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偷丝袜的年级主任
偷丝袜的年级主任
周日,学校仍在安逸的休息日中。
  昨晚,江辉和马艳茹做爱搞了一夜,天亮后,还是要过正常夫妻的生活。学校远离市区,周末若是没有事情,高三毕业的老师也懒得去市里,更多的是留在学校,或者上网娱乐,或者加班备课。
  江辉作为年级组长,又没有什么事情,自然是要到办公室,不过不是工作,主要是去上网消磨时间。看到了杨春燕走进办公室,江辉怦然心动,今天的杨春燕由于天气有些闷热,穿的明显清凉许多。黑色的短袖紧身T恤,V字领口还是低胸设计,让人忍不住去窥视衣服内的沟,白色带有黑色斜条纹的紧身迷你裙,包裹着浑圆的臀部是,散发出少妇特有的成熟韵味。更令江辉冲动的是,杨春燕穿在腿上的是白色长丝袜,丝袜材质比起薄丝袜更厚,属于不透肉的略厚丝袜,让双腿看着雪白动人,如同芭蕾舞演员的雪白美腿。还有金黄色的高跟鞋,没有包住脚后跟的凉拖设计,让小巧玲珑的双脚只有脚背处被遮住,脚趾和脚后跟在白丝袜的包裹下让人看到直流口水。
  “江主任来得好早啊!”看到江辉站在办公室内,杨春燕主动打招呼,语气内显得有些疲惫。
  江辉努力压抑住下身的冲动,笑着说:“在宿舍呆着也没有事情,过来上网消磨消磨时间嘛。反正没有事,先去玩会CS了。”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和上大学时那样,离不开游戏啊!”杨春燕哑然失笑。
  江辉只得说:“唉,再大,我还有一颗童心嘛。对了,昨晚没休息好吗,怎么显得那么疲惫?”
  听到江辉的询问,杨春燕的俏脸红了,解释道:“没……没什么,只是昨晚看书睡得太晚了而已。”
  闲聊两句后,江辉和杨春燕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忙自己事情了。江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杨春燕在自己的隔断内,看不到背影。江辉舒服地坐下后,不禁开始遐想,面带红霞的杨春燕,昨天下午肯定是被自己玩弄得性欲高涨,难道回去后,自己抑制不住性冲动,开始……
  幻想起杨春燕自慰时的俏丽模样,江辉耳边如同响起了杨春燕天籁般快意的呻吟。不由地,江辉的肉棒硬棒棒地在裤裆内直了起来。
  江辉离开办公室,来到了医务室。马艳茹此时在学校医务室,用电脑上网看电影。看到老公来了,就站了起来,反锁了医务室的门。江辉看了看,屋里除了妻子没有别人,一把抱起了马艳茹。
  “哎!你干什么,那么急啊!”被老公突然抱了起来,马艳茹惊呼一声,娇嗔道。说归说,马艳茹娇嗔时,不忘快速解开自己衣服的纽扣。
  医务室有供病人休息的床,江辉把马艳茹放到床上时,马艳茹已经把能解开的扣子都解开了。三两下,江辉脱光了马艳茹的衣服,让自己的老婆只穿着胸罩和三角内裤躺在床上,还剩下腿上的黑色连裤丝袜。
  江辉看着妻子雪白的肉体,贪婪地吞了吞口水,快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江辉脱光时,马艳茹的内衣和丝袜也扔到了一旁,赤裸着躺在床上。江辉一扑而上,压得马艳茹娇呼一声“啊”。
  江辉再也做不到正人君子那一套,直接压在妻子身上,下身的肉棒用力刺入了马艳茹的小穴。两人的舌头也纠结在了一起。江辉用力搂着自己的妻子,用力地抽插起自己的肉棒。马艳茹被肉棒蹂躏地娇喘连连。
  “嗯……啊……好棒……棒……”马艳茹沉浸在性生活地欢愉中,双腿不禁缠住了江辉的腰肢。
  一番云雨后,两人搂抱在一起,躺在床上休息。江辉故意没有射精,在即将高潮时,抽出了仍然硬直的肉棒,抚弄着马艳茹有了反应而高耸的乳房。马艳茹可不干了,到了性欲高涨时,突然没了肉棒的抚慰,身体涨热的难受,声音都妖娆挑逗起来:“老公,继续啊,快点,我要嘛!”
  马艳茹说着,玉手抓住江辉的肉棒,轻轻抚弄着,如同把玩着惊世的珍宝。
  江辉却只是把马艳茹抱到自己的怀里,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小淫妇,昨晚做了一夜,还不满足。”
  马艳茹不依不饶:“倒是谁不满足啊。不吭声就跑到我这里来,不说原因,就和我搞。谁按耐不住啊!还不是你这个冤家,人家本来好好的,可你呢,把人家的性欲挑起来了吧,却不想着灭火,现在我下面难受,你却停了下来……”
  江辉笑了,手开始抚摸起马艳茹的下体:“好好好,好老婆,是我不好,是我这个老公猴急,还得老婆展现淫娃荡妇本色,是我让老婆淫荡起来的……”
  马艳茹故作生气状,爬到江辉身上,压着老公粗犷的胸膛:“谁谁谁,说谁是淫娃呢!”
  “我的错,我的错,好了嘛?我有个问题要问你。”江辉任由马艳茹趴在自己身上,下体在自己的肉棒上来回摩擦挑逗,他的双手则玩弄起马艳茹富有弹性的翘臀。
  “什么问题,快说,若我回答了,你可要给回报!”
  “今天我看到杨春燕穿着一双厚的白色丝袜,好像是芭蕾舞穿的舞蹈裤袜,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对她的内衣很清楚嘛?我不记得她穿过这种厚丝袜的啊?”
  “哼,坏蛋。我就猜到,你来找我,不会那么简单。这个我当然知道了?”
  “好,我的好老婆,那就告诉你那疑惑中的老公吧?”江辉抱紧了老婆,哀求道。
  “这可不能白说的哦,你至少要表示一下。我的小穴现在可空的慌呢!”
  “好好好,立刻满足,立刻满足!”江辉二话不说,直直地把肉棒向上一插,刺入了马艳茹的肉穴。
  “嗯,啊,看你那猴急的,插的那么用力!告诉你吧。其实这白色的厚丝袜是连裤袜,我和春燕一人买了6双,凑了一打,网购给了7折呢!”
  “什么,一起买的,我怎么没看到你穿呢!”江辉疑问道,又看了看地上,马艳茹脱下的肉色连裤丝袜。
  “拜托,昨天下午才收到的快递。本来前天就到了,可是负责收发快递的保安忘记给我们了,昨天下午都快天黑了才送过来。我不是赶着要回去和你做爱嘛,所以我的那份就留在办公室了。春燕的那份是一大早来我这里取走的。想不想看看春燕穿着白色连裤袜是什么样子的?”
  听到老婆的话,江辉不住地点头:“想看想看!”
  “坏蛋,就知道你喜欢这种东西。对了,我俩一人网购了六双这种厚丝袜,黑色白色还有紫色各两双。这可是高级货,可以防止静脉曲张,还有瘦腿燃脂的作用呢。要是不能美体,春燕才不会买呢。她是一直嫌太惹眼的!”
  马艳茹离开病床,先是从抽屉里取出一双新买的连裤袜,紫色的,穿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才拿着手机躺回到床上,在老公的怀里,打开手机的视频播放器:“多亏了你送我的N97 mini,录视频够清晰,让你大饱眼福了!”
  江辉看着手机里的视频,手还摸着马艳茹紫色连裤袜包裹的美腿:“这裤袜别的不说,摸起来手感可是一流。难怪我的好老婆要买了。为什么还要买紫色呢,这可够鲜艳的啊!”
  “我嘛,当然是和老公在一起做游戏穿,春燕嘛,我可不清楚了,她看我要买紫色,主动要求也买的,还有好多颜色的裤袜呢,我俩说好穿着舒服的话,还要再买的。”
  江辉愉快地笑了起来:“春燕买紫色的,目的我不知道,但我已经想好了,我会用紫色如何玩春燕了!”
  手机的视频是马艳茹偷偷拍摄的,居然会是杨春燕的侧前方。只见画面中,杨春燕脱下了白色带有黑色斜条纹的迷你裙,这时的杨春燕穿着白色的丝绸三角裤,还有肉色的连裤丝袜,接着春燕脱下了肉色连裤丝袜,换上了白色的连裤袜。
  整个过程,杨春燕都如女神一般优雅圣洁,看得江辉欲火膨胀,不由自主地捏了一下马艳茹紫色连裤袜包裹的屁股。
  “啊!疼!你干嘛那么性奋!”马艳茹疼得大叫一声,抗议道。
  江辉放下手机,抱歉地搂住妻子:“不好意思啊,是我看得太投入了。不过这裤袜手感真好,摸起来温暖柔滑,比女人的肌肤还诱人!”
  马艳茹一边媚笑,一边靠近了江辉:“这裤袜还有个秘密呢?那就是……不穿内裤直接穿上的话,更舒服!”
  “什么!”江辉失声笑道。
  “你猜,春燕现在在白色裤袜里,穿内裤了吗?”
  江辉看着手机里的视频,杨春燕穿好了自己的迷你裙,就肯定地说:“不是穿上了嘛。我看着她把白色的内裤穿上的啊!”
  马艳茹故作神秘地说:“你想知道后来的事吗?”
  “后来?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江辉来了兴致,好奇地问道。
  “别忘了,我和春燕一大早就来到这里。可是,春燕到了十点才去办公室。
  我估摸着,你来之前也是刚刚看到春燕而已。“
  “不错不错,我的老婆,不但淫荡,还很聪明呢!”
  马艳茹白了江辉一眼:“死鬼。告诉你吧。穿上了白色连裤袜后,春燕对这裤袜的材质也是赞不绝口,说是穿上后感觉双腿绷紧了,之前因为讲课时长时间站立,穿着高跟鞋的原因,不但双脚会发疼,双腿,尤其是小腿也会感到发胀发酸。可是穿着这种裤袜,双腿疲惫胀痛的感觉立刻没有了。而且,看了看自己的双腿,竟显得纤细修长了。美体的效果立竿见影。”
  说话间,江辉的手不觉得就摸到了马艳茹的下体,隔着紫色连裤袜,不断抚弄起马艳茹的性器。马艳茹开始娇喘着呻吟道:“拜托,在我说话时,不要刺激我的下面好嘛。你摸得人家下面痒痒的,如何继续说下去。”
  江辉只得抽开了手,马艳茹继续说:“后来,还是春燕突然发现的。她不断摸着自己白色裤袜包裹的美腿,不住地说舒服,后来更是撩起了迷你裙,摸着自己的臀部。白色裤袜包裹下,看到她不断抚摸自己的屁股,我也被撩拨得心痒痒的,要不是怕她骂我,我早就摸了。”
  “那你没有继续偷拍吗,春燕明明没有发现嘛?”
  “我当然想继续偷拍下去啊,可是这时候,我手机响了,是个可恶的广告短信。拍摄只好终结。春燕说白色裤袜让自己的臀部也上翘了,居然还有提臀的效果。我就给她逗趣,哪有女教师这么摸自己屁股的。她却说没有人看到,在自己好友面前,有什么关系。我俩就这么互相逗乐。我说了一句,你的胆子可没有我大,要是我的话,就连内裤都不穿,直接穿这裤袜,让自己的下半身统统被裤袜包裹,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春燕居然比我想象中胆子大的多了,被我一激,真的就脱下了内裤,直接穿着白色裤袜。还嘲笑我,只敢说不敢做。这丫头,我有机会一定要报仇。”
  听到两人的闺中秘事,江辉笑道:“就是嘛,春燕和你比起来,那是保守的多了。她也敢嘲笑你,不过你也是,大不了和她一样,不穿内裤就是,你又不是没做过。”
  马艳茹故作生气状:“你个死人,人家还不是为了你。若是为了你,别说内裤裤,就是光着下身,我都敢出门。还不是为了不吓着春燕,不然她和我绝交怎么办?”
  “对对对,我的老婆最大胆了。放心吧,我来替你出气就是!”
  两人说着,马艳茹的紫色裤袜被退到了膝盖,又缠绵在了一起。
  和老婆恩爱之后,满足的江辉回到了办公室,此时已经用过午饭,到了下午午休的时间。杨春燕在办公室继续备课,其他的老师三三两两地回到各自的办公隔断。江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潮起伏。
  杨春燕的下面居然没穿内裤,看着电脑画面里,摄像头偷拍的桌子下杨春燕那白色连裤袜包裹的美腿,江辉脑子里不断幻想着裤袜包裹下杨春燕的下体形状。
  就在江辉不断幻想杨春燕下体的同时,杨春燕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紧紧地并拢自己的双腿。她心里有点后悔,和马艳茹胡闹的太凶了,只是开玩笑而已,谁知自己竟然一时冲动,脱下了内裤直接穿上了白色连裤袜。春燕现在有些后悔,一上午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中午去食堂吃饭,走在路上,裙底凉飕飕的,老觉得少了点什么。其实裤袜比较厚,包裹着下体不会有冰凉的感觉,是春燕自己的心理作用。当别人看自己时,杨春燕也感到不好意思,没有穿内裤,好像随时会被别人发现一样。
  吃过午饭,杨春燕去厕所小解。在女厕所里,杨春燕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脱下的白色三角内裤。本来考虑穿上内裤的,可是杨春燕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白色的连裤袜,很舒服地包裹着自己的下半身。就连自己的性器,和裤袜接触后,也感到柔软舒适,阴唇紧紧贴着裤袜的裆部,竟有着无比温暖的感觉。杨春燕甚至回忆起了和老公在一起缠绵时,老公方伟用手轻轻抚摸自己下体的感觉,有点羞耻,却又无比的快意。
  “讨厌,自己怎么竟想起这种事情来!”杨春燕羞红了脸,却不禁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在白色连裤袜的包裹下,手与裤袜摩挲,说不出的润滑舒爽,而自己的性器被裤袜阻隔,在手掌和阴唇摩擦时,也产生了复杂的,难以明喻的快感。
  内裤举在手里半天,杨春燕却最终没有穿上内裤。她还是把内裤塞进了自己的包里:“算了,就今天一天,不穿内裤,好好享受这种特别的感觉吧!”
  出了厕所,杨春燕仍没有穿内裤,可是心理负担小了很多。裤袜包裹着下体,在走路时,两腿的大腿内侧不由得摩擦到,被包裹的下体在裤袜和肌肤运动摩擦时也有了莫名的反应。这是一种特殊的快感,仿佛裤袜在舔舐着自己的小穴!
  杨春燕竟突然想到了昨天下午的那场梦。自己的下面,仿佛被舌头般湿滑的物体,挑逗刺激,划弄爱抚……
  杨春燕红着脸回到座位上,不敢再想下去,自己想象的东西,实在是太不堪了,而且自己还在不断地深化想象下去。
  杨春燕在座位上发呆时,电脑上的QQ突然来了消息。
  “丝袜狂人申请与您成为好友。”消息显示。
  丝袜狂人,就是那个无聊的变态!杨春燕想到是那个偷自己丝袜的人,就感到厌恶,本想要点击取消,可是备注里的一行话,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最爱穿着白色连裤袜的风骚少妇。”
  天啊,我穿着白色连裤袜,他知道。杨春燕吃惊,甚至有点慌乱,没穿内裤,让杨春燕一直感到不踏实。她不禁扭头看了看四周,周围的老师,无论男女,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丝毫丝袜狂人的迹象。杨春燕甚至看了看里面办公室里的江辉。江辉盯着电脑一动不动,仿佛是沉浸在CS中。怎么看也不像是丝袜狂人。
  可是,此时的江辉,却是紧张的直冒冷汗,一动不敢动。他猜到杨春燕会往自己这里看。因为,这是很大的冒险,以前是发电子邮件,而自己这次更加大胆,直接要和杨春燕QQ聊天。杨春燕一定会怀疑身边的人,留意四周。
  杨春燕最终还是点了同意加为好友,她的好奇心战胜了自己的道德底线。
  “骚货,你穿着白色裤袜的腿,真浪!”丝袜狂人打来一行字。江辉是故意这么打的,这种语气可以自己的言行大相径庭,让杨春燕不会往自己身上猜。
  “说话文明点,否则我拉你进黑名单!”粗俗的话让杨春燕愤怒。
  “好的,好的,我会尽量文明的。不过看到你的美腿,我就幻想发骚时的浪劲,就口无遮拦了。”
  “再这样我就不和你说话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这么说了,千万别生气啊!”
  “你怎么知道我穿的裤袜颜色?”这是杨春燕最大的疑问。
  “我当然看到了,我也在学校里,看到你的美腿,并不奇怪啊!”
  “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不能说了,说了我就没法做人了。你也猜不到我是谁的!”
  杨春燕不禁暗叹,这是学校,连学生加老师,还有各式各样的工作人员,几千人,自己哪里能猜到对方是谁呢!
  “你为什么要偷我的丝袜?”杨春燕红着脸,问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喜欢女人的丝袜,尤其是美女的。更何况,你穿着丝袜真的很美,拿着你的丝袜,就好像看到了你的美腿。”
  “你这是恋物癖,这可不好。你拿我的丝袜做什么呢?”
  “美女,这个还用我说么?你可以猜到的。”
  杨春燕立刻脸红了,自己问这句话太多余了,这人拿着自己的丝袜,肯定是干那个了!
  “你以后不要偷我的丝袜了好不好。我都快没有丝袜穿了。”杨春燕打出这行字,自己都觉得好笑,自己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和人家商量。
  “没有美女的丝袜,我也活不了了。我就是喜欢你的丝袜,大不了,我给你钱。”
  杨春燕哑然失笑,对方比自己更像小孩子。一番分析,杨春燕觉得对方的年龄不会太大,恐怕是学校的学生了。
  “恋物癖可不是正常的,属于心理疾病,对于身体和心理都没有好处的。”
  “可我每天就是离不开你的丝袜,每天做梦我都会梦见你穿着丝袜在我身边,我可以摸你丝袜包裹的美腿。我离不开你的美腿了!”
  “不许再这么说了,这都是不对的,你的任务是学习,不要胡思乱想这些东西,不然老师要生气的!”
  江辉看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模仿小孩子的口气,杨春燕居然上当了,以为自己只是个不懂事的学生。
  “老师昨天穿的是肉色的连裤丝袜。好美。”江辉打完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双肉色连裤丝袜,这是春燕昨天穿过的丝袜。昨晚杨春燕回去后没有来得及洗,就放在了准备洗的篮子里。马艳茹和杨春燕的宿舍房间紧挨着,是马艳茹偷偷从杨春燕的房间里偷出来的。
  “你昨天看到老师了?”
  “何止是看到了,现在我还可以摸老师穿过的丝袜呢。这肉色连裤丝袜上,裆部的味道好重。这是怎么回事?”江辉打字完毕,不禁偷偷把肉色连裤丝袜放在鼻子旁,用力嗅了一下,淫水干涸后凝结在丝袜的裆部,浓烈的骚味,让江辉性奋异常。昨天下午虽然玩了杨春燕的丝袜美腿,可是他很清楚当时的丝袜裆部,味道没有那么浓。除非,是昨晚,杨春燕还穿着肉色连裤袜……
  想到这,江辉更加性奋。
  “这不可能,老师的丝袜在房间里,你怎么可能偷到?”
  “又不是得到老师的第一双丝袜了,我自然是有办法的。老师的丝袜好香!”
  “不要说了,你让老师很生气!”
  杨春燕生气地关闭了和丝袜狂人的聊天窗口,本想把他拉进黑名单,可是看着跳动的头像,春燕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迟迟下不了手。直接QQ下线,丝袜狂人还是留在了自己的好友栏。
  看到杨春燕的头像变成灰色,江辉扭头看向百叶窗外,杨春燕站起身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了。
  杨春燕离开了办公室,回宿舍的路上,她的脑子充满了疑惑,到底是谁?他似乎对于自己非常的熟悉和了解。可不知原因的,杨春燕也被那个不知道的丝袜狂人吸引住了。自己的丝袜居然可以有这么大的诱惑力?
  想到丝袜,杨春燕才想起来自己的裙底,除了白色的连裤袜,是没有穿内裤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回到宿舍,走进洗手间,小型洗衣机旁的篮子,自己的肉色连裤丝袜果然不翼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