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和大我23岁的表姐的故事
我和大我23岁的表姐的故事
虽是表姐,但是大了我23岁,今年已经40大几了,事发突然,而且无处排解,最终决定写出来跟朋友们分享,毕竟有的事不吐不快。

  其实我从小就有很强的恋老情节,乱伦情节,现在结婚了,也有緑妻情节,但是实话实说,一是虽然年深日久,但是都还处在YY阶段,二是乱伦我完全不能接受母子情节。所以,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恋熟女。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喜欢诸如浓妆艳抹、包臀裙、高跟鞋丝袜等视觉的冲击。说实话,这些东西,想想真的和表姐完全联系不起来。不过,说是表姐,也胜似亲姐姐,因为初中父母忙着做生意,把我扔在我姨家住了几年,自然也就和表姐朝夕相处。那时她还没结婚,就成为我每天的YY对象,也曾因为大人不在,忍不住偷看过她洗澡,被他发现,狠狠的打了我几个耳光,当时初中,年轻气盛,就用YY来狠狠反击,几乎每天都幻想着操逼,甚至经常想着用SM情节把她调教成女奴、母狗。不过,后来不住在一起了,也就没对她再有任何想法。

  直到前年,我准备结婚,购买婚房,表姐和姐夫也准备换房改善生活,于是就一起看房,最终买了对门邻居,生活也好有个照应。长话短说,虽然结了婚,可是老婆在外地工作,换工作的事一时半会还有没有着落,所以每个月只能和老婆相见1-2次,我是满身欲火无处发泄。在外面嫖娼,觉得不走心,不喜欢,而也有朋友玩过良家,没想到良家不良,居然中标得病,把我也吓的半死,才明白泻火也要找安全可靠的。但是却发现已经没什么特别安全可靠的选择。

  我记得去年秋天,表姐和姐夫出席婚礼,出门时正好被我碰到,没想到一直素颜朝天的表姐,40多岁了,居然穿了黑丝高跟,下了我一条,我眼睛都没有管住,狠狠地上下扫了几遍,而他俩应该没有注意到,简单说了几句就下楼了。我回家后,不由自主的回忆,表姐比较朴素,长相中等偏上,身材微胖,以前没太在意过,不过那天看到还真是有点姿色韵味。我呵呵一笑,从那时有了一个念头,表姐这样的,不正好满足了我的所有要求吗,熟女、安全、乱伦。不过也一直是YY,因为表姐绝对是保守的,这点我相信,别说乱伦了,除了姐夫,彭没碰过其他男人。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

  可能是有了念头,从那以后,我平时有机会单独和表姐,都或多或少的谈到老婆不在身边,很苦闷。表姐当然也明白,不过她是不断告诫我不能犯错,要老老实实。不过,表姐应该没有戒心,我问她和姐夫性生活时,她呵呵一笑,说姐夫应酬多,身体不好,很少和他做爱。我问她那你不想吗,她说小混球,哪有问姐姐这样问题的。我又说,看来你会想啊,她哈哈一笑,没在说话。我说,姐你怎么不找个情人呢,她说,混蛋,当然不能找,不要在说这样的问题了。之后一段时间,也就没再聊过。

  不过,我觉得她也并没有生气,抱着好玩的心态,又过了一阵子,我记得有一次和他聊天时,我假装说,我和老婆性生活都不和谐,你们女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体位啊。姐姐愣了一下,说小子你也太直接了吧,我说我是没法找别人帮忙才找你的啊,老姐。出乎我的预料,她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若有所思的说,这人跟人哪能一样啊,我说,那你最喜欢的呢,她说,告诉你也没事,我最喜欢的是从后面。我笑着说,真的假的,姐夫个子不高,鸡鸡不够长吧,哈哈。表姐说,小混球,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想想你自己吧。我笑着说,姐你是压抑太久了吧,没想到你这么开放,哈哈。可能表姐这时候才发现有所失言,脸色一变,把我赶回了家。不过后来我观察了几天,她应该也没生气,我也没在意。

  直到上个月的一天,姐夫和姐姐大吵一架,带着外甥回乡下老家了,姐姐一个人在家里哭。老婆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对门当然坐不住了,跑过去安慰了姐姐一会,他也没说什么。当时是傍晚,我就说,姐,今天出去吃吧,我请。她同意了,到了饭店,我说天冷,喝点白的吧。他也没说什么,就跟我喝了。而且我没敢多喝,而她却一杯接一杯,很快就大了,开始说话,姐姐话很多,我就有心没心的应付着,吃完饭,回家,到家后表姐已经基本不省人事了。说着胡话,不过有句话到时吓我一跳,她说,你个不要脸的XXX(姐夫),老娘为你付出那么多,得到啥了,妈的,连小X(我的小名)都知道你鸡巴短,没用,哈哈,我们家小X鸡巴大,哈哈哈哈哈。

  我听到这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接着,刚想扶表姐睡觉,没想到她一口就吐出来了,吐了一身,没办法,只好现换衣服。还好家里有暖气,倒不怕着凉。我说,姐,你快醒醒,换下衣服。这时他已经熟睡了。我以我喝酒的经验,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明天应该会断片吧。突然精虫一动,就决定给姐姐换衣服。

  姐姐163公分,感觉有点胖,这时候已经完全睡死了,我双手颤抖的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褪去,鸡巴早就顶的快要撑破裤子了。脱到还有秋衣秋裤,我把他抱到床上,并且反复的叫他,其实是想实验她睡的深不深。她完全没哟意识,睡到床上以后,我鼓足勇气,狠狠地对她屁股打了一巴掌,没想到他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这下我才放心,脱下了他的秋衣秋裤,我清楚的记得表姐当天穿的是一套肉色的内衣,胸罩是中年妇女典型的那种海绵钢托,上面有绣花。这种钢托胸罩把表姐的胸显得非常大,就像两个大肉球。我用手指按了按,非常软。于是,我又把胸罩脱了,两个大肉乳房立刻失去了依托,垂了下来,姐姐的胸也算大的,特别软,没有任何坚挺的感觉了,就是两块败火的大奶子。奶头很黑,是咖啡色,乳晕挺大的,从奶子上又凸了出来,上面还有一些毛长处来,乳头很长,我试着用手捏了捏,立刻硬了起来。我用手开始狠狠地捏她的大奶子,用舌头舔乳头。姐姐这时突然哼哼唧唧的,下了我一跳,赶紧又松开了手,吓得我鸡巴也瞬间软了。

  收拾心情,赶快给他穿好秋衣秋裤,盖好被,自己跑回家。

  我躁动的一夜没有睡好,回家以后还想着姐姐的样子打了一发。一觉醒来,当然是先到对面看看表姐。敲门进去,姐姐开门就是两耳光,说,你昨晚干嘛了?我吓得立刻哭了,说,什么也没干,我不敢了,姐姐,我错了。姐姐又给了我两耳光,自己回房间了,没在说话。过了一会,我敲他房门,没人回答,我开门进去,窗帘拉着,表姐面无表情的坐着,我怯生生的进去,表姐突然站了起来,又是给了我两耳光,但是,紧接着把我往床上一推,一把把我的睡裤,秋裤,内裤都拉了下来,趴在下面开始嗦我的鸡巴,一边嗦一边骂,小畜生,妈的,糟蹋姐姐,干姐姐……让你干,我让你干……你不是厉害吗……鸡巴大吗……干我啊……干死我啊……我也不想活了……你干死我算了……妈的……我整个人吓呆了,躺在床上,而且没两下就射了,因为太意外了,喷了姐姐一嘴一脸的,姐姐像疯了一样,含着精液骂,说,你妈的,不是牛逼吗,这么快就射了,废物,滚!滚!

  吓得我穿上裤子连滚带爬跑回家。对面传来哭喊声,我也不敢去了,就这样过了一天。到了傍晚,姐姐敲门,我开门,她开口就说,打疼了吧,是姐姐不好。我哭了,说是我不好。也说不出别的什么,站了几秒钟,她说,过来吃饭吧。

  我到对面,姐姐已经简单的煮了点方便面,吃饭时也没说话。我老是不由自主的流眼泪。姐姐看看我,说,傻孩子,别哭了,做就做了,姐姐不会怀孕的,没事。我哭的更厉害,说,姐姐,真的没做,你相信我。表姐却说,做也好,没做也好,都过去了。我已经死了,不想再过现在这样的日子了。你要是心疼姐,今晚就别走了。

  我又吓了一大跳,可是有感觉好为难,只好坐在客厅看电视。姐姐洗碗后,坐了过来,用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愣着不知道干什么。她一边哭,一边抱着亲我。深深的舌吻那种,很快,我的肉棒又自然的定了起来,她看到了,没说什么话,叹了口气,说,明天下午你姐夫就回来了,你要愿意就今天把。我说,姐,我愿意,我喜欢你。现在想想,真的只是欲望,说喜欢也谈不上,这是事实,但是觉得对表姐很没不公平,但也没办法。

  于是我们脱了衣服,就在沙发上做了,她没怎么发出声音,偶尔会有眼泪,不过我也发挥的还可以,十来分钟以后,姐姐先来高潮了,死死地抱着我,说,射进来吧,射进来吧。我也就射了进去,姐姐后来说她上环了,没事。

  当晚又床干了一次,感觉也是怪怪的,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就能感觉有人再摸我晨勃的鸡巴,吓得一哆嗦,睁开眼才发现是表姐。我回想着昨晚的一切,感觉太不可思议了,表姐却说,小X,你表姐已经死了。我笑笑,说,那现在面前的这个美女是谁啊,他笑了笑说,你说呢,我感觉她没有生气的意思,就故意说,我最喜欢乱伦了,这个美女就是我表姐,哈哈。她笑了笑,搓了搓大腿,所到被窝里给我口交。之后就干了一炮。然后吃了早饭,回家,下午姐夫回来了,感觉就像梦一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和姐姐做了,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以后慢慢跟大家分享。大致说了下表姐的表现,真不知道姐姐是什么心态,请各位给我参考分析下。而且现在发现真的只是生理需求,很难说什么喜欢表姐,表姐确实越来越对我百依百顺,我很矛盾,有点想逐步调教成女奴,但是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请大家给我点指点。

  字节数:728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