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抓不住的男人
抓不住的男人
8月1日是建军节,在县人民广场有一场大型军事题材演出节目。我们一家商量好了除了老爸要去打麻将,我们一起去看演出。

中午弟弟又跟他同学出去玩了,我寂寞着上VS平台打星际,开打前先去冰箱拿瓶可乐,懒的穿鞋赤着脚刚走出我的房间啪啪……妈的房间传出一阵杂乱的声音,我过去轻推了虚掩的门刚要喊。

突然呆住了,映入眼帘的是啥,是翘向云天的磨盘那么大的屁股,更要命的是只穿着淡红色的裤衩,屁股沟被深深的映了出来,雪白的大腿犹如天山雪莲般纯洁,悠悠反射出滑嫩,再看背部:一片光洁犹如北国雪景,没有一丝杂痕伤疤,只是胸罩的痕迹犹在,从侧边能看到大半个乳房,没有夸张到E,G,大概C吧。

鲜红的奶子一晃一晃的在勾引着我的灵魂,真个乳房犹如倒扣的白瓷碗,挺而坚,根本不像41岁的中年妇女(后来才知道除了天生以外妈还在做保养)。

刷,我西装短裤下的棒子一下成直角状,紧紧捂住要脱口而出的「妈妈」,真想一步而上,褪下那条性感的短裤,将我硬的不行的棒子塞入幽幽深谷,给以天上人间般的幻想快感,让那张精致的面孔在我前面发出」嗯……哦,嗯……哦」的春天之声。血在往上涌「郑叔上的,我上不的吗。」整欲跨出这一步,突然看到墙上照片,穿着洁白连衣裙的年轻,「这是妈妈啊!」我混蛋啊。

我悄悄退了出来,想了想应该是她在换衣服的时候橱顶放着的杂物掉了下来。

我拿了可乐朝妈喊了句,「有事吗?」

「哦小伟,没事,东西掉下来了,我在换衣服别进来。」随手她关紧了门。

我回到自己房间打起了星际。1个多小时后感到膀胱紧张,暂停星际,又赤着脚往嘘嘘的地方走,我们家的卫生间的门是推式,用的是磨砂玻璃,门内又贴了遮挡的玻璃纸,所以没有走光的危险。我过去轻轻推了下门,推不开,知道是老妈在里面,整要离开突然听到里面有声音,我侧着头将耳朵贴近门缝。

「不行的,真的不行!」

「……(对方的话听不见)」

「今天晚上要去看节目。」

「……(对方的话听不见)」

「我都跟小伟他们说好了。」

「……(对方的话听不见)」

「哎,让他们知道不好的。」

「……(对方的话听不见)」

「真的,我们不能这样了,让人知道了让我怎么做人啊!」「……(对方的话听不见)」妈那里沉默了半分钟才回答,「保密,很难的,你知道吗,我单位哪个出纳跟销售经理有关系不是都知道了吗!」「……(对方的话听不见)」「别说,他们是他们的话,这样事情暴露太多了,我们就此停住吧。」「……(对方的话听不见)」「你还要让我怎么说,你无耻。」通话时间长了老妈放松了警惕,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清晰。

「……(对方的话听不见」

「不爽!」

「……(对方的话听不见)」

「不舒服,哼!」

「……(对方的话听不见)」

「不用,我有老公。」

「……(对方的话听不见)」

谁说他不行的……」似乎妈妈着急了。

「……(对方的话听不见)」

「你变态,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对方的话听不见)」

「你让我怎么活啊,我不能对不起他们。」

「……(对方的话听不见)」

「你……你……你!」老妈好象被气上了“

「……(对方的话听不见)」

「哎,那最后一次。」

「……(对方的话听不见)」

「嗯,嗯,嗯。」我妈妥协了,挂了电话后我听到里面大口的喘气。

我知道我该走开了,怎么办呢,我非的把他给揪出来。

下午4点弟弟回来了,老妈给我们说:「晚上单位有事情,我不能去了,诺!

这些钱你们拿着买点零食吧。」

正如我所想的她果然找藉口不去看演出了。演出是8点,我跟弟弟随便找了个藉口说不去了约了同学去K歌。

弟弟听了也没了兴致跟我分了老妈给的钱,跟老妈打了声招呼先我们而去了网吧。

7点的时候我看老妈走来走去,不知道在急啥,后来她还问了我句你还不出去玩吗?晕,老妈第一次要求我去玩而不是学习。我一下明白啥意思了。我说们饭还没吃等会。

过了20分钟老妈接了个短信,慌里慌张瞄了我一眼(我假装在看电视,用余光关注她),走到厨房发了个短信,好像又接了个回信,然后进了卫生间。

我随意过去看了下,她刷了牙漱了口,描了下口红,简单画了下眉。梳着发走到卧室拿了个东西(晕好像就是上次那个盒子)塞进了包里。只是今天出去没穿连衣裙,上身穿了件吊带,肩头批了件黑色镶边的白色小披肩,下身着了黑色包臀套裙,看上去恁的妩媚。只是脚上穿的竟然是旅游鞋,让人费解。

「妈去单位了。」

「哦!」

听到汽车点火声音,我悄悄的走了出来,车出了院子,她还下来关了院门。

我赶紧闪到小屋间,等门关了后我推着电瓶车也出了门。

「去单位跟郑世军约会,非要把这个奸夫给抓住救回被强迫的妈妈。」我心中暗想。

天已全黑,前面的马自达开的也不快(小城市车多人杂车道小很好理解),使得我跟踪起来也不困难,但是也不能太近以免被发现。

走上田富路后一直开再右转广场路一会就能到人民医院。突然发现马自达到了田福路边上KFC后往右小路拐了。

啥情况,不管了先跟上再说。

越往里开越离开小城中心,我记得前面是一些老的国营厂旧址,准备搞房地产,只是规划还没批下来,所以一直荒凉着。

我转了弯发现前面车不见了,晕了就一会啊。这里旧厂房多也不知道拐进那里了,我也不能开着灯到处找,只能就着淡淡路灯找,15钟了,还是没找到,我草我个汗啊,哪个着急,再往前依稀看到又一个厂房,凑近看写着『新阳国营粮站』,我朝厂房一瞧,这不是我家的马自达吗!

赶紧找了个角落把电瓶车个锁了起来。悄悄往里走,老粮站有几间办公房间,更多是一仓一仓粮仓。

看了下房间啥都没有,只能去粮仓里找,估摸找了10分钟在14号粮仓的一个小办公间听到了声音,循着声音发现是从破了玻璃的窗户外传过来的,赶紧望过去。

看到两个人形叠在一起,借着路灯和月光看清了一男一女,女的抱着粮仓的一个小柱子,身体弯曲至30度状,臀部撅起,小披肩早已经落在地上,吊带也脱落肩膀,两个洁白的大桃子随着那乳头(那乳头在夜里看的不是很清楚)的荡漾似乎要坠落,一会又被后面的两只大手捏成各种形状。

那个小套裙被翻到腰背之间,露出比奶子更白更大更圆的屁股,男人的左手一掌下去翻起阵阵臀浪,「嗯……嗯……」更是引来夜声一片,这声音诱惑着神经诱惑着灵魂。

紫色的蕾丝内裤脱落到脚丫上,男女都顾不上收拾它。

女的肤色洁白跟月色融成一团,男的站于其后,黝黑的肤色述说着健康,块块条状的肌肉似乎在告诉你我很强壮,男子的下体紧紧连结着女子的屁股,一耸一耸的,发出扑哧扑哧的噪音,在来回之间能幽幽看到点棒状之物进出屁股沟,好像哪里是快乐老家,随着男子耸动速度的加快,扑哧扑哧变成了叽咕叽咕,同时又伴随着啪啪啪,美妙的两重奏乐怎么会没有歌声呢。

啊……啊……嗯……哦哦哦,时而轻轻的时而重重,呼呼呼,不知道是嘴里发出的还是鼻子的气息。

「操……啊……真……爽!」男子在快乐之际发出不是很清晰的声音,「X(没听清楚)你的屁股真大,真滑啊,我弄的爽吗?」「嗯嗯嗯……哦。」「我弄的你爽吗,快说!」「别,别,哦……」

「没想到你生了两个孩子了,还这么紧。」

「嗡」我头大了,那女的脸往这边稍微测了下,看到那鬓发被汗水涅在了一起,真是老妈啊?这个该死的郑世忠,我要剥了你的皮。

「爽不爽啊。说!」男子更加急速的抽动起来,叽咕叽咕声音更加泛滥。

「不要让啊X难堪。」老妈咕哝了句听不轻「啊」后面的那个字。

「真不说?那我不动了。」男子停了下来。

「别别别,我爽!」在情欲中的老妈,跟所有女子一样都逃不了生理感官的刺激与欲望。

「操的爽吗,以后还给我弄吗,呼哧呼哧……」「啊……嗯……哦……」老妈用悠扬顿挫的呻吟回应着后面的进攻,「爽,你草的爽,以后还给你弄……」女人一旦欲望上来后啥理智都丢失了。

「你刚才不是说,这次是最后一次吗,怎么又肯了,哼……哼。」那男人一边轻轻的在老妈耳边私语,一边舒爽的催着气,两只手平平的抚慰着洁白宽广的背。

「嗯……嗯……嗯……」老妈只是嗯着,估计是不好意思回,一开始不同意保持这种关系,但在神情迷失的时候随便应了下,有点尴尬有点矛盾。

「真想不到搞女人这么爽,以前看看录影以为也就这么回事情。」那男人大言不惭的让老妈难堪,听着这声音有点熟悉,老郑吗?似乎不像,我紧张的拳头握出了汗。

啪啪啪啪,夜晚的寂静使的这动物交配声尤其的脆。

「嗯……啊……」老妈长长的一声,野战加偷情的刺激使的高潮来的特快,一下拱起了上身,噗一声因为姿势的关系那男人的阴茎被挤了出来,黑乎乎看不清样子。

「低下,快,我马上来了!」那男人着急着。

「呼呼呼」老妈催着气,「你快射啊,今天都两次了!」顺从的低下头。

男人杵了几下阴茎又重温老家,双手紧抓腰肢拼命的前后耸动起来,「哈啊……」男人的下体紧紧的盯着老妈屁股一动不动,我知道男人的脏物弄进了老妈的山洞。只恨这里没有武器可以直接冲过去打他。

我正准备绕过去抓个现行,突然一声「谁呢」,一支手电筒灯光闪了过来,「倒楣,巡夜的。」我只能偷偷溜出找到电瓶车回家了。

等我的气平息的时候老妈也回来了,淩乱的头发,有丝丝汗,匆匆走入卫生间。我能奈何,直接摊牌,没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