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杨门女将
杨门女将
宋帝国位於大金以南,在东线以淮河与金为界,在西线以潼关与金为界。潼关以东属金,以西属宋。

  且说宋帝国关中长安城,有一座天波府,府里是杨门女将,全是寡妇。

  杨家本有一父七子,号称「七郎八虎」。有一年,宋金大战,杨家将出战,来犯之敌乃金国着名的将领金挞凛,此人身长九尺,提一百斤一把合扇板门刀,力大势沈。

  两军交战,杨大郎首先出马,只三个回合,便被金挞凛一刀斩于马下。

  杨二郎出战,只两个回合,死於刀下。杨三郎上阵,只一合,也被金挞凛刀斩。杨四郎拍马而出,战了四五个回合,被金挞凛走马生擒,扔给金兵绑了。杨五郎出战,战了四五合,左臂中了金挞凛一刀,落荒败走。

  杨六郎大怒出战,他和七郎在杨家将中武功最高。杨六郎奋力与金挞凛战了三四十合,最终也被一刀劈于马下。杨七郎性如烈火,见哥哥们都死了,怒吼一声,拍马提枪冲上去交战,战了三十余合,被金挞凛把枪震脱了手,金挞凛将杨七郎提过马来,抓住腿,撕为两半。

  杨老令公见儿子们都死了,气满胸膛,提枪冲上去,拼老命了,结果战了十几个回合,被金挞凛一刀砍为两截,杨家将全军覆没。

  这下天波府里全剩下女的了,号称杨门女将。

  且说这杨府之中,共有妇人一百五十人,包括各房夫人,姑妈,及各等奶妈仆妇,号称三百香莲。

  其中最为尊贵的就是杨老令公的夫人,老夫人余月娇余太君。这余太君今年七十四岁,虽然已头发花白,却看得出当年的美貌,而且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也就六十上下。她曾多次被她七个儿子扒光了轮奸,下人传了出去,於是人称杨家那七个儿子是「七郎扒母」。

  再下来是大郎妻大娘张金苹,二娘吕玉屏,三娘,四娘,五娘。

  六娘蔡郡主蔡玉蓉,是个大美人。宋帝帝位已由太宗子孙传回太祖子孙,故历代宋帝对太宗子孙都甚为厚待。太宗子孙中有一人过继给蔡家,生女即为蔡玉蓉,因为是皇亲国戚,故封为郡主。

  这蔡郡主,50岁,身高1米65,生得十分美貌,杨家儿子全死了,其他夫人没有生育,惟独她生了一子杨中保,今年已三十余岁,武功平平,却深受全家宠爱,因为是独子的关系。

  杨七娘吴银羊,是位俊俏妇人。

  另外,还有七个儿子的大姐二姐,杨中保称为大姑母二姑母。

  再有,天波杨府之内有一位大奶妈,羊奶丰,她58岁,身高1米7,颇有姿色,两只大乳长及阴部,杨家上下都吃她的奶。

  杨中保的妻子慕贵缨,34岁,身高1米68,美貌女子,是慕容家族之後。慕贵缨的阴毛又多又长,她还用自己被阴血染红的阴毛做枪缨,做成红缨枪,武功高强。有道是:英姿飒爽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杨门女将多奇事,阴毛做成红缨枪!

  慕贵缨为杨中保生的儿子名叫杨文豹,已十三岁了,虽未上过战场,但在慕贵缨亲自调教下,也练了不少武功。他用母亲的阴毛和腋毛作枪缨,做成一条黑缨枪,作为兵器。

  这日,杨中保闲来无事,他这些日被妻子慕贵缨管得太严,心下郁闷,打又打不过她,於是来到奶奶余太君的院里,他要找奶奶解一解郁闷。

  天波府很大,各位夫人都有独立的院子。府中还有湖。

  却说杨中保来到奶奶院里,院里的奶妈见他来了,都向他施礼。

  杨中保摆摆手,迳直来到奶奶房外,进了堂屋,见奶奶正坐着和一个奶妈聊天。杨中保向奶奶行了礼,说有话要说。余太君叫那奶妈出去。

  中保便道:「奶奶,最近金兵屡屡在潼关外挑战,一场大战怕是难免啊。」他武功平平,对即将爆发的大战忧心忡忡。

  余太君微微一笑:「怕什麽,我杨门女将,从我到大娘她们,再有你大姑母二姑母,加上大奶妈羊奶丰,除了你母亲是个文人,其他谁不能打?」中保道:「金兵来攻潼关,又是咱家去挡,又是你挂帅,我的先锋。」余太君道:「让贵缨做先锋,我看比你合适。」杨中保道:「别提她,一提她我就生气。」

  余太君道:「哟,我的孙儿又被欺负啦。好啦,不气不气,奶奶喜欢你。」说着,便把中保搂入怀里。

  杨中保趁机解开奶奶的衣襟,把头使劲往她怀里拱。余太君年纪老了,乳房却越来越肥大,乳头又大又黑,中保一口咬住,细细吮吸。

  余太君把孙儿子搂在怀里,被他吸奶,乳头痒极了,直痒到阴道深处,忍不住胯下也湿润了。

  杨中保一边吮吸奶奶的大乳头,一边揉摸奶奶柔软的奶子,含糊不清地说:

  「奶奶,你真好,你是孙儿避风的港湾。」余太君呻吟着,把孙子搂得更紧了。

  余太君阴道痒得难受,便道:「好孙儿,来来,插奶奶一回,帮奶奶解解阴痒。」说着便退了裙子。她自从死了丈夫,宋帝国礼教甚严,又不能再婚,全靠孙儿插她解决性慾问题。而余太君老而性感,杨中保最喜欢奸她。

  中保见奶奶的阴部,大丛花白阴毛,十分茂密,觉得很是刺激,便伸手去揪那阴毛,余太君叫了一声:「不许顽皮!」中保又揪了几下,才放开手。

  余太君就坐在太师椅上,中保将她两腿分开,一挺身,将早已硬起的阳具挺入奶奶的阴道。奶奶生了不少儿女,阴道虽然松弛,淫水不多,但她的淫水又粘又稠,阳具捅入,非常舒服。

  中保一边将阳具往奶奶阴道深处里顶,一边捉了奶奶的莲足,细细把玩。余太君年纪虽老,莲足却长得白软娇小,温润如玉,比许多年轻妇人的脚还性感,中保见之,阳具更硬。他一边捧了奶奶的玉足细细品尝,一边用力往奶奶身体深处里顶。

  余太君被孙儿顶到她娇嫩的子宫,不由得有些疼,又有些痒,她的玉足也被孙儿子玩得很痒,她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正在奶奶和孙子难解难分之际,门一开,蔡夫人走了进来。

  她是来找婆母聊天的,却见到儿子正在插婆母,不由脸一红,训斥道:「中保!孽子!怎敢对奶奶无礼?」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被中保插了多少次了,但每次见到中保插奶奶,她都要训斥,这是她夫人的身份使然。

  中保见母亲,阳具越发硬了。蔡郡主丰满美貌,实在太性感了。余太君见儿媳训斥孙儿,便道:「郡主,是我让中保插我的,你不要怪他。你也来吧。」郡主道:「都是太君惯的他!」说着便来到近前。

  中保急道:「娘,你快脱衣裙!」

  郡主一边脱一边道:「看在太君的面上,就让你玩这一回。」慢慢地便脱光了。

  见那夫人,一身白肉,乳房丰满,阴部是一大片黑毛,下半身更是性感。中保一见,不由得狠插奶奶阴道。余太君子宫被顶,被插疼了,忍不住喊叫起来。

  郡主从中保手里接过太君的玉足,细细地舔弄。中保则抱着母亲,一口咬住母亲的乳头,一边继续狠顶奶奶。郡主乳头被咬,也忍不住叫了起来。婆媳二人叫作一团。

  中保从奶奶阴道里抽出阳具,命母亲站在余太君面前,她弯下腰,细细地舔婆母的阴道,中保跪在她身後,细细端详母亲的後面。

  郡主美貌,几十年来受的蹂躏太多,大阴唇已经发黑了,她的阴毛也很多,密密地长满阴道两侧,中保用手指去抠母亲的阴道,抠出不少淫汁来,他把手指上的淫汁吃了。中保见母亲的屁眼周围是菊花状的皱纹,屁眼紧闭,只一个小眼,屁眼两侧有些肛毛,他看着母亲的屁眼,忍不住用手指抠进去。

  中保抠着母亲的屁眼,却见母亲阴道里渐渐流出些白色的沫子来,原来,郡主被儿子抠屁眼,痒得她淫汁都流出来了。

  中保从母亲屁眼里抽出手指,将母亲两大片大阴唇扒开,伸着舌头,贪馋地舔母亲的阴道口。蔡郡主被舔得有些受不了,白沫不停地往外流,中保紧着吃都吃不完。

  中保看见母亲的阴蒂渐渐肿了起来,不由得去舔那阴蒂,郡主实在受不了如此刺激,大声叫了起来。

  余太君的阴蒂反应虽然比年轻时慢一些,此时也已肿了起来,郡主忍不住也去舔她的阴蒂,余太君也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

  中保一边舔母亲的阴蒂,一边揪住母亲胯下大把阴毛使劲往下揪。郡主扭动着肥白柔软的屁股,不想让儿子揪她的阴毛,但中保就是死死揪住不放。

  中保见母亲的屁股又白又软,忍不住张开大嘴狠狠咬了一口,疼得郡主发出尖叫!

  中保站起身,扶着母亲肥白的屁股,从後面将阳具挺进母亲的阴道,直抵深处。

  郡主被顶得哎呀哎呀直叫。

  余太君哼哼着说:「郡主,你的儿子可真厉害啊!」她把两条玉腿夹住郡主的脸,把玉足在郡主後背上递给孙儿。中保一边插母,一边捧了奶奶的玉足吮吸捏弄。

  正在此时,大奶妈羊奶丰走了进来,杨家奶妈分为五等,她是头等奶妈。当下羊奶丰高声叫道:「太君,你该吃奶了!」便走上前去,将大乳头递入太君嘴里,余太君哼哼着吮吸大奶妈的乳头,羊奶丰乳头被吮得很痒,也哼哼起来。

  羊奶丰的奶大,一只大乳给余太君吃,另一只则被中保抓在手里,狠狠咬那大乳头,疼得羊奶丰惊叫:「中保,轻点咬!」中保这才不咬,将阳具插在母亲阴道里,同时大口吮吸羊奶丰的乳汁。

  羊奶丰的大乳被弄得有些疼又有些痒,忍不住哼哼着:「郡主,郡主,我的奶被中保抓住啦,只好先喂他吃了,待会再给郡主吃啊……」中保对老太君说:「奶奶,把那只奶也给我!」余太君吃饱了奶,便松开羊奶丰的大奶。

  中保命一丝不挂的羊奶丰骑在郡主後背上,面向自己,他抓住她一只大乳,使劲挤奶,他另一只手还抓着奶奶的玉足,把大奶妈的奶挤到奶奶玉足上,然後尽情吮吸那奶奶那奶水玉足,羊奶丰也抓了太君一只玉足,把自己的奶挤上去,然後捉了那玉足吮吸。

  杨中保一边吮吸奶奶的玉足,一边不停地捏羊奶丰的乳头,往奶奶玉足上挤奶。

  太君和郡主,还有羊奶丰,呻吟声此起彼伏。

  却说杨中保和慕贵缨赌气走後,慕贵缨坐在房里,冷笑道:「迟早得给我回来!」

  她正要带女兵出去跑马练武,儿子杨文豹闯了进来:「娘!听说金兵来犯,这回得带上我一起去打仗了吧。」

  慕贵缨微微笑道:「先到後院,让娘看看你武功练得怎麽样了?」到了慕贵缨的後院,母子二人上马,抬枪交锋。战了二十几个回合,慕贵缨卖个破绽,将杨文豹生擒在怀里。

  慕贵缨策马小跑,杨文豹被母亲活捉,抬头一看,只见母亲的乳房随着马的跑动不住颤动,他便解开母亲的衣襟,一口叼住母亲的乳头,吮吸起来,吮着吮着,狠咬了一口。

  慕贵缨疼得叫了起来:「小冤家!疼死我了!快松口!」战马在後院跑了一圈又一圈,杨文豹就是叼着母亲的乳头不松口,这叫咬定乳头不放松。在跑动中,随着颠颤,慕贵缨的乳头不时被儿子咬痛,她也不时发出惊叫。

  慕贵缨本可用武功阻止儿子继续咬她乳头,但她溺爱儿子,不愿以武功对付他,战马跑了十几圈,慕贵缨把马勒住,对文豹道:「文豹,乖儿,妈妈的乳头你也咬够了,快松开,妈妈疼,松开了,你想干什麽妈都依你。」文豹道:「那,我想插母亲!」慕贵缨以前被儿子插过多次,刚才又被他弄乳头,胯下淫水泛滥,就同意了。

  母子下马,慕贵缨褪了裙子,光着下身,她是个身高1米69的美貌女子,文豹十几岁孩子,个头不高,站着文豹够不着插她,於是慕贵缨跪趴在院子旁边的一张矮桌上,那麽一个大个子女人,撅着屁股,如同一头大白羊,杨文豹十分兴奋,从後面插入母亲。

  世上只有妈妈好,那麽厉害的女英雄慕贵缨,杀敌无数,连丈夫她都不放在眼里,却可以以这种屈辱的姿势供儿子蹂躏,真叫人感叹母爱的伟大!

  杨文豹年龄虽小,却人小鬼大,阳具着实不小,插得母亲不住叫唤。

  杨文豹飞快地捅母亲的阴道,慕贵缨被捅得白沫直流,叫作一团:「文豹…乖儿……快……快……快点插……你插得娘好舒服……」这些日子她和杨中保赌气,不让他插,其实自己的阴道痒得要命。这会儿被儿子狠插,虽然插得子宫有些痛,性慾却得到了很大满足。

  文豹见母亲发骚,捅得更快,慕贵缨不顾一切地呼喊着,连着三次达到高潮!

  她趴在矮桌上,大口喘息:「文……文豹……你把娘……玩死了……」杨文豹觉得母亲阴道实在温柔,心里一痒,不禁是精液狂射,统统射入母亲阴道,他转到桌前,将阳具放入母亲嘴里让她吮吸乾净,一边说道:「母亲,战马行军打仗很是辛苦,应该犒劳。」他知道母亲经常与她的公马交配,以此犒劳它。

  慕贵缨呻吟道:「你又想什麽鬼点子啦。」

  文豹说:「母亲,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如让孩儿和母亲的公马一起加入!」说着,先把自己那头战马牵来。

  慕贵缨照着儿子的命令,玉手温柔地抚摸那公马的雄茎,并且舔它的龟头。

  公马十分兴奋,咆哮着,昂首奋蹄,雄茎渐渐粗大得吓人。

  慕贵缨再次跪趴在矮桌上。文豹牵马,走上前去,站定,正站在矮桌上方,就是站在慕贵缨身体上方,慕贵缨和矮桌都在公马之下。那公马挺雄茎朝慕贵缨阴道里顶入。公马的雄茎实在太大了,慕贵缨被顶得失声嚎叫!

  慕贵缨受不了公马巨大阳具的摧残,痛苦哭叫!刚才她已被儿子插到几次高潮,现在再经受不起公马蹂躏,她被公马的大阳具插得子宫出血!

  文豹看着母亲在公马身下惨遭摧残,阳具又硬了起来。他让母亲从公马身下伸出玉手,爱抚自己的阳具。慕贵缨一边被公马蹂躏,一边还得伸着玉手给儿子手淫!她强忍痛苦,忍受着公马的摧残,但还是忍不住不停地嚎叫。

  文豹被母亲玉手抚摸得舒服极了,又看到母亲被公马蹂躏的痛苦惨状,再也控制不住了,精液劲射,射了母亲满手。

  母性的呼喊,慕贵缨阴道的温柔湿润,使得杨文豹的战马也舒服极了。杨文豹正射得母亲满手精液,只见那公马一阵咆哮,也猛烈发射了。它在慕贵缨的阴道里喷射出大股精液,公马的精液太多,填满了慕贵缨的阴道,还流出来很多。

  公马的精液,混合着慕贵缨的阴血,精黄血红,流得桌上地上到处都是。

  然後,慕贵缨又被她自己的公马奸了。

  却说金海淩王完颜冲派汴京方面的金兵犯境直逼潼关。十天之後,大宋朝廷命余太君挂帅出征,慕贵缨为先锋,十余万宋军直奔潼关。金宋又展开一场大战。

  赶到潼关当日,余太君急率众将上城观敌。只见金军挡在关前,金军大将金挞凛在阵前耀武扬威,此人一连杀死杨家父子六人,只走了四郎五郎,余太君大怒,问:「谁去杀了此贼?」

  慕贵缨策马出关,挺枪迎战金挞凛。她是杨家将中最厉害的,与金挞凛大战五六十合,不分胜负。

  余太君见战不下金挞凛,苦思破敌之计。突然,她眼睛一亮。原来,她曾为儿子们生了几个孙子,不敢放在府内,都放在一些山上,给高人抚养,现在也应该长大成人,练成一身本事了。

  余太君命杨中保秘密探访,不多日,两个余太君为儿子生的孙子来到阵前,个个都有一身绝技。他们是,余太君为四郎生的儿子,矮脚虎杨中魁,使的兵器是子母杵,余太君为七郎生的儿子杨中勉,生龙活虎一员小将。此二人都系世外高人培养长大,都身怀绝技,来到军中,连毙金军数员大将。

  杨中保继续寻访堂兄弟们。这一日来到一山,见一寺庙,进去後,巧遇杨五郎。原来,杨五郎当年负伤败逃,现在已经在这山上做了花和尚,庙中附有凤仪殿,有五百秀尼,供他蹂躏。杨五郎留侄儿在此休息,叔侄俩尽情蹂躏那些成熟秀尼。

  余太君不见中保回来,正自忧虑,这日傍晚,却有一员金军大将来到城下,自称是杨家子孙,要认祖归宗。余太君上城看时,只见此将二十余岁,身边长八尺,相貌堂堂,乃金国大将。

  原来,当年杨四郎被金军活捉,带回金国燕京,却被海淩王的姑母银净公主看中,成了那个性感熟妇的附马,生有二子。长子杨中伟,身材高大,武功高\r强,为金军大将,这次随金挞凛出征,决心认祖归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