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丈母娘竟然还有奶
丈母娘竟然还有奶
两个身材姣好脸形神色相近的气质美女正并肩搂着坐在陆家客厅的大沙发上,年纪略大穿着白色丝绸居家睡衣盘着发髻的丰满女性是陆家的媳妇春梅,旁边跟她像是姊妹一般身穿同款式红色丝绸睡衣,有着一头飘异长发的其实是她的大女儿夏兰,两人丰满的乳房顶着睡衣胸前鼓鼓的,其上粉嫩的奶头若隐若现显得十分的诱人。

回到娘家立刻脱掉全身名牌服饰换上宽松睡衣的女儿夏兰,她跟母亲就像是姊妹一般互相搂着腰亲昵地谈笑着,完全不像是全国十大企业丰满集团的少夫人,胸前不比母亲小多少高耸的乳房在言谈之间随着笑声摇晃乱颤,让刚洗好澡穿着睡衣的女婿高副帅看得是一边微笑一边摇头,心想老婆这样哪还有个名门贵妇的风范啊。

「小帅啊,洗好澡了,快过来休息一下吃点水果。」丈母娘疼女婿是其来有自,特别是春梅对这个女婿是打心底儿喜欢,不仅年轻多金而且很有礼貌平易近人,一点都没有一般富二代纨裤子弟的不良作风,自从娶了夏兰之后更是对老婆娘家百般照顾,特别是孝敬丈母娘的保养品跟名牌服饰更是从不手软,因此春梅对他就像对待儿子一般,很自然地穿着居家睡衣一点也不会感觉不自在。

「妈,您真是愈来愈漂亮了,别人准以为你跟夏兰是亲姊妹呢。」穿着睡衣帅气的女婿一边走一边说,然后走到三人沙发前习惯地坐在岳母的左边,右手亲昵的搂着岳母触感柔软的腰部,被两夫妻包夹坐着的春梅听得是喜上眉梢,腰身感受到女婿温暖厚实手掌轻柔体贴的抚摸,加上鼻子闻到熟悉的男人味道不由自主挑起肉体美好的记忆,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一般袭来,让她胸前巍峨的双乳忍不住微微晃动起来。

被女婿哄得心花怒放的春梅感到无比舒服,她也熟练地伸出娇嫩白晰的左手搂着女婿,春梅跟女儿因为乳房较大,习惯穿着女婿集团子公司洛神出品的名牌胸托,因为奶头没有罩杯包覆拘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睡衣里面没穿胸罩呢,其实这是故意采用乳房下方四分之一罩杯撑托的设计,不仅乳房更加集中坚挺并且舒适透气。

穿着女婿亲手孝敬自己的胸托跟睡衣,左右搂着女婿跟女儿充满母爱心满意足的春梅,似乎浑然不在意自己左侧丰满乳房坚挺的奶头被女婿的胸部给碰触摩擦的感觉,浑身充满自信的她对于女婿发自内心的称赞是毫不谦虚的照单全收,如同冻龄一般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庞正媚眼如丝的转头对女婿娇笑着说:「你啊,就是嘴甜,其实这不都是你的功劳嘛。」不知道的人听了春梅的话还以为她跟女婿之间有什么暧昧,不过夏兰听母亲这样说倒不会以为母亲是在挑逗女婿,因为不仅是母亲连自己年轻貌美的原因老公的功劳的确不小,光是免费提供母亲丰满集团旗下健身中心的VIP会员金卡,几年下来让母亲和自己一样不仅皮肤更加白晰细致,而且身材更加火辣让人一点都看不出她其实是生了四个小孩的妈了。

回想当初母亲对健身中心还有点排斥,不过跟自己去过几次之后就喜欢上了,夏兰下意识地抱紧母亲让彼此坚挺丰满的乳房互相挤压,她知道母亲跟她的乳房跟奶头一样,都因为参与健身与保养而变得更加紧致敏感,乳房光是这样的短兵相接挤压,夏兰相信母亲跟她一样身体很快就有感觉了,果然她很快的就发现母亲跟自己同样脸色潮红呼吸急促,全身散发一股惹人怜爱无比娇媚的模样。

自从跟女儿进了健身中心之后,经过不断的锻链跟保养之后对自己美魔女的身材是愈来愈有信心,虽然女儿比自己年轻,但是自己身体的本钱却明显比女儿雄厚,再度成为身边男人注目的焦点让她十分自豪,渐渐的,她发现不仅是儿子连女婿看自己的眼光都带着炽热的感觉,这让她在家里故意穿着更形轻便几近放浪,她真的很享受男人那种赤裸裸渴望奸淫女人无比饥渴的眼光。

春梅敏感的身体被女儿这样故意玩弄很自然地起了化学反应,逐渐火热的身体被刺激的忍不住扭动了起来,考量女婿就在身边让她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为了化解眼前有点尴尬的情况,稍微镇定心神之后她拿起一片榴连递到女婿嘴边,语气有点发嗲的说:「小帅,来,今天特地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榴连,你吃吃看。」「谢谢妈。」「妈好偏心欧。」「丈母娘疼女婿是天经地义的嘛,别埋怨了,何况,妈不是也帮你买了你喜欢吃的富士苹果吗?」「那不一样嘛,人家可是您女儿嘛。」「不理你了,小帅,不要客气,来,嚐嚐看滋味如何?」只见岳母涂着桃红指甲油白晰细致的手指夹起一片黄澄澄略带臭味的果肉送到女婿嘴边,小帅一脸幸福习惯的张开了嘴轻轻咬住黏糊糊带着异味柔软的榴连,却不小心将岳母曼妙纤细的手指也含进嘴里,岳母带着指甲油香气美妙的指头混和着嘴里的唾液,让小帅忍不住趁机享受用舌头舔着岳母光滑细致指头的快感。

面对女婿嘴唇跟舌头无比暧昧的挑逗让春梅一时反应不过来,满脸羞红的她忍不住身体发热颤抖,刹时脑中一片空白没有及时将手指头抽出,小帅似乎误会了岳母的态度,感觉被鼓励的他更肆无忌惮的轻咬舔吸着春梅颤抖的手指头,那种甜美刺激的感觉彻底挑起春梅内心深处的情慾,慾火焚身般的愈陷愈深。

春梅发现女儿似乎没注意到她们俩暧昧的动作,竟然媚眼如丝表情淫荡的开始用湿热的手指头回应着女婿舌头的吸舔爱抚,当春梅的手指头不得不离开小帅嘴里之后,那种跟女婿偷情的快感让她无法自拔,于是她再度抬起沾黏着小帅口水湿滑的手指头喂小帅吃第二片榴连。

「来,再吃一片。」

春梅就这样趁女儿不注意时享受这种跟女婿无比奇妙的偷情滋味,转眼之间彼此火热的身体贴得更紧,小帅的右手偷偷地往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岳母紧致Q弹的屁股,春梅眼看着小帅睡衣底下两腿之间的隆起,脑中已经开始幻想自己被女婿疼爱娇喘连连淫秽不堪的画面,乳房肿胀坚挺下体阴户湿润搔痒的感觉让她两腿夹紧扭动屁股坐立难安。

「妈,真好吃,您这真是气味芳香鲜嫩多汁,老婆,你也来一片吧。」耳中听着女婿别具用心拐着弯意有所指的称赞自己纤细的手指,让春梅媚眼如丝更加放浪的用湿滑的手指回应勾引着女婿的舌头,明知道老婆不喜欢吃榴连的小帅故意也拿起一片黏糊湖的榴连作势要给老婆吃,夏兰当然不上当,转头避开说:「才不要啦,味道又腥又臭黏糊湖的好恐怖,好像你上次喷出来的那个欧…」。

「像什么啊?」

「哼,你坏,像什么你心知肚明,人家才不会那么笨讲出来。」「真是不知道好歹,妈,这是营养又滋补身体的东西,您嚐嚐看。」小帅明知故问的一边挑衅老婆,一边趁机将老婆说过黏糊湖好像一坨精液的榴连送到岳母的嘴边,春梅其实也是不太喜欢榴连的味道,但是她当然知道女儿说榴连像是什么了,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自己张开嘴吃进女婿腥臭黏稠精液的画面,让她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淫荡的神情,接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张开性感火红的双唇,皱着眉头几乎是饥不择食般的舔吸着女婿手指头送进口中的榴连。

「啊,这个味道还真像是一坨精液欧。」

夏兰眼看着母亲忍不住皱起眉毛有点难过的吐露内心真实的想法,她正自顾自的吃着苹果,听了立刻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把口中的苹果喷了母亲一身,她顿时不好意思地边说对不起,开始手忙脚乱的伸手帮母亲擦拭睡衣上面沾黏到的苹果碎块,接着她对母亲不听劝告硬要吃榴连的不智举动有点幸灾乐祸的说:「看吧,我就说嘛。」「妈,不要在意它的味道,相信我,这么滋补养颜的东西可不要浪费了。」被女婿的手指头搅进嘴里混和着黏糊糊的榴连,原本令她感觉难闻的臭味似乎化成了从女婿龟头射出腥黄浓郁的精液一般,春梅一边用手指头喂女婿享受女婿舌头的挑逗服侍,一边饥渴的用舌头舔吸着被含在自己嘴里女婿的手指头,这种极度淫秽的刺激感受,终于成功克制那种一开始让自己感觉恶心想要呕吐的奇怪味道,她开始津津有味的享受起被她幻想成女婿精液黏糊糊的榴连果肉。

「嗯,虽然味道有点难闻,不过仔细品嚐感觉它的滋味还是不错的。」要不是顾忌女儿就在身旁,春梅搞不好就会忍不住跟小帅在客厅里上演一场岳母被女婿疼爱的活春宫,享受偷情的她们不断的偷窥着女儿的反应,彼此眼神的交会更加的有默契,很快地茶几上一大盘的榴连很快就要见底了,被女婿挑逗火热异常的身体让春梅几乎忍不住要舒服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她觉得自己必须暂时停止这种无耻的行为以避免穿帮闹得不可收拾。

「啊,水果快没了,我再去切一点。」

当春梅捧着水果盘站起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睡衣已经被小帅撩起,女婿温热的手掌正明目张胆的隔着内裤抚摸自己不断颤抖火热发烫的屁股,女婿不落痕迹的将岳母身后的睡衣放下抚平,同时站起身来体贴的用他厚实有力的手臂搂着岳母的腰说:「妈,您辛苦了,我陪你一起去」。

「妈,不要了,小帅晚上吃太多榴连会上火的。」「你这孩子,小帅还想要吃嘛。」「老公,不要了,妈妈已经忙了一天了,你就让她休息吧。」「那…我帮妈把水果盘拿进去厨房。」「好吧,妈那我陪你回房间,老公,桌上就交给你收拾了。」不料事情的发展却被同样贴心的女儿给搅黄了,被女婿挑逗得慾火焚身,却无法得到满足的感觉真是让春梅十分失落,不过,冷静下来之后的她自己告诉自己说:『也好,幸好这样不会做出对不起女儿的事。』陪伴母亲回房的夏兰欲言又止的坐在床前没有立即离开,知女莫若母,她的心情不太好根本逃不过母亲细心的观察。

「怎么了,小兰,最近有什么让你烦心的事吗?」「还好啦…」「可是我好像听新闻说有人检举你们集团的鲜乳不纯,到底是怎么样啦?」「妈,没事的,纯粹只是树大招风,商场上有人嫉妒我们鲜奶的市占率,才会故意发布这种新闻的…」夏兰不愿意让母亲为自己烦恼所以接着故意轻描淡写的说:「妈,您不用担心,我们会解决的。」「怎么解决,我看新闻闹得很大啊。」「公公已经出面找爷爷帮忙了,相信很快鲜乳的产量就能够提升,谣言自然可以不攻自破了。」「嗯,希望如此。」春梅想到有全国知名的乳牛权威公公出面帮忙,丰满集团鲜乳的产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原本因为环境污染及厂商滥用食物添加剂而紧急展开的国家科学院99号专案人体乳牛改造研究计画,因为之后全球爆发大规模的狂牛症疫情使得此计画变得更加重要与迫切。

历经几年艰辛的努力,国家与民间财团投入不计其数的经费与人力,这个关系全地球人类生存发展最重要的人体乳牛改造计画却一直没有重大的突破,回想当初身为乳牛泌乳权威的公公为了帮助产后贫乳的自己哺喂夏兰,出于对孙女的关爱及对人类繁衍子孙的需求,他也毅然决然地投身于研究人体乳牛改造计画。

当时丰满集团邀请陆武功博士带头领导人体乳牛改造研究专案,他所率领的研究团队从二十几年前就开始一连串的动物试验及产品检测,十年前才开始进行人体试验并获得初步成功,其实这其中有一个重要关键的因素就是春梅,因为她是最早冒着风险私下接受公公人体试验的人体乳牛改造志愿者。

幸好皇天不负苦心人,丰满集团的少东高副帅医学院毕业之后,也加入陆武功博士的团队,并且参与了后来的人体乳牛改造志愿者农场改良研究计画,不仅因此认识了同为人体乳牛改造志愿者,陆家的长孙夏兰跟母亲春梅,并且在她们身上研究证实国内人体乳牛改造所产出的乳汁品质与营养价值均超越了世界各国的标准。

因此后来夏兰顺利的嫁给了丰满集团的少东,成就了两个家族的好事,春梅这时不愿耽误女儿跟女婿的休息时间,也为了不影响高家神圣的造人计画,春梅开口跟女儿体贴的表示自己累了,道过晚安之后就让女儿回房,留给小两口有私下独处的时间,因为老公带着小孩去公公的农场帮忙研究,春梅今晚也只能注定要独守空闺了。

身体刚被女婿儿挑起的春情身边却没有男人来疼爱,想到女儿跟女婿不知道在房间里怎么折腾,让春梅竟然心中不平有点妒忌女儿,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忍不住双手撩进睡衣里面一只手抚摸玩弄胸前敏感发涨的乳房,一手伸进内裤里面掏摸着湿润搔痒的阴户,身体逐渐又被挑逗发情火热兴奋起来,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暧昧淫荡甜美的呻吟声。

玩着玩着突然想到身上的胸托跟内裤都是女婿今年母亲节孝敬她的礼物,突然想到现在女儿身上穿着跟自己相同款式的胸托跟内裤,不知道小帅今晚是怎么疼爱女儿的,这种奇怪的念头一浮上来就立刻占据了她的心,让她脑中开始无法自拔的胡思乱想了起来,然后她不仅兴奋到小屄都湿了,连发涨坚挺的奶头也开始断断续续的喷出乳汁。

昏昏沈沈的春梅似乎看见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像条母狗一般趴跪着,丰满的乳房随着身后小帅大肉棒的强力抽插而前后乱颤摇晃着,女人紧致的肉体一边配合小帅的奸淫嘴中发出无比淫荡的呻吟,画面中的女人看起来像是女儿小兰又像是自己,回想自己和女儿志愿参与女婿公司人体乳牛改造研究计画时,当时第一次穿着乳牛装面对高大帅气的高医师时心中似乎就有过这样的念头。

迷迷糊糊中春梅终于把自己搞到全身僵直接着全身颤抖不停,胸前的奶头喷出的乳汁把床单都给弄湿了,脑海中同样达到高潮满身是汗水的无耻女人,她被强烈的幸福快感给袭击,整个趴跪的身体像条母狼一般弓着背极力仰起头来发出令她声嘶力竭的呻吟呐喊,此时她无比淫荡的面容好像定格一般那么的清晰,春梅发现那个影像的确不是女儿小兰而是自己。

原本疲惫不堪的春梅早晨醒来时却充满了活力似的,只是床单跟睡衣上到处都湿湿的让她感觉不太舒服,原以为自己半夜尿床,拿起来一闻却散发着一股淡淡香甜的乳香来,难道是自己又开始泌乳了,不会吧,虽然自己参与过人体乳牛改造计画,但是自己已经45岁了,照理说不会再分泌乳汁了,难道…不行,还得找公公看看,希望不是这些年来注射泌乳针留下的后遗症。

春梅起床后顺手将湿掉的睡衣脱掉,顺手在衣橱里拿起一件黑色薄纱蕾丝睡衣披上,盘起头发简单洗漱保养一下之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双手托起乳房感受一下,心中对自己Q弹细致的身材真是充满自豪,不过还好似乎奶头已经不再渗出乳汁这让她感觉比较安心些,微笑着挺着傲人的胸部走出洗手间。

当她走进餐厅的时候,看见女婿小帅正坐在餐桌前用早点,当她看到小帅瞪大眼睛用无比炽热又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似乎有点太暴露了,睡衣里面的胸托跟内裤根本差不多是毫无遮掩的,让人可以直接透视她薄纱睡衣里面丰满的乳房跟浓密娇嫩的下体,真的可说是一览无遗啊。

「妈妈啊,您可真美啊。」

春梅看着眼前无比兴奋急忙站起来的女婿,他的裤裆老老实实的撑起一大包,看起来规模不比老公小,春梅发现女婿应该是误会了,其实她早上是有点睡眼惺忪的才随意选了这件性感暴露的睡衣,其实并不是有意要勾引女婿的,但是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有理说不清了,其实春梅自己也不清楚,毕竟昨天晚上从激情到失落,她内心深处究竟是不是也有想要不顾一切彻底放浪一次的觉悟呢。

「小帅,你误会了,不要冲动,你听我说。」

「不,我不听,妈,我,我只想要你。」

高副帅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双手伸开紧紧的抱住了眼前手足无措的岳母,春梅浑身无力的软倒在女婿怀里,只能任由女婿双手紧紧抱住她异常火热的肉体,任由他厚实的胸膛不断挤压着自己丰满敏感的胸部,呼吸急促的她试图抬头跟女婿解释时,一双浑厚湿热的嘴唇毫无徵兆的印上了她湿嫩的双唇,很快彻底失去理智的春梅就跟女婿如同乾柴烈火一般,两条舌头饥渴地紧紧交缠陷入无比激情疯狂的热吻之中。

不知不觉中春梅身上色情暴露的薄纱睡衣也被女婿脱光光,身上仅剩下裸露出奶头的淫荡胸托跟根本无法遮掩下体浓密阴毛的性感诱人内裤,沈溺在激情热吻中的春梅根本不顾自己岳母的形象,双手交缠紧紧的抱住女婿的脖子,雪白Q弹的屁股被小帅强而有力的双手抱住在不断的爱抚中被挤压变形,下半身两条紧致修长的美腿主动无耻的钩住了女婿的腰部。

春梅就像是无尾熊一样挂在女婿身上,被女婿吻得慾火焚身的她脑中根本无法思考,一边贪婪的卷动舌头挑逗并回应女婿舌吻,一边忍不住嗯嗯唉唉的发出甜美诱人无耻的呻吟,两个人就这样一路黏着抱着走进了春梅的房间,小帅刚关上门春梅就拉着小帅一起倒在床上,事实证明:当女婿上了岳母的床之后事情的发展就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春梅满脸潮红背靠着床头躺着,乳房上两粒充血坚挺看起来鲜嫩多汁的奶头正随着呼吸上下抖动引诱着眼前的男人,小帅看着眼前几乎全身赤裸性感动人的岳母,眼神妩媚的拉着他的手来到她自己两腿之间的私密处,小帅激动的帮岳母脱掉下体碍人的内裤,春梅娇媚动人的轻咬着嘴唇,眼神迷离的主动抬起羞人的双腿,让小帅将妨碍她享受性交乐趣的恼人内裤给褪去。

看着眼前的岳母摆出一副心甘情愿任人摆布奸淫玩弄的无耻模样,小帅心中男人的征服慾被极大满足,他脱掉内裤分开大腿坐在床上,让春梅怵目惊心女婿的大肉棒就这样呈现在她眼前,他示意岳母过来用嘴来服侍他,春梅不由自主回想起昨晚嘴里吃着好像是精液的榴连时的刺激模样,看来女婿是真的想要让她好好品嚐他又腥又浓的精液。

「欧,你…你好坏欧…」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这样让春梅也放心不少,小帅毕竟是女儿的丈夫,偷情一下玩玩可以自己可不能太认真,其实她心里是很复杂的,炽热发情的肉体的确是需要被抚慰被满足,但是理智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玩过火破坏女儿的家庭,帮他口交也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于是春梅乖乖的扭动性感发烫的身体趴跪着,先用右手握住女婿让人脸红心跳的大肉棒。

「哇,真的好大啊。」

「喜欢吗?」

「嗯,喜…喜欢…」

然后春梅扭头重新整理一下头上被女婿弄得有点散乱发髻,低下头张开性感湿热的双唇在右手的扶持下,努力将女婿的青筋毕露的大肉棒一口一口的吞进去,嘴里随即被女婿粗大的肉棒给占满,让她感觉连呼吸都有些艰难,放下右手让双手支撑着自己的体重,然后春梅开始乖乖的品嚐这根曾经让她梦想过女婿的大肉棒。

「啊,妈,你…你好会舔欧…」

「呜…呜…呜…呜…」

春梅专心的吞吃着女婿的肉棒根本无法回答,她仔细的用舌尖舔着龟头包皮底下的皱褶,让小帅爽得几乎忍不住叫出来,接着她更加卖力的服侍嘴里的肉棒,带着咸咸尿味的龟头让她愈舔愈觉得真是喜欢,看着岳母好像津津有味的帮自己口交,小帅得意的开始用手爱抚岳母的身体,特别是她胸前那两团不断摇晃的乳房,期待待会自己的精液爆满岳母嘴里的刺激画面来到。

「妈,你的乳房摸起来真的好爽欧…」

看着性感风骚的岳母趴跪着前后摇晃帮自己口交,那摇晃的发髻、脖子到曲线优美的背部、抖动诱人丰满的屁股,加上胸前摇晃的巨乳真的是让人看了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啊,加上小帅双手在玩弄岳母乳房的时候故意不时偷偷捏她坚挺诱人的奶头,玩着玩着小帅突然觉得岳母的奶头湿湿的很好玩。

「啊,妈,你又有奶水了…啊…」

「呜…呜…呜…呜…」

感觉自己快要爆发的小帅激动的用双手扣住岳母的后颈,粗暴的强迫岳母的嘴唇更加快速的帮自己口交,让春梅不仅感觉呼吸困难更有被男人强迫奸淫屈辱的感觉,但是这种被男人强迫屈辱的感觉竟然让她产生异样的快感,像是被征服的奴隶一般心甘情愿接受主人的蹂躏,期待享受那种窒息般的快感让她无法也不愿反抗。

春梅刚感觉嘴里的肉棒似乎不太一样,小帅蠢蠢欲动达到临界点的龟头就大量喷发出来,让春梅根本吞不下去差点被呛到,喉咙跟嘴里满女婿腥臭黏糊的精液,甚至都从嘴角流出滴到下巴脖子跟锁骨上,好像连锁反应一般点燃了春梅全身的性感带,接着从下体饥渴欠人操的嫩屄爆发从未经历过的性爱高潮,然后春梅胸前无预警大量喷发的乳汁弄得女婿双手双脚连床单到处都是。

忍不住仰起头高声呐喊呻吟之后觉得浑身无力软趴下去的春梅,胸前的奶头仍断断续续随着身体的抖动而喷出乳汁,这惊人的高潮画面差点吓坏了女婿,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看岳母似乎呼吸还正常,于是轻轻地抱起岳母让她躺在床头休息,嘴里开始轻声询问岳母感觉如何,幸好春梅虽然仍然全身颤抖但是乳汁喷出的量慢慢减少终于只是微微泌出乳汁,看来应该无碍才是。

当春梅稍微恢复理智比较清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是几乎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浑身无力并且近乎虚脱的疲倦感觉让她整个人昏昏沈沈的,勉强张开眼睛只见到女婿手足无措的跑了出去,过了一会他拿着两瓶运动饮料进来喂春梅喝,春梅丝毫不在意自己春光外泄听话的让女婿喂她喝着运动饮料。

「妈,你高潮时都会大量泌乳吗?」

「以前不会,嗯,好像从昨天晚上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