跳,「我们出去唱歌嘛……」这个可爱的小丫头,明明情慾已被我挑逗起来,也知道下一步将是什么,却依然尴尬的试图转移话题。

  酒精使我燃烧起来,我笑道:「你等下唱给我听好了。」话音刚落,我就紧紧的把她裹进怀里,疯狂的吻上她那小巧性感的嘴。

  和贾雯的接吻不是一次,她的嘴唇柔软俏薄,舌头灵活甘甜,每次吻她都有亲吻新鲜草莓的清新感。然而这一次,带着浓浓的情慾,我吻得疯狂而热烈。

  我暴徒一般死命追逐着她的舌尖,狠狠裹进我的口中,不断的吮吸,同时我的舌头带着暴力,闯进她柔嫩的口中,充满情慾的挑逗着。

  贾雯头一次被我如此热吻,她几番挣扎却被我死死抱住。

  一直到我抱着她倒在床上的时候,我才分开彼此的唇。她呼呼的喘息着,手勾在我的脖子上,眼睛亮若晨星,在昏黄的灯光下盈盈的闪动。

  她躺在那小小的床上,胸腹起伏,满脸绯红的望着我。

  我不说话,一件一件脱去我的衣服,赤裸的胴体在灯光下闪着光,而胯下那一条粗长的宝贝也毫不保留的裸裎在她眼前。

  「烨……」她的呼吸急迫。

  我爬上床,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怎么了?」

  她张开小嘴,喘了一口气:「我爱你。」

  她不在挣扎,任凭我一件一件脱去她的衣服。我开始吻她的乳尖,她的双乳娇若春笋,完全是少女刚刚发育得接近成熟的青涩模样,然而那丰满浑圆的轮廓,已悄然定型。比起赵纳,贾雯是真正的处子乳尖。

  虽然灯黄室暗,那娇艳无伦的粉红色却足以挑动任何男人的情慾。我爱怜无比的含着她的乳尖,我知道,这鲜美无比的蜜桃,从此只属于我。她没有任何经验,在我舌尖的引导下,动作虽然僵硬呆板,但身体的反应却明显而强烈。

  她紧紧的闭上了眼:「烨……」她的乳尖被我含在嘴中,舌头能感觉到那乳晕的膨胀,等再一次裹上乳头时,那原本柔软俏立的尖部已变得微微发硬了。

  她的身体火热,肌肤如缎,光滑的没有丝毫瑕疵。我一路狂热的湿吻着,一直吻到她茸茸的阴毛上。她的绒毛并不是弯曲的很厉害的那种,反而带着点直意,很整齐的长成一个小小的倒三角。

  我吻着她柔软的阴阜,那柔软的毛发撩拨在我的口鼻间,像春天萋萋的芳草。她没有什么体味,这诱使我有深入下去的冲动。

  我慢慢吻了下去,嘴唇碰到了她沾满露水的嫩唇儿。我的舌尖稍一寻找,就触到那微微挺立的肉芽儿,温柔无比的把它含在嘴唇中,吮吸起来。

  「天!」她低声叫了起来,「那里,不要……」初次感受口交,对没有性经验的她,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羞涩、难堪、局促、快感以及一种带着点放任情慾的堕落使得她迷茫起来。

  她终于发出了呻吟声,这处女初试云雨的娇啼:「嗯~烨……我好难受,不、不要了,那是……嗯,那是尿尿的地方啊……嗯……啊……」她的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了我的头,一只手插进我的头发,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床单。蜜液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将雪白的臀间濡湿。

  我轻轻的舔着她的小缝,心中是对她的爱和欲。我要让她好好感受性爱的美妙。我的鼻尖也拱着她,甚至用口舌分开她外面的花瓣,含起她一片羞答答的小阴唇,温柔吮吸。她几乎昏死在这床榻间的春色里,臀部竟不由自主的挺动,浑身都在痉挛。在我还没插入之前,已然来了一次小小的高潮。

  大量的蜜液喷涌出来,雪白的胴体上是玫瑰般的红晕。

  「不要……不要了……」她几乎崩溃,「烨,抱我。抱我好不好,我要你……」我顺从的爬上去,将她搂在赤裸的怀里,她赤裸的乳尖,樱桃一般划过我的胸膛。我们火热的身体彼此摩擦着,我分开她的双腿,挺立的肉棒慢慢挨擦着她的腿间。她咬着嘴唇,用大腿的内侧摩擦着我的腰臀。

  我们都没说话,外面却传来了做爱的声音,激烈的碰撞声和女孩子拚命压抑的呜呜声传入我俩的耳中,真真切切。

  她羞不自抑,想打破尴尬,却一下口不择言:「他们也在……」我笑道:「当然,你没听到这么响么?」段明这小子喝了酒后特别有劲,那啪啪的冲刺声听起来就像一头浑身充满精力的蛮牛,可美死他那性感风骚的小妞了。

  「怎么会这么响?」她迟疑的问到。

  我差点笑出声来,翻身压住了她,分开了她的双腿:「我们来试一下就知道了。」她羞得用手臂遮住了眼睛,蜜液却又一次慢慢溢出。

  我挺动身体,龟头慢慢挨近她火热娇嫩的花园,挤开她的花瓣,轻轻一划,就找到了她狭小的入口。因为知道她是第一次,所以我异常温柔,稍一用劲,顶入半个头部。她倒吸了一口气,啊的叫了一声。

  「痛嘛?」我关切的问。

  「不……」她摇了摇头,「我没准备……」

  「痛就告诉我,好不好?」

  她轻轻地点点头,整个小脸都红透了,嘴唇却湿润柔亮,诱人极了:「我有点怕……」我微微的来回拉动,半个龟头嵌在她那小小的入口处,牵动着她敏感的神经,快感和空虚感同时席卷着她,她的手盲目的抓着床单,蜜液不断涌出,臀部也犹豫着微微上抬。

  我略一用劲,龟头顶上了那柔软的肉膜,稍有迟滞,就在充分的润滑下裂膜而入,慢慢滑进那未经人事的狭窄阴道。

  「呜……」她的眼泪立刻出来了,「好痛!」

  我想立刻拔出来,然而她的小屄里却有一股强烈的吸引力,羁绊着我。虽然她的阴道很紧很热,充足的蜜液润滑却使插入变得顺利而自然。

  我抗拒不了那渗透骨髓的快感,肉棒竟一直顶进她娇嫩的花心上。

  「痛……」她的泪水划过白玉兰一般的脸颊,滴落在枕头边上。

  我这才惊醒,慌忙拔了出来。把她搂进怀里,爱怜的亲吻:「雯雯,第一次是有点痛的,别怕,我疼你!」她的泪水却不断滴下:「对不起……我休息一下好么。」「傻瓜。」我抚摸着她,吻着她。

  她搂紧我,泪水打湿了我的肩头:「老公……」我心中充满了柔情,环抱着她,吻她。

  「是不是每次都会这么痛啊……」她可怜巴巴的问。

  「不是的。」我轻轻的拍着她的翘臀,「女孩子第一次会疼一点,以后就不会再疼了,除非有妇科病。」段明的麾战依旧如火如荼,那女孩被快感冲击得再也掩藏不住,曼声浪吟:

  「段明……爱死你了……用力……肏死我……」那啪啪的冲击声如同暴风骤雨一般,段明没有说话,粗重的呼吸却如同风雷。

  我悄悄说道:「他们肏的可真猛,呵呵。」

  她犹豫着,也悄悄道:「我想看看他们……」

  我取笑她:「你有偷窥欲哦。」

  她羞道:「我……我没见过嘛……」

  门悄悄的打开一条缝,她弯着腰,我们四只眼睛同时窥探着段明的春宫。

  沙发上,那女孩子趴着,雪白的臀部高高抬起,段明在她身后,抱紧她浑圆的臀,正从后面不断的冲击着她。他可真够猴急的,连女孩子的衣服都没有完全脱光,裙子撩在背脊上,衣襟敞开着,内裤和乳罩倒是散落再地板上--不过雪白的胴体上是纯纯的学生装,视觉上还是有一定的冲击力的。

  那个女孩显然被段明做晕了,不断的娇吟着,非常配合的耸动臀部,两只丰满的乳房不断晃动,由于角度的问题,他们交合处看不清楚,但从他们动作的激烈程度看,那女孩的私处一定洪水滔滔,小鲍鱼都快被插翻了,「他好粗鲁。」贾雯偷偷的笑了,「可是那她好像很快乐,还要段明更加用力……」「是这样的。」我吻着她,「做爱是很舒服的,两个人都恨不得嵌到对方身体里,变成一个人,再也不分开。」她不说话,轻轻的晃动身体。

  我突然发现她是在我身下弯着腰窥视,粉嫩的臀部高高翘起,而我的肉棒,正对着她可爱的菊花穴。段明的春宫强烈的刺激着我的慾望,而近在咫尺的美人玉穴就这么可爱妩媚的暴露在我的肉棒之前。

  这种情形估计是男人都无法忍受,我吸了一口气,搂紧了她的腰。她温柔的嗯了一声,一根硬挺的肉棒正慢慢侵入她雪白粉嫩的两块软臀之间。

  她明白了我的意图:「你……你要像他们这么做?」我吻着她的耳朵,手从后面抚摸她的乳房:「痛就告诉我。」她低低的呜了一声,声音里有了情慾:「老公……你轻一点,不要像他那样……我怕痛……」又硬又翘的肉棒因为角度的关系,几次都没有顺利的插入,害的她的嘴唇咬了又咬。我一只手伸到下面,先摸了摸她的入口--又变得湿漉漉的了,再抓住那坚硬的棒身,引领龟头寻找那桃源入口。她也配合的将臀部翘的更高。

  龟头顶入一片火热柔软中,我明白进了正道,腰部稍微用力,她抽了一口气,低低的嘤咛一声,却没有叫痛,于是我大胆的挺进,硬挺的肉棒劈开肉摺,一直深入。

  因为是后进式,高翘的阴茎紧紧的摩擦着她阴道的顶壁,敏感的龟头在深入的过程中,突然感到某个区域有略微粗糙的触感。所以不禁在那区域来回的摩擦了几下。

  这几下摩擦却像按下了贾雯快乐的电钮,她一下控制不住的叫了起来:「啊……」头高高仰起,臀部不由自主的晃起来,「老公……」她颤颤的娇吟道。

  我俯身在她耳边:「痛么?宝贝?」

  她的声音有些急切:「不痛……你别停,好舒服……」我耸动臀部,不断的进出她的骚屄,发出滋滋的声音,每次龟头划过那块粗糙的地方,她的身体就彷佛电流通过,发出动人的呻吟,骚屄也变得更加湿润。

  「舒服么。」我一下一下的顶着她。

  「舒服……」她星眸迷离,小嘴半启:「我要你……」看着她陶醉在快感中,我放下了担心的包袱,专心之至的抽送起来。她温暖湿滑的嫩肉缠绕着我逐分逐分插入的肉棒,肉棒从头到尾都被紧紧的箍着,她的骚屄太小太窄了。

  带着对她浓浓的爱意,我慢慢的研磨着她的花径。那嫩红色的处女阴唇,被我粗大的肉棒撑得满满的,爱液不停地从花瓣中渗出,龟头不断的进出那溢满着爱液的洞口。

  我吻着她光滑赤裸的背:「我爱你……你是我的。」这温柔而带着力度的抽送,使她并不觉得疼痛,她微微仰起头,快乐地喘息着:「我爱你……我爱你……烨,我是你的。」我搂着她娇柔的身体,双手在她腻滑的玉背上、香臀上四下的游走,或者扶着她柔弱无骨的细腰,引导她的娇臀微微的上下耸动,配合我一波一波的挺入。

  她暖暖的、软软的的骚屄令我感到说不出的舒服,那经过开拓的处女阴道彷佛觉醒了一般--嫩肉缓缓的蠕动,一层层的褶皱温柔地按摩着不断进出的大龟头。不断溢出的蜜汁更是顺着我的肉棒流淌下来,将我的阴毛和腿根濡湿。

  我不断的吻着她柔长的秀发,白腻的玉颈,手扶稳她雪白的香臀,听着她婉转娇媚的呻吟。

  她扶着门,身体在我的冲击下一耸一耸的,香汗淋漓。她迷乱在肉慾中,喃喃的叫道:「烨……老公……老公……我要死了……」我喘着粗气,开始控制不住节奏,门外段明他们的战斗好像早就停止了,然而我们却依然未达到高潮。可是被她火热柔嫩的膣肉紧紧的包围吮吸着,一阵阵快感使得我的肉棒痉挛。

  贾雯也感到了极大的快感,她很有节律的扭动着腰臀,腻软臀肉收缩的力量加上骚屄的阵阵抽搐,使我的龟头上、阴茎上传来一浪又一浪销魂的挤压。我几乎坚持不住了,我用力的抽插着,龟头摩擦着她花径中那粗糙的激情点。

  贾雯简直喘不成声,吹气如兰,娇挺的鼻子中呻吟不绝于耳。我看不到她脸上那娇媚动人的表情,只看到她白嫩的香肩不受控制的耸动起来,她的细腰带着强烈的媚意扭动着,骚屄内开始了一波一波的剧烈抽搐、缩窄……「我死了……」她的声音娇涩颤抖,「老公……」我再也控制不住,俯身到她耳边:「老婆!我把精液射给你,我要你怀孕!

  」

  她身体颤抖着:「好……快一点……我要死了……」拼着余勇,我强烈的抽动着,她小巧的喉中发出垂死般的声音,高潮如同海啸,席卷了她和我。

  一股股灼热的精液,强劲的射入她的子宫中,我无力的趴在她背上,任凭肉棒在她骚屄中悸动、平静、疲软,最后慢慢的滑脱出来,被染成淡红色的精液被肉棒带出来,顺着她雪白修长的腿一直往下流,一直流到她柔润浑圆的足踝上。

  那一夜,段明抱着他的女孩在外厢的沙发上沉沉睡去。

  隔间的小小床上,贾雯偎依在我怀里,我们不断的亲吻、摩挲,倾吐着山盟海誓……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经常做爱,爱情的光环笼罩着我们,彷佛世界上一切都那么美好。我原以为贾雯会是我的一辈子……然而中考是残酷的,也许是因为和我谈恋爱的关系,贾雯没有考上高中,她的父亲对她寄与的美好希望因我而粉碎,愤懑难平之下突发了心肌梗塞,抢救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她和我分手。

  我永远忘不了贾雯流着泪的脸,我想不到那令我无数次迷醉的温柔小巧的红唇中竟会吐出「分手」这么残酷冰冷的字眼。

  我呆呆的伫立在风里。玻璃罐的盖子被打开了,那缤纷的幸运星和翩然的千纸鹤瑟瑟的掉落出来,很快,就如同我青涩的初中岁月,一起被吹散在风里。

  在她父亲的安排下,她去读了一所外地的卫校--她父亲原来不想让她做护士的,因为太辛苦。然而她坚持。

  我的心中轻轻喟叹,又一次想起那满满的两罐幸运星和千纸鹤。

  她之所以去做护士……

  是不是因为医院,是我和她,梦开始的地方……

  字节数:1968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