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太姬羊娜太后
太姬羊娜太后
且说紮兰丁出征东欧,侵略诸俄罗斯小国。在东欧共有十三个俄罗斯小国,其中苏兹达尔公国为东北罗斯最强大的国家,面积十三万平方公里,基辅公国为西南罗斯最强大的国家,面积十四万平方公里,最小的是莫斯科公国,面积只有几百平方公里,是苏兹达尔公爵的一块属地。

  东北罗斯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森林,西南罗斯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双方骑兵大战就在西南罗斯草原上展开。

  诸俄罗斯小国皆为波兰附属,纷纷向宗主波兰求援,骁勇的波兰骑兵与突厥人展开大战。紮兰丁所统率的突厥骑兵是钦察人的部队。钦察人占据着花拉子模以北,诸俄罗斯以东的广大地区,是花拉子模帝国的盟邦。

  从东亚的大兴安岭直到中欧的喀尔巴阡山,是横跨万里的欧亚大草原,自东至西依此是,乃蛮国,喀拉契丹国,钦察人,基辅罗斯,波兰国,匈牙利王国,其中乃蛮,喀拉契丹,波兰,匈牙利,都是名列十八国之列的大国。

  苏兹达尔大公尤里十分骁勇,在波兰主勃列斯拉夫帐前听用,勃列斯拉夫派他为先锋,直扑钦察人。双方在旷野之上展开冲杀。

  尤里公十分骁勇,连杀多名突厥军,紮兰丁见此人骁勇,抡弯刀扑上前去,抡刀便砍,双马一错镫的功夫,二人兵器砸在一起,叮当直冒火花,战马跑出十余丈,二将拨转马头,又一个照面,尤里挥狼牙棒就打,紮兰丁躲过,尤里落了空。双方撕杀,尤里力大棒沈,紮兰丁刀法凶狠,他见战不下尤里,便不再和他马打照面,而是回马就走,尤里拍马便追,冷不防紮兰丁回身一刀,正紮在尤里大腿上,正在此时,钦察酋长八赤蛮杀到,一刀将尤里劈于马下。

  那俄罗斯兵十分骁勇,尤里虽死,俄兵仍然死战不退。

  波兰大兵赶到,双方一场混战。苏兹达尔公尤里已死,基辅公弗拉基米尔仍在冲杀,迎头撞见钦察酋长八赤蛮。八赤蛮身长八尺,力大刀沈,力劈弗拉基米尔于马下。而钦察人也有很多战死。

  双方交战多日,皆死伤惨重,只得各自收兵。紮兰丁退回花拉子模,钦察人也退守本土。

  基辅公国没了君主,那弗拉基米尔儿子还小,无法统治国家,众人正没主意,弗拉基米尔的母亲,太后叶莲娜发话了。原来,波兰君主勃列斯拉夫经常到基辅巡视,任意享用俄罗斯美妇,叶莲娜太后这个美貌妇人就经常陪他上床,为他生有一子德米特里,现已十六岁了,正随父在军中,叶莲娜恳请勃列斯拉夫,将此子留下来。於是,德米特里就成了基辅公。

  叶莲娜太后原来夜夜与儿子弗拉基米尔交配,现在大儿子死了,她屄痒没人操,於是去勾引小儿子德米特里,德米特里哪里经得起如此美貌母亲的引诱,很快和母亲上了床,而且从此乐此不疲,夜夜奸母,玩上了瘾,暂且按下,後文再表。

  再说苏兹达尔公国,也死了君主,於是太后太姬羊娜便代摄国政。

  半年後,钦察人因被尤里杀的人太多,意图报复,独自起兵,不用花拉子模帮忙,出征苏兹达尔公国。双方又是一场大战,俄罗斯人十分勇猛,钦察人死伤惨重,但最终还是杀败苏兹达尔人,攻入城中。

  愤怒的钦察人展开了恐怖的奸淫掳掠。

  一夥钦察军闯入後宫,抓住了太姬羊娜太后。那太姬羊娜58岁,身高约1米72,金色毛发,虽老而美,落入残暴的钦察军手中,可真是母羊落入虎口了。

  太姬羊娜虽奋力挣紮,但无济於事,很快被钦察军扒了个一丝不挂。钦察军看着太后的一身白肉和金色阴毛,都直流口水,他们吼叫着,将她抬到桌子上。

  钦察军将太姬羊娜按住,强迫她蹲在桌边尿尿。太姬羊娜不从,钦察军抡刀要砍她,她满面潮红,仍是不从。一个钦察人便用手指去抠她的屄眼,渐渐地她的淫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太后红着脸,满面羞愧。

  那个钦察人好奇地抠弄着太姬羊娜的阴蒂,渐渐地,太后的阴蒂肿胀起来,一直肿胀到如同红樱桃那麽大!太姬羊娜满面羞红,淫水不停地流,她被钦察军按着,无法挣紮,忍不住呻吟不止。

  钦察军看到太后阴蒂肿得那麽大,都很兴奋,挨着个上去用手抠弄,太后哪里受得了啊?她惊叫着,忍不住尿眼一松,就尿了出来。钦察兵纷纷凑到她胯下喝尿,那可是太后尿啊!

  喝了太后尿的钦察兵兽性大发,将太后按倒在,迫使她躺在桌子上,她诱人的肉体,一览无余。

  太姬羊娜的大乳很大,长及阴部,两个钦察军各抓起太后一只长奶子,使劲吮吸她那红樱桃一般的大乳头。两个钦察军各捉了太后一只玉脚百般亲吻玩弄。

  还有一个,对太后的金色阴毛发生了浓厚兴趣,又是扯,又是咬,然後扒开她的大阴唇舔她的屄眼。

  一个钦察军在前面抱住太后的脸和她热烈亲嘴,还有两个,则捉了太后的玉手抚弄他们的阳具。太后的玉臂被迫张开,伸着手去摸兽军的阳具,就这样兽军还不放过她,另两个兽军钻到她腋下去舔她浓密的金色腋毛。

  太姬羊娜太后连声惊叫。

  太姬羊娜是个非常有见识的太后,当儿子战死,国家无君,人心慌乱之际,她毅然站出来,代行国政,以救国家。没想到万恶的钦察人赶来报仇,其他俄罗斯国家还未从半年前的大战中缓过劲来,都不敢来救,苏兹达尔敌不过强大的钦察人,兵败国破,她贵为太后,也难逃污辱。

  一共有八个钦察人在同时玩弄太后,旁边还有十几个等不及了,他们有的按住其他宫中妇,按倒就操,有的搜出太后穿过的贴身内衣,拿着闻,或者拿着手淫,一边弄一边观看他们的弟兄在污辱太后。

  一个兽军撕咬太后左边的乳头,另一个则细细吮吸右边的乳头,下面玩莲的兽军也是一个咬一个舔,太姬羊娜太后被弄得痛痒交并,呼喊不绝。

  太后的乳汁被兽军吸出来了,兽军贪婪地吸奶,太后更加痛苦难忍。

  那舔她下身的兽军还无耻地舔太后精致的屁眼,太后被弄得淫水直流,连声呼叫。

  兽军们个个阳具暴起,他们等不及了,便将太后抬下桌子,将她抬在半空。

  那舔太后屁眼的兽军站在太后身後,众人抱住太后,那兽军强行将阳具插入太后精致紧小的屁眼,太后的屁眼几乎被撕裂了,疼得尖叫!那兽军将阳具插在太后屁眼里,使劲顶住,然後从後面抱住太后。

  太后的两条美腿被分开,一个兽军站在她两腿之间,将高举的阳具戳入太后的屄眼。

  另两个兽军各抬着太后一条美腿,吞下她的玉脚尽情吮吸撕咬。太后的腋窝下也钻入两个兽军,他们一边担着太后的玉臂,帮着中间的兽军抬起太后,一边猥亵地舔太后的金色腋毛。

  太姬羊娜太后被奸弄得连声惨叫。

  这还没完,另有两个兽军各抓住太后一只大乳,使劲吃奶。旁边的兽军都叫道:「快来快来!快来吃太后奶!」

  听说抓住了指挥苏兹达尔军民作战的太后,越来越多的钦察军聚拢到後宫。

  太姬羊娜太后指挥苏兹达尔军民杀了不少钦察人。那奸污太后的钦察军一边狠命将雄茎往太后屄眼里顶,一边骂道:「老母狗!我兄弟就是被你们杀的,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为我兄弟报仇!」

  他射精後,一个又一个钦察军上去轮奸太姬羊娜太后,他们中有死了爹的,有死了儿子的,有死了战友的,都是一边操一边骂。那太姬羊娜太后一是上了年纪,二是奸她的人太多,她的屄都被奸肿了,哪里受得了,忍不住是连声哭叫,痛不欲生!

  太后的哭叫更加刺激了兽军们邪恶的兽性和复仇的怒火,他们更加残暴地蹂躏太姬羊娜太后,几次将她奸得昏死过去,又奸得她疼醒转来。

  一连几十个钦察人轮奸了太后,还有几十人等在後面。

  正在这时,钦察酋长八赤蛮知道抓住了苏兹达尔的太后,亲自来看。八赤蛮一到,喝退众兵,他命几个在地上被操的俄罗斯宫中妇,把太姬羊娜太后全身和屄眼舔乾净,然後,他把太后按在桌边,捧起太后一只玉脚,细细端详,连声赞道:「好美丽的香莲啊!」然後立即扛起太后两条美腿,挺雄茎就顶了进去。

  那八赤蛮雄茎粗壮,太后屄已被奸肿,被他奸得疼得连声惨叫。八赤蛮越发兴奋,一边操太后,一边抓起太后一只大乳使劲吸奶。

  太后被杀子的仇人蹂躏,精神上是非常痛苦的,但肉体的痛苦更厉害,使她还顾不上去痛恨这个杀子仇人,难忍的疼痛使得她只顾得上一声紧似一声地发出凄厉的惨叫!

  八赤蛮见把指挥作战的苏兹达尔太后奸成这样,心里痛快极了。他吼叫道:

  「太姬羊娜老母羊!你们杀了我那麽多儿郎,今天也是你罪有应得!」他插得越发凶狠。太后的阴道本来就窄小,又被奸肿,怎麽能受得了如此粗壮的鸡巴在她屄里面凶狠顶撞呢?太后疼得不顾一切地发出母猪般的嚎叫!

  八赤蛮的雄茎在太后紧小肿胀温柔湿润的屄眼里横冲直撞,舒服极了。他望着汗泪满面的太姬羊娜太后,不由怪叫几声,奋力挺进,吼声如虎,精液狂射!

  太姬羊娜太后被顶得叫做一团。

  八赤蛮命旁边的俄罗斯宫中妇将他阳具吮吸乾净,在她们温柔的吮吸下,他的雄茎很快重振雄风。

  这次,他迫使太姬羊娜站着,太姬羊娜已被奸得半死,自然是任凭摆弄。

  八赤蛮从後面抱着太姬羊娜,狠命将雄茎从後顶入太后的阴道。他紧紧抱着太姬羊娜,使劲将雄茎往太后阴道里顶。太姬羊娜几乎站不住了,她痛苦地哭叫着,阴道疼痛难忍,她无力挣紮,她被迫发出不顾一切的嚎叫。

  太姬羊娜站不住了,她伸手扶住前面的柱子,忍受着八赤蛮在後面的奸污。

  八赤蛮操着操着,抬起太后一条美腿,太后被迫半转身,抬着一条美腿,亮出屄眼让八赤蛮操。她上了年纪,如此高难度动作使她更加痛苦,她汗泪满面,娇喘嘘嘘。

  八赤蛮抬着太后美腿,挺鸡巴朝她屄里戳,太后的这个淫荡动作使他倍感刺激,不由得连连吼叫,听得太后胆战心惊,不知他又有什麽花样折磨她。

  太后胯下的大片金色阴毛暴露无遗,八赤蛮不由得一把抓住那大片金色阴毛使劲地拽,疼得太后连声尖叫。

  然後,八赤蛮彻底让太后转过身来,让她靠在柱子上,抬起她一条美腿使劲插她,同时无耻地和太后热烈亲嘴,吮吸着太后的香唾。老而美貌的太姬羊娜,八赤蛮是爱上她了。

  八赤蛮一边插太后,一边舔着太后脸上泪水,太后痛苦地哭泣着,她站不住了,八赤蛮抬着她的腿,用雄茎使劲顶她,不让她倒下。

  八赤蛮狂热地攻击太后的子宫,太后疼得发狂地哭喊道:「……弄死我吧…奸死我吧……我不要活了呀……」

  八赤蛮更加疯狂地顶太姬羊娜,吼声如虎,在太姬羊娜的哀嚎声中精液猛烈地射出,全部射入太姬羊娜的子宫。

  此後,太姬羊娜就被钦察人带回去,成了八赤蛮的小妾,八赤蛮还经常用她来犒赏有功的将士。八赤蛮後来死于太姬羊娜胯下,他儿子继承了太姬羊娜,他後来也死于太姬羊娜胯下。太姬羊娜为他们父子各生了一个儿子,八赤蛮的大儿子死後,这两个小儿子又先後继承了母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