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乒乓球赛后激情
乒乓球赛后激情
这里是一所偏僻的小学校,操场的后面是一座有些破旧的体育馆。我把车子 停在体育馆的旁边,附近没有一个人,今天是周末,学校放假,仅有的值班人员 是一名年近七十的老头,而且他只会在教学楼附近转悠,从阑上操场,更不会来 这个体育馆了。我下了车,看看表,八点一刻,时间还早。我坐到车前头上,点 燃一支烟,缓缓地吸着。
 
  无聊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的,当我看到陈怡静那苗条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时, 感觉仿佛过了好久似的。低下头,脚边的烟头只有两个,加上我手上还在燃烧的, 也不过三棵烟的功夫。我再次抬起头,已经是满面笑容,对着轻盈走来的少。 
  陈怡静今天穿了一件红的外套,是那种拉链的运动服,下面是一套的红运动 裤,脚上一双雪白的运动鞋。她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阳光般灿烂笑容,在我的 眼前无限绽放。「嗨,你来得可真早。」陈怡静向我挥了一下手,打着招呼。我 丢下手中的烟,用脚踩灭了,嘴里笑着道:「没有,我也才刚刚来的。」陈怡静 背了一个黑的运动背包,走到我的面前,灿烂一笑:「今天一定要决一胜负!」 
  我耸了耸肩,呵呵笑着:「走着瞧好了。」
 
  我当先走到体育馆的后门,拨弄几下,就打开了看上去关闭得严严实实的铁 门。陈怡静并不惊讶,估计她知道我能够选在这个地方,当然是有准备的。我走 进昏暗的过道,虽然有门外的阳光射进来,这里依然显得有些阴沉。陈怡静随着 我走进来,看我回手带上门,就笑着对我说:「你可真是神通广大呀,什么古怪 的旮旯都能让你找着。」
 
  失去了外面的光源,走道里更加昏暗,陈怡静的脸庞也有些模糊起来,但是 她的笑容依然灿烂,声音也是那么的清脆好听。我在黑暗中微微笑着,话语还是 那么的平静无奇:「好地方很多,只要肯找,总能够找到的。」我熟络地走在过 道上,墙边靠着一些陈旧的体育器材等杂物,都积了厚厚的灰尘。陈怡静稍稍皱 眉,她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孩。我可以猜到她的想法,所以头也不回地说道:「这 里太净人理会,过了这一段就好了。」
 
  我没有说谎,走过这个过道,就是体育馆的边门,虚掩着,我和陈怡静推门 进去。
 
  这是一个有些旧了的室内篮球馆,木制地板的油漆都脱落了许多,但是在四 周一圈还很新,靠着一边窗户的下面,有两座崭新的乒乓球台。
 
  陈怡静惊喜地跑过去,伸手抚摸着平滑光洁的球桌台面,回头向我道:「好 棒!是红双喜牌的呢!」我知道她对于国产的著名品牌有一种偏执的狂热,于是 也应和着:「是呀,现在一般的学校很难有红双喜的了。」陈怡静二话不说,放 下背包,拉开拉链,拿出乒乓球拍放在球桌上。
 
  陈怡静脱下的外面的红外套,在雪白的短袖运动衫下,她丰满的胸脯极有弹 地跳动了几下,让我的眼睛有些发直。果然不愧是经常锻炼的运动,身材真不是 吹的,非同一般的棒呀,呵呵。我口水直流地注视着陈怡静的一举一动,她松开 运动裤的腰带,然后弯下腰,用一只手撑着球桌,另一只手把长裤褪到膝弯。今 天陈怡静穿了一条深蓝的运动短裤,两边带着白条纹的那种,恰好地包裹着她丰 翘的臀部,紧绷的裆部可以看到明显鼓鼓的隆起。我知道这种短裤的布料都是纯 棉的,手感非常好,如果能够伸手摸摸……
 
  陈怡静已经把长裤脱了下来,两条雪白结实的长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是如 此的迷人。她一抬头,正发现我注视的目光,不由得愣了愣,我心知不妙,万一 让她看出我的想法,就太尴尬了。幸好我脑筋转得快,连忙装做看她脚上的运动 鞋,一边问:「这鞋挺漂亮呀,是什么牌子的?」不等陈怡静回答,我又自言自 语地道:「我老婆早就让我给她买一双好运动鞋了,我觉得你穿的这个就不错。」 
  陈怡静大有深意地望着我笑了笑,嘴里说:「别克的,今年新款,百货大楼 有促销,八五折420 元,我前两天新买的。」
 
  我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脸上发烧,只得点点头:「哦,下午去看看。」一边 说着一边也拿出自己的球拍来,放在手上把玩了几下。陈怡静道:「你不换衣服 么?」我回复了冷静,笑道:「对付你么?还不必,呵呵!」陈怡静娇嗔道:「 哼,走着瞧!到时候不要累得爬不起来!」我耸了耸肩。
 
  陈怡静做了几个准备活动,那娇好的身材,灵动的躯体,让我差一点再次入 茫她开始发球,我回接,两个人一来一往,有节奏地对了一会板,算是熟悉球桌, 伸展手脚。
 
  微微出了一层薄汗之后,陈怡静停下来,对我道:「开始了么?」我道:「 好。」
 
  陈怡静缓缓俯下上身,她那丰腴的,构成了一道优的风景,配合着丽的脸庞 上动人的表情,真是说不出的妙!
 
  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完全欣赏了。
 
  随着陈怡静摆出姿势,一股淡淡的凌厉的气势也随之涌现,球拍在手,她就 不再是那位天真活泼的十九岁青少,而是一名球艺精良的乒乓球手。这一个简单 的起手发球式,竟是比她本身的丽还要好看。
 
  我收起了轻视的心情,也微微蹲低身子,瞪大眼睛,注视着陈怡静的手势。 
  黄的乒乓球飞起,在最高点下落,然后毫无预兆地,陈怡静手中的球拍一闪, 一道黄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球已到身前。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平日良好的训练显露出来, 我的身体下意识地后撤,然后手中的球拍刷地斜斜削出,将球反击回去。
 
  虽然接住了,但是我的心中却是更加紧张,因为这一下回球,质量并不好, 太高的回弹,只会让对方得到另一次更猛烈进攻的机会。果然,不待我站稳,陈 怡静玉臂一扬,将球又抽了回来。漂亮的一个正手重扣,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是 雪上加霜,我只得再次依靠感觉一削,勉强回球,陈怡静更不放松机会,又是一 个大力抽球,我终于抵挡不住,黄的小球擦着我的手臂飞了过去,在地上弹出几 米,直撞到外围的纱网上。
 
  陈怡静向我做了个得意的鬼脸:「呵呵,怎么样?让你还小瞧我!」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有资格让我全力以赴战斗的对手。
 
  并不回避自己的判断失误,我向陈怡静一笑:「对不起,是我轻敌了,呵呵, 让我先换衣服。」
 
  陈怡静笑嘻嘻地看着我脱下外套,然后是长裤,里面也是一身球衣球裤,我 道:「嘿嘿,看见没,其实我也是有准备的。」陈怡静娇哼了一声:「只是觉得 对付我这个弱子,没有必要拿出来,是吧?」「不敢不敢,我算是领教侠的本领 了。」我装模作样地向她一抱拳,逗得她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
 
  现在是正正经经地对决了。
 
  最开始认识陈怡静,是在一次业余乒乓球比赛上,她的球艺变化多端,走的 是轻盈的路子,当时被我耻笑为拳绣腿。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是为了看乒乓球而去 的,当然也就没有太注意选手的球艺。不幸的是,我的信口开河,传到了陈怡静 的耳朵里,结果就向我发出了挑战。我当时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东联集团的一 位白领丽人,所以根本就没有理会她。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算了的,不料她居然锲 而不舍地盯上了我,一定要和我一较高下,让我知道厉害,收回当初的话。 
  纠缠了将近一个月,不知不觉居然和她混熟了,呵呵。那时候我已经顺利地 将东联的丽郎变成了我的一件精收藏,有时间来计划下一个目标,陈怡静理所当 然地就成为了不二人选。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完全在我的计划之下,有条不紊地运作着。现在,就 是登上最后的舞台时刻。
 
  陈怡静的球风反常地凶猛激烈,和我当初看到的样子判若两人,但是她那动 人的风姿,却是别无二致。一不小心,失手的话,很可能会被她看轻的。我稳定 心神,全神贯注地面对陈怡静那刁钻的进攻,尽量使用以柔克刚的方式,引她发 力击球,一点一点不露痕迹地消磨着她充沛的体力。
 
  五比四,我赢了一局,暂时以微弱的优势领先。
 
  陈怡静一屁股坐在旁边的黑长条皮墩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也气喘吁 吁地坐在一边。她拿出一条雪白的毛巾,擦拭着额上的汗水,一边向我笑道:「 呵呵,炕出来,你还真有些本事呢!」我笑道:「你也让挝目相看呀,球打得这!」 
  说着我拉开脚边的黑旅行包,早已准备好的两瓶饮料静静地躺在里面。我忽 然有一丝的犹豫,势均力敌的对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净有享受到这样激烈的 对抗了。如果我把饮料给陈怡静喝下去,就再也无法体会到那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了。
 
  要不,等到打完了十一局,再动手?我明白自己这种优柔寡断的格,对于现 在所想要做的事情,是非常有害的,却难以立刻做出决定来。
 
  事后我想,如果当时不是陈怡静自己选择了那个结局,我很可能最终放过她。 
  陈怡静在我犹豫的时候帮了我一把,她看到了我背包里面的饮料,微笑着道 :「哟,炕出来,你还蛮有心的嘛!」甜的声音,带着娇喘,直深入我的心底, 多么动人的少呀!我顿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她据为己有。
 
  我回过头,向她一笑:「冰镇的,呵呵,你喜欢气比较足的,还是味道甜一 点的?」陈怡静道:「年达吧。」我一边伸手到背包里面,拿出那瓶年达,一边 说:「喜欢喝甜的?不怕胖嘛?」陈怡静皱了皱可爱的鼻子:「才不怕呢,我天 天都喜欢运动,想胖起来也难呀。」我拧开瓶盖,把汽水递到陈怡静的面前,她 接过来,咕嘟了一大口,然后惬意地长长出了一口气:「哇!好舒服!」
 
  我微笑着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乌黑靓丽的马尾辫,有些发丝被汗水粘在 了白净的额畔。她那丰腴的胸脯起伏着,让我的心也跟着乱跳,蓝的紧身运动短 裤,包裹着少最神秘的部位,柔的曲线,的隆起,让人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一 双如同莲藕般粉白的长腿,穿着白的长统袜,然后是崭新的别克运动鞋,这个牌 子好像见过,广告上经常看到的,三六一度运动鞋。
 
  继续比赛的时候,问意放慢了节奏。如同我预期的,陈怡静也没有了先前的 票敏捷。运动是需要活力的,服用了那么多安神镇定剂之后,不可能还保持高昂 的斗志了。尽管如此,陈怡静还是顽强地和我打到了九平。
 
  轮到我发球了,只需要两个漂亮的进攻,就可以结束全场的战斗。陈怡静对 于我的发球一直都没有找到很好的应对方法,她变得紧张起来,这一局我再取胜 的话,就是六比四。在总共十一局的比赛中,我可以直接获胜了,最后一局也就 没有打下去的必要。我向她微微一笑,她娇嗔地瞪了我一眼,继续全神贯注盯着 我手中的球。
 
  我发出了第一球。
 
  陈怡静反手一削,遗憾的是力道不太均匀,球飞了。
 
  我又向她一笑,她忍不住哼了一声,但是显然也有些绝望了。
 
  我发出第二个球。
 
  红的球拍一晃,球已飞出,快若闪电!
 
  打在网上,弹了回来。
 
  发球失误……
 
  十比十平。
 
  发球权轮换,陈怡静重新找到了机会,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娇躯微微一侧, 起手发球。
 
  但是我没淤给她机会,因为我发现快到十一点了,没有时间再磨蹭了,不然 就要耽误我的午餐了。用两个漂亮的快攻,我结束了战斗。总比分六比四,我赢 了。
 
  陈怡静有一些沮丧,但是她显然是一位很开朗的少,很快就恢复过来。豪爽 地伸手拍了拍我,陈怡静用一贯清丽的声音笑道:「的确厉害,呵呵,看来你确 实有骄傲的本钱。」我也笑了:「过奖,我还要多谢大手下留情呢。」
 
  我们重新坐下休息,我又把年达递给陈怡静:「再坐一会儿,消消汗再走。」 
  陈怡静接过来,喝了几口,她显然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也许对于自己忽 然缺乏有些奇怪,但是肯定只会认为是自己的原因,无法猜到是我在饮料里面下 了药。
 
  她将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另外一只手抓着毛巾,缓缓地擦着淋漓的汗水。少 的体此时变得非常地浓郁,让我醺醺醉。
 
  不能放松,该动手了,再等就会错过时机。
 
  我乘她低着头整理鞋带的时候,悄然地转到了她的身后。从后面看,陈怡静 的脖子特别白净修长,她正在低头整理运动鞋,我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红尼龙 绳,在两手上各绕了几圈,中间留下一尺多长来。我贴近了她的身后,从她的身 上散发出少特有的妙气味,我感到下身蠢蠢动,这么娇的少,马上就要属于我啦! 
  我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缓缓举起双手,将红绳悬到她的头顶,等待着时机。 
  陈怡静整理完了球鞋,抬起头来,顺手拿过饮料准备喝。她突然发现我不见 了,正要转头四下寻找的时候,我的双手猛然向下一沉,绷紧的红尼龙绳落在她 的颈部,然后一下子收紧!
 
  陈怡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柔嫩的咽喉就被卡住了,刚到喉头的一口气嘎然 截止。她的脑袋向后一仰,靠在了我的腰上,柔软的背脊也贴到了我的肚子上。 
  我双手用力,将红绳深深地勒进了陈怡静的脖子里面,把她的气管完全窒息。 
  陈怡静想要叫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她的两只手胡乱舞动着,只剩下一 点水的饮料瓶子脱手飞出,掉在不远处。
 
  陈怡静的螓首向后仰着,丽的眼睛上翻,惊恐地发现袭击她的人居然是我, 她的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来。我向她温柔地一笑:「宝贝,我要你完全属于 我!」手上更加用力地绞紧陈怡静的玉颈。
 
  陈怡静的那两条让我着迷的丰韵大腿踢蹬起来,运动鞋在地板上摩擦,发出 吱吱的声音。雪白的短袖衫下,她那对饱满的急剧起伏着,因为汗水的浸润,纯 棉的运动衫完全贴在她的胸脯上,清晰地勾勒出她的轮廓,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 乳罩,是深的,带有蕾丝边。陈怡静的两只手只是左右摆动,她想要向后够到我, 但是我灵巧地躲开了,同时加重手上的力道,让她发现想要抓住我只是徒滥。而 且我事先给她喝下去的药剂也发生了作用,陈怡静并没有特别激烈的挣扎,她的 挣扎动作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很幽雅。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直接使釉药的原因,我 希望欣山在生命的最后尽头所表演的凄舞姿,而不是完全安静地任凭摆布。安神 镇定剂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以让她的血液运行减慢,情绪不会太激动,这样她 会下意识地挣扎,让我尽情欣赏,却又不会因为挣扎得十分激烈而给我造成麻烦, 而且这样咽气的少,脸不会憋得紫红,还能够保持娇的容颜。
 
  陈怡静就这样缓慢幽雅地扭动着,挣扎着,她好像并没有特别努力地想要挣 脱,当然这是因为药效的缘故,但是我忍不住有一种错觉,好像这名是心甘情愿 地接受着我,接受我带给她的窒息感觉。她的喉咙发出呜咽的声音,还有类似时 的呻吟,身子左右翻侧着,当然还在我的两臂范围之内,我可以感觉到怀中少的 每一分痉挛,那真是一种妙的享受!她那被蓝短裤绷得紧紧的大屁股,在黑的皮 墩子上来回磨蹭着,柳腰款摆,做出了很多撩人的动作,我紧紧勒住她的脖子, 好整以暇地欣赏她的绝舞姿。
 
  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向下进行着,陈怡静的动作越来越无力,她已经快要 不行了,那一双雪白丰腴的大腿,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踢蹬着,时而向两边张开, 蹬直了腿儿痉挛,时而并拢两腿,如同小鹿般弹动。我耐心地等待着,等待最后 时刻的到来。
 
  陈怡静的脸蛋忽然变得满是潮红,柔的娇躯在我的怀中绷紧了。我心中一喜, 呵呵,期待的时刻到来了!现在她一定很后悔,刚才喝了那么多的饮料吧。不光 是因为被喂了药,还因为现在那强烈的尿意。要当着男人的面,把自己的尿泄出 来,那一定让陈怡静感到十分羞涩吧,但是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陈怡静已经无法憋住自己的膀胱了,她微微别过脑袋,两腿微微张开,蹬直 了。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笔直地硬挺了一会儿,然后膝盖分开,两条腿摆成一个 菱形,从她的运动短裤裆部鼓鼓的地方,出现了一枚硬币大的深浸渍,逐渐扩大。 
  我可以感受到怀中的正沉浸在一种奇妙的爽快中,不由得满意地笑了,终于 把这位青少的尿都勒出来啦!
 
  将小腹向前拱了拱,陈怡静的娇躯一颤,再一颤,她就这样颤抖着,把自己 热烘烘的尿液一下一下地排出来。我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这难得的妙景象,感觉到 自己的下身已经变得坚硬如铁,手上不由自主地加紧了力道。
 
  这一泡尿撒了好几分钟,估计把陈怡静的整个内裤裆部都浸渍了,运动短裤 的裆部也湿了一大片,连皮墩子上都积了一滩热热的液体。放尿的快感,让她放 松了全身,体味着那舒服的感觉,于是积攒多时的快感,也随之而来。陈怡静忽 然有些激烈地胡乱扭动着,我吓了一跳,连忙紧紧勒住她的脖子,她却又忽然再 次松弛下来,在我还没有确定她到底处在哪种状态的时候,她突然绷紧了全身, 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她就这样僵直了一会儿,然后又缓缓伸展开来,这一 次的节奏十分缓慢,我突然明白,她已经完蛋了。
 
  我紧了紧手中的红绳,它已经深深勒紧陈怡静的脖子里面去。
 
  时间差不多了,该结束了。
 
  陈怡静最后抖了抖她雪白丰腴的大腿,然后就满意地咽气了。
 
  我又绞紧她静止的身子几分钟,这才松开绳子。好了,这一名青活泼的运动 少,已经彻底属于我的啦!
 
  我低下头打量着靠在怀中的这张丽面庞,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向上翻白,但 是在我注视的时候,居然逐渐回复到正常的样子。粉嫩的脸蛋上,红潮未退,显 得尤为动人。樱桃小嘴将合蜗,露出雪白的牙齿,嘴角有一丝透明的液体。我用 手给她擦干净了,发现她的嘴角居然向上微翘,好像带着淡淡的微笑似的。 
  我把这具妙的尸放倒在皮墩子上,她静静地平躺着,任凭我摆弄。我一开始 想脱下她的短裤,随即放弃了,的不太好弄,还是等一下再说吧。我用手掰开了 她的小嘴,然后让自己的坚硬进入了她的嘴里。一番爽快的之后,我将火热的生 命精华灌满了她娇的小嘴。
 
  舒服地长出一口气,我收拾好场地,把东西都收进自己的背包里面,然后将 陈怡静的扛在左肩上。我用左手搂住她的膝弯,右手拎起陈怡静的运动包,还有 我的背包,向体育馆外走去。
 
  陈怡静老老实实地伏在我的肩头,她那丰满的臀部,因为这个姿势而向上高 高翘着,随着我的脚步而颤动。让我忍不住用左手拍了拍,啊,手感真好,我爱 不释手地抚摸着这滚圆挺翘的丰臀,走出体育馆。
 
  外面的阳光正灿烂,我把陈怡静放到了后备箱里面,锁好。上车,将两个背 包丢到后座,我发动汽车。看看手表,十一点一刻,还来得及做一顿丰盛午材, 呵呵。
 
  我驾驶着汽车,顺利地离开了这个荒凉的学校后操场。
 
  没有惊动任何人。
 
  一切,就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