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性爱组合课程
性爱组合课程
(女人的自慰,比男人还要淫荡。好像是个无底洞般,这麽地狂乱兴奋!)

真之介喘着气,感到自己双腿间的东西正一阵阵地抖动着。
就在这时,沙绘子的声音传来:「虽然正是要进入高潮的时候,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随着她的话声结束,今天的课程也告一段落。

(什麽?真是可惜!)

原来第一阶段的项目是想像力训练。真之介只好扫兴地耸耸肩。

萌香见状,便说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训练课程是这样组合成的。按步就班的话,训练成效会比一次就全部做完来的要好!」

「为什麽?」

「名美一定会感到相当地不满足,因此就会对接下来的课程抱持兴趣,那麽下次就会更兴奋了,当然,你也是一样!」

确实就像萌香所说的一样,真之介也开始期待下一次的上课。因此他再次将自慰课程排入名美的课表里。

第二阶段是上半身,第三阶段是下半身的型式,在上课时感受到快感的部位也会转移,课程内容也会因此变得丰富起来。此外,课程是A、B交互进行的,这样她才能对沙绘子及美丽的讲义进行比较及享受。

名美在幻想中,想像自己的身体被理想的男性爱抚。在一开始的时候,即使沙绘子给她这种印象,她也只有生涩地动动手指而已,一开始感受到的兴奋是在脑海里。然而到了B课程的时候,名美开始在想像中感到兴奋,而为了让这感觉更加旺盛,沙绘子会在她耳边或胸部轻吐气息、轻轻抚摸着头发等。其目的也就是要激发想像,让手游走於从胸部到蓓蕾的整座山上。并用手掌包住整个胸部,并用食指压揉蓓蕾。

接受这种指导的名美,终於找到自己最容易感受到的方式。例如以指甲轻触胸部等,并开始发展出属於个人的变化。总之她已经得到感觉的要领了。

如今,她原本羞耻紧闭着的大腿也渐渐地张开来;现在几乎只要轻触内裤,就会显现出湿濡的部份。

现在,进入名美的自慰课程第2阶段,指导者是沙绘子。
「那里已经完全是想要被抚摸的感觉了吧?」

「┅」名美一副害羞的样子,点了点头。

「今天的课程是直接爱抚私处以得到快感。那麽,就像平常一样想像出完美的男性┅」沙绘子说道。她以自己为范本。也就是采取自己实地操作的上课方式。

「我喜欢野性的男人。像渐渐向你逼近一般┅然後无法自制,粗暴地将手伸近内裤里来。」

沙绘子将手伸进内裤里,而名美也跟着做。

「奶看,就像这样全部抓住私处一般,激烈得捏揉。啊┅」沙绘子就像样品展示般的,将大腿张开於名美的跟前。而她的手在内裤里淫荡地游走着。「啊!啊!就这样握住我的胸部┅」

「啊┅」

「从上面也是,从下面也是,不论从那里都渐渐兴奋起来了。」

沙绘子用一只手揉捏着胸部,而另一只手则在内裤里滑动。但是名美已经完全没有在看沙绘子的范本动作,她紧闭着双眼,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

名美粗暴地揉着胸部的同时,内裤中的手也激烈动作着。到刚刚为止都一直紧闭的大腿,也一点一点地张开了。

「啊!啊!感觉到了┅几乎不晓得这该怎麽办呢┅」
名美对於高涨的快感好像不知道该怎麽办。她有时扭动着身体,有时产生好像痛苦般的表情。因此手的动作完全没有办法停下来。

沙绘子下了指示:「那麽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
「啊?是衣服吗?全部?」

「是啊!」

「不要,真丢脸!」名美忽然停止手的动作,双手抱膝坐起。她因为羞耻心而在一瞬间回复冷静。然而,身体的快感却还没有消失。名美全身轻微的颤动就是证据。

沙绘子见状,便道:「说害羞是不可以的。即使奶自己不脱,他的手也已经脱下奶湿答答的内裤了。」

听见沙绘子一说,名美更将身体紧紧抱住。

「没有关系的,我来帮奶脱。」

「不,不要,啊┅」

沙绘子的手趁机在名美的身上游走。

「啊┅嗯」

名美的罩衫被脱下,胸罩也被脱去。坚挺的胸部边晃动地呈现在真之介的眼前,真之介不知不觉地咽了一口气。随着名美呼吸而上下晃动的胸部,好像相当柔软且富於弹性。

(如果能够把我的小弟弟滑入那双峰之间,肯定是一大享受┅啊!不行!)

真之介对於眼前那妖艳的肉球产生了反应,匆忙地用手押住自己的大腿之间。但是意议却无法控制,使他的视线钉死在名美的胸部上。而且更有趣的事现在才开始。因为已经可以完全看见名美的那个地方了┅

沙绘子将名美的内裤脱下时,在内裤脱离那个地方的瞬间,真之介看到了从里面拉出了一丝细细的线,湿濡地黏在肌肤上,经由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光线,可以看见反射的光辉。

「来,把脚张开┅我也会这麽做,让我们相互配合吧!」
「但,但是┅我还是┅」

「会让奶达到最舒服的境界的哟!奶想想看,如果是男人的话也是会把手指游走到这里的,对吧?」沙绘子用食指及中指,上下的爱抚,边道:「怎样?很舒服吧!」

「啊!是!相当┅」

从两人的身体里,流出了酸甜的蜜汁。蜜汁逐渐湿润了手指,可从中体会到绝妙的触感。

「啊哈,已经湿漉漉了,已经完成迎接男人手指进入的准备了。奶看,我要慢慢地插入了哟┅」沙绘子边说着,将在名美裂缝中滑走的两根手指,插入秘密的空穴里。

「啊!好┅啊!啊!啊!」沙绘子一边弯曲着身体,一边喘着气。

「啊!嗯啊!啊!┅」名美也几乎乱了呼吸地需索着快感。
「用第二关节挟一下,并把指尖放入┅如何?」

「啊!真好!」

「如果还是觉得不满足的话,就再把手指放进去一点┅用手掌刺激看看。他因为是个中老手,所以一定会同时对这个地方下手的。」

两人都用手指对自己最敏感的部份尽情爱抚。蜷曲着的身体加上喘息的声音,是相当淫荡的一幅画面。

名美用两根手指覆盖住裂缝,然後用第二关节紧紧地挟住花蕊。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有将指尖插入开口而已,但是爱抚之後,便将较长的那根手指插入。

「啊!啊!啊!┅」

名美上下左右地晃动着腰部。但是只有一根手指插入是相当不能满足的吧?於是便将两根手指轻轻滑入,直到有一半左右没入。然後用掌心用力压着花蕊,手掌像是在揉着私处般地转动。

「啊!啊!┅」

最後,名美的喘息声及咕唧咕唧的淫湿之音响遍了整个房间。真之介对於这种景像真是把持不住。心里面恨不得马上就插进去。

(啊!只有这样看真是受不了!)

真之介持续压抑着大腿间冲动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地猛咽口水。

看见这副德性的萌香,一边对真之介使眼色一边轻声说道:「我也了解你不好受,不过再忍耐一下吧,这样子名美是会分心的!」

对於萌香公事化的说法,真之介觉得有点委屈,但是现在正在上课中,和她争辩也没有用。因此真之介只好以别扭的心情,看完整个课程。

终於,课程结束了,进展到这个阶段,名美也好像终於习惯这种气氛了。

另一方面,凯萨琳的课程是从扮装开始的。而第一阶段的扮装相自慰的共通点是解说。被选为指导者的美丽围着围裙出场。

「扮装的演出有日式及美式,到第三阶段为止都是共通的课程。从第四阶段开始,课程就开始不同了。全身穿着紧身皮衣的装扮,是被称为紧身衣的美式扮装的服装,也就是主人角色。」

「这和美丽小姐很相称哟!真好看,我也相当地期待!」
「当然,奶也可以穿,当你扮演主人的时候┅」

凯萨琳好像已经喜爱上扮装的样子。不对,不是只有凯萨琳,实际上真之介从以前就很憧憬着这种紧身衣的扮装游戏。

「真是相当完美的组合,这种服装对两位而言一定相当称头哟!」

萌香看穿了真之介的想法,便道:「你喜欢扮装吗?」
「不要,对这个我可不行┅」

「那麽只是因为好奇心而被装扮成全黑色的紧身衣游戏所吸引罗!」萌香好像另有含意地浮出笑容。

(这个女的是不是真的能看透我的心呢?)

真之介无法掩饰,只好背对着萌香。

美丽继续讲解:「原则上扮演主人角色的人是不可以直接触摸扮演仆人角色的身体的。」

「完全不可以吗?」

「可以用代替品来抚摸、磨擦。日式的话,原则上是和美式差不多。」

「喔,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拒绝肌肤之亲,是为了让主人保持和仆人的距离。除了代替品以外,不能直接有身体上的碰触。这种隔靴骚痒的感觉,对奴隶来说,反而可以得到更高的快感。

凯萨琳对此的兴趣相当浓厚,但是仍然没有直接进入第二阶段的课程。整个流程的说明,成为美丽及沙绘子两个人的实际演练。

「主人与仆人的扮装游戏,重点就是要扮演好主人及仆人的关系。」

沙绘子接着美丽的话续道:「而且不只是服装上穿得像就可以,精神上也要用说话口气的不同来加以区分。比如说主人称自己为我,而称对方是你这家伙。」

「嗯!知道了。」

「在说你这家伙的时候,态度要十分高傲,这是为了要让对方习惯主人说话的语气。」

真之介听了这番话,深深感受到其道理的深奥。

「怎样!又学了一课了吧!」萌香在真之介的耳根如此轻声说道。

「那麽我们两个就假设我是主人,而沙绘子是女仆人来做做看吧!」

美丽话一说完,就忽然伸手向沙绘子臀部打了一下。
啪!

「啊啊!」

「好像很痛的样子┅」真之介喃喃说道。

「痛吗?」美丽问道。

「┅呜,喔┅」

「我在问奶痛不痛!」

「好、好痛┅」

「什麽好痛!我可是在抚摸奶!奶是不是我的仆人?」
「是┅」

「既然是,就不能说痛!」

「┅啊啊!饶了我,请奶饶了我!┅」

对着一边哭泣一边哀求的沙绘子,美丽脸上浮出笑容,道:「不喜欢这样吗?那麽现在开始好好地对待奶吧?」

美丽开始爱抚沙绘子红肿的臀部。

「啊┅」

「说『真舒服』。」

「真┅真舒服┅」

「那麽把腿张开,让我看看奶的私处。」

「不、不要┅」

美丽伸手举到拒绝命令的沙绘子大腿上,道:「奶不听我所说的话吗?」

「啊!对不起,请原谅我!」沙绘子一边害怕地求饶,一边摆出美丽所指定的姿势。

从真之介的角度,可以完全看见沙绘子的秘部。

(喔!真教人受不了!)

看着清清楚楚呈现在眼前的女性性器,真之介不知不觉地高兴地笑出来。

沙绘子那里的毛发被整理得很整齐。四周都已经被剃掉了,只有上方残留有剪短的一些。也就是说可以完全看清楚整个秘部的外型。

美丽伸出手,或轻按或摩擦的爱抚着那个地方。

「啊┅嗯」沙绘子发出哀怨的声音,身体也微微抖动着。不知什麽时候开始,从她内部开始分泌出黏稠的液体。

「奶这个淫荡的荡妇,弄脏了我的手!」

对於手被弄湿而感到生气的美丽,继续大声的斥责沙绘子:「这个笨女人,还不快一点将我的手舔乾净!」美丽说着,便将湿答答的手,插入沙绘子的口中,骂道:「快点!赶快把我的手舔乾净!」

「啊呜、呜┅」

「还真会舔,奶的秘部又是什麽味道呢?」

「嗯、嗯┅」沙绘子继续跪在地上舔着。

「即使变成这麽可怜的姿势,秘部还是湿湿的,奶真是可耻啊!」

对於美丽的辱骂,沙绘子全身产生了细微的抖动。
(难道沙绘子有感觉吗?虽然一副充满痛苦的表情,不过总觉得有股淫荡的气氛。)

自己认为应该十分老实的沙绘子被辱骂、淫乱的身形,真之介感到非常惊讶,全身差点起鸡皮疙瘩。

「时间也差不多了。」

终於,萌香宣布课程的时间到了,美丽及沙绘子又回复到往常的表情。

「啊!讨厌。好像有一点太过投入了,所以忘了时间。」
美丽接着道:「我也不知不觉的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两人充分地发挥过人的演技。但是对两人来说,这或许已经不是演技,而是两个人自身投入其中,所以才会更具临场感。

因为激烈置身其中而喘着气的沙绘子,调整完呼吸後,对凯萨琳说道:「怎样?好像抓到一点头绪了?」

「┅」

由於太有临场感而感到些许不安的凯萨琳,无法回答沙绘子的问题,因此美丽便接着道:「扮装是相当深奥的游戏,刚开始的时候多少都会有一点不适应,不过会渐渐深入的,所以不需要担心。只要一旦成为主人或仆人,都可以因为沉醉於其中而得到快感的。」

「如果可以感到舒服的话,那我就不担心了。」

「那麽,加油吧!」

真之介对於美丽的装扮感到兴趣。其实不光只是外表美丽而已,对於到现在仍然好像快要哭出来的沙绘子扮演的仆人角色也很感到兴趣。

虽然课程中已经说明扮装是相当深奥的游戏,不过只要想起这番话,就几乎可以让真之介从沉醉中醒过来。

好像在挑起真之介的兴趣般,课程继续进行下去。
虽然课程才刚刚开始,但是在真之介的脑海里,已经全是名美自慰的画面,挥也挥不去。

真之介在名美的自慰课程第二阶段结束後,将萌香叫住:「喂!刚刚的事┅」

「刚刚?」

「不是说因为怕名美会分心,所以要我安静的吗?但是让我看那种场面,又叫我如何不兴奋呢?」

「那倒也是,那是为了让对方兴奋的课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对不起,用那种尖锐的口吻。」萌香安慰着真之介。

「这样奶了解了吧,奶不是也兴奋了┅」

「喂,我可没这样!」

「算了,女人也是会稍微有点感觉的吧!这种时候,也会自慰吧?」

萌香非常吃惊对着真之介道:「真不敢相信,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你是在问我会不会自慰吗?不要因为我曾经差点和你越过防线就这样看轻我,我也没有必要去回答你这个问题,我可不是对谁都是这样的,别这样玩弄女孩子!」

(不用再跟我说教了,可爱的脸蛋却如此泼辣!)
因为自已被当做笨蛋而不爽的真之介,直瞪着离去的萌香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