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08)
 字数:10149
                第八回
 
  皎阳似火,赫赫炎炎。
 
  某人的心情正如这炙热灼烈的天气,烈火轰雷,勃然大怒。
 
  花府,正厅内。
 
  一群下人整齐有序的排列成三排,通通低下头颅,战战兢兢的等待着发落, 其中某些人似是忍耐不住这压抑的气氛,打了几个哆嗦。
 
  花天宸怒目而视指着带头人大声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厨房内的菜少了 这么多你们就一点没有察觉,养你们这群人竟有何用。」
 
  紫灵儿看着眼前发火的人,沉默无语,毕竟这是花府内部的事,她不好介入, 况且像她这样的吃货,一顿丰盛的大餐莫名其妙的消失,心里难免会不痛快的, 因此也想着惩治一下胆大的偷吃贼。
 
  花亦涵在一旁小声对惜玉道:「玉儿,爹爹真是火了,我可从来都没见过他 发过脾气。」
 
  惜玉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儿发生,心尖儿老是 跳个不停。
 
  看着被吓得不清的下人们花天宸道:「说,究竟是谁偷吃了这盘中的菜。」 
  主厨冷汗直冒哆哆嗦嗦道:「老爷,这个小人真的不知啊。」
 
  花天宸垂着眼皮看着底下的反映缓缓道:「交出偷吃者,每人赏白银二十两, 反之,男杖刑三十,女十五,定叫你们皮开肉绽,骨断筋折。」
 
  下人们面面相觑眨眼功夫就像是商量好般纷纷指正起了身旁的人,底下乱作 一团,嘈杂无比。
 
  花天宸看到底下的反映大怒道:「一群废物,就知道推来推去,今日就算是 挖地三尺也要将这贼给找出来。」
 
  就在底下人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便听到远处传来一句怪里怪气的声音: 「 呔,住手……俺小圣爷爷来也。」
 
  人未到声先到,一股子酒气顿时传到了屋内。
 
  正厅内众人大惊,纷纷注目而视。
 
  远处,正厅外一抹人影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眨眼间便到了门外,这人,发 丝散乱,衣衫飞舞,在空中一跃,单手支地,旋转几圈后,慢慢停住了身影,这 个邋遢靡醉的人可不正是我。
 
  惜玉待看到男儿的身影后捂住了颤张的小嘴,全身冰凉似是没了知觉。 
  花亦涵咬牙启齿的盯着眼前那道身影,并未留意身边的人儿。
 
  紫灵儿眼神戏谑而充满了好奇。
 
  花天宸怒冠冲发,拳头捏的发白。
 
  我如醉如狂,神魂颠倒,晃悠着步伐,转眼间走到了门前,他斜视过去口中 糊涂呢喃道:「咦,好多人,他们这是在迎接本小爷吗。玉儿,还有那臭婆娘, 旁边还有个仙女,真漂亮。」
 
  众人看到男儿就这样晃晃悠悠的踏进了门来,他速度很快,最终停在了三个 女子身前。
 
  我缓缓抬起手掌一把捧住了紫灵儿那柔嫩细润的小巧柔荑,她的手儿摸起来 滑腻温顺,十分舒服,他言语间不禁轻佻狂浪道:「仙女姐姐,我怎么没有见过 你,你长得好生漂亮。赶忙让我瞧瞧。」
 
  他迷糊间只觉得像是摸着一双儿酥腻腻的脂膏,紫灵儿纤指柔嫩弹实,又细 致如棉,触感微微冰凉,似是觉得她在轻微挣扎,大手紧紧的捏着小手触在了她 的左乳之上。
 
  紫灵儿看着眼前酩酊大醉的男儿,桃眸里闪过惊愕,惶然,震怒,还有着一 丝儿好奇,竟是呆萌在了原地,半晌没有反应。
 
  手上传来男儿大掌的温度,炽热灼烈,包覆着自己的手儿触在了胸前娇嫩之 上,布料下的红梅悄悄地竖立起来,从未有过的感觉袭上女子心头。
 
  她雪靥之上没有娇涩,月眉微颦,巴掌般大的俏脸儿渐渐转入冰寒,宛若极 致的寒冰,眸中空泛了无一丝生气。
 
  平静不带一丝儿感情的话语从女子口中淡淡传来:「你好大的胆子。」 
  场中顿时紧张冰冷,众人心口突跳,无不注目凝视,气氛寂静冷然。
 
  我酒意未醒,看着眼前人儿薄怒样貌端的可爱诱人大胆道呢喃道:「仙女姐 姐,你好大的脾气。不过,我喜欢。」
 
  此话一出,场中鸦雀无声,只有众人在心中为这色人纷纷的点赞呐喊。 
  「姐姐,这人就是那个淫贼吗?他长得好帅啊。」一小丫鬟的声音小声传了 过来。
 
  「小声点,别让人听到,就是那个淫贼,你可别乱发春哩,小心被淫贼吃到 骨头都不剩了。」另一丫鬟道。
 
  紫灵儿玉靥生霞,两瓣花腮似是染了淡淡的胭脂,小巧的梨涡凹陷,红唇轻 颤,脸颊好似能拧出一股水来,桃眸闪着火花淡淡道:「是你吃了膳房里的那些 饭菜吗?」
 
  我喃喃道:「仙女姐姐说的是那些菜啊,是我吃的,平常厨子偷工减料,没 好好做,今日的饭菜真是不错。」
 
  花天宸听后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活吞了男儿。
 
  惜玉心中慌乱如麻,百般想法纷纷从脑海流过。
 
  紫灵儿眸中愈发冰冷,眼前人儿还不知死活的摸着自己的头发,她两只小手 之上涌出淡淡的气流,看似是再也忍耐不住,就在此当关头。
 
  惜玉眸中透着坚定,似是做好了什么决定。
 
  只见她手心泛着团墨色气流,足尖一闪间便到了紫灵儿身前,在众人的惊视 下,两只手儿映上男儿胸口,一股子劲风瞬间将我从屋内推了出去,声势极大, 威力极是猛烈,门框都被气浪震碎了。
 
  花天宸张着大嘴勉强挤出一句:「玉丫头,你这是,,」
 
  惜玉回身间眸中心疼之色一闪而逝朝前微微一礼淡淡道:「对此等淫贼,总 不能让师叔脏了手吧。」
 
  紫灵儿无言,不知想的什么。
 
  花天宸大喝道:「来人儿,将此大胆淫贼拖到审讯室。」
 
  说罢领着群人走上前去。
 
  我早在女孩手掌触到胸前时便已被气浪震醒,他只觉地自己被一股气机锁定, 随后女孩的手心紧触了过来,在被震飞出去时他记起来了自己的荒谬,同时也看 到了女孩眸中掩饰不住的悲伤。
 
  那是一抹子无奈,是掌控不住命运的无助。
 
  我吐出一口血心中堆积着羞愧,懊悔等情绪被下人们轰轰抬走。
 
  花天宸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惜玉看着被绑起来抬走的男儿心如刀绞,站在原地默默无言,低垂着头颅, 贝齿将内唇咬的发紫。
 
  花亦涵回身迎上惜玉的眸子,满含深意的看了女孩一眼。
 
  「师父,我们回屋去吧,剩下的事我爹爹会处理的。」花亦涵道。
 
  紫灵儿点了点头,带着花亦涵离开了这个地方。
 
  惜玉紧紧的跟在了身后。
 
  ……
 
  一处阴暗潮湿的地方,狭窄的小道笔直的贯穿了整座牢狱,地面之上长满了 青苔,散发着一股子霉臭,一排排铁柱后面,不时伸出一个个近乎腐烂的手臂。 
  下人们押着我正走往最内的审讯室,耳边是囚犯们不甘的嘶吼,一声声呻吟 传了过来,胆子小的下人腿肚子都打着哆嗦,恨不得马上离开此地。
 
  我被蒙着眼睛,手腕被粗绳拴着,身子骨不时传来疼痛,已是无一丝的战斗 力,但是他此刻十分的冷静,脑海飞速的思考着如何脱身。
 
  脚踩在地面之上十分的不舒服,不时还会听到铁块撞击发出的摩擦声。 
  步伐很快,没一会儿我便被带到了最内的审讯室。
 
  审讯室内空间不大,光线昏暗,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审讯物品,四周都是铁壁, 十分的安静,犯人们在里面撕心裂肺的呼喊其外都不会传出一丝的声音。 
  我胸口憋闷不堪只觉得肩上一痛,便被强压在地面上,接着眼前的布料被摘 了下来,入眼有些不适灰暗。
 
  他抬起头颅看到花天宸正坐于前方怒视着自己。
 
  只见对方瞪着铜眼道:「好你这个淫贼,你偷看小女沐浴一事,老夫好心放 了你一马,你却不知悔改,如今更是色胆滔天,倘若上仙大怒,我府上的损失你 担当的起吗?」
 
  我低着头颅,默默无语。
 
  花天宸见男儿不说话心中更是火大怒道:「淫贼,你还不速将两番事件的来 龙去脉道个清楚。」
 
  说罢摆了摆手,底下进来了两个狱吏手里均提着狼牙铁棒。
 
  我看着眼前的架势若还硬着脸儿必吃苦头只好言道:「大人,小民我山野草 民,你女儿之事实在是个误会,我连她一丝丝都没有看到。」
 
  花天宸道:「你倒是敢看,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随后接着又道:「那今天这事,你又做何解释。」
 
  我苦着脸道:「大人,我若说我也不知道呢。」
 
  花天宸道:「来人,拖下去打。」
 
  我立即道:「慢着,大人我想起来了。」
 
  「说。」
 
  我道:「那个,大人你也看到了,小民我喝醉了,这才犯下如此糊涂的事情。」 
  花天宸看也不看男儿哼了声道:「好一个喝醉了。」
 
  他站了起来,甩了甩袖子,走出了审讯室。
 
  我心道:「就这么完了,也不打我。」
 
  只听花天宸道:「将这淫贼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得任何人接近。」 
  「是,大人。」狱吏齐声道。
 
  铁门被紧闭了起来,顿时四周黑暗了起来,静悄悄的有些可怕。
 
  我打量着周围,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他努力的使自己站了起来,走到角落里, 寻到一处皱褶多的地方,缓慢的摩擦着手腕之上的绳子。
 
  每动一下,他便皱一次眉头,全身的骨头都似是要散了架了。
 
  良久,他手腕之上的绳子断了开来。
 
  摸着铁壁,男儿叹了口气,任命般的坐在了角落里。
 
  密闭的空间内,四处一片黑暗,只有十米高的顶子上开了几十个细小的缝隙, 好不至于让犯人憋死。
 
  地面没有潮湿,反而有些热,在这面积足有九十平米的空间内,呼吸都觉得 困难了些。
 
  我盘坐闭上双眼缓缓的抬起两只手掌,心神沉入内心,淡淡的黄色气流在内 里缓慢循环,速度极慢,一刻钟过去竟没环完一圈。
 
  他内里经脉有不少处堵塞,好在黄庭经中和温润,气流慢慢的渗入其各个细 小经脉,这才没有给男儿造成太大的阻碍。
 
  虽说是这样,可还是极难,若没有女孩汲气给我,他的伤势恢复起来会很漫 长。
 
  我修炼着内经,倒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漫长,黑暗寂静也不再可怕,脑海中一 遍遍闪过密密麻麻的金色小字,一个小人儿不断演示着术法。
 
  就这样,男儿在牢狱内打发起了时间。
 
  ……
 
  另一边,花亦涵闺房内。
 
  桌上摆放了数样乾果蜜饯,水果茶点。
 
  三个女子围坐在桌。
 
  花亦涵抱着紫灵儿的手臂亲昵道:「师父,你就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美味 大餐一会儿便会上来。」
 
  紫灵儿被女孩摇的晕头转向点了点头,小口吃着手上刚剥了皮的新鲜荔枝。 
  惜玉此时突道:「师叔,小姐,玉儿身子不适,不能陪你两了,还请恕玉儿 无礼。」
 
  花亦涵蹙起秀眉瞪着女孩,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惜玉眼神倔强对视着女孩的眼睛。
 
  花亦涵看着眼前人儿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儿,她心中叹了口气儿,不再追究。 
  紫灵儿看着两人神情心中思道:「这两人是不是瞒了什么事呢。」
 
  她道:「玉儿,你从刚进来便一副魂不守舍、心神恍惚的样子,想必身子不 佳,你不用陪着我了,休息去吧。」
 
  惜玉内心一松轻道:「谢,师叔,小姐。」
 
  出了门外,惜玉避开耳目以极快的速度奔向了审讯室。
 
  假山分布凌乱,蜿蜒的一条道路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两块巨石挡住了女 孩的去路,她伸出左手在石块上点了数下,只见巨石缓缓向两边打开。
 
  惜玉闪了进去后,巨石又缓缓闭合。
 
  地牢中,散发出的气味让女孩颇为不适,她眉头微皱,点着脚尖儿向里面走 去。
 
  「什么人。」两名狱吏道。
 
  惜玉缓缓走上前去,待狱吏看清后垂头报手道:「原来是惜玉姑娘,不知阁 下来此有带手谕?」
 
  惜玉心中思忖此下的情况后已有了决定,她粉唇轻颤,甜甜道:「狱吏哥哥, 刚被关进来的犯人他在何处。」
 
  惜玉身量较高却显得玲珑娇小,俏丽的脸儿本就招人喜爱,此时她桃眸半眯 似两弯儿月牙,玉靥潮红欲要滴水,眸中泛紫,语气娇媚诱人,微弯下身子,一 双挺翘娇乳顶着肚兜,绿豆般大小的乳蒂幼嫩勃挺,撑起布料凸出两点儿,一道 子白皙的深沟儿晃悠着,十分的诱人。
 
  两狱吏被迷得神魂颠倒,晕头转向,意识逐渐开始迷糊,有一位更是大着胆 子探出手来欲要伸向女孩胸前的娇嫩。
 
  惜玉眼神轻视,轻轻地躲开了狱吏的爪子,,眸中加大了魅惑。
 
  只见两狱吏神色呆傻女孩问一句他两便回答一句,没一会儿功夫便被她问出 了我的下落。
 
  惜玉指尖上泛着淡淡的墨绿色气流,她俏脸含煞,神情复杂,指尖缓缓伸向 了狱吏的脖子,但看到两人面露痛苦后,她似又不忍,叹了口气儿,放下了手掌。 
  地牢内,审讯室内部。
 
  一片昏暗的空间内,淡黄色的气流包裹在我全身,发出微弱的光芒,他身上 冒着淡淡的热气,神情舒畅,看起来十分的享受。
 
  时间一晃便是几个钟头,我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内里各个经脉也不似之 前那样堵塞,可以勉强运行,内经缓慢的循环运转着,滋润着周身每一处细胞。 
  良久,铁门缓缓打开,男儿一惊,顺着视线看去,昏暗的环境下一抹人影走 了进来。
 
  惜玉着淡绿色对襟襦衫,外披金丝薄烟翠绿纱,短袄窄袖,下裳百褶软烟裙, 不经意间白皙深邃的乳沟晃荡,倍儿诱人。
 
  她虽看起娇小,但身材修长苗条,长年修武使得胴体完美无瑕没有一丝儿余 赘,肌肤滑腻如水,线条玲珑有致,娇乳饱满尖翘,将衣料撑的鼓圆立体,视觉 上引人遐想练练。
 
  惜玉行走间,短裙轻轻飘动,足儿交错间,晃着一双浑圆弹性的腿子,腰臀, 腿股曲线若即若离,女孩脚丫儿上套着金边白绣鞋,露着娇美白皙的脚背儿。 
  我收起内经,凝目看去,人影愈来愈近,那是一个女孩,会是谁呢,男儿在 昏暗的视线下依稀可以看到她那如白玉般耀眼的腿子,那玉腿每晃动一下,都会 带走他一丝儿心神。
 
  待人影靠近后,我一愣滚动着喉头苦涩道:「玉儿,那个我,,,」
 
  竟是说不出一丝话儿来。
 
  女孩听到男儿的声音后,心尖儿一酸,脚尖轻点,如一只受了伤的小兔子般 扑入了他的胸怀。
 
  我皱眉叫道:「玉儿,疼,轻点。」
 
  惜玉心疼道:「玉儿没打痛鹰哥哥吧,那个也人家只用了一点点力儿。」 
  最后的一点儿话儿竟是羞得出不出来,低着粉颊揉抵着指尖,眸儿不时悄悄 地看着男儿的反映。
 
  我看着女孩可爱的模样,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都没有,心内的苦闷却是在女 孩来的一瞬间悄悄飞走了。
 
  看到情郎没有怪罪,惜玉顿时红着眼眸,浓密的睫毛上挂着泪水,撅着唇儿 喝骂道:「疼死你活该,叫你没出息,这才几天,鹰哥哥便不疼玉儿了。」 
  女孩真是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小拳头还不停的招呼着男儿,直捶的他 胸闷气短,身子骨发软,却一脸儿宠溺的看着佳人。
 
  我抚摸着眼前人儿的脸颊柔道:「鹰哥哥最喜爱玉儿了,怎么会不心疼玉儿 呢。」
 
  惜玉即道:「你胡说,那你还调戏人家的师叔,若不是我,你这会儿准被她 一掌拍死了。」
 
  我脑海浮现出一俏脸含煞的绝世玉人儿疑惑道:「师叔,那个女的是你的师 叔,她很厉害?虽然我之前有伤,但也不至于被一掌打死吧……」
 
  惜玉委屈道:「是啊,师叔名唤紫灵上仙,修炼的玉心紫幻诀,是清玄派七 剑峰的峰主,当然厉害。你的那点功夫连我都打不过,更别说是她了。」 
  女孩的话儿让男儿的自尊有点儿受伤。
 
  我之前觉得有了皓姬教给他的太帝金书便很厉害了,此时听到女孩这么说顿 时有些个不服气刚要强辩却听到女孩的话儿。
 
  惜玉缓缓道:「鹰哥哥,你也别不服气。你的那点儿武力真的是差的远了。」 
  我一愣儿又听到女孩说道:「鹰哥哥,也不要小瞧玉儿,玉儿在清玄派内门 也是数一数二的。」
 
  「……」女孩道。
 
  惜玉似是专门要打击男儿只拣重的说,一会儿便叫我哑口无言,张着大嘴儿 直呼着粗气。
 
  我说不过女孩,也心知这是事实,但就是好着面子。
 
  惜玉说这些话只是想让我更有斗志,但同时也怕伤到他的自尊,看着他萎靡 的样子,女孩捧着男儿的脸颊,在那唇上轻触了一下,笑嘻嘻的看着他。 
  女孩娇腻的环抱着男儿的脖颈道:「玉儿知道鹰哥哥是最棒的,最厉害的。 所以鹰哥哥一定要努力练好武功,强大到谁也欺负不了玉儿。」
 
  我被女孩摇的发晕心头甜蜜般更是想要得到强大的力量,以守护身边的佳人。 
  心中纷乱间,想到了皓姬,想到了娘亲,还想到了那个有一面之缘如花蝶般 动人的明姑娘。
 
  不知她们现在怎样,又在何方……
 
  惜玉见男儿不说话了,似是在沉思什么,以为男儿是在考虑自己,心中也是 甜蜜轻轻道:「鹰哥哥,人家刚进门看到你浑身发出淡淡的黄色气流,这应该是 你学的功法吧。」
 
  我听言从思绪中走了出来想着皓姬甜美的样子点了点头道:「这是个对我很 重要的人教给我的。」
 
  惜玉看着男儿眼中泛起的柔情心中不免儿有些吃味放开他的脖颈不满道:「 准是个女孩子哩。」
 
  我没有听到女孩语中的不满继道:「玉儿,你怎么知道。」
 
  惜玉顿时撅着唇儿轻道:「那个她漂亮吗?」
 
  我回忆着脑海中佳人的样子想都没想便道:「漂亮,她像只蓝色的蝴蝶般美 丽可人,姿色天然,可谓是占尽了天下风流……」
 
  女孩仔细的听着男儿讲述,心内百味纷杂如吃了榴莲,酸甜自知,心中知道 男儿可能会有别的女孩喜欢,但还是觉得不舒服,却听到我又道:「玉儿也一样 漂亮,你两都是我的珍宝。」
 
  惜玉闻言内心又是一番儿滋味,她咬着我的耳坠轻轻道:「玉儿很欢喜呢。 人家在派内偷学了些双修法门,传授给你,要不要试试。」
 
  我一愣疑惑道:「双修。」
 
  惜玉一只手儿缓缓滑到男儿的胯下一把捏住早就发硬的巨物缓缓揉动一边捏 着胀痛的乳房娇喘道:「就是和女孩子这个样子玩游戏哩。」
 
  我喉头冒火勉强咽了口口水呢喃道:「原来男女赤裸玩游戏便是双修吗。」 
  惜玉也不解释泛着春波的桃眸注视着男儿将他压倒在地面之上,粉唇酥颤纤 指拂过男儿的胸口细喘着:「鹰哥哥,我们开始吧。」
 
  看着眼前那巴掌大的小脸儿,女孩粉腮边还挂着泪痕,透着微弱的光芒,我 看到女孩粉唇娇艳欲滴,眸泛春水,那娇美玉靥泛着红霞,露出的肌肤如羊脂玉 般心莹润细腻,心中激动下,紧紧的环抱起了女孩。
 
  惜玉被抱得呼吸都有些个困难看着男儿眼中的宠溺心下已是极其的动情:「 鹰哥哥。」
 
  两人情欲涌动,双唇紧紧贴合,吻的难舍难分。
 
  「啾啾……啾啾……嗯嗯嗯……」
 
  「嗯嗯……啾啾……」
 
  淫绯的声音越来越响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内传了开来,刺激着两人的耳膜,带 动着情欲,炙热如火。
 
  「玉儿,在这里玩游戏吧。」我粗着气道。
 
  「嗯呐……只准一会儿……时间不要太长……呀哎呀……」惜玉羞红着脸儿 呢喃着。
 
  好在光线昏暗男儿的注意力也没有放在之上,他细细回味着八角亭之上与女 孩种种缠绵滋味,心头万般甜蜜销魂,隔着烟罗亵纱,指尖悄悄的探向了惜玉细 润稚嫩的小巧肚脐,以指腹轻轻细摩着。女孩兀自抗拒着,旋着儿柳腰细摆,却 本能的将小屁股下落抬起,感觉到男儿的滚烫粗壮,她颤栗的扭磨着…… 
  我右手顺着女孩浑圆细致的曲线,握住她一侧臀瓣,还未抚捏,便感到女孩 肌肤的弹性紧致。惜玉紧张的绷紧着臀肌,似是察觉到男儿不轨的意图,还想矜 持几下,便叫我逗弄着快美连连,浪叫不息。
 
  微薄的裙纱下是女孩雪润的臀股,半透明的纱裤下是那如白玉瓷般的柔肌, 两枚小巧圆润的腰窝儿时隐时现,饱满娇挺的小屁股将那薄罗细裈撑的溜圆,腰 板极薄,宛若玉璧,腰段如水一般滑润细致,圆润的臀瓣紧紧的夹着一绺粘湿布 料,露出半儿腚沟。
 
  我啃着惜玉的脖颈,捧抱着女孩诱人的屁股,隔着细纱感受着娇腻肤触,十 指忘情的大力揉捏着,直揉的女孩仰头掀指哀嚎。
 
  惜玉「哎呀」娇涕一声,粉脸酥红,生生咬住唇瓣,让那接下的浪息停止, 她被男儿揉的浑身酸麻滚烫,鼻尖,唇瓣,脖颈,乳儿上渗出者细细薄汗,一滴 从脸颊零散滑落,格外的诱人。
 
  密闭的空间内,顿感热了起来,四周散发着女孩身上淡淡的香味,似有似无 如那兰麝凝露,淡薄鲜烈,几如蒸酒,倍儿醉人。
 
  情欲如火焚烧,几欲陷入疯狂。
 
  我大手离乱的抚摸过女孩周身肌肤,揉的她春心荡漾,芳心酥颤,任爱郎魔 手肆意菲薄,惜玉深知男儿喜爱女生窈窕身段,魅人呻吟,使出浑身手段挑逗着 色人。
 
  惜玉臀瓣下无色水痕流淌在男儿一手,抹得滑腻淫艳,股心薄纱被淫水浸透, 清晰的浮出两只挺翘肉桃,饱满阴阜蜜裂酥红粉润,被汁儿打湿的纤耸分毫毕现, 被男儿瞧见,心中惊喜之余,笑道:「玉儿,你那儿怎地湿成那样……」 
  女孩听到男儿调笑,羞的几欲昏去,却还是娇嚷道:「鹰哥哥,你还调笑人 家。」
 
  说罢紧紧捂住粉蛤,不叫男儿深入。
 
  我怎肯让这机会白白溜走,魔手抓着女孩纤指挑开裤缝儿探了进去,只觉的 内儿滑腻温热,酥荡异常,惜玉被男儿揉的汁水淋漓,淫水流淌,电流般酥麻的 异样感觉划过蛤珠,美的腰眼儿发酸,直欲仙去。
 
  「鹰哥哥……摸摸玉儿的奶子……要受不住了啦……」女孩小屁股磨着男儿 的肉棒浪叫着。
 
  我心中一喜,手掌伸进了对襟推开抹兜揉捏着一只玲珑玉乳,女孩乳头儿早 就勃胀坚挺,充血的如两粒妖艳的红椒头。
 
  惜玉觉的乳儿上的酸麻被男儿捏的慢慢涣散,舒服的直哼哼,喜悦之情溢满, 高兴之余,送上唇儿让男儿贴吻着。
 
  我心中也是迫不及待,身上的疼痛早就忘到一边,拉开女孩的衣衫,缓缓褪 下抹兜,女孩那娇嫩白腻的乳儿顿时弹了出来,彰显着青春的魅力。
 
  女孩的乳房宛如两只精致的倒扣陶瓷,白皙玉润,乳儿不大不小,刚好一手 堪握,乳形像两只泪滴,绵滑娇软,比铜线还小的粉嫩晕儿可口欲滴,最要命的 是那幼嫩细红的蒂头,细致完美,极其的诱人。
 
  我双眼冒火,揉捏着女孩的奶子,将那乳儿捏的胀大异常,大嘴罩向那殷实 的乳头儿,将一圈儿粉晕舔的闪闪发亮。
 
  胯下的肉棒早就是坚挺如铁,胀痛非常,他拿捏着女孩的手儿放出了肉龙, 惜玉看着那红挺妖物心尖一荡娇喘着白了他一眼,小手儿上下捋动着男儿的棒儿, 我只觉得女孩手儿稚嫩舒滑,被捋的快美舒畅,就想尽情的高唱。
 
  惜玉半跪着身子将头颅凑了过去,檀口一张将那巨物吞了下去,女孩眼波盈 盈,春情欲滴,粉嫩的唇瓣被男儿的棒儿撑的憋胀通红,进退间啾啾有声,嘴角 还溢着白沫,我被吮允的欲仙欲死,没一会儿便感到棒头一涨,怒射了出来。 
  惜玉嘴角缓缓流出白浆,娇媚的瞧了男儿一眼,在他的注视下将那汁水吞了 下去,似是味儿腥咸,女孩被呛了一下,顿时眼泪花花直流,不停地捶打男儿。 
  我亲吻着唇瓣上的淫迹,一边拍着惜玉赤裸的粉背哄着她。大掌将女孩腰间 的裙子缓缓褪下,一块儿白纱布料包着饱满阴阜展现在了色人眼前,他嘴角咬着 布料将其拉了下来,看着粉嫩的裂痕,在那皱褶端儿伸出舌儿轻轻的触点扫舔, 只觉得蜜液越来越充沛,内里简直是畅行无阻……
 
  惜玉只觉得股间蜜沟处酸麻难忍,蹬掉鞋子,点着脚尖将蛤口凑上好让色人 仔细品尝,女孩的汁水不觉腥气反而带着丝香甜,我指尖儿挑开那粉色蛤瓣,指 腹揉捻着那蛤珠子,将那肉珠子逗弄的充血异常,舌儿追着珠子反复舔舐,将那 晶莹黏腻的蜜汁儿吮的一干二净。
 
  女孩似是受之不住,又似是快美舒爽,死死的抱着我的头部将之狠贴在三角 私处,只见她突然娇体酥颤,急急的打着摆子,哆哆嗦嗦间被男儿挑弄的大丢了 一回。
 
  惜玉花唇内剧烈蠕动,蛤珠儿一酸内里猛地喷出大量的白水,连喷数柱,几 欲让女孩虚脱。
 
  我脸上沾满了女孩喷出的汁水,目瞪口呆了一会儿,这才反映出来,看着那 忽张忽合的粉色蜜裂,喃喃道:「玉儿,你这是在喷水啊,难道是太舒服了……」 
  惜玉羞得面红耳赤,身子酥软的使不出劲儿来,娇喘道:「鹰哥哥……丢死 玉儿了……人家还要啦……」
 
  我简直是爱死眼前的女孩了,示意她翻个身子,抚摸着女孩圆润的臀瓣,灼 热的圆钝杵尖滑过臀沟儿,磨得女孩仰着螓首,蛤唇内已是泛滥成灾,轻易的揉 开蛤瓣入了进去。
 
  「啊啊啊……嗯呐……别这样……在轻一点啦……」
 
  「呀哎呀……嗯嗯……呀呀……咿呀……」
 
  我有节奏的撞击着惜玉的屁股蛋子,只觉得女孩内里温润顺畅,就像个紧窄 的鸡肠道子,裹得肉棒发麻发胀,只想狠狠的捣弄着这团嫩肉。
 
  惜玉面色潮红,被我猛地一入,啪的一声狠击到花心之上,似是要贯穿到底, 肉棒狠揉着花心子,将那娇脂揉的七歪八扭,捣的女孩直翻白眼,快美的几欲上 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慢一点……鹰哥哥……嗯嗯……嗯呐……呀 呀呀咿咿……快……快……将人家磨得美美的啦……」
 
  「重一点……那儿……心之上……玉儿爱死鹰哥哥哩……」
 
  「玉儿……快……我还能坚持些个……」我喘着粗气。
 
  惜玉本能的迎送着粉臀,柳腰愈摆愈快,咿咿呀呀浪叫个不停。
 
  我看着女孩胸前的两团乳房不断晃悠,白花花的诱人,两抹红艳的乳珠划着 完美的抛物线不断翻飞,大掌覆在乳房之上揉捏起来。
 
  或深或浅捣了百余下,惜玉突地仰头大叫,我连忙看过去只见她足趾忽蜷忽 合,通体红霞密布,奶头尖尖异常勃挺,娇喘道:「快……汲气……运行内力… …揉人家的心子……狠狠地入啊……」
 
  我额头冒汗似是看到女孩快美急道:「要怎么做。」
 
  「笨啊……运起你的内法……剩下的由我来引导你……狠狠地插玉儿……快 一点……嗯嗯……」女孩呻吟道。
 
  我额头冒汗,只觉的从两人交合处传出一股子热流在腹部循环,心头一惊顿 时道:「这和皓姬做的一样。」
 
  惜玉闻言气的一脸儿涨红哭唤道:「呜呜……你还想着别的女人……啊啊啊 ……咿咿……好硬……别的女人也教过你这个……」
 
  我道:「不久前和恶人大战后,我伤势严重,皓姬便和我做了这个,倒也奇 怪做着这样的事儿,身子便不再痛了。」
 
  惜玉淡淡道:「傻瓜……那是玉儿的小穴让你快活呢……还是那女人的穴眼 快活……」
 
  我揉掐着女孩的乳尖儿细喃道:「都叫人快活,皓姬的小穴娇软紧致,内里 像藏着儿数般小蛇,玉儿这里,软腻滑顺,内里的心儿吸力太强,整体包裹力让 人发麻。」
 
  「啊啊啊啊啊啊……鹰哥哥……玉儿快要美了……汲气……大循环……快一 点……」
 
  「在坚持些个……我也快了……」
 
  「玉儿……鹰哥哥……一起美……啊啊啊啊啊啊呐……哈啊哈……咿咿呀哎 呀……」
 
  两人的交接处淫靡不堪,汁液横流,女孩蛤瓣娇脂撑的溜圆,只见血红巨物 快速抽插间带着蛤嘴粉肉翻飞,蒂珠儿露出包皮儿熏着汁水颤酥酥的迎接着棒端 的蹂躏。
 
  我快美舒爽,捧着女孩圆润的屁股大力深入几下,只觉得女孩花心子突然松 软变大一下子吞噬了棒子,内里吸力猛然膨胀,瞬间缴械投降,大泄了出来。 
  惜玉被男儿流出的滚烫汁液深入心子,通体一颤,身子软了下来。
 
  女孩的娇躯软软的瘫了下来,大口喘着气儿,好久余韵才消,蛤嘴内白浆汁 液溢出,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