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浴室里,继父上了我
浴室里,继父上了我
【女篇】

  初夏。清晨。

  天气闷热,带着热浪的空气中夹杂着潮湿,每天醒来的时候都会感觉身体腻腻的,所以每天清晨起来之后,先得洗洗澡,尤其是今天……哗啦啦的水声充斥在浴室里,水顺着身体,沿着起伏的曲线慢慢流下,洗刷着身体上情欲的味道。

  低下头,看着胸前饱满挺翘的一对,上面还有他亲吻的痕迹和高潮后的潮红,硬挺的乳头如同雨后的樱桃,饱满而润泽。就连乳晕都是粉嫩的颜色。

  抬起双手轻轻揉捏着胸部按摩。胸部肿胀未消,有点疼,大概刚才他太用力了。这娇嫩的身体还是承受不住他的征伐,一旦沉沦便忘记了所有,疼痛也都变成了如潮般的快感。

  水线击打在身上,可是脑袋里浑浑噩噩的想着刚才发生的旖旎,腿还有些酸酸软软。黏黏糊糊的有些难受的地方,用水清洗着,用手指在花瓣中缓缓的揉搓着先前被他的肉棒摩擦的发红的地方,还有慢慢溢出的液体。

  可是当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时,竟然觉得如同他的大手在哪里不住的揉搓,让我又一次泛滥了,忍者心里的那团欲火,低声呻吟着用手指拨开两片花瓣,仔细的清洗了一下,把手上沾惹的蜜汁也尽数冲洗干净,才开始拿起洗发水到出一点到手心,可是,那一团乳白,又让我想起了刚刚喷射到我乳房上面的他的精华,同样的一团一团,从哪如火一般滚烫,如铁一样坚硬的肉茎里喷射出来,击打着我的乳肉然后溅开,连嘴角都沾上了一些,我不自觉的有深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面舔舐了一下。

  似乎那带着栗子味道的液体,余味犹在。凝视片刻,我已经羞红了脸颊,急忙把洗发水涂抹在头上,然后揉开。心里却是在想着,某一天,他也会如此待我吧。用那一团团的液体,在我的头上散开,然后揉搓到发梢,想到这里,我又抑制不住的湿润了。

  闭上眼睛一边在脑海里面回忆着刚刚发生的画面,一边在头上揉搓着泡沫,淡淡的洗发水味弥漫开来,遮掩了我身体里面流出来的淫欲的味道。当泡沫被搓均匀之后,低头有冲洗了两遍,这才睁开有些涩涩的眼睛。把湿漉漉的头发用毛巾裹住。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的美体,自恋的低头托起乳房想要亲吻,却只差寸许,唉,看来这里只属於他罢。

  拿起香皂,我最喜欢力士淡淡清香的味道,沾了一些水在身上慢慢将香皂摩擦着,然后在阴毛上面重重的打了几遍之后揉搓起来,手指不自觉的触碰到那还未消肿的痘痘,偶尔让身体也随之痉挛一下,低声的沉吟,伴随着阴毛上面被搓起的泡沫逐渐浓重起来,忍不住再一次用手在胯下抚摸了起来。直到手上的泡沫淹没了那里。

  滑滑的身体再用泡泡浴巾搓搓,会出来好多泡泡,我调皮的吹着泡泡玩。

  镜子被浴室里散发的雾气遮住了,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浴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点缝隙,是他。

  他伸进来一颗脑袋调皮的对我说:「我们一起洗吧。」没等我同意,赤裸的身躯已贴近了我。在雾气朦胧中他的身影也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却是那么的熟悉。

  「我都洗好了,你现在进来又把我弄脏了。」我低着头伸手去推他,娇嗲的声音里有些不满。

  自从妈妈那次出差在外,身为继父的他强暴了我之后,每次妈妈不在家,他都会放荡不羁肆意淫欲我~~从最初的反抗,到如今的享受,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在这条路上沉沦了下去,可是心却早已经陷入了他的怀抱。

  他那有点糙的手掌已覆盖住了我的饱满,捏住了两粒肉珠开始慢慢揉搓,耳边低低的声音响起:「我不管,我就要和你洗。」呼吸的热气吹拂着我的耳廓,让我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

  情欲,又一次蔓延。

  我扭过头来,寻着他的唇瓣,狠狠的咬住,吸吮,用舌头在他的口腔里面搜刮着,舔舐着。鼻息淩乱,却不愿放开。他热烈的回应着,舌头粗暴的伸到了我的口腔里面来,纠缠着我的舌头,在我的牙龈上面来回的舔弄着,口水沿着我俩的嘴角流出来了一丝丝,也分不清是我的,还是他的。

  我发出嗯嗯的喘息声,而他的身体则紧紧的贴着我的光滑的后背,下面的哪一跟肉茎在我的臀沟里面不住跳动着,用最前面的坚硬不住的摩挲着我那已经湿润了的花瓣。

  他从背后搂向前不断抚摸我身体的双手,手里的莲蓬被我舍弃了。反过一只手抚摸上他的发丝,揉搓着那短短的头发,手掌传来痒痒的感觉让我的身体也不住的扭动起来,用身体上的泡沫把彼此的身体弄得更湿滑。

  另一只手伸到了背后,沿着他的臀摸到了我们紧贴着的地方,手不小心触碰到他的炽热,让我更陷入了他制造的迷情里。

  一个转身更贴近了他,彼此纠缠的身体,嘴巴里溢出的嗯嗯啊啊都在诉说这一场男欢女爱。

  「滑滑的是不是?有些奇怪。」我娇喘着问他。

  「没,很喜欢这味道。」他的粗喘的声音就像充满魔力的魔咒让我沦陷。

  他的双手抚摸上我的臀,一根手指轻轻往臀部里面勾勒,抚摸,带出来丝丝滑腻。然后涂抹在我的胸上,轻轻一点后在抬起时,竟然拉出一根晶莹的丝线。

  我娇羞的低头看着那丝线在我的乳头和他手指见拉长,崩断,仿佛感觉到了那丝线轻轻弹回的触碰。

  唔……不要……爸……

  他急忙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在我的额头上亲吻着。「不要这么叫……」我点着头,看着他的眼睛,从那里,我看到了爱怜和……欲望。

  他的手又重新覆上了我的翘臀,在那里摩挲着我的臀肉,然后慢慢的沿着臀沟探索着,手指在沟壑中来回的拨弄着。

  我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胸口,嘴里喘息着,呻吟着,任由他的手指跳跃在幽谷里,「好多水了~」他又在啃咬吸食我的耳垂,我的身体微微颤抖。

  有些不服输呢,我的嘴巴狠狠的在他胸口吸食他小小的乳头,舌头灵活的在那粉红上转圈,伴随着那小小的凸起突然间的挺起,他的嘴巴里溢出了舒服的哼哼声。

  继父手里的动作越加的放肆~跐溜,一根手指进去了,「啊~嗯~」突如其来的异物进入,腔道里面一紧,让我不自觉哼哼出声,双腿不由自主夹紧。

  「坏蛋~~」我闷哼出声,嘴巴在他的胸口吸出了一个小小的吻痕,而他的手指越加疯狂的律动。手掌捂住了我的阴阜,一根手指搅弄着,抽动着,伴随着他的抽动,手掌也揉着我的肉唇和小痘痘,一阵阵快意从那里传来,竟然分不清到底是那里了。

  踮起脚尖吻上他,舌头肆意撬开他的唇,疯狂的吸食他的舌头。他的回吻也越加炽烈。

  他把我转身压在了洗漱台边,他的炽热就在我的身后,一个挺身他就能进入的,可是此刻他却并不着急。

  我的手,被他抓在手里支撑在洗漱台上。

  他捡起掉在地下的莲蓬,温热的水流过我们紧贴的身体,「我怕你冷呢」他有些微喘的声音在后背响起,还真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

  「不冷,很温暖。」我趴在洗漱台上,用手慢慢抹开镜子上的水雾,镜子里一对赤裸的男女,女子趴着,屁股微翘,而男人则站立着紧贴着女子,手里的莲蓬正洗刷着彼此身体上的泡沫。

  可是,他微微晃动的身体却在说明他此刻更想做的是别的事情。「我看到你了,你在镜子里」我嬉笑的对他说到,他抬头遍看见了镜子里的我们。丢下手里的莲蓬,他的唇肆意侵略我的裸背,一只手掌又一次抚摸上我的幽谷,被他带起的阵阵情欲,我忘情的呻吟。

  「说要我,我就给你」他的口气有些命令,此刻,我是他手里待宰的羔羊。

  「我要,要你,要你进来」我喘息的有些求饶的声音。

  镜子里,我看见他蹲了下去,「啊~」。

  我看不到他的样子,只能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嘴角还流着一丝热吻之后的口水,头发散乱着翘起屁股,而那个男人的手正扶着我的屁股,用舌头拨开了臀沟。

  敏感的花瓣被柔软而湿润的他拨开了,那里的嫩肉被他含到了嘴里,一边吸吮着一边发出吱吱的声音,偶尔那宽大而长的舌头从下面的痘痘一直舔到我的菊花,就会让我身子颤抖着发出高亢的呻吟声。

  「啊……不要……舔了……嗯~嗯~流水了~」他抓紧了我的屁股,用力的掰开,将舌尖伸到了我的花穴里面,舔弄着早就翻开来的嫩肉,我知道,那一团粉红现在正在他的唇间被细细的抿着,舌头却开始了抽插的动作。

  我抬着头,啊啊的呻吟着,甚至连自己都可以感觉到他的鼻尖正顶着我的菊花蕾上面,伴随着他舌头的抽插不住的撞击着那里。

  「唔……不要……老公……爸爸……不要啊……」我尝试着扭动屁股,却一次次的让他更加用力的进入撞击,他的大手捏着我的臀瓣,纠正着我的动作,让每一次的摆动都成为他进入的契机。

  花唇翻张着,我的手也伸到了那里,随着他的舔弄,疯狂的揉搓着肉粒,咕叽咕叽的水声夹杂着我的呻吟以及他粗重的鼻息。在浴室里面来回的飘荡着。

  【父篇】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女孩,头发上面沾着的水珠还在沿着发梢往下滴落,她柔软的身子此刻火热的如同刚从热水里面捞出来的牛奶一样,湿润而滑腻。

  我双手扣住她胸前的双峰,一对蓓蕾在手指间变得挺翘而坚硬,手掌下略微温热的感觉让我更加的急不可耐,低头亲吻在她光滑的脊背上面,唇瓣在肌肤上面吸吮去未曾擦干的水迹,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每一次的亲吻都会让她如掏如醉般的战栗,一如往常。

  身下的硬挺在她的臀缝中间摸索着,用自己的火热点燃她那条迷人而骚浪的沟壑中的欲火。

  「嗯……给我……」身下的梦梦似乎在梦中呻吟一般的轻声呢喃着,一双手伸到身后来反搂住我的腰,「快……啊……梦儿……」我的一颗心都仿佛要融化了一样,下身感觉到了梦梦两腿之间的颤抖,和那泡沫也洗不去的风情,哪里早就已经泥泞一片如汪洋大海般待我雨露甘霖的播撒了,我怎能放过如此良机。

  捏着乳头的一只手,沿着她的腰身蔓延下来,划过臀瓣,沿着温柔的曲线一直向下,最后向上一兜,整个手掌捂在了她那火热的所在,毛丛柔软,揉瓣湿润,那温柔乡里早已经溪水潺潺盈盈欲滴了。

  「啊……不要……摸……操进来……啊……捏……」手指抚弄开两片肉唇,在中间拨弄着嫩肉,早已经湿润的手指被润湿成了从水里拎出来的一般,微微肿胀起来的肉唇滑腻腻的几乎不能捻住,就连大腿根上都是水捞捞的沾满了蜜汁。

  她抓住了我的巨棒,牵引着我「唔……不要挑逗……我了……快啊……」我戏谑的在她脖后的发际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叼住了她的耳垂,热气灌到她的耳朵里面,几乎瞬间我就发现她的脸色更加的红了。

  「快点做什么?我们有的是时间啊……」我含混的说着,用唇抿着她耳垂的肌肤,舌尖在边缘慢慢的舔弄着。

  「啊……不……要……快操……我……」她大声呻吟着,手上用力的拉着我的巨棒对准了自己的缝隙。

  蓬门大开迎巨棒,玉径狰狞探温柔。

  我身子一挺,蘑菇头在玉门轻点,她唔的一声,松了手,然后就听到噗的一声。

  「啊……」她的头猛然一昂,身子都如倒弓一样的弯曲了起来,翘起的臀和后背画出一条迷人的曲线,伴随着这一声呻吟,屁股也猛然向后迎合着。

  深深的进入,探触到深处的花心,慢慢的拔出,棱角刮蹭着嫩嫩的肉壁。

  刚刚还摸着她湿润花穴的手,伸到了她的唇边,她张开嘴,香舌微伸,缠绕上了沾满了花蜜的指头,和口水掺杂在一起被她的红唇包裹起来,不住的吮吸着,鼻腔里面发出了呜呜的呻吟声。

  另一只依旧在酥胸上面抚弄的手掌,一边在乳根上用掌缘按摩揉动着,拇指食指已经捏住了一颗蓓蕾在指间捻动,镜子里面的女子,鬓发散乱,水滴依旧沿着发梢滴落,一张俏脸,满是绯红,唇中含着一只沾了自己蜜汁的指头如同在吮吸着棒棒糖不忍张口,乳峰微微垂着,随着我的进出不住的晃动着,就连原本白皙的身体都梦上了一层诱惑的粉色。粉色上面有被灯光晕出来的点点晶莹,也不知是水还是她兴奋的汗水。

  「啊啊……快点……操……」我抽回手,两只手按住她的肩膀,狠狠的按在了洗漱台上面,一对胀大了起来的乳房被压的如同白面团一样贴在那里。这样,她的屁股更加的翘起,我甚至可以看到后庭菊花都在微微蠕动着,如同吐泡的鱼儿。

  她的花穴大开,迎合着巨棒的进出,肉唇在巨棒的进出间被带的陷入翻出,边缘上带着泡沫圈住了那只带给她快了的肉柱。

  一对毛蛋摇晃着撞击着她的前庭,偶尔撞到前面的豆豆时,她都会不自觉得身子一颤,就连花穴都会随之一紧,夹的我几乎忍耐不住。

  「啊……舒服……死了……快点……深点啊……我……嗯……要……来……啊……」梦梦猛然间身子扭动着,屁股拼命的向后挺动迎合着我的进出,啪啪的声音在浴室里被镜子来回反射着不绝於耳,给她的浪叫作着和声。

  我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狠狠的刺入进去,把里面的蜜汁都挤出来了大股。

  「啊……操坏……了……呜呜……不要啦……啊……快点……啊~啊~啊~……」随着啪啪的声音,她的呻吟声更加的高亢了,花穴不住的抽搐,身子也随之一僵,我急忙来了几下冲刺,最后一下狠狠的顶在了最里面,然后腰眼一麻……火热的精华喷射到了她花穴的最深处,随着巨棒在一翘一翘的喷发,她的身子微微的抖动着,突然我觉得一股热流沿着我的毛蛋缓缓流下,沿着大腿淌到了脚面上面。

  她终於不再呻吟,只是低沉的喘息着,我匍匐在她的后背上面,任由巨棒在她的花穴里面变软然后被挤压出来。

  「宝贝。」

  「嗯。」

  「舒服了么?」

  「嗯。」

  「我们洗洗吧。」

  「唔,不要,」

  「为什么?」

  「那里疼,洗洗你又要弄了。」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