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03)
 字数:90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回初踏江湖乞儿新瑶
 
  天刚破晓,屋内还是一片漆黑,油灯映着一张俏生生的脸儿,怔怔地看着熟 睡中的男儿,蓦地间女孩在男儿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眸中透着不舍细语道:「色 胚,柔儿走了,不要想我。」
 
  秦婉柔似是怕吵醒男儿,轻踮着脚尖悄悄地走出了屋子。
 
  良久,男儿睁开了双眼,看着屋外,沉默不语。
 
  ……
 
  桃木山南,花骨岭。
 
  清晨,浓浓的薄雾如烟纱一样笼罩在桃木山上,似乎是给这山上披上了一层 神秘的外衣。
 
  馥郁芳香扑鼻飘来,沁人心脾,这是一片粉红色的海洋。
 
  滴滴的露珠顺着桃蕊打在了男儿脸上,清凉无比,就连那露水上都好似溢着 香味。
 
  李凡看着眼前的花海,顿觉的神清气爽,什么烦闷也没有了。
 
  他迈着小步,静静地在林间走着,耳边时不时传来小鸟的欢唱,嘴角微翘, 眉眼都似笑了起来。
 
  男儿的脚程还算是很快的,两个时辰过去,他无意中发现,一些树干上的花 瓣越来越少,仔细一看,树干上有着被刀划过的痕迹。
 
  李凡呐呐道:「走了一天,终于到了有人的地方了。」
 
  看得出男儿的心情还是愈快的,他渐渐加快了脚步。
 
  许久后,李凡走出了花海。
 
  前方尽是一片绿悠悠地田地,中间留了一条笔直的小道,李凡顺着小道一路 前行,就这么走着,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
 
  李凡听到身后隐隐约约有着「踏踏」地声音传来,动静越来越大,倏地听见 背后传来一声嘶鸣声,男儿心下一惊,只听到娇喝传来:「 喂,你不想活了吗? 听到马蹄声,不会让路啊你。」
 
  李凡眉头微皱,随即转过了身子,这是他之前没有见过的生物。
 
  「 这就是马吗?果然神骏!」李凡想着脑海里凌乱的知识思索道。
 
  女孩薄怒道:「 你是哑巴啊,怎地不说话,不会是给马吓傻了吧。」 
  李凡这才清醒,仔细地打量着眼前。
 
  这是匹健硕体壮的骏马,马身通体是黑色的,黑蹄线条柔美,充满了爆炸力, 一只蹄子还优雅着抬着,马身两侧,各被条白皙弹性的玉腿紧紧地夹着紫色的短 靴分别踩在一边的马鞍上。
 
  男儿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笔直的美腿,顺着腿子往上看去。
 
  一个杏眼圆睁,柳眉倒竖的女孩紧紧的盯着他,女孩年龄不大,生的清秀可 爱,见到男儿看她,俏脸微微生霞。
 
  女孩穿的一身紫色襦衫,衣料极薄,外披水薄烟纱,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和 清晰可见的浑圆锁骨,肤色白皙腻润,胸前的尖翘娇乳玲珑有致,堪可一握。 
  李凡像模像样地朝前行了一礼,缓缓道:「 在下一介山野草民,之前从未 见过如此神骏的野兽,受了些惊吓,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眼前的男儿倒也不似没有礼貌,女孩心中想到。
 
  随即神色一缓,粉唇微颤:「那就算了,以后小心些,被马儿伤了,可不是 开玩笑的。」
 
  李凡听到柔柔的声音传来,对着眼前的姑娘好感大生。
 
  「紫悦,你可不要被那小子给骗了,他眼睛好不老实了。」
 
  又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清脆、明亮地传来开来。
 
  李凡这才注意到紫衣女孩的身后,还有着两匹骏马,骏马上各坐着一人。 
  说话的是蓝衣少女,同样的俏丽可人,只是她比紫衣女孩多了分妩媚,胸口 的乳儿也比紫衣女孩大了一些。
 
  紫衣女孩早就清楚蓝衣女孩的赋性,俏脸晕红瞪了她一眼:「蓝熏,你别个 乱说。」
 
  蓝衣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咯咯的笑着。
 
  李凡朝着蓝衣女孩看了过去,见女孩紧盯着他,盈盈秋水般的眸子微微眨动 着,唇如激丹,眼珠子动也不动的看着自己,倒是把他自己羞得底下了头去。 
  蓝衣女孩看到男儿的神色嘴角微微上翘,桃眸半眯,轻启唇瓣言道:「公子, 这是哪里去。」
 
  李凡摸了摸头一时想不出个地儿倏地言道:「那个,这个,我去前面。」 
  紫衣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李凡脸一红,跟着女孩笑了起来。
 
  「真是个奇怪的少年,看他身板,该是练了多年的武功才对。」蓝衣少女思 道。
 
  紫衣女孩似是调笑的说道:「喂,你要是不知道去哪的话,前方百里外,是 北下花城,你可以去那里看看。」
 
  李凡连忙道:「姑娘,在下再此谢过。」
 
  紫衣女孩掩着嘴儿笑了起来,声如银铃般清脆甜美。
 
  听得李凡身心一荡,飘飘欲然。
 
  「紫悦,蓝熏,我们赶路吧,城主还在等着我们。」
 
  一声清冷、严肃的声音传来。
 
  接着两个女孩收起了笑脸,朝着男儿摆了摆手,紧了紧腿子,骏马依次从李 凡身边走过。
 
  李凡让开了道路,那是个青衣女孩,刚才被两个女孩挡着,男儿没工夫细看, 她骑着骏马,马走的很快。
 
  李凡微抬着头,侧身看到一双白腻无暇的手臂柔荑牵着缰绳,她玉指纤长, 酥胸饱满坚挺,小腹平坦滑实,向上看去女孩肩锁精致细滑,肤白红润,十分诱 人。
 
  女孩给男儿只留了个侧脸,她脸部线条极其柔美,浓睫微颤,瑶鼻挺直,粉 唇轻合间,引人无限的遐想。
 
  女孩骑马姿态优雅,柔背挺直,已是从男儿身前经过。
 
  李凡转过身来,眼睛如火般死死的盯着三个女孩的柔背,和那白皙腻人的腿 子,直到女孩们渐渐远去。
 
  转眼间,三个女孩已是不见了踪影,原地只留下男儿一人,和那扬起的尘土。 
  李凡无奈地撇了撇嘴,诱人的事儿来的快,去的也快。
 
  「花城,怎么起这么个名。百里外吗?」李凡心道。
 
  晌午的阳光十分毒辣,热的李凡满头大汗,肚子影影约约传来了几声叫响。 
  这里不是深山树林,没有野兽充饥,也没有再遇到过往的路人,男儿托着脚 步,慢悠悠地走着。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李凡觉得肚子快要饿扁了。
 
  终于,前方不远处传来了沸沸扬扬的声音。
 
  「小爷我到城了,我再次来到有人的地方了。」李凡手舞足蹈的呼喊着向前 方奔跑了过去。
 
  前方不远处,那是人造的屏障。
 
  百丈城墙宛若黑龙游卧于陆固若金汤立于眼前,高有十丈,黑漆漆的一片, 气势磅礴凛然,大有鄙夷天下之势之态。
 
  李凡抬起头颅仔细瞧着这六米来高的城门,时间久了,隐约觉得有些头晕恶 心,让人窒息,令人心慌。
 
  「 喂,小子。看够了没有。」卫兵见李凡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有些个不耐 烦的说道。
 
  李凡一愣,看了过去。是个身披铁甲,威风凛凛的家伙。
 
  「 门卫大哥,小子是乡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李凡心里鄙夷但脸上面 带笑容的说道。
 
  门卫见过像李凡这样的人多了,脸上也没有什么情绪轻声喝道:「 看够了, 还不赶快进去。」
 
  平妖元年,六百一十三年,李凡一脚踏进了花城。
 
  北下花城位于大河之南,地处平原,物产极其丰富,又建有北大拿马运河可 直达中都,南贯洛、浙、西达明海,实乃大夏皇朝枢纽之地。
 
  男儿走了不到二十米。入眼尽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人群。街道上车马粼 粼,人流如织,耳边是那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那商铺上招牌旗帜高高悬挂 迎风飘扬。
 
  今日城内非常热闹,市集上人们摩肩接踵,可不正是商家发财的大好机会, 大街上的摊位大摆长龙,琳琅的货物摆满了货架,小贩们各个滔滔不绝,口若悬 河,直欲将自己的商品夸成天上有地下无,嘈杂的声音丝毫未传进男儿的耳朵里 ……
 
  李凡摸着肚皮,涎水直流,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路上五花八门的食物,眼神如 狼,只把一位卖肉包小贩给吓着了,赶紧给男儿拿了几个肉包,将之打发了出去。 
  李凡大口大口吃着包子,眼角时不时撇着路上过往的姑娘,看着那一个个白 璧美腿,好不自在。
 
  就这样漫无目标,跳着步伐晃悠着步子在街上走着。
 
  一处屋檐上,一个小脑袋贼溜溜的四处张望着,似乎是锁定了目标。从娇小 玲珑的身形来看,是个女孩子,那双月牙儿弯弯的眸子颤动了几下,皱了皱小鼻 子,嘴里细细的嘀咕着什么。
 
  她身着一身乞丐的装扮,衣料上还打了细小的补丁。不过心细的人仔细观察, 女孩衣料质地极其上乘,布料柔滑,不似那乞丐粗布麻衣,不禁让人联想这是哪 家的千金小姐在玩过家家。
 
  女孩脸上抹着淡淡的黑灰,白皙的手指儿夹了一块石头,朝着男儿腿肘打去。 
  李凡嘴里咬着包子,反应比平常慢了一步,直觉的风声传来,腿上便是一痛, 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女孩在屋檐掩嘴偷偷的笑着。
 
  男儿嘴上的包子掉了下来,沾了灰尘。
 
  李凡四处张望着气急败坏喝道:「 谁,是谁在戏耍小爷。」
 
  「 是我。」一声娇喝响起。
 
  李凡听到背后有人,连忙转过身去,看到个脏兮兮的小脸冲着他笑,紧接着 男儿看着一只手指向他弹来,脑门便又是一痛。
 
  女孩还在微微笑着,李凡火起,大手向着女孩肩头抓去,女孩步法轻灵,轻 易便躲了过去,右手儿拽向了男儿腰间的布袋,脚尖儿一点绕到了李凡身前两米 外。
 
  女孩拿着布袋朝着李凡挥了挥小手,嘻嘻一笑,拔腿便跑。
 
  李凡大怒,飞奔追了上去。
 
  「 收摊,收摊喽!街上又要倒霉了。」一位商铺老板大声喝到。
 
  商贩们开始通通收起了外面的摊子。
 
  女孩跑的很快,左摇右晃的甩开了身边的行人。
 
  「小贼,你给小爷站住。」李凡气的大叫,紧紧的追着。
 
  「 追我,有本事你追我呀。」女孩叫道。
 
  「 这死要饭的。」
 
  「 哪里的穷小子。」
 
  两个人跑的飞快,一个逃,一个追。
 
  百米之内,尽被两人闹的鸡飞狗跳,慌成一团,商贩们各个怨声载道、唉声 叹气,急忙收起了摊铺,恨不得将两人吃了。
 
  女孩见到男儿紧追不放,衣袖下银丝一闪,悄无声息的缠绕到两根柱子之上, 只等着男儿坠入陷阱。
 
  李凡正巧一步跨越了银丝,只可惜了那巧妙的陷阱,和女孩灵活的心思。 
  女孩还在一边嘻嘻偷笑着,乐得两个脸蛋子红扑扑的,好不可爱。
 
  一双眼神就像饿狼盯住了小白兔一样,突然闪了出来,吓了女孩一跳,李凡 大手一挥捏向了那抓着布袋的小手。
 
  触间滑腻柔嫩,就像是女孩子的手儿一样,男儿心中一愣。
 
  女孩还欲反抗,几下便被李凡制服。
 
  便听到女孩急急喝道:「快放手啦。」
 
  李凡叫道:「不放。功夫这么差,还学人家当小偷。」
 
  女孩看着男儿伸起的手掌有些个害怕扬起头颤声薄嗔道:「怎么,你还想打 我。」
 
  刚说完就看到一只手掌在眸中变得越来越大,吓得她闭上了眼睛,许久,女 孩都未觉得身上哪里疼痛,缓缓地张开了双眼,就在这时,一只手指向着她弹了 过来。
 
  女孩怒瞪着大眼捂着额头轻道:「唔,你耍赖。」
 
  李凡得意的叫道:「你这个小贼,我还不能打你不成。」
 
  女孩眼神冒着火光,小拳头紧攥,一副要将男儿吃了的样子。
 
  李凡倏地伸出手指轻轻地揉擦着眼前沾了灰尘却又十分秀气的小脸。
 
  女孩心口一惊并未躲闪,任由男儿擦着,大眼睛转来转去,不知想的什么。 
  李凡已教训的口气说道:「 学什么不好,非要学别人当个小毛贼,功夫还 这么差,老实交代偷了多少东西了。」
 
  女孩挣脱了李凡的手心委屈道:「 就偷了你一个人的啦。」
 
  李凡看眼前人儿不似说谎捂头无奈道:「看来我还真是倒霉啊。」
 
  女孩捂嘴偷笑:「谁叫你傻傻的。」
 
  眼前的人儿擦干净了脸儿,倒是让李凡一怔,男儿心中思道:「先前就觉得 这小贼长得秀气,怎么长得比女孩子还要好看,可惜了,真可惜了。」
 
  李凡由衷地夸赞道:「小贼,你的脸好嫩啊。」
 
  女孩耳根子一红,薄嗔道:「要你管。」
 
  两人身后传来了很大的声势,扭头看去,一大推人手里提着菜刀,面棍追了 上来。
 
  李凡大惊连忙拉起身旁女孩的小手儿撒了兔子的跑着。
 
  一男一女手牵着手,在风中尽情的奔跑着,发丝飞扬,身后还紧跟着一群急 红了眼的商贩,此刻李凡眼中专注、认真,女孩抬头望着男儿眼中异彩连连。 
  女孩儿觉得手上一紧耳边突然响起男儿的声音:「小贼,抓紧了,我们上去。」 
  李凡脚下用力,两人顿时飞上的屋顶。
 
  底下面杖、瓜果、蔬菜,齐齐的扔了上来,两人跑的很快,通通地躲了过去。 
  脚下的人群被拉开了距离,一男一女眨眼间便是跑的没了影子。
 
  一处屋顶,一男一女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李凡看着眼前人儿言道:「小贼,你偷的东西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女孩狐疑的看着男儿撇起小嘴呼道:「你有那么大方。」
 
  李凡轻道:「你以为我和你这小贼一样啊。」
 
  接着男儿拍着胸脯豪气道:「看你的样子,在这城里受了很多的苦吧,我娘 说过走投无路的人才会偷别人的东西。以后,由我来罩着你,不会再有人敢欺负 你了。」
 
  女孩听言眸波柔和缓缓地俯下了身子将脸颊凑到男儿眼前眼眸半眯成月牙儿 状欣然接道:「好啊。」
 
  李凡看着眼前的小脸,精致、秀气、有些儿说不出的可爱,悄悄地将喉咙的 口水咽了下去,女孩的脸颊越凑越近,粉唇轻轻颤合,男儿却是心惊肉跳、头皮 发麻心下思索着:「李凡啊,你可得把持住,眼前的可是个男的,这家伙是男的 啊。」
 
  此刻女孩的神情既娇柔又妩媚,还透着一丝可爱俏皮,眼眸注意到男儿喉头 抖动心中已是笑成一团,胸口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看着男儿脸色涨红,便缓缓 起身离开了李凡,不再戏弄,笑嘻嘻的看着男儿。
 
  李凡耳根子还在烧红强作镇定言道:「小贼,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女孩装作微怒的样子不满道:「你娘亲没有告诉你,在问别人名字时要先说 出自己的名字才算礼貌吗?」
 
  李凡脸色一红忙道:「我叫李凡,敢问小兄弟你的名字是?」
 
  女孩听着男儿别扭的语气嘴角翘起笑道:「我叫新瑶,柳新瑶。」
 
  李凡思索着女孩的名字心中不解:「新瑶,这不是女孩的名字吗,新瑶。」 
  想着想着便将眼角偷偷地瞄向女孩的胸口,布料下未有两团娇嫩凸起,随即 男儿邪恶的想着:「这要真是个女孩得该有多平啊。」
 
  柳新瑶显然注意到了男儿的目光俏脸一红干咳了一声。
 
  李凡连忙笑道:「新瑶这名字好听,我就叫你柳兄弟吧。」
 
  两人贴身就坐在房檐上,聊了很久,直到李凡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响声。 
  柳新瑶瞧着男儿的肚子疑惑道:「咦,你肚子饿了。」
 
  李凡苦笑道:「我在山里走了很长的路。这肚子当然会饿啦。」
 
  柳新瑶坐起了身子轻言道:「那就走吧,前面有家餐楼,我请你去那里吃吧。」 
  李凡一听有吃的连道:「好呀,好呀!」
 
  ……
 
  眼前是个极其气派的酒楼,足有九米之高,醉龙阁三个大字笔走游龙般悬挂 其上,其外气势恢宏、金碧辉煌,内里却是别具一格、古色古香。
 
  李凡抬头瞧着牌匾呐呐咂舌道:「柳兄弟,你确定我们要去这里吃饭,看起 了挺贵的样子。」
 
  柳新瑶抬起头促狭道:「怎地,怕了。」
 
  李凡不好意思道:「哪有,就是那个我身上没有钱财。」
 
  女孩嘴角上扬道:「又没有叫你掏钱,我说了是我请你的,你不信。」 
  男儿听言只好摇了摇头,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柳新瑶见李凡走了进去,便紧紧地跟在了后面。
 
  酒楼内琼楼玉宇、雕栏玉砌,却一点也不俗气,反而十分的典雅。
 
  小二一脸殷勤地跑了上来,见到李凡的样子脸色立马拉了下来,可是看到男 儿身后跳出的小脸蛋瞬间便又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堆成个牡丹花一样,屁颠屁 颠地迎上前来。
 
  「柳公子,瞧你又来了。七楼的雀云阁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呢。」小二 躬着身子献媚道。
 
  柳新瑶轻轻的嗯了一声走在了前面。
 
  李凡狐疑地走在了后面。
 
  小二则紧紧地跟在了两人身后。
 
  楼梯很长,铺着非常名贵的绒毯,脚踩在上面没有丝毫声音,每两层颜色不 一,依次是红、黄、黑、紫,就连扶梯都是金丝楠木做的,十分奢侈讲究。 
  小二在上到二层时,便不再跟着,退了下去。
 
  走了六层后,李凡看着眼前淡黄色的毯子,周身之处尽是豪华艳丽,脚踩在 上面浑身不自在。
 
  偶尔碰到几个客人,他们的眼神十分复杂,新奇、疑惑、不屑、鄙夷,各种 神情都让男儿觉得别扭不堪。
 
  李凡看着身旁的人儿和没事人一样,举止优雅,小声地言道:「柳兄弟,这 里你经常来吗?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柳新瑶摆了摆手随口乱扯道:「这里可是花城最上顶的酒楼,当然厉害。」 
  看到男儿眼神充满了疑惑女孩忙道:「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当大厨,托她的 福,我就可以随便的吃了。」
 
  「哦,原来是这样。」李凡点了点头。
 
  眼前的毯子成了紫色的,淡淡的香气传了过来,让人十分的舒适。
 
  柳新瑶仰起头吸了口空气轻道:「还是黄花梨的香味好。」
 
  李凡跟着道:「嗯嗯,味道是挺不错的。」
 
  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男儿不解的摸了摸头。
 
  一会儿,两人便到了来到了第七层。
 
  四个滚粗的铜柱支撑着房梁,铜柱上用金边各镶刻着不同的奇兽,颜色各异, 十分好看。
 
  李凡看着铜柱上的画像念道:「青龙、白虎、朱鸟、玄武。」
 
  柳新瑶缓缓轻道:「不错,四个铜柱分别对应着,掌管东方的神灵苍龙圣兽, 掌管严刑的西方神煞兽白虎,掌管着南方的神不死火鸟朱雀,掌管幽冥北方的神 真武大帝玄龟。」
 
  眼里瞧见男儿感兴趣又道:「平妖元年二百一十三年,它们还被称为妖兽, 可是……」
 
  说到这里女孩不说话了。
 
  李凡急道:「可是什么,为什么圣兽会被称为妖兽啊。」
 
  柳新瑶晃着圆溜溜的脑袋,在男儿着急的神色下摆出不好意思的样子来小声 道:「这个,我给忘了。」
 
  李凡瞪着大眼,不再说话了。
 
  柳新瑶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一扇门前,雀云阁……
 
  两人走了进去,内里很大,很宽敞,与其说是酒阁,倒不如说是间极其华丽 的屋子,红檀的木桌,红檀的椅子,桌上摆放着各色珍果,琳琅的器具,看得男 儿眼花缭乱。
 
  远处是一个圆形亭台,架着一只长有两米的西洋望远镜,周围是鹿皮做的椅 子。
 
  李凡没有闲工夫去看那些,眼睛直直的盯着桌上的珍果。
 
  柳新瑶看到无奈的道:「坐下,吃吧。」
 
  李凡极其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狼吞虎咽的吃着一手各捏一个,很快地餐桌上的 食物都快被男儿打折完了。
 
  「 柳兄弟,这些水果真是好吃,有些我在山间都从来没有见过。」
 
  「柳兄弟,你怎么不吃啊。」
 
  「 柳兄弟,快些吃啊。」
 
  柳新瑶趴在桌上双手撑着小脸怔怔地看着男儿慢悠悠道:「 那个我看着你 吃就行啦。」
 
  李凡一手拿了块西瓜送到女孩的嘴边:「 那怎么可以。」
 
  柳新瑶张起粉唇轻轻地咬了一口。
 
  李凡嘀嘀咕咕不满道:「你吃东西跟个女孩子一样。」
 
  女孩脸上一红:「要你管。」
 
  桌上的珍果很快便是完了。
 
  这时红门咔啪的一声被推开了,一声大大咧咧地娇喊传了进来。
 
  「新瑶,你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可想死我了。」
 
  一个体态轻盈地女孩奔奔跳跳地跑了进来。
 
  因为是夏天的原因,当然也可能有着别的原因。
 
  女孩穿的很是单薄,上着浅粉色肚兜,下套烟罗幻纱裙,外披轻纱,随着跳 动,胸前的两团白兔巍颤颤地晃着,柳腰纤细,白璧般的腿子十分修长,两只粉 嫩的小脚儿光溜溜地踩在了绒毯上。
 
  李凡噗嗤一声,嘴里的水果喷了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孩胸前的两团晃 动娇乳,嘴角的涎水缓缓地滑了下来。
 
  柳新瑶捂着额头一脸地无奈。
 
  女孩似乎也是发觉到了不对,脚下停了下来,正好注意到男儿的眼神脸上一 红娇道:「新瑶,你带来了朋友,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就等地看人家笑话。」 
  柳新瑶缓缓地道:「我这不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你便跑来了吗。」
 
  女孩从头上下打量着李凡,思道:「新瑶可从来都没有带来过男子,她这是。」 
  柳新瑶看出女孩疑惑道:「这是我大哥,李凡。」
 
  女孩更是不解,疑道:「新瑶,我可没有听说你有大哥啊。」
 
  柳新瑶斜着美目看着女孩轻道:「刚认的。」
 
  说完给了女孩一个只有两人才懂的眼神。
 
  女孩仔细的盯着李凡。
 
  眼前的男儿傻傻的看着自己,嘴角留着口水,手里还捏着桃子,长得呢,倒 是不错,棱角分明,有着一双黑如深潭的眼眸,就是那眼神可恶了些。
 
  女孩心下想道:「刚认的哥哥,新瑶这小妮子可别叫这家伙给骗了。」 
  女孩向着李凡行了一礼娇柔道:「小女子,苏盼儿,是新瑶的朋友,见过李 哥哥。」
 
  女孩有意无意的弯着身儿,胸前领口大敞,两团娇乳乖乖的趴在胸间,其上 肌肤水淋欲滴宛若天成美玉,粉色的肚兜掩着下缘乳房,随着女孩的轻晃,一点 娇艳的粉红隐隐闪了出来,铜钱般大小的粉晕衬得紫色葡萄剔透发亮,极其的诱 人。
 
  李凡欲念顿生,眼中冒火,吞了吞口水,努力地将眼神从女孩胸前抽过。 
  可是眼睛向下看去,却是瞧见了女孩弹实修长的腿子,和那粉白幼嫩的小脚 丫儿。
 
  李凡不知该看向了哪儿,便干脆不管了,直勾勾的看着女孩的胸乳道:「在 下,李凡,见过苏姑娘。」
 
  苏盼儿见到李凡还在瞧着自己羞处,也不躲闪大方地让男儿瞧着,眼底却是 闪过一丝冰冷鄙夷:「李哥哥,想必是饿了吧,盼儿刚巧做了几道拿手好菜,哥 哥你可是有口福了呢。」
 
  女孩的声音甜甜的,听得男儿非常舒服。
 
  只见苏盼儿拍了拍手,门外便进来了许多的下人手里端着食物走了过来,利 利索索地将食物摆放好后,依个退了出去。
 
  李凡看着桌上丰盛的食物,不能说是丰盛,应该是奢侈的食物,眼冒金光, 食指大动,道了声谢谢便大口开吃起来。
 
  当然嘴里含含糊糊地道:「你两也吃。」
 
  苏盼儿看着狼吞虎咽的男儿和一边怔怔看着男儿的女孩思道:「这家伙就是 一吃货吗。也不知道让人,人家还没吃饭哩。」
 
  很快桌上丰盛的食物便都被李凡吃光了,男儿摸着肚子不好意思道:「那个, 食物真好吃,就是再有没有了,我没有吃饱,最近不知为什么饭量长得很快。」 
  李凡眼神渴盼着望着女孩。
 
  苏盼儿惊讶道:「你还能吃,刚上了九盘菜肴,都足够几个人吃了。」 
  柳新瑶笑着说道:「盼儿,你就让他多吃点吧。」
 
  苏盼儿摊手无奈道:「我做的都没了。」
 
  柳新瑶道:「那就吩咐下人去做。」
 
  苏盼儿憋着一肚子火气,走了出去。
 
  李凡面色认真道:「柳兄弟,今日真是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我可能这辈子 都吃不到如此好吃的食物。」
 
  柳新瑶眨着眼儿笑道:「小意思,你不是说过要保护我吗。带你吃顿饭算什 么。」
 
  李凡不再说话了,不知想的什么。
 
  一阵子后,苏盼儿带着下人们走了进来,桌上很快便又摆满了丰盛的酒菜。 
  这次桌子上摆了清汤豪宴足有十几道,苏盼儿看着男儿狼吞虎咽地嚼着可口 的饭菜气就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想道:「吃,看不撑死你。」
 
  苏盼儿拉着柳新瑶的小手走到了亭台,两人小声地细语着。
 
  渐渐地苏盼儿眼波也是柔和了起来,两人地笑闹声时不时传了开来。
 
  李凡听着两人的笑闹声心头不免酸酸地,同时夹杂着一份男人的嫉妒与羡慕。 
  桌上的饭菜通通被男儿整的一干二净,李凡泛着酒意满足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两个女孩手拉着手走了过来,久久无语。
 
  ……
 
  楼下柳新瑶对着身后的女孩道:「盼儿,不是叫你不要送了嘛。」
 
  苏盼儿道:「这怎么能行,我可放心不下呢。」
 
  女孩话音中一语双关,柳新瑶俏脸一红气道:「要跟就跟上来吧。」
 
  说着气哄哄地冲了出去。
 
  只听女孩哎呦一声。
 
  「哪里的的破乞丐,走路不长眼睛,马上给小爷爷我消失。」
 
  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
 
  「你这混蛋才没有长眼睛呢。」柳新瑶坐在地下摸着屁股气呼呼道。
 
  李凡苏盼儿二人连忙走了出来。
 
  「找死。」
 
  对方大怒,一只拳头带着猛烈的劲风朝女孩狠狠地打了过来,速度极快。 
  柳新瑶被拳风卷入心知避不过去吓得闭上了眼儿。
 
  苏盼儿大惊失色欲要哭了出来。
 
  李凡奔雷般闪到女孩眼前捏住了那极具冲击力的拳头。
 
  大战一触即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