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61-565)
 字数:15306
        五百六十一
 
  有栖川丽佳,宫内舞,正是眼前这两位中学一年级生的名字,对于结野川来 说虽然不是什么熟悉的名字,但是隐隐约约之中也有一些影响。
 
  当然,结野川也没有心思在这方面继续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对爱丽丝话语中的 称呼产生印象,因为眼前的情况已经不容许他再保持沉默下去。确实,自进入到 这个部室以后,一系列发生的事情,都让他一直处于混乱慌张的状态,甚至是害 怕的情绪。
 
  但是,现在即使是害怕,即使是胆怯,即使是明白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少,但 是他只明白一点,那就是现在自己必须站出来,必须阻止爱丽丝现在的让他感到 有些难以忍受的所作所为。原本在看到爱丽丝殴打友惠的时候,他就想要有些忍 耐不住,毕竟对于他来说,保护女生的理念,就如同深刻在脑海中的真理一般, 只是同样的对于爱丽丝现在的改变,与平时那副模样不一样的,即使动作依旧优 雅,但是显得有些暴力的行为,对他也不由的产生了一阵巨大的影响,让他难以 在瞬间反应过来,尤其是背后两位女仆无言的注视,更是让他感觉身上有一阵巨 大的压力传来。
 
  只不过,现在这两位对于他来说应该是陌生的女生所流出的眼泪,让他的内 心中起了一阵剧烈的翻滚,强烈的冲动从身体内部涌现出来,这份名为勇气的热 流,帮助他冲破了爱丽丝无言中所形成的气势压制,张了张嘴,虽然声音不大, 但是确确实实清清楚楚的传达到房间内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爱丽丝……请不 要再这样子继续下去……快快住手吧……」
 
  听到结野川现在说出的话,爱丽丝不由的转过身子面向他,眼中则是挂上了 稍微惊讶以及更多浓厚的兴趣之意,嘴角的弧度也再次形成,轻歪着脑袋,笑着 说道:「小川~ 为什么要出言阻止呢,对于你来说,她们应该是和你没有任何关 系的人才对呢~ 你完全没必要在心里产生负担呢~ 因为这是她们应该有的对待~ 」
 
  仿佛就像是在为对现在情况感到不明白的结野川解释一般,爱丽丝侧过身子, 伸出右手指向了还侧躺在地面上,双手紧紧捂住腹部,发出痛苦呻吟的友惠,带 着随意的语气说道:「你看我们的部长,我们一向非常体面的学姐~ 我就不再多 说什么了,毕竟我刚才可是完全说的很清楚了呢~ 将这个部门作为攀上豪门的踏 脚石,对方无疑是一个最低级的拜金女,天天梦想着像灰姑娘那般发生改变~ 在 人前,扮演着待人温和善良开朗的学姐,在背地里嫉妒着那些比她优秀的女生, 厌恶着自己的所在的家庭。说不定,如果没有我的出现,在不久的将来,她会通 过爬上各种男人的床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或者是没有优势能力的她只能沦落到用 出卖身体的方式来赚钱~ 你说,现在的待遇,对于她来说不是要更好吗~ 」 
  「这……」结野川张了张嘴,似乎下意识想要为对方辩解,但是在张嘴之后, 他才发现自己对这位部长一无所知,毕竟今天如果不是爱丽丝的邮件的话,至少 有过黑魔法研究部和世界征服部这两个部门惨痛的印象的他绝对不会主动踏入这 种部门名字莫名其妙的地方。所以现在的他也无法做到为他人辩解的举动,甚至 似乎是有些相信爱丽丝,毕竟到了这一地步,爱丽丝没有必要再欺骗自己什么, 她刚才所说的,除了对于对方未来不切实际的猜测,现在对对方性格的描叙,很 有可能应该就是事实。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这样对待她们呀……」犹豫了半天,结野川还是艰 难的组织起自己的语言,说出辩护力微弱的话语,不过这也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唯 一能够说出来的最为正确的话语。
 
  爱丽丝就像是没有在意他现在所说的话语一般,又仿佛是为了更好的说服现 在依旧没能理解自己的结野川,她那修长通白的手指转而指向了正在哭泣的那两 个女生,继续轻笑着说道:「有栖川丽佳,宫内舞,正是这两个和我们同一级的 女生的姓名,而且对于小川你来说,这可不是你第一次听到这个姓名哦~ 」 
  「额……」随着爱丽丝的话语,结野川不由的陷入了思考之中,疑惑之意能 够明显的从他眼中感受到,他知道爱丽丝没有说谎,但是一时半会他还是想不起 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对方,或者说听过对方的名字,毕竟这两个女生的面容对于 他来说还是有着十足的陌生感,见面应该是第一次才对。
 
  爱丽丝也轻而易举的看出了结野川的疑惑之情,知道他并没有想起来,她也 没有继续隐秘的想法,而是开口继续说道:「小川,你可真是健忘哦~ 难道说你 都忘记了你上次在厕所里面偷听她们两人上厕所声音的事情了吗?」
 
  「咦——」结野川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声,随后脸蛋变得通红起来,因为 经过爱丽丝这么「贴心」的提醒,他也终于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听过对方的姓名 了,但是那也是他不想要回忆起的记忆。毕竟那一次他可是被爱丽丝强行拉入女 厕所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报复,那时候还顺便偷偷在他兜兜里放入对方的 内裤。而她们两人也是在这期间,刚好出现在厕所里,来上厕所的,那时候爱丽 丝也在他耳边为他作为简单的介绍,只不过毕竟那一天羞耻的事情他极力的想要 遗忘,再加上之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结野川一时没能想起来也算是比较正常 的事情。
 
  只不过在看到那原本还因为在快被爱丽丝惩罚的危机时刻出言阻止的他心中 产生了小小好感的丽佳和小舞两人,也在听完爱丽丝的话语,看到结野川那默认 的表情,心情也一下子落入到底谷,看向结野川的表情也是那种看禽兽和变态的 表情,哭声也变得更加厉害起来。
 
  「我才没有偷听……明明是爱丽丝……爱丽丝你拉我进去的……」结野川慌 慌张张的想要解释一般,但是那两位女生可不会再相信他的话语,哭声也越来越 大,泪珠一颗颗不断的从脸上滑下,楚楚可怜的表情不管是谁看到都会感到一阵 心疼。
 
  只不过这一切对于爱丽丝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听着她们的哭声似乎是有变 得更大的趋势,爱丽丝转过脑袋,看着她们两人,冷冷的说了一句:「给我闭嘴! 不然的话对于只会哭闹的玩物,我只会用尽一切方法去好好的折磨的哦~ 」 
  「唔……」在爱丽丝这虽然不是非常响亮,但是却包含着威严的话语之中, 原本就因为刚才惩罚友惠的画面感到惶恐的两人,立刻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忙不 迭的强忍住自己哭泣的声音,虽然细微的哽咽声还是在所难免的。
 
  在看到对方的表现之后,爱丽丝才满足的重新转过脑袋,看向结野川,脸上 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小川,接下来就由我为你继续说明吧~ 虽然说在这个部 门里面,应该说丽佳和小舞两人算是表现比较良好的,但是呢,说到底也只是喜 欢追逐利益趋炎附势的女生,明明是和我同级,明明出生月份还比我早,竟然还 一直称呼我为『爱丽丝姐姐』呢~ 在学校里一天到晚黏在我的身边,在我耳边聒 噪,我可是感觉非常的麻烦和头疼的呢,就是因为她们两人,才会让我的机会推 迟了那么久呢,也让我一直很难找到机会和小川你独处呢~ 」
 
  「唔……爱丽丝姐姐……我们没有那么的想法……我们只是觉得爱丽丝姐姐 你在我们眼里真的是一名美丽高贵完美的大小姐……是真心喜欢着爱丽丝姐姐你 的……」爱丽丝的话语,让丽佳和小舞两人忍不住的带着哭腔开口说道。
 
  「是吗~ 那么现在我表现出的模样,是不是让你们内心中虚幻的形象完全的 破灭了呢~ 感到失望了呢~ 而且我刚才不是说过了,爱丽丝这个名字可不是你们 这些玩物可以随便称呼呢~ 」对于她们两人的话语,爱丽丝则是脸色不变,笑着 说道,但是现在她的笑容对于这两位女生来说,无疑就像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 西一般,一下子让她们的眼泪流的更多起来,但是害怕的本能也让她们忍不住的 开口说道:「主人……」
 
  「爱丽丝……够了……」结野川却无法在继续听下去了,因为这两位女生明 明是真心崇拜着爱丽丝,只是单纯的想要追逐她的背影,现在却被她这么对待, 这无疑对于这两个女生来说,最为残酷的事情,而正是这一点让他也不由难得的 提高一次声音说道。
 
               五百六十二
 
  结野川的声音也让爱丽丝再次转过了脑袋,只不过这一次的她却不由的半眯 着双眼,带着些许危险的气息说道:「小川,你竟然为了两个和你毫不相干的女 生,对我说出这样命令的话语呢~ 」
 
  爱丽丝现在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但是那份笑容在她现在的表现和举动上, 无疑不让结野川不由的感到一阵害怕和莫名的胆寒,同时如同有什么可怕的回忆 要涌现出来一般。只不过现在并不是去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看着还在哭泣的那 两个女生,他还是不由的鼓起勇气说道:「爱丽丝……你真正的目的……只是我 吧……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些女生无疑都是被我所牵连的……全部都是无辜的 女生……你就算是想让我得到什么样的惩罚都可以……但是请你放过这些女生吧 ……」
 
  结野川鼓起勇气违拗的话语,让爱丽丝的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浓厚,越发的让 人感到可怕,只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随即便消散开来,她的脸上 重新挂上了如平常那般普通的笑意,如同刚才的表现就像是错觉一般,同时她继 续轻笑着说道:「嘛,毕竟这就是小川你的性格呢,如果没有这样的表现反而让 人感到奇怪呢~ 不过现在,我真是在心中不由的觉得过去对小川你的刻意调教有 些太过了一点呢~ 」
 
  「咦……爱丽丝你说什么……」因为爱丽丝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似乎特意 压低了一下声音,让结野川没能听清楚,所以忍不住的开口的问道。
 
  只不过爱丽丝轻轻一笑,没有回答的想法:「没有什么哦~ 只是一些无关紧 要的事情哦~ 小川,虽然你现在的自我奉献精神实在是让人觉得伟大呢,但是呢, 我的目的可不是单纯你一个人哦,得到这些玩物完全的控制权也是我今天的目的 之一哦,虽然说这个目的需要小川你的配合才能完成呢~ 」
 
  「我才不会配合爱丽丝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可由不得小川你哦~ 这次我为你精心所准备的礼物你可是必须要收下哦 ~ 」对于结野川的拒绝,爱丽丝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反而用着不容拒绝的 语气强势的说道。不过作为贵族千金大小姐的她,即使就如她所说的只是克拉伦 斯家族的一个旁支,但是也比普通人多了一份没有的气势和自信,在她的眼中, 人类或许本来就有等级之分一般。
 
  在说完这番话后之后,爱丽丝重新将注意力落回到身后这群女生身上,对于 春药的药效还没完全发挥作用这一点,就连她自己也感到有些疑惑,甚至有点怀 疑是不是拿到了一些假冒伪劣的低效药,毕竟春药和迷药拿到手之后,她也没有 实际的去测试过效果,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在让安娜和安妮从特殊渠 道获取这批药的时候,先拿手下的其他女仆试一下药,看看药效如何。不过现在 再后悔也没有什么作用,而且对于她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可以令她感到慌张的事 情,就算是春药和迷药都失效,她还准备了其他的后续手段,毕竟为了这一天, 为了这给结野川的「惊喜」,她可是准备了好几个星期了,怎么可能不尽量做得 完美呢。
 
  而且在看到已经有一个女生陷入到欲望中之后,她也明白这个春药也是有效 果的,可能是药效真正爆发要比较慢。
 
  不过也因此,爱丽丝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陷入到发情状态的女生,如果不是 迷药的酥软无力的效果还在的话,说不定对方可能已经开始袭击旁边其他的女生 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发情状态的她扯得七零八落,而且虽然 中间稍微清醒了一下,但是很快又重新沉浸到欲望之中,不停的用自己的手指摩 擦自己的下身,嘴中也不由的流出淫靡的呻吟声,看对方那熟练的动作,看起来 自慰的事情并非是第一次做。
 
  饶有兴趣的看了一阵之后,爱丽丝才再次开口,而这次介绍的对象无疑就是 这一名正在呻吟的女生:「春宫鸣子,小川你一定不会陌生的吧,毕竟她可是我 们的同班同学呢~ 在别人面前一直表现出对男生很不感兴趣的模样,但是看她首 先陷入到发情状态来看,果然是套上了一层虚伪的表面,或许她比在场这几个玩 物更渴望男生也不一定呢~ 」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结野川不由的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到了鸣子 的身上,就算是对方和他的关系非常不熟悉,在班级里也从未说过一句话,但是 毕竟是同班同学,光是名字就足够引起他的注意力。
 
  只不过在看到鸣子现在的状态以后,结野川的脸蛋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因为对方原本身上制服的纽扣早已经在她发情状态中完全的扯开,凌乱的散开, 如果不知道的人绝对会认为对方遭到别人的施暴一般,而且不仅如此,她的胸前 那粉红色的胸罩也有一半掀开,让她一边的胸部完全的暴露到空气之中,那小小 的胸部上那粉红色的乳头可是引人注意,随着她急促的呼吸,那已经变硬的乳头 更是轻轻的颤抖起来,格外的引人注目。下身处的裙子更是直接的向两边散开, 将她下身处应该是和上半身配套的粉红色胖次完全的展露出来。而且因为欲望快 感的原因,与私处接触的布料位置更是变得一片湿透,而鸣子的右手则是不停的 在表明来回的搓动摩擦,借此来缓解因为发情带来的强烈的空虚感和酥麻感。只 不过这种无疑是隔靴搔痒的行为自然没有带来多大的效果,反而让她的表情显得 更加难受。
 
  结野川在愣了一下之后,便红着脸慌张的转移开自己的视线,根本不敢再多 停留一点,只不过对方那副模样还是被他深深的刻在脑海中,难以忘怀。毕竟, 就算是当初在新生合宿期间,月影老师就曾跟他说过,鸣子实际上是个幻想和渴 望着男生的侵犯的女生,但是那毕竟只是对方嘴里所描述出来的话语,是不是真 实还有待质疑,而原本一直在男生面前冷言冷语表现出非常冷淡的对方,却在现 在露出了如此可以说是非常娇媚的表情,不管是班级中哪个男生看到这幅景象都 会感到惊讶万分吧。同样的,他也没有想到鸣子同学竟然也是这个侍奉部的一员, 因为一开始对方那撕扯自己衣服的模样,让结野川不敢多看一眼,现在也只是下 意识的看向对方,所以也直到现在才发现对方的真实身份。
 
  结野川的表情变化自然也完全的落入到爱丽丝的眼中,让她的笑意变得更加 浓厚起来,她的话语还在继续:「呵呵,小川你同样也是如此觉得吧~ 虽然不知 道鸣子同学她加入侍奉部的真正理由是什么,但是我大概是猜测对方或许是有着 和学姐一样的目的呢~ 这样想想的话,平时的她也只是在故作清高而已,实际上 就是一名十足的闷骚女而已呢~ 」
 
  结野川倒是觉得鸣子应该不是和友惠学姐有着相同的目的,只不过那样的猜 测或许比爱丽丝所说的事情要更加糟糕,所以这时候的他还是乖乖的保持了沉默, 没有再说过什么话语。
 
  爱丽丝的目光也随即移向了剩余两名女生身上,轻笑着继续开口介绍道: 「内田璃茉,红林柚子,同是高二C班的学姐,同时她们俩又是表姐妹~ 只不过 柚子学姐的性格外向开朗,璃茉学姐的性格内向,所以才会成为副部长一员呢~ 柚子学姐倒是除了经常发表白痴一般的言论以外,本质到没有糟糕到友惠学姐那 般地步~ 只不过身为她同龄表妹的璃茉学姐~ 看上去内向文静,实际上可是一个 隐藏的变态哦~ 要知道我可是在有一次『偶尔』的状况下,看到对方的日记本, 小川,你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上面写的全部都是学校里面一些应该外貌有些 帅气的男生的姓名家世,以及作为幻想,作为脑内剧场的如果和对方成为女朋友 后的假象剧情,然后就如同当做事实一般记录到日记本中,真不知道如果她班级 中的同学,她的朋友,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会是怎么样的表情,我想一定会变得非 常精彩吧~ 」
 
  结野川忍不住将目光看向爱丽丝所说的那两个人,红林柚子应该是那个黑色 短发头上带着粉色的发箍,脸上带着红色眼镜的女生,而璃茉则是另外一名留着 黑色长发的女生,只不过那特别长的刘海将她的右眼完全遮挡住,让她的形象透 露着内向的本质,而现在的她在听到爱丽丝的话语之后,脸色自然而然的瞬间变 得苍白起来。
 
               五百六十三
 
  对于内田璃茉来说,日记本可以说是她最为重要的东西,毕竟里面可是记录 着她最为真实的本性,如同变态一般的幻想空想,不管是谁都不能看到,红林柚 子可以说是她在学校里最为亲近的人,因为对方不仅是她的表姐妹,而且对于她 这么内向的女生都愿意开朗的接受,和自己开心的聊天,即使是自己经常保持沉 默对方也不会介意。所以在红林柚子加入侍奉部之后,她也紧跟着她的身后加入 到这个部门,不过这个部门的目的和宗旨或许与她每天所幻想的事物有一定的相 同之处。
 
  如果说让结野川知道她们两人的关系的话,绝对会立刻想起自己班级中风华 和步美两人,她们两人关系就与对方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出奇的相似。但是即使 是这样,内田璃茉也没有将这个日记本的事情告诉对方,一是她完全只想把这件 事情当做自己一个人的秘密,二是她害怕柚子在知道她真实的本质之后,还会不 会被对方所接受,还会不会对方继续当做好朋友来对待,毕竟自己这个特点就算 是她自身同样也明白是一个多么变态的本性。
 
  而现在自己这最为重要的秘密却被爱丽丝一语道破了,现在的她甚至连思考 爱丽丝是如何看到自己一直藏着的日记本这件事也没有功夫,因为这对于她最为 隐秘重要的秘密一下子被对方在这么多人面前一口说出来,即使是今天如果侥幸 逃出去的话,她以后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这些部员,所以她的脸色自 然而然的变得一片苍白起来,慌张和害怕的情绪充斥在她的脸庞之上,同时嘴巴 张开,原本轻柔的声音在她激动的情绪下一下子变得高涨尖锐起来:「不要…… 不要!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哦~ 为什么我一定要听从你的命令呢~ 而且作为我的玩物,你竟然敢对我 下命令呢~ 真是够胆大呢,原本还以为璃茉学姐你只是个胆小的女生呢~ 既然如 此的话,我就好好的将你在日记本里面的事情读出来吧~ 」爱丽丝则是表情不变 的轻笑着说道,同时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一本本子,轻轻打开,似乎是真的准备 读出来一样。
 
  「不要……不要……不要!」看到爱丽丝拿起的笔记本之后,璃茉更是一下 子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因为对方拿在手里的笔记本并不是什么假道具,而是真真 切切的就是一直被她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对于自己的日记本什么时候竟然被对方 拿走并且就放到旁边的柜台上这件事情璃茉感到惶恐不已,但是让她更为害怕和 惊慌的是对方那即将要读出自己日记本所记录内容的行为,所以如同撕心裂肺一 般的呐喊起来,那声音想必就连刚才的友惠学姐发出的声音都比不上吧。
 
  「爱丽丝!停止下你的行为吧!」而让人意外的是,这回主动开口的是之前 一直保持沉默的红林柚子,原本有着知性美感的对方在春药作用下变得绯红的肌 肤,让她增添了别样的美感,只不过现在的她竟然挪动着无力的身体,紧靠到璃 茉的肩膀上,勉强的让自己作出如同阻挡在对方面前的动作一般,用着她那清脆 有些悦耳的,但是此时充满了坚定的语气说道。
 
  「哦,柚子学姐你终于开口了呢,我还以为你会一直保持着沉默呢~ 」听到 柚子的话,爱丽丝倒是暂时将注意力从日记本上移开,轻笑着说道,「只不过刚 才我说的话语可是对于你也通用的哦,还是说你想要得到惩罚呢~ 」
 
  「……主人……」柚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用着这有些颤抖的语气说出这 对于她来说有些羞耻的称呼,就连原本因为春药刺激染红的肌肤现在也有变得更 红的趋势,不过在喊出这声称呼之后,她也如同放开一般,继续说道,「主人, 我只是想说你不用如此羞辱璃茉,毕竟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着不为人知 的事情,世上绝对不会有两片相同的叶子,所以就算是璃茉她有着这样的兴趣, 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作为外人我们无权去说什么……而且对于我来说,就算是 知道里璃茉她这样的兴趣,即使是别人不接受,我也会一直将璃茉当做我的好朋 友,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改变的。」
 
  「柚子……」听着柚子所说的话语,在她旁边的璃茉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似乎是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她可是在爱丽丝说出她的秘密的时候, 一瞬间觉得天地坍塌,自己从此会被孤立的感受。
 
  而璃茉的轻呼声传达到柚子的耳内,对于话语中所包含的迟疑与是否选择相 信的情绪也被她听了出来,她轻轻转过脑袋,看向柚子,左手也轻轻的握住璃茉 那有些冰冷颤抖的手,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对她轻笑着说道:「璃茉,不用感 到这么害怕和慌张呢,毕竟一直以来我都和你在一起,你觉得我们的友谊是那么 脆弱的吗,而且我们之间还有一层血缘的羁绊呢,虽然说比较淡就是了呢~ 」 
  柚子的笑声自然和爱丽丝的轻笑不一样,她的笑是发自内心深处最真诚的笑 容,在璃茉的眼里,这份笑容更是扩大了无数倍,直截了当的透彻她的心扉,加 上对方的话语,璃茉脸上原本害怕和惶恐的表情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苍白脸 上的温度似乎也在重新回复,感动和开心的表情涌现在她的脸上,泪水情不自禁 的从她的双眸中涌现出来,语气更是哽咽了起来:「柚子……谢谢你……谢谢你 ……呜……」
 
  看着这对于结野川来说是感人的一幕,但是在爱丽丝的眼里只能感觉到讽刺 和不满,说实话这样的发展她也根本没有想到过,原本她可是为了完全击溃在场 所有人的心理防线,特意搜集了这些关于她们的资料,了解她们各自的特点,璃 茉的日记本也算是她命令安娜安妮偷过来的。只是原本作为利器的日记本,现在 却完全失去了作用,想必就算读出来也没有任何作用,因为璃茉的内心寄托由于 柚子的表现已经完全的从日记本这件事物转移到柚子的身上,现在的对方可以说 是只受柚子一个人的目光影响。说不定,就按这样的节奏发展,以后,她们两人 变成一对百合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说现在的柚子应该绝对没有这样的念 头,而璃茉则是没有完全的察觉到自己内心中所涌现的念头。
 
  只不过爱丽丝的不愉快也只是持续了一阵子,因为她很快的就想到了更好的 办法,更好的让对方感到绝望的方法,更好的控制对方的办法。
 
  她的嘴角轻轻泛起了一丝让人感到害怕的笑容,只不过这一切都让在场的人 没有发现,毕竟现在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璃茉和柚子两人身上,当然鸣子是个例 外,现在的她也已经完全的沉迷在快感和欲望之中,根本没有能够保持清醒的理 智。
 
  「安娜,你过去把柚子学姐给我带过来~ 」爱丽丝一丝带着笑容的声音此时 也突然传达到这个部门里面每一个的耳朵之中,也让原本还互相看着的璃茉和柚 子两人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恢复到了原先慌张的状态,毕竟她们可是还处于 这么危险的状况之中,而且就算是爱丽丝似乎脸上还带着笑容,但是此刻下出这 样的命令不管是谁都不会觉得对方会好心。
 
  「我明白了,爱丽丝大小姐。」原本站在结野川身后的安娜完全没有的犹豫 的就回答道,忠实的履行爱丽丝所下达的命令,走向柚子她们两人的方向。 
  看着作为爱丽丝贴身女仆安娜的走近,璃茉和柚子两人颤抖变得更为明显起 来,而在对方拉住柚子一只手臂准备将她拉扯过来的时候,柚子忍不住挣扎起来, 而璃茉更是用着剩余的力道紧紧的抱着柚子另一只手臂,不让她离开,同时开口 颤抖的说道:「不要……不要……你们要对柚子干什么……」
 
  对于这微不足道的阻挡,安娜丝毫没有在意,只是用手掌在璃茉的上手臂上 轻敲了一下,对方立即就发出一声痛呼,无力的松开了搂着对方胳膊的双手,只 能继续留着眼泪看着柚子被对方拉到爱丽丝的面前。
 
  而爱丽丝则是轻轻歪着脑袋,用着手指轻敲着柚子的脸蛋,轻笑着说道: 「柚子学姐~ 真是没想到你的性格竟然是意外的善良,这一点上面倒是和小川有 些相似呢~ 只不过呢,对于我来说,这一点反而是有些觉得碍眼呢~ 而且自然你 那么善良,那么我就让你露出最本能的表现,好好的看卡最真实的你是怎么个样 子呢~ 」
 
  说到这里的时候,爱丽丝不由停顿了一下,嘴角的弧度也显得越大,而那对 于现在的柚子来说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也继续传了出来:「安娜,给柚子学姐加 大一下春药的剂量,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到多久呢~ 」
 
               五百六十四
 
  爱丽丝的话语无疑让柚子的眼眸一下子收缩起来,慌张害怕的表情在她的脸 上明显可见,身体挣扎着似乎是想要逃跑一样,只不过原本就因为迷药浑身酥软 的她,怎么可能挣脱爱丽丝那兼职保镖的贴身女仆安娜的力道,所以她现在所做 的完全只是无用功而已,无疑只会增加体力徒劳的消耗而已。所以柚子她也只能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嘴巴被无情的掰开,然后往里面灌入了与春药搅拌在一起的 液体,想必这里面的剂量也比刚才下的量要大多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璃茉哭的更是厉害,想要爬过来阻止,但是酥软无力的身体 根本支持不了她爬行这么远的距离,单纯移动几下都成为了奢望,更何况说要爬 行这么远的距离,现在的她也只能不停的哭喊着:「爱……主人……请你停下… …请你放过柚子吧……」
 
  「璃茉学姐,你也不要慌哦~ 你们可是都有份的~ 」爱丽丝则是对于她的哭 喊毫不在意,反而继续说出那些对于部员来说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
 
  「爱丽丝……」看着被强迫灌入溶有春药液体的柚子,听着璃茉的哭喊声, 结野川忍不住的向爱丽丝方向走去,一边开口,似乎是想要阻止她现在的行为。 
  只不过在他刚刚迈动开一个步子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安妮,则是早已察觉 到他的目的,不用爱丽丝命令,就紧紧的从背后将他搂在怀里……或者说将他禁 锢在自己怀抱中也没错,毕竟小川对于她们的主人来说也是重要的人物,而且自 己也跟他熟识,虽然说对方并没有记得她们,但是像对待柚子那般对待结野川的 话,就实在是太过不妥当了,所以现在用双手搂住对方无疑是最合适的行为,而 且相对于结野川来说更为高挑的身材,这样的姿势能够更好的束缚住他的行动。 
  感受到背后的那高耸柔软的触感,结野川不由的脸色一红,不过他也明白现 在不是因为这种事情害羞的时候,连忙带着慌张的语气说道:「这位姐姐……你 快放开我……」
 
  「对不起,小川,没有大小姐的命令,我是不可能放开你的,因为绝对不能 让你影响到大小姐的决定和行动。」在他背后的安妮则是贴在他的耳边回答道, 只不过那吐露到结野川耳垂上的喘息声,就让结野川的耳朵不自然的变红了起来, 而且还轻轻的颤抖了几下,想来这对于他来说还是不小的刺激。
 
  爱丽丝似乎也注意到这边的骚动,看着被安妮紧紧搂在怀中,束缚住行动的 结野川,轻笑着说道:「小川,现在的你还是保持沉默就行了,只要让我将这些 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好好的装点一下,就可以完全的送给你了呢~ 」
 
  「我……我才不要什么礼物……她们都是人,活生生的人……为什么爱丽丝 你要做出这般践踏别人意志和尊严的行为……为什么要作出这么过分的事情……」 结野川忍不住的提高声音呐喊道。
 
  「小川,你竟然质问我,这些可都是为了你准备的东西呢~ 你以前不是和我 说过,每个人都有一个朋友圈,单独的两个人并不能形成这样的圈子,所以你选 择试图离开我,和原来的伙伴一起玩耍。那时候不明白的我,因此而生气对你做 了有些过分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已经明白了,也因此,为你准备了这么多人,而 且将会是无条件听从你和我话语的人,她们都将会成为我们两人的玩物,而且安 娜和安妮,她们两人也同样可以属于你,我想她们两人也绝对不会拒绝~ 而且除 此之外,你还觉得少的话,你还想继续要一些玩物的话,我也可以为你抓来调教 好,像在英国老家原先和我一起玩耍的女生,我全部都调教成只听我一个人话语 任我吩咐的玩物,只要你想要的话,我都可以给你~ 」爱丽丝露出了非常灿烂的 笑容,开心而又兴奋的说出了这些话语,说完之后,她又将语调重新降低,继续 缓缓的用诱惑的语气说道,「当初的事情也有我的责任在身上,因为不理解,所 以才会把怒气发泄在你的身上~ 所以在回来之后,得知到你有女朋友,我也没有 怪罪于你,为难你们,反而为你准备了礼物~ 所以现在的话,小川,快回到我的 身边吧,对于我来说,我的朋友有你一个就完全足够了~ 」
 
  爱丽丝一番话语让结野川不由自主的愣住了,沉默了良久,才喃喃自语道: 「爱丽丝……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对于没有小时候和对方一起记忆的他来说, 爱丽丝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感到难以理解,却又有一种本能的害怕。
 
  对于结野川的反应,爱丽丝虽然比较失望,但也不觉得奇怪,所以她收回起 自己原先脸上那般激动的表情,而是开口说道:「虽然说捉弄没有过去记忆的小 川挺好玩的,但是看来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让小川你回想起过去的记忆呢,毕竟那 可是比起谁来说都要早都要坚固的独属于我们两人的回忆和羁绊呢~ 」
 
  说完,她将目光转向安妮,开口继续说道:「安妮,把小川放开吧。」
 
  安妮也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在回答了一句「明白了,爱丽丝大小姐」后, 便直接了当的松开对怀中结野川的禁锢,恭恭敬敬的站回到原来的位置。这也让 结野川越发的疑惑,不知道爱丽丝下达这个目的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说他不怕 自己过来阻止她的行动吧,虽然说目测自己也难以做到就是了。
 
  而爱丽丝的目光则是重新转回到结野川的身上,看着一脸疑惑的结野川,脸 上的笑意更加浓厚起来,目光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随后红唇轻张,轻轻的吐露 出一个字眼:「川~ 」
 
  「唔……」仅仅是一个字眼,但是对于结野川来说无疑像是诅咒一般,让他 本能的产生出一种恐慌胆怯畏惧的心情,脑海中也剧烈疼痛起来。
 
  结野川的反应自然而然的完全的落在她的眼中,让她嘴角显露出的笑意更为 灿烂起来,再次张开红唇,不过这次却是多了一个词眼:「川~ 趴下~ 」 
  「唔……」对于这样的命令结野川当然是本能的抗拒,自己可不是什么宠物 狗,这样的命令不是明显的在羞辱自己吗。
 
  只是让他惊恐的是,等到他头痛缓解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的 已经四脚朝地,完全的如同一条小狗一般趴在地上。
 
  这样的状况让他害怕的同时也准备连忙从地上站起身子,自己可不是什么宠 物狗,尤其是现在还在部门里其他女生注视下的情况,这样的情况也只会让他感 到更加的羞耻难堪。
 
  只不过爱丽丝则是如同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在他快要做出行动的时候,第 三声话语又清晰的传达到他的耳边:「川~ 爬到我身边来~ 」
 
  「唔……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不由自主的听从爱丽丝 的命令……」看着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爬到爱丽丝旁边,完全如同 宠物狗一般的行为,让他感觉异常的羞耻难堪,忍不住的开口自言自语道,又像 是对爱丽丝的提问。
 
  「呵呵~ 因为很简单呀~ 即使小川你忘记了小时候和我一起的记忆,但是呢, 你的身体,你的意志深处,你的本能都不会忘记和我一起的经历,忘记我的命令 哦~ 」看着结野川这迷惑和惶恐不安的表情,爱丽丝不由轻笑一声,半蹲下身子, 伸出她那白皙的手掌在他的脸蛋上一边轻轻抚摸着,一边开口说道。
 
  「唔……」结野川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却不容许他不相信,不然的话他怎么 会在无意识的状况下不由自主的听从爱丽丝的命令,以羞耻的姿势爬到她的身边, 而且对方现在抚摸在他脸上的手掌,虽然触感舒服,但是却让他的身体下意识在 颤抖,在害怕,就像是本能的畏惧对方一般。
 
  「小川~ 不要不相信哦~ 你可是要明白,就连你现在的性格,你现在的选择, 你现在这可以被人认为懦弱无能,善良过头的性格,或许都是在我的影响下所造 成的哦~ 」在爱丽丝的手指轻轻抚摸到结野川那颤抖的嘴唇之上的时候,不由的 再次开口说道。
 
  「唔……」结野川露出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虽然说之前他就怀疑过自己的 性格,是不是并非单纯父亲的影响,毕竟父亲他并没有说过太过绝对的话语,但 是现在他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而爱丽丝则是完全不在意对于这质疑的眼光,轻笑着说道:「既然这样的话, 那就好好回忆起过去和我一起的记忆吧~ 川~ 」
 
  「唔啊……」
 
               五百六十五
 
  「咚咚」结野川站在房间大门之前,用手轻敲了一下房门之后,便缩了回来, 脸上露出有些迟疑和犹豫的表情,似乎是有什么事情令现在的他特别的烦恼。 
  「咔嚓~ 」听到敲门声之后,房间里立刻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房门 很快的被打了开来,里面露出了爱丽丝那红扑扑开心的笑容,在看到结野川的身 影之后,她的笑容无疑要变得更加灿烂,带着有些欢快的心情说道:「嘻嘻~ 川 ~ 你终于来了呢~ 今天我们来玩什么呢~ 是继续一起玩游戏吗~ 或者说我们一起
 来玩扑克牌呢,我特意让安娜和安妮为我们准备了一副扑克牌,如果川你有什么 不熟悉的地方,尽管问我就行了,我可是对每一项规则玩法都非常的熟悉的呢~ 」 
  看着露出这么开心笑容的爱丽丝,结野川的脸上的犹豫之色变得更加浓厚起 来,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犹豫的说不出来。
 
  而爱丽丝则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反而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挡住了结野川进来 的道路,连忙欢快的向后跳动了几步,让开距离,欢快的说道:「一不小心把川 你进来的方向挡住了呢,如果按淑女课程里面来说可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呢, 不过川你是我的好朋友,应该是不会介意这一点的吧~ 嘻嘻,小川你快进来吧~ 」
 
  「爱丽丝……」迟疑了一下,结野川还是下定决心张开双唇,发出了声音, 呼喊了一下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川,有什么事情吗?不过,川你还是赶紧进到房间里面来再说吧, 不然的话安娜和安妮看到了,说不定会以为我故意把川你拒之门外呢~ 」对于结 野川的这声呼喊,爱丽丝稍微露出有些不解的表情,不过开心的笑容一直挂在她 的脸上仍旧没有消散。
 
  「不用了,我……」结野川咬着牙摇了摇脑袋说道,似乎是想继续说些什么。 
  只不过爱丽丝在听到结野川说出「不用了」三个字的时候,就不由的露出了 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咦,川,怎么了,为什么不进来呢?难道说川 其实你很介意刚才路被我挡住的事情吗,川,这样你可是有些小肚鸡肠了呢~ 不 过呢,作为一名高贵而又大方的淑女,我是不会介意的呢~ 作为补偿,今天我可 以特意让你一盘呢~ 」
 
  明明基本都是我赢得……结野川不由自主的心中吐槽道,不过眼下并非是说 这些的时候,对于他来说,今天有不得不说的事情,只是刚才看到爱丽丝见到自 己这开心的表情,让心中本来就已经产生的犹豫再次加大。
 
  但是他明白这事情是不得不说,所以迟疑了一下之后,终于鼓足勇气说道: 「爱丽丝……我现在过来,并不是来找你玩的,只是想跟你说一下而已。」 
  「咦——」爱丽丝露出非常意想不到的表情,似乎是根本没有想过结野川会 说出这样的话语,在这一瞬间,原本开心的笑容转变为急促慌张的神情,匆匆忙 忙的说道,「川,为什么,难道说刚才那件事情就真的让你这么生气嘛,那样的 话,就算让我向你道歉也可以!」
 
  「爱丽丝,我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而且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会 因为这种事情生气的人吗……」结野川半是无奈的说道。
 
  「既然不是这样的话,那到底是为什么?」
 
  「其实是今天我和其他朋友约好了要一起出去玩……如果可以的话,爱丽丝, 你也可以和我一起来,那些伙伴性格也不错的呢,如果见到爱丽丝,他们也会很 开心的,我想你也应该能和他们好好相处……」结野川挠了挠脑袋说道。
 
  「不要!」只不过结野川的话音刚落,爱丽丝就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的回 答道,「我才不要见其他什么人,我在这边的朋友只有川你一个人!」
 
  对于爱丽丝的话语,结野川脸上透露着无奈的神色,对方的回答完全在他的 意料之中,毕竟之前他已经将这样的事情提到过几次,但是每一次无一例外爱丽 丝都露出了强烈的否定的表情,这也让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同样也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爱丽丝不肯和自己出去多交一些朋友,明明之前也是那么很简单的就和自 己成为朋友的。
 
  不过既然爱丽丝已经表露出这样的态度,结野川也没有太过强求,所以便挠 了挠脑袋说道:「既然爱丽丝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强求你来了,所以我今天和 朋友要出去玩一天,这一天我大概都不会来了,所以抱歉呢,爱丽丝。」
 
  「不要!川!我不准你走!」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爱丽丝似乎连他的离开 也一同否定掉,大声的指着他说道,脸上也露出非常认真的表情。
 
  「爱丽丝……我只是离开一天而已,明天我就会回来的。毕竟我也有这些其 他朋友在,这将近半个月我基本上天天陪你玩,他们也有不小的抱怨,说我有些 离群了呢,所以今天这一天我必须去呢……」结野川带着无奈的语气说道。 
  「那川你不要管他们好了,反正你不是有我这个贵族大小姐作为朋友吗,这 些贫民的普通朋友你就不用理他们,陪我玩就是了!」爱丽丝双手叉腰理直气壮 的说道,似乎是认为自己说的最正确的事情。
 
  「爱丽丝,不要这么说他们,朋友可是和身份没有什么关系的呢,他们全部 都是我的好朋友呢,一起玩耍一起胡闹,我想这就是朋友之间最基本的关系呢。」 对于爱丽丝的无理取闹,结野川也莫名感到头痛起来。
 
  「我不管!川,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难道说我爱丽丝还比不过他们这群家 伙吗!」爱丽丝似乎是有些生气起来,语调也稍微的提高。
 
  「爱丽丝……这根本不是什么能够比较的事情……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结野川非常为难的说道。
 
  「这算什么!明明对于我来说川,你是我最为重要的朋友,为了你,其他的 人我都可以完全不去理会!所以你的朋友有我一个人就完全足够了!」爱丽丝更 加生气的说道,眼神也显得越发的认真,小小的身体此时也多了一份平时所没有 的气势。
 
  对于爱丽丝这么认真的态度,同样只有十岁的结野川一下子没能完全的反应 过来,在对方这样的气势下,内心中甚至出现了慌张的情绪。只不过随后他还是 咬牙继续说道:「爱丽丝,你不要胡闹了,就像你在英国有自己的朋友圈一样, 我在日本也有自己原来的朋友圈,所以……」
 
  「原来川你是指这个呀!等我下次回国之后,我可以马上就和她们断绝关系!」 爱丽丝丝毫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
 
  只不过这样的态度只让结野川越来越害怕,皱着眉头说道:「爱丽丝,我不 是这个意思……反正我今天肯定要去和朋友玩的,爱丽丝你就先暂时自己一个人 玩一下吧,明天我保证绝对会来陪你玩的……」
 
  「川,我不准你走!如果你走的话,就是叛徒!就是骗子!就是大笨蛋!」 
  看着语气越来越激动的爱丽丝,结野川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爱丽丝…… 今天你不管说什么都没用的……还有现在时间不早了,快到集合的时间了,我就 先走了,明天见吧……」
 
  「川!如果今天你就这么离开的话!那么明天开始你就不准再踏入到我的房 间!我们也不再是朋友了!」看着结野川即将转身的身影,爱丽丝终于忍耐不住, 单手指着他,大声的说道,眼中也第一次出现了迷蒙的水雾。
 
  在听到爱丽丝这句话的时候,结野川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动作也不由 的僵硬住,只不过犹豫了一阵之后,他还是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去,他只是把 爱丽丝的话语当做一丝赌气的话语,想必明天虽然会生气,但也应该不会真的如 她说的那么过分。而且他也觉得现在的爱丽丝似乎是有些太过任性了,他的心中 也不由的起了一阵小脾气。
 
  「川!刚才我说的没有一句话是假话!如果你真的敢走的话,那我就真的会 和你断绝关系!」看着结野川继续向楼梯走去的身影,爱丽丝只感觉心脏一下子 揪痛起来,不由自主的再次提高声音说道。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结野川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反而依旧走到了楼 梯口,开始向楼下走去。随着两人的距离不断的拉开,爱丽丝再也没有忍耐住, 晶莹的泪珠从眼眶中滚落下来,在白皙漂亮的脸蛋留下明显的湿痕,同时她的身 体也不由的半蹲下,语气哽咽的说道:「川……你快回来……呜……你不要离开 ……明明你的朋友是我才对的……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