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和母亲同学的一段往事
和母亲同学的一段往事
记得这还是我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由于我们村位置很偏僻、村里的高 中部只到二年级、教学水平很差、都只能读高 二后就回家务农了、、没有学生能考入镇中学读高 三的、于是、我母亲就想想办法把我转学到一个教学质量好的村读高 中、今后才有希望考上镇中学读高 三。母亲打听到一个闺蜜正好在镇政府附近一个教学质量很好的村学校做代课老师、姓梅、经过我妈的周旋、学校校长答应我转学过去、但那里没有寄宿生、我就只能睡在梅姨家里。

  母亲把我送到梅姨家里后就回去了、梅姨家离学校约一里路、梅姨丈夫早年出车祸去世了、没有再婚、梅姨的女儿在镇中学寄宿读初一、平常就梅姨一个人在家里。开始到梅姨家里、我非常谨慎小心、毕竟是从穷山沟里面走出来的、我感觉梅姨也很平淡、不怎么热情。

  我学习非常努力、在我们村初一一直都是第一名、到了新学校不知道会怎么样、恰好不到一周就遇到了一场考试、结果我是第一名、比原来班上的第一名还要厉害。

  回到梅姨家里、才见到梅姨非常热情开心起来、我穿的衣服、床上用品都是很差的、记得那是冬天、我一个人晚上睡觉基本上脚没有转热的、也不敢讲。

  晚上、梅姨烧水、再用一个朔料薄膜做的罩子罩着我洗了澡。

  「你的被子晚上睡冷吧、以后到我的床上来睡」,梅姨开始关心我了。

  在我眼里、梅姨长的白白胖胖、穿的衣服也好看、是城市人、我非常怕自己无意中得罪了梅姨、梅姨也看出来了、并说我聪明懂事。

  接着的各科考试我都是第一名、梅姨看到我就满脸堆笑的、总是问长问短起来。

  梅姨是穿秋衣秋裤睡的、对我们来讲、那都是奢侈品、我是衬衣短裤外面就是棉衣棉裤。

  从梅姨让我和她一起睡觉开始、如果不洗澡、梅姨要求我一定要洗屁股、说是讲卫生。

  以前、我在一间屋里的桌子上搞学习、梅姨都是在另外一间屋里洗脸洗脚的、我没有注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我考试第一开始、梅姨晚上洗脸洗脚都是就在我旁边、后来、我也是无意的发现梅姨不洗澡的时候每天也洗屁股。

  再就是、这时候的农村都是煤油灯、没有通电的。屋里面都放有尿桶便于晚上小便。

  前面、梅姨都是把尿桶放到另外一间屋里的、见我成绩好、梅姨也很喜爱我起来、后来发现梅姨把尿桶也晚上放到卧室里面来了。

  可能是想到煤油灯也照不了多远、梅姨都就是在我学习的桌子旁边洗屁股、小便。我经常无意中看见梅姨洗屁股时翘起来的好白好大的屁股、再就是我发现梅姨在尿桶里面小便后比我印象中的女人小便多做了一件事、在我的记忆里、女的都是裤子褪下后迅速蹲到尿桶上、马上就传来嘘……嘘……尿出声音、声音完后、女的站起来的同时迅速的将裤子提上来、什么也看不到的。可梅姨嘘……嘘……尿出声音完后并没有马上站起来并同时将裤子提上来、而是屁股离开了尿桶、先用纸擦一会儿后、将纸丢入尿桶、再才站起来提上裤子、这样的结果就是我经常能看见梅姨雪白的大腿、屁股、并且能看很久。

  大概半个月后、梅姨认了我做干儿子、让我叫她干妈、和干妈一起、我一点都不拘束了、我能感觉到干妈非常的宠爱我。

  从有一个星期日早上我爬到干妈一头睡扯闲话开始、以后我就和干妈睡一头了。

  「干妈、您好香、好漂亮啊」。

  「比你妈妈还漂亮吗?」

  「嗯、比我妈漂亮多了、我妈是农村人、哪比得上您是城市人啦!」「乖儿子」、干妈把我抱过去使劲的亲了一口。

  我特别喜欢抚摸干妈全身都是肉鼓鼓的、干妈也习惯了我这样到处抚摸她。

  这个时候我记得还是朦朦胧胧对女人有点好奇的。

  由于我成绩特别优秀、基本上不管单科总分都是第一、干妈是从来不批评我的、这样、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其实、这时候对女人已经开始好奇了、像干妈洗屁股和小便、我就想看清楚。

  开始我偷偷的看干妈的屁股大腿、干妈发现后也没有批评我、慢慢就干妈洗屁股和小便时我就盯着看、干妈开始还看我一下、后来干脆不朝我看了、我也终于隐隐约约看见了干妈站起来裤子还没有提上来的时候、中间好像是一团好黑的东西、也没有细想。

  主要是第二年夏天的到来、前面干妈对我的宠爱已经不可收拾。

  天气越来越热、干妈晚上睡觉穿的衣服也越来越少、这样我抚摸干妈的身上的地方也就越来越多、记得第一次看见干妈脱得只有胸罩和三角裤睡觉时、我都看痴呆了。

  「干妈、你真好看」。

  后来才明白、实际上是对女性身体有了感受。

  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女子穿这么小的短裤、尤其是干妈的两边屁股大概有一半是露出来的、再就是清楚的看见了干妈的两边大腿根部好多黑毛。

  以前我都只在干妈的裤子外面抚摸过她的屁股和大腿。

  这次我直接抚摸着了干妈的屁股和大腿、然后我又抚摸揪扯干妈的大腿根部的毛毛(后来才知道叫阴毛)。

  「干妈、你这里怎么长这么多毛啊!」

  「你长大了也会长的、大人都有的」。

  我习惯性的不停地抚摸干妈的大腿及阴部、这时候干妈也摸了摸我的鸡鸡、干妈不摸我没有意识到、鸡鸡是硬的,已经有约11公分长、半径约有1公分、但龟头还没有完全露出来。

  以前、干妈从没有摸过我的鸡鸡的。

  这个时候农村的夏天不是一般的热、空调电风扇还谈不上、蚊子又多、床上都是罩的蚊帐、唯一的就是扇子可以扇一下风。

  我光着上身、就穿一条大短裤、干妈又把手伸入我的短裤里面摸着我的鸡鸡。

  「会硬了、快成小大人了啊!」

  「这么热、把短裤脱了睡洛」。干妈边说边帮我脱掉了短裤。

  其实、只要干妈不给我扇风就会流汗。

  我摸了摸干妈得背部、好多汗。

  「干妈、好多汗、你也打赤膊睡洛」,我边说边帮干妈也脱掉了三角裤、干妈自己脱掉了胸罩。

  我又习惯性的抚摸干妈的一对大奶、慢慢的摸着干妈的小腹、大腿、摸到干妈阴埠厚厚的阴毛还吓了我一大跳。

  我是没有目的的瞎摸乱摸、忽然感觉干妈将两边大腿分开了些、我想都没想、自然的手向下去摸没有摸到过的地方、结果好像摸到了一钵米汤里面。

  干妈又抓住我的鸡鸡一握一松的、干妈的两边大腿分的更开了、并把两腿收拢些后两边膝盖分别倒向两边、我摸起来更方便了、凭自己感觉觉得干妈蛮喜欢我这样摸她这里、我的手指加大了一点力量、并加快了速度。

  「乖儿子、干妈好舒服、你来扑到干妈胸口睡」。

  听到干妈说舒服、我好激动、我就是想让干妈开心。我马上扑到干妈胸部上了。

  做爱可能真是人的一种本能、其实、这时候我根本没有做爱的概念、只是我一扑到干妈的胸部、干妈用手指夹着我硬硬的鸡鸡对准了她的阴户、然后干妈抬起两腿、两小腿将我的腰部屁股向下一压、我感觉到鸡鸡钻进了一个好柔软温度好高的米汤洞洞里面、一种说不出味道的酥麻的舒服感觉闪遍全。

  这时候的感觉是很奇妙的、我忽然就意识到这是做爱了、并无师自通的开始了活塞运动。

  我只感觉到干妈的桃花洞洞里面骚水泛滥、热气腾腾。

  好在我还没有遗精射精过、我感觉到使劲越大、抽插得越快干妈越喜欢、我便尽最大的力量冲撞干妈的阴户。

  干妈全身的打屁股合着我鸡鸡的冲撞用力上顶、喉咙里面低吼又不敢发出声音来。

  我不知所措的就这样使劲抽插、不知道干妈的身体这样狂扭狂顶了多久才停下来、象一团烂泥巴一样瘫软在床上。

  记得晚一个晚上我基本上没有停、干妈最后洞洞里面才不乱冒骚水。

  可能我是山里长大的孩子、身体特别强壮、第二天清早、干妈说我把她的阴户撞肿撞烂了、不过她特别开心、特别舒服。我的鸡鸡一点事也没有。

  鸡鸡进入女人的阴户特别是做活塞运动可能能加快他的觉醒成熟、第二天、我就感觉到龟头那里要完全出来了,晚上、干妈帮我轻轻一挤龟头就全出来了、干妈帮我快速清洗完龟头沟、我就感觉到要射精了。

  干妈急忙张口含住我的鸡鸡撸、我狠狠的抱着干妈的脑袋发射了出去。

  接着的两年、我在干妈身边的日子、除了她来月事、我们天天都是疯狂的抽插、开始干妈还有顾虑、怕影响我的身体、影响我的学习、但她更怕我不高兴、影响我的情绪、干妈只好完全顺着我。

  我深深的爱着我的干妈、深深的感激我的干妈、是她给了我美好而悠久的性爱、后面我的高中、大学、工作后、一直都尽量多的去看望她老人家、也反复的重温这种虽然异类却叫人迷恋的性爱。

  干妈已经古来稀的年龄了、谨以此文作为记念。

  一些细节补充

  这件事的发生、一是干妈寡居,后来我才知道,她丈夫刚好出车祸一年多;二是我的成绩特别好、那个时候成绩特好特别受宠爱;三是我家里很穷、成熟的特别早、干妈开始肯定忽视了。

  本来、那时候在我眼里、干妈就好看得很、穿的衣服里里外外我看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我开始都好怕干妈发现我好喜欢她的。

  现在我都还清楚的记得、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我也是第一名、晚上干妈早就上床睡觉了、一直没有睡着、等我把作业做完准备上床睡觉时、干妈非常慈爱的掀开她胸前的被窝、喊着我的小名:「平儿、来、和干妈一头睡啊」,其实、我是又渴望又紧张的不知所措、全身一点都不敢动的、因为天气冷、干妈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又帮我把背后从头到脚的被窝扎紧、「平儿、挨着干妈睡啊、不要冻着了」,闻着干妈身上的香味、我的内心已经激动的晕了、干妈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僵硬、「平儿、不紧张啊、想怎么动都行的」,第一个晚上我根本没有睡着清晰的感觉着我身体的哪个部位是挨着干妈的哪个部位、干妈不知道的是我已经很想挨着她的阴部了、没有做爱的意识、就是朦朦的喜欢。

  温水煮青蛙是非常可怕的、那个时候的农村是没有娱乐的、基本上天黑不久我就和干妈上床睡觉了、这样每天晚上上床之后我都要和干妈拉两个多小时的家常、干妈有时候也开开玩笑、问我喜不喜欢她、问我她好不好看、那时候我是真心的觉得干妈特别漂亮、我特别喜爱、回答后干妈就使劲的亲我、夸我的嘴巴乖、很快我就和干妈一起一点都不紧张了、开始是无意识碰擦干妈的一对大奶、大屁股、大腿、阴部、可能是干妈穿着秋衣秋裤毛衣毛、我感觉到干妈完全没当一回事、后来我就是有意识到处隔着衣服摸干妈、老用膝盖顶着干妈的阴部睡、自始至终干妈都没有什么表示、习惯就会成为自然、随着天气越来越热、我自然的就摸遍了干妈的上身肉身、最后就只。剩下下身肉身没有摸到了、因为干妈一直穿着秋裤睡觉的、只能在衣服外面摸。

  我从一开的摸干妈的肉体就是有意识进行的、可能这样想摸干妈的肉体又真的每天能摸到也刺激并加快了我的性成熟、干妈开始没有当回事、后面可能也就没有注意这些的想法了、我偶然的注意到经常鸡鸡变硬了、经常夜里硬鸡鸡顶在干妈身上、不知道干妈知不知道、由于早就和干妈无话不谈了、我把特别喜欢干妈的身上好多肉肉、喜欢干妈的大屁股、粗壮的大腿都告诉了她、干妈就是反复夸我嘴巴乖。

  还有一点就是干妈有时候夜里起来小便、可能以为我睡着了、根本就没有注意遮住下身、其实我都在偷看、所以我特别渴望能够摸到干妈的下身肉体。

  一天、天气特别热、我回家睡午觉、打开卧室门、干妈躺在床上睡觉、脱得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贴身小背心、下身只穿一件在我看来太小太小的三角裤了、我心里一愣、干妈真的就是希腊神话里的标准的丰腴的睡美人、本来干妈皮肤就白、完全裸露的腹部和大腿简直白的耀眼、干妈脸朝床外上方向躺着、两腿弯曲膝盖处约成直角、一边膝盖对着床外紧贴床上、另外一边膝盖对着床里面、两边粗壮肥美雪白的大腿完全叉开了、一只脚尖抵着另外一只脚跟、干妈的这个睡姿深深的铭刻在了我的脑海里面、一直到现在我都能清晰想出来、我强忍住内心激动、放慢了上床的动作、看清楚了我好久前就想看了的干妈性感大腿、两边大腿根部一直延伸到两边下腹约2公分都裸露在外、三角裤没有完全盖住两边的阴毛、我不敢停下来看、顺势就靠在干妈胸口一只胳膊搂住干妈的腰假装睡着了、大脑里一直回味着干妈的这个睡姿、根本睡不着、中午睡觉我是从来都不摸干妈的。

  下午上课精力都不集中、老回味干妈的睡姿、这个时候一点做爱的概念都没有、就是觉得喜欢、想看清楚想摸干妈的下身。

  晚上天刚黑不久、我就和干妈习惯性的早早上床睡觉了、农村的蚊子特别多、热天都是用蚊帐罩着床的、感觉到睡到床上特别闷热、我只穿了一条短裤、干妈也和白天一样只穿了小背心和三角裤、干妈一只手里拿着芭蕉扇时而不时的扇一下、我开始习惯性的和干妈聊天、手里开始摸干妈的肉体。

  干妈的上身每个地方我都不知道摸了多少次了、现在又把干妈的上身摸了一遍、接着就开始摸干妈的屁股、干妈的屁股本来就大、大概两边屁股都有三分之一的地方三角裤没有包住、意识到这是直接摸到干妈的下身肉体、我心里很惴惴不安的、手摸的地方上上下下、尽量慢慢的摸到屁股的地方越来越大、又把白天看到干妈的屁股和大腿特别白特别迷人、白天的睡姿特别漂亮的感觉告诉了干妈、干妈又是笑着使劲亲我一口、夸我不但脑子特别聪明而且嘴巴也特别乖巧、将来一定能上大学、(这个的年代我们那里、能考取大学的人都被认为是很神圣的非常了不得的天子之娇。)、其实、我这个时候已经用心机了的、怕干妈拒绝我摸她的下身、干妈没有想到(后来告诉我的),趁干妈一只胳膊用了一点劲搂紧我的头亲我的时候、我假装很自然的顺势在干妈的两边大腿及阴部摸了一圈、又把手拿开再摸干妈的屁股、发现干妈没有异样我胆子就大些了、我又开始给干妈讲她白天的睡姿非常的优美、说着就把干妈的两边腿部自然的扳弯摆成白天的姿势、我用大腿把干妈靠在床上的大腿夹住、把手从干妈的两大腿中间伸过去摸干妈的屁股。干妈一直都配合着我的折腾。

  我一边不停的和干妈聊着乡下她不知道的事、一边自然的将干妈屁股两边的三角裤挤向中间、间或把干妈的大腿和阴部摸一圈、可能是我的胳膊累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臂就靠在干妈的阴部上了、把干妈的两块大屁股都基本上摸完了、我开始摸干妈的大腿和阴部、隐隐的我感觉到干妈把我的脑袋有时候抱紧了、(这里的顺畅后来干妈告诉我、她也是晕了、不知道怎么办、开始还在想采取什么措施、始终不想让我心里不舒服、怕影响了我后面的学习、后来就被舒服淹没了、就随它去了)。

  摸干妈的阴部的时候、感觉到干妈的裆部正中一大团高高鼓起来的肉肉滚烫火热又非常柔软、我感到特别奇怪、就不停的揉摸、还问干妈这里怎么是这样子的、感觉到干妈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干妈放下扇子、一只手开始摸我已经很硬的鸡鸡、「哎呀、我的平儿已经长大啦、是个男子汉啦、鸡鸡都这么大啦!」(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的、这时候的鸡鸡硬了已经很大了、估计是12。5公分、粗细和后来成熟后差不多、只是龟头没有完全露出来、有狼友可能是有阶段性的个体差异)。

  「平儿、这么热、你干脆把短裤脱了睡凉快些」,干妈边说边脱掉了我的短裤。其实、我好想脱掉干妈的三角裤把干妈的下身摸清楚了、只是不敢讲、感觉到干妈身上也是滚烫的很、好多汗。「干妈、你也好多汗」、我趁机脱干妈的三角裤、干妈很配合的抬起屁股、我又顺势帮干妈脱掉了小背心、并用毛巾给干妈擦汗、「我没事、睡吧!」干妈亲了我一下。

  干妈摸着我的硬鸡鸡、我直接摸到了干妈阴部的一大片阴毛、感觉像摸到绸缎上一样、「这么多毛啊!」我很惊奇。

  「你长大了也会一样的、大人都是这样」。

  这里当时就是这样的、我把干妈的阴户摸的滚烫骚水连连的时候、干妈直接就让我扑上去、她扶着我的硬鸡鸡对着阴洞口、干妈的小腿把我的屁股一压、鸡鸡就冲进了干妈的阴洞里面。我当时并没有很舒服的感觉、农村的房子不隔音、干妈始终忍着不发出声音、但身体发狂的摆顶的、后来我才知道那叫高潮。

  只一下子我就无师自通学会了活塞运动、第一次射精以前是不会射精的、记得第二天是星期六、干妈把她女儿安排到爷爷奶奶家去了、晚上、干妈帮我很轻松的就帮我把鸡鸡的包皮向下撸、快速清理干净龟头沟里面的东西后、一发现我要射精、干妈就蹲下来用嘴巴含住我的鸡鸡、我使劲的双手抱住干妈的头狂射、干妈把我射的精液全部吃了,说是大补养颜。干妈的嘴巴含住我的鸡鸡稍微一撸就又射了、记得连射三次后才变软。

  第一次射精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我马上就产生了强烈的想和干妈做爱的感觉,明明知道早晨干妈告诉我她的阴部红肿得厉害被我一晚上不停的撞伤了、可我怎么忍得住啊!干妈听说我想搞得厉害、马上就熄灯上床、干妈的大阴唇肿痛、根本阴洞不出水、干妈自己将两块大阴唇掰开了让我搞也搞不进去、我也是急中生智、想起干妈用嘴巴含我的鸡鸡、我双手抬起干妈的屁股也张大嘴巴含住了干妈的阴户、「脏……」,干妈轻叫了一下、大腿不自觉的夹住了我的头、见我的嘴巴还在不停的舔着阴户、干妈顺从的又叉开大腿放松下来、我感觉我的舌头一搅干妈就全身一震的、结果、一下子干妈就高潮了。

  我的鸡鸡胀得厉害、我又怕干妈的阴部疼痛、就慢慢的插进干妈的阴洞里、可能是干妈的阴户被我舔了的原因、干妈说阴部不痛了、要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我的鸡鸡插进去也很顺畅。

  这是我射过精后、心里想搞干妈后的第一次鸡鸡插入干妈阴洞里、和前一天晚上干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将鸡鸡齐根部完全插入干妈的阴洞洞里面后、我将鸡鸡顶住不动、一种舒服到骨子里去了的感觉传遍全身、我情不自禁的扑下来、将我的胸部紧紧压在干妈的一对大奶上面、我抱着干妈的头、嘴巴直接压住干妈的嘴巴贪婪的狂吻起来、「干妈、我好爱好爱你」,干妈也开始嘴巴主动的配合我吻起来、「儿子、干妈也很爱你、你是干妈的好儿子」。

  尽管干妈让我怎么搞都行、我还是一个晚上都没有冲撞干妈的阴户、都是慢一点的活塞运动。我还是舒服得一塌糊涂、我感觉干妈也是很舒服的。又是一个晚上不停的和干妈做着慢速活塞运动。

  小红

  干妈的女儿名叫小红、是那种特别美艳而读书成绩非常差的女孩。

  我长期住在干妈家里、自然就熟悉了、第一次见到小红、我真觉得她就是一个下凡的仙女、人长得特别漂亮、打扮得也非常出色、我根本不敢多看她、心里深深的自卑。

  我考到镇中学读初三、恰好和小红分在一个班级、我每次考试基本上都是第一名、小红每次考试基本上都是最后一名、这个年代读书成绩好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小红一下子就对我热情高涨起来、开始时时刻刻黏着我、干妈也要我帮助小红把学习成绩赶上来、慢慢的同学们都说小红在追求我、我是真没有什么想法、总觉得高攀不上、干妈问我时我也如实的讲了。

  小红根本把心思放到学习上、总想带我到处玩。

  一天、干妈到县城要去学习一周、从不回家睡觉的小红说是要找我问题目、晚自习后竟然跟着我回家了。

  学习了一会后上床睡觉、小红说「一起睡觉吧、好聊天」。

  反正是夏天、都没有脱衣服、把煤油灯吹熄灭两人就上床了、我是很紧张、怕干妈知道了批评我、一点都不敢动的。我感觉到小红其实也好紧张的。

  很久两人都没有说话、我热加紧张的全身都是汗。小红可能是感觉到了、「这么热、你把长衣长裤脱掉凉快些」小红小声的说。

  我马上机械的脱掉了上衣和长裤、只穿着一条大短裤躺下来。

  过了一会儿、小红就一只手直接伸进我的短裤里面握住了我的硬鸡鸡、「怎么这么硬啊!」「这么大啊!」小红小声的嘀咕到。

  我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鸡鸡已经变得很硬很硬了、见我很久都没有动、小红用另外一只手握住我的一只手直接伸进她的三角裤里面、我感觉到又是好多的毛。

  我和小红都轻轻的在同一个地方摸了很久、小红的三角裤把我的手绷的很紧、根本大动不了、小红可能意识到了这问题、自己主动脱掉了三角裤、又开始脱我的短裤、我配合的抬起屁股、让小红顺利的脱掉了我的短裤。

  小红开始摸我的大腿和卵蛋蛋、我也开始摸小红的大腿、阴洞洞周围及她的整个阴部、我和小红都开始喘粗气、两人的大腿都不自觉的叉的越来越开。

  又过了很久、「过来、扑到我身上来」小红小声的说。

  我扑到小红的两腿之间、发现小红没有什么动作、意识到小红还没有经历过做爱、不知道怎么办、我自己扶住鸡鸡对准小红的阴洞洞口、试图插进去、结果发现小红的阴洞洞口一点骚水都没有、鸡鸡根本不可能插进去、于是我抬起小红的双腿和屁股、张大嘴巴一口将小红的整个大阴唇含在嘴里、小红轻轻的惊叫了一声、两边大腿僵硬的紧紧的夹住我的头、我的舌头开始不停的舔弄小红的整个阴部、小红又轻轻的惊叫了一声「好舒服……」,慢慢的、我感觉到小红的两边大腿开始放松了、而且不自觉的叉的越来越开。

  小红的阴户好醉人的奶香夹杂一点点尿骚味、刺激的我卖力的用舌头舔抵小红的阴洞洞口。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发现小红喘气不赢了,小红的两边大腿已经不自觉的叉开到标准的180度了。

  我扶住我的硬鸡鸡对准小红的阴洞洞口、轻轻一抵、鸡鸡就插进去了一段、一阵商量的舒服感瞬间传遍全身、小红是全身一紧、我不自觉的抱住小红的头狂吻小红鲜红欲滴的小嘴唇、我感觉到小红的唾液是真正的特别香甜!

  「舒服得喘不过气来!」小红小声呢喃。

  我的鸡鸡不动、不停的亲吻小红、慢慢感觉到小红的身体又完全放松了!

  我开始活塞运动起来、感觉小红阴洞洞里面温度特别高、骚水冒出不断、特别光滑、插着插着我就想将鸡鸡全部插入小红的阴洞洞里面去了、我觉得鸡鸡的角度正确了之后、猛然一下紧抱小红快速亲吻、同时我的屁股一紧、鸡鸡全力前冲、没有感觉到什么实质性的阻挡、我的鸡鸡就齐根全部没入小红的阴洞洞里面、然后、鸡鸡又停下来一动不动。

  小红又轻声惊呼了一声「嗯……嗯……好胀」。

  我不停的亲吻小红、慢慢的、感觉到小红的身体又开始放松了、待小红的身体完全放松后、我再开始活塞运动起来、很快我就感觉到鸡鸡开始一跳一跳起来、我知道鸡鸡要发射了、我急忙抓起毛巾、快速冲刺了几下后猛的把鸡鸡抽出来、将精液喷射到毛巾里面。

  射完后、鸡鸡只稍微软了一点、我又将鸡鸡全部插入到小红的阴洞洞里面。

  又是一夜我不知疲倦的活塞运动。

  本来我是劲头十足的想和小红大干一周的、可小红劲头不足。后面就我的劲头也降下来了。

  稍微一冷静、还是觉得干妈太好了!

  小红没有上大学、我大学毕业后、干妈马上就让我和小红结了婚、我和小红做爱极少、她特别不喜欢做爱、婚后两个月、小红就怀上了孩子。

  有些事可能真的有天意。

  本来干妈和我都极力避免小红发现我和干妈的私情的、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整个事情都变了。

  干妈已经办理了内部退休、本来她的身体是极好的、而且皮肤水色非常迷人、有一天早上、干妈忽然就头晕得起不来了、迷糊得把屎尿都拉在了床上、小红是从来不干家务事的。

  小红也说是咱妈、没事、你就负责照顾好妈就行了、妈醒了我来解释、我本来还假装不好意思的就完全放下心来了、我马上给干妈洗澡换衣、收拾家里。

  把干妈送到县市医院百般检查、没事、查不出身体哪里有病、只好把干妈弄回家里从长计议。这样我经常当着小红的面洗阴户、我本来就特别迷恋干妈的阴户、有时候我明目张胆的在那拨弄玩干妈的阴户、把干妈的两块肥厚的大阴唇掰得很开看里面、把干妈的阴洞洞口掰很大了看里面、小红都是视而不见、从不讲什么话、由着我玩到自己停下来。

  其实、给干妈喂饭她也能吃、要大小便了也会「啊……啊……」的通知我们、就是约有1/ 3的时间不清醒、碰巧一次我给干妈端尿的时候她清醒了过来、一下就假装拉下了脸、我赶忙走开、小红和干妈谈了很久、有时候还听到吵闹声、一个多小时后、小红才开门叫我、说没事了、我进去后、干妈还假装的说我辛苦了、感谢我。

  第二天、小红从外面回来、神神秘密的把我拉到房里找我谈话、说是一个很厉害的老中医讲的、干妈这种情况、是长期守寡、没有性生活导致身体郁结生的病、医院里面是查不出来的、只要干妈多几次性生活就会好起来、说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靠我了、我大吃一惊、看来小红真是急着了、标准的病急乱投医、我假装立马坚决否定了、不再和小红谈这事。可到了晚上、小红死磨硬缠、我熬到后半夜才假装勉强答应、小红也一再声明一切后果她来负责。

  干妈再晕后、小红监督着我立刻开始给干妈治病、我是很久没有和干妈做爱了、鸡鸡迅速就挺立起来、但迷糊中的干妈阴洞洞里面一点骚水都没有、我怎么也把鸡鸡插不进去、又不好意思主动来舔干妈的阴穴、我看着小红摇了摇头、小红轻蔑的看着我、「你又不是不会、得瑟什么啊!」,我才快速的含住干妈的肥大阴户、把舌头向干妈的阴洞洞里面伸了两次、接着把我已经高高耸立的鸡鸡对准干妈的阴穴口、猛的一下子就全部插了进去、干妈的身体反应还很大的、大概抽插了半个小时、干妈醒来了、用手遮住脸假装大哭起来、说这是要她去死、我急忙把鸡鸡抽出来就跑了、干妈和小红母女两晚饭都没有吃、到第二天小红才开门出来说干妈没事了。我急忙安排干妈和小红吃饭、这下好了、小红天天唠叨催我和干妈行房事、干妈要求我进去就把门反锁上、房门一反锁、干妈就睁开了美丽明亮的大眼睛、我和干妈长久的吻到一起、干妈要我抽插时轻点、不要发出声音让外面听见了。

  这方法还真有点效果、干妈连续一周没有晕了、可惜第七天又晕了、后来我打听到省城医院治好过干妈这种病、我带干妈去做了一个神经的小小手术、干妈就再也没有晕过了。

  我和干妈就像是夫妻一起了、干妈本来就姿色出众、又有知识、会锻炼保养身体、在外面反正大家搞不清楚、当别人说我们是两口子时、干妈都是说我是她儿子、大家都认为小红是干妈的媳妇。

  后来干妈告诉我、小红性冷淡、没有办法、我总觉得有点愧疚于小红、试图哄她、半年才得两人做爱一次、而小红毫无兴趣的态度很快就让我的鸡鸡柔软收缩了下来、还大方的告诉我、去找妈洛、妈比我不还漂亮些啊、我很好、没事、叫我哭笑不得。

  我后来下了海、运气还好、经过几番拼搏、也算有所成就、公司的固定资产収租部分独立核算、剥离给小红全权负责经营、小红高兴的忙的不亦乐乎。

  我经营着公司的本体、干妈一直都跟着我、我也没有觉得哪个女子能像干妈这样和我相配、这样的爱、即使是性爱也是如此。

  我觉得可能是我和干妈每次做爱先都口交的效果、我的鸡鸡一直只要和干妈一起就能挺立起来冲刺干妈的骚穴、干妈简直就是个妖怪、一个是越到后面别人越看不出我和干妈的年龄差别、再就是干妈的肉体特别叫我迷恋、老的很慢、干妈一直都白白胖胖的、我一直没有看见过她小腹部有妊娠纹。

  基本上一有休息、我就在插干妈的骚穴、我和干妈后来做爱心情和方法都变了、我们把能收集到的姿势图片编号排序、每个姿势都做10分钟、一次做半个到一个小时就结束、干妈不管高潮不高潮、我也不管射精不射精、顺其自然。这样我和干妈的性趣一直都很浓厚、身体也很强壮。

  干妈停经以后、我和干妈做爱并没有什么区别和影响、一样的骚水多、只是我习惯了稍微觉得干妈的穴里骚水不足、我就把干妈的阴户啃两口、再抽插起来阴洞洞里面肯定发热、骚水就涌了出来。

  字节数:21823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