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婶婶生下了我的女儿
婶婶生下了我的女儿
第一次见到婶婶,她还在上大学,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显得很清纯。

  那时侯我刚刚上高 中,虽然只有十几岁,但是身体已经发育的很好了,我私下里量了一下,知道自己的鸡巴在勃起的时候已经十六厘米了。看到婶婶美丽的样子和凹凸有致的身体,我的下体不禁硬了起来,但只仅此而已,我也不敢怎么样。

  但她美丽的倩影从此成为我幻想的对象。

  婶婶的名字叫微微,我每次幻想着她手淫的时候,总是把她幻穿着那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而我,从容的上前脱掉她的裙子,然后摸她的奶子,舔她的私处,我套弄自己阴茎的手会越来越快,最后想着阴茎插入婶婶的小穴里,每次在这个时候,我都不禁口里喊着她的名字,「微微--,微微--,让我日你--」而浓稠的精液也就喷薄而出。每次事后,虽然有点罪恶感,但是这种乱伦的感受还是让我欲罢不能。

  我一直希望能看到婶婶的身体,但是过了好几年,我也只能是这样幻想着和她性交。

  我刚刚考上大学那年,婶婶已经和叔叔结婚两年了,暑假里我什么事情也没有,就在他们家玩。

  有一天,他们都不在家,我上网看了一会小说,觉得下体很涨,正想自己解决的时候,忽然想起找个婶婶的内裤自慰岂不是很好。于是我翻开了婶婶的床头柜,果然,里面有婶婶的一个的内裤,粉红色的内裤上,竟然沾着几根淫毛,太刺激了,我已经不能自制,索性翻开了床的夹层抽屉,里面的东西让我惊呆了也爽呆了。有一张光碟,上面的标签是英语九百句,我本想放回去,但觉得这种光碟没必要放的这么隐蔽吧,就放开看了。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的女人身体,婶婶光洁的身体,挺拔的乳头,长满阴毛的私处,还有她淫荡的掰开自己的私处,等待阴茎进入的样子,充满诱惑和渴望的叫床,看完这个光碟,我已经射了七次,龟头和尿道都有点疼了。我一次又一次幻想着自己的鸡巴插在婶婶温热的穴里。准备把光碟放会的时候,我灵机一动,想想何不复制一份给自己呢,于是婶婶美丽的光屁股就一直留在我的移动硬碟里了。那次我还有一个以外的发现,就是看到叔叔的病历,医生潦草的字迹,好像写的是,精液稀薄,导致不孕--难怪我看见夹层抽屉的安全套,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了。现在他们性交根本用不着安全套啊!

  我去外地上大学一直到大学三年级,三年多间,看着婶婶的那个录影自慰,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期间虽然也和现在的女友插穴,但是还是想感受婶婶的肉洞,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机会干微微了。

  去年六月间,我从学校回到武汉办一件事情,临时住在叔叔那里,我回来的第二天,叔叔正好去深圳出差去了。

  武汉的六月间,天气热的特别难受,周末的下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太阳都不敢去了。在家里,开着空调还是很热,婶婶也穿的很薄,白色的短裙子都能看见内裤那种性感的红色,丰满的大腿白的很耀眼,胸部虽然不是很丰满但确很诱人,这可能是因为婶婶一直没有生育的原因吧。我难受的咽了一口唾沫,鸡巴硬得难受,支得短裤很高,只好躲在厕所里拚命的摸着怒青的龟头,但却总是射不出来,只好出来在房间侧着身子假装看书。

  婶婶是那种很贤慧的女人,结婚5年了,一直没有小孩,但他们两个感情还是比较好吧。我暗暗的想,可能是因为她还能被经常的日吧,虽然他们一定很希望哪一次能日出结果来。我突然有一个罪恶的念头,何不让我来帮助他们生出小孩呢!我断然否决了自己的这个荒唐念头,但是侧身看见那边房间午休的婶婶丰腴的肉体,我的下体变的更硬了!强奸?我真的不敢,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实施!

  傍晚的时候,婶婶说去超市买一点东西,我随便看看电视,等到她出去了,我鬼使神差的走进她的房间,看有没有几年前的类似收获。我依然翻到的是叔叔看病的病历,可能一直在治疗,但是精液就是稠不起来!

  没有其他的意外收获,正当我关抽屉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小瓶安定片,我的心猛然一颤。碾碎了两片,我轻轻的倒进了床头放着的半瓶酷儿里面。

  吃完晚饭,我心情就紧张了,婶婶收拾完东西,就在自己房间看电视了,我在外面客厅看电视,但却一直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其间我藉故上厕所,想看看婶婶睡着没有,但竟然发现她已经锁了门。难道她对我有所防备。算了,她锁了门,就算喝了那个酷儿,我也进不去了。回房间睡觉算了。我正要去冲凉以后睡了,却发现婶婶的包放在电视机的侧面,我轻轻的摇了一下,里面竟然有钥匙的声音,我一阵狂喜,但是也不敢肯定有她房间的钥匙,即便有也不知道是否她已经从里面反锁,还有,她是否已经喝了哪个东西……我只好一直等到了十一点半了,期间婶婶一直没有出来,但灯光亮着,电视机也开着,我估计她可能睡着了,但我还是不敢敲门。十二点了,我装着从厕所出来,把水声弄得很响,然后装着问:「婶婶,你怎么没关灯啊?」问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回答,我然后就是敲门,从轻到重,还是没有反应。我终于下决心用钥匙试着开门了。十几个钥匙,试到第七个的时候,门竟然开了。

  我的头一阵眩晕:白花花的婶婶竟然一丝不挂的叉开着腿睡在床上。那半瓶酷儿没有了,我开始大胆的看婶婶的肉体。她平躺着,看上去,她的奶并不是很大,但是乳头红红的,最骚情的是,她的一只手放在阴毛上,很撩人。我还是很紧张,轻轻的走过去,生怕惊醒了婶婶,我叫了一声:「婶婶!」没有反应。

  我碰一下婶婶的胳膊,还是没有反应。最后豁了出去,摇了一下她的大腿,还是没有反应,她呼吸得很均匀,看样子已经熟睡了。我终于下决心干这个女人了--我叔叔的女人!脱下自己的裤头,鸡巴腾地就弹了出来。刚要爬上床的时候,我想到应该把自己的DV拿来放在床头开着。肉体接触的那一刹那,我一阵亢奋,鸡巴更硬了,乱伦的刺激让我有点眩晕。

  我开始亲婶婶的嘴巴,向下到乳头,鸡巴没有急于进入,而是放在婶婶的阴部磨着。我也一直紧张的观察着她的表情,生怕她醒来,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在身体的不断摩擦中,我发现婶婶并没有明显的反应,就更加大胆了。

  我骑在她胸部,把滚烫的鸡巴伸到她嘴角,把马眼对准乳头,太刺激了,几次都想射了,什么都玩了,有点累了的时候,我开始趴在她下身,舔她的肉片,第一下的时候,婶婶的身体抖了一下,我的心一下就提到嗓门了,还好,她并没有醒来。

  终于,这个我几年前就渴望得到的肉穴淫水淋漓,我有点发狂了,把婶婶拉到床边,抬起她的双腿,对准鸡巴,缓缓的住里插,紧张的望着她的脸蛋,终于齐根进去了,她没有醒来。

  说实话,婶婶的阴道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好,但还是比较紧,主要是没有生过小孩吧。但插进去主要是感觉很刺激,那种乱伦的罪恶带来的快感比日婶婶本身更舒服。我开始抽插,婶婶也一直没有反应,我快感越来越强烈,鸡巴的抽动也越来越快,我感觉到,婶婶和我的阴部都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汗水,我每次插进去,阴部拍打的声音都越来越大,我开始象几百次幻想手淫那样,轻轻的喊婶婶的名字:「微微--微微--骚货,妓女……」终于射了出来,我感觉肛门的肌肉在强烈的收缩,而我的阴茎也在婶婶的体内狂野的冲撞着。她好像哼了一下,并没有醒来。我趴在婶婶的身上,轻轻的摸着她的乳头。终于,阴茎从她的体内滑出。我看了看依然熟睡的婶婶,最后用指头掰开她的肉穴,用DV作了一个淫水和精液混合在她阴道内的特写。伪装好现场以后,我就回房间睡了。

  那晚,我睡的好香。

  第二天早上快十点了,我被婶婶叫醒了,我一想作晚的事情,害怕死了。但婶婶只是让我吃点早点,别再睡了。吃饭的时候,她还说作晚她竟然一会就睡着了,电视都没有关。我也只是笑笑,说我也睡的很早。

  两天以后,我就回上海了。但一个月以后,竟然听妈妈说婶婶怀孕了,说叔叔在深圳买了什么药竟然就让婶婶怀上了。我的胸口猛然一震,我知道,婶婶怀上的一定是我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心中竟然有一种摸名的快感!

  2005年春季,我听说婶婶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孩,全家都好高兴了。我也想着在过年的时候回去看看自己的女儿,虽然他只能叫我哥哥,虽然只有我知道我是他的父亲。当然,我的DV也是见证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