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71-575)
 字数:15455
              五百七十一
 
  「川~ 怎么不走了呢~ 快走呢~ 」爱丽丝对着四肢着地如同小狗一般趴在地 上的结野川,大声的说道,手中的鞭子似乎是随时准备鞭打到他的身上。
 
  「爱丽丝……这样还是算了吧……我感觉太过不好意思了……」结野川则是 红着脸带着为难的表情说道,说实话对于他来说光是保持这样的姿势就让他特别 的面红耳赤。
 
  「这可是绝对不可以呢~ 还是说川你想违背我的话,还想要再次背叛我吗!」 爱丽丝的声音忍不住再次提高了起来,现在的她可是结野川稍微一点动摇都会让 她变得激动不已。
 
  「不……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绝对不会背叛爱丽丝你的……」爱丽丝的 声音让结野川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下抖,脸上也露出了少许害怕的表情,忙不迭的 用急促的声音说道,生怕自己说慢了,等待自己的就是一下鞭打。
 
  「既然是这样的话,川,你还在犹豫什么,那就赶快给我动起来!」听到结 野川的回答,爱丽丝这才稍微平复了一下激动的语气开口说道。
 
  「……是……」犹豫了一下之后,结野川就算是再不情愿,还是只能勉强的 说出了答复,脸上也闪现着难堪的神色。
 
  现在的结野川正位于那个一开始爱丽丝用来调教他的空荡荡的大房间里面, 全身赤裸着,如同小狗一般趴在地面上,而他的脖颈上无疑也被对方套着狗的项 圈,通过一条长长的铁链联系着,另一端则是握在爱丽丝的左手手心上。而爱丽 丝的右手则是拿着那条原来的鞭子,现在她的形象就像是牵着小狗去散步的女主 人一般,只不过因为作为小狗的是同样的人类,让现在的她莫名增加了一份女王 的气息。想必绝大多数人看到这幅画面都会感到吃惊不已吧。
 
  这一天离爱丽丝第一次调教结野川已经过去了四五天,爱丽丝也从单纯的鞭 打结野川换做了各种从漫画中学来的其他方式,今天也是这其中一种,将男生完 全的当做宠物狗对待。
 
  说实话,结野川在第一天的时候,心中就生起了逃离出爱丽丝的家里,再也 不回来,再也不想和对方做朋友的念头。只不过对方最后的威胁让他不由的被迫 打消了这个多余的念头,爱丽丝家里的力量他可是知道的,对方如果真的想做的 话,凭借着家里这些保镖,完全就可以很简单的将他那些朋友抓到家里,而且到 了那时候,受到如此痛苦鞭打的话,对方肯定会恨上自己,从此不再和自己做朋 友吧。现在的他已经不想再失去那些朋友了。
 
  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他也自然不敢跟家里的人说,毕竟他可是非常害怕被 家人知道后,她们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和态度,而且让他更担心的是,爱丽丝会不 会对自己的家人也同样的出手。所幸的是自己的父母刚好出门,家里只有姐姐妹 妹以及姨妈在,如果是母亲喊他一起洗澡的话,如果自己拒绝的话,只会让父母 产生怀疑,而且就算是安娜和安妮和他涂上了伤药,红印消退了一点,但是如果 脱下衣服绝对会被看到。对于姨妈的邀请,他则可是完全可以拒绝,虽然这同样 也让对方笑着说了一句「小川也长大了,变得害羞了呢~ 」这样让他稍微感到疑 惑的话,但是对方没有继续要求帮自己洗澡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不过就算这样,每次的洗澡,都也让他感到非常的痛苦,热水与鞭子留下的 伤口的接触,让他真的是每次都差不多要冷汗直流,如果不是死死咬住毛巾的话, 说不定那样痛苦的声音早就传遍整个房子。而且像第一天这样鞭打胸口还好,之 后爱丽丝也鞭打过他的后背,这样直接的影响,让他根本不能以正常的姿态躺着 睡觉,只能侧着身子睡,而且晚上睡迷糊了,重新回到了躺着的姿势的话,那样 伤口的疼痛往往将熟睡的他完全的痛醒。这样痛苦的遭遇,让他的心中对于爱丽 丝的感觉只有害怕和痛恨,对方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恶魔。
 
  唯一指的庆幸的是,爱丽丝所准备的药膏似乎是挺不错的作用,在第一天疼 痛之后,第二天痛感就会减弱很多,而且似乎也不会让他的身上留下明显的伤口。 但是这样一来,爱丽丝对他的鞭打也没有停止过,就算是旧的伤口消去,新的伤 口也会很快的添上来。最让他害怕的是,原本他以为爱丽丝应该只会持续几天这 样让他害怕的行为,只是让他完全绝望的是,对方似乎是慢慢的喜欢下这些行为, 产生了奇怪的兴趣,甚至每次鞭打他的时候都会出现奇怪的笑容,因此对于各种 调教他的行为也乐此不疲。
 
  今天像宠物狗的调教倒是第一次,但是对于结野川来说,这样的羞耻感可是 非常的大,尤其是身上的衣服也在对方命令下被迫的脱光,现在的他身上未着丝 缕,完全处于赤裸的状态,不是非常凉的空气接触到他的身体,还是让他止不住 的感到凉意,身体也有些轻轻颤抖起来,皮肤上更是泛起了小小的疙瘩。
 
  所幸的是这几次调教,爱丽丝都选在这个房间里面,并没有让除了安娜和安 妮以外的人看到这些场景,所以今天也没有打算将结野川牵出房间外,这也算是 不幸中的万幸。毕竟如果让其他一群女仆看到自己现在这种羞耻的状态,就算是 情商再低再迟钝的结野川都会忍不住就有种再也不想见到他人的冲动。
 
  当然,不是说在安娜和安妮爱丽丝面前他就不感到羞耻了,现在暴露在她们 眼前的行为无疑也让他非常的面红耳赤,羞耻不已,但是毕竟这几天的调教,自 己的表现都完全的落在她们三人的眼里,或许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有了不小的适 应性。
 
  「快爬呀~ 川~ 不然的话~ 」看着结野川虽然答应了自己的话,却还犹豫着 没有动的身体,爱丽丝不由的拖长了尾音说道,最后的话语即使没有完全的说明, 结野川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一旦自己再不行动的话,想必对方右手上的鞭子一 定会毫不留情的落到自己的后背上。
 
  「唔……」在发出一声呜咽声后,结野川也闭上了眼睛,如同逃避现实一般, 同时他的身体也在他有些自暴自弃被迫无奈的状态下,开始慢慢的动作起来,先 是抬起右手向前移动,随后是左手,双膝也跟着他双手的行动向前移动着,这样 的举动无疑就像是小狗般的行动,也让看着这一幕的爱丽丝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脸上带上了奇怪的笑容,用着一种非常高兴的语气说道:「对~ 对对~ 就是这样 呢~ 川~ 就是这样完全如小狗的爬动,这不就是对于我们两人关系最好的证明嘛 ~ 这就是友情的证明呢~ 所以不要停~ 川~ 快给我继续爬~ 」
 
  如果是平时的话,结野川绝对会对她这句话进行反驳,毕竟哪里的朋友会用 这样的方式来证明双方的友谊,但是现在的他却绝对不敢做出任何的反驳,完全 的被爱丽丝打怕的他,可是明白自己一旦说出这样否定她的话语,绝对会被对方 认为这是对友情的否定,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背叛,那么在她口中为了让自己更好 的明白这一点的话语下,一顿鞭打是绝对不会少的。
 
  咬着牙,结野川继续抬动起自己的双手,继续慢慢的向前移动着,膝盖与地 面产生的摩擦,让他感觉到不小的痛感,想必以这样的方式爬动,自己的膝盖绝 对会变红甚至磨破皮,但是比起爱丽丝鞭打所带来的痛苦,这样的感觉无疑算不 上什么,所以他也只能强忍住心中的羞耻感以及膝盖上的痛楚,继续如同小狗一 般在地面上慢慢的爬动着,绕着这个房间慢慢的转动。这样一看,现在没有穿裤 子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完全的糟糕,毕竟这样可以免掉裤子被磨破的状况。 
  而爱丽丝则是对于这一幕表现出非常兴奋的态度,仿佛就像是真的带着宠物 狗在散步一般,看着结野川在自己的牵动下,不断的在地面上来回爬动的姿势, 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笑容,非常开心的说道:「对对对~ 就是这样~ 川~ 这样才
 乖呢~ 这样你才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呢~ 嘻
 嘻……」
 
               五百七十二
 
  「川~ 你说,你的朋友都有谁呢~ 」
 
  「爱丽丝……我的朋友只有爱丽丝一个人……」
 
  「川~ 你说,你喜不喜欢我呢~ 」
 
  「我……我最喜欢爱丽丝了……」
 
  「川~ 我对你所做的事情你会感到恨我吗~ 觉得会讨厌吗~ 」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怎么会恨爱丽丝呢……我对于爱丽丝这么喜 欢我……感到非常开心的快乐呢……」
 
  「川~ 你是不是想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呢~ 」
 
  「对……爱丽丝……我想要和爱丽丝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呼呼~ 真是不错的回答呢~ 川~ 」坐在椅子上的爱丽丝,带着满脸开心幸 福的笑容对着结野川说道,对方的回答可是让她非常的满意,因为这些都是她想 要的回答,全部都是她理想中的答案。所以对于自己之前所做的调教行为,更加 不会感到后悔,或者说反而庆幸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才能像这样这样「得到」 结野川的心,完全的让他成为自己最理想的朋友,仅仅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朋友。 
  只不过现在被迫以跪坐的姿势在她面前的结野川心情就不会那么好了,可以 说现在的话语基本上都是他违心的话语,痛苦的经历折磨调教,让年仅十岁的结 野川学会了如何去说谎,学会了如何用语言去欺骗他人。这也是他最为无奈的决 定和选择,毕竟如果他不能做出让爱丽丝满意的回答的话,想必对方对自己的鞭 打只会变得更加厉害,那种铭刻在肌肤上的痛楚以及身体上的羞辱,他已经不想 要再次感受到了。正是因为知道这份痛楚是多么强烈,他才会如此去逃避这样的 现实。
 
  而现在的结野川其实也是一副比较羞耻的打扮,虽然说比起前面一个多星期 里面,现在的他的样子要好很多了,不用再赤裸着身体,而是穿上了衣服,但是 他现在身上的衣服可是完全的女生的衣服,这种轻飘飘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 可以说这些都完全是爱丽丝她一个人的兴趣。不过对于结野川来说,这样的待遇 或许要好很多了,穿着女生的衣服要比赤裸着身体,在房间里爬动要好很多,起 码身上多了一块遮挡的布料。这么多天的赤裸身体的状况,就算是过于迟钝的他, 就算是不在意别人目光的他,在这样的刺激下,也完全的发生明显的改变,开始 明白赤裸着身体被别人注视是一件非常令人害羞的事情,光是别人的目光注视在 他的赤裸的肌肤上,都会让他的身体产生一阵强烈的颤抖。
 
  所幸的是这样的感觉也只有处于爱丽丝的家中的时候特别的强烈,如果在家 中就开始下意识的躲避起自己姐妹和姨妈的目光的话,绝对会让她们产生什么样 的奇怪怀疑。
 
  「爱丽丝……谢谢你的夸奖呢……」一个多星期的调教,让结野川已经丧失 了一开始的脾气和诚实,即使是对于现在的爱丽丝内心中感到讨厌和害怕,但是 嘴上却不由的说出了这样的乖巧和讨好人的话语。
 
  「川~ 现在的你的样子才是最正确的嘛~ 以前你竟然还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 人背叛我,现在想想还是有点生气呢~ 」爱丽丝靠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 己身前的结野川,开口说道,似乎是想起了那时候的不开心,她表情稍微产生了 些许变化。
 
  「对不起……爱丽丝……那时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能明白爱丽丝对于 我的重要性……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只有爱丽丝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结 野川如同害怕爱丽丝会生气一般,连忙用着急促的语气说出道歉的话。
 
  「对哦~ 所以说川,你现在终于能够明白这一点了呢~ 这真是令我非常的开 心呢~ 」听到结野川的回答之后,爱丽丝的脸上重新挂上了开心的笑容,对方的 回答让她非常的满意,对于自己调教出来的结果也是越发的开心,所以她轻轻的 踢掉了自己右脚上的鞋子,将被白色过膝袜紧紧包裹的右脚伸到了结野川的面前, 在对方疑惑和慌张的表情下,继续开口说道,「川~ 既然你说出了这样让我满意 的话语,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我自然会给予你奖赏呢~ 所以川~ 作为特别的赏赐,
 你就来舔我的脚吧~ 」
 
  而结野川则是完全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有的只是茫然和不知所措,因为对 于他来说,他可不认为舔脚是什么奖赏的事情,反而是如同惩罚一样的事情,毕 竟在他的认知里面,脚应该是很脏的部位,长时间在外走动,什么汗水和灰尘都 会染到上面,甚至可能会有什么臭味,他有几个同班同学可是在跑步运动之后, 脚上都会传来难以忍耐的气味。
 
  现在虽然说是在爱丽丝的房间里面,爱丽丝也不怎么运动,一般也只是在家 里坐着玩耍,房间的地面都由女仆特别的打扫,不会有太多的灰尘,而且如今离 自己面庞只有几公分距离的右脚不仅没有什么奇怪的异味,反而让他闻到了一股 淡淡的香气。但是就算如此对于他来说,他还是本能的抗拒爱丽丝所说的事情, 甚至是讨厌也不为过,如果不是害怕惩罚的话,说不定他会立刻别开脑袋,拉远 自己和对方右脚的距离。
 
  而爱丽丝虽然不知道结野川脑海中所出现的想法,但是对于结野川犹豫的态 度,无疑是明白对方是想要拒绝自己这特别的「赏赐」,所以不由的稍微有些生 气起来。这样的赏赐方法,可是她特意从漫画里面学来的,在漫画中,不管是哪 个故事里的男主,都会在女主这样的赏赐之下,感到受宠若惊,非常的开心兴奋, 并且对女主也会更加的痴迷和忠心。为此,她可是特意的仔仔细细的清洗干净自 己的脚,而且在心里做好了对对方口水粘稠感的准备,但是却没想到现在对方会 露出这样明显拒绝的态度,这怎么能够不让他生气呢。
 
  所以她的语气也稍微的提高了一点:「川!难道说我这样特别为你准备的赏 赐还不够,还让你不满意吗!还是说你,一直都在欺……骗……我……」
 
  最后的几个字爱丽丝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话语中所包含的情绪,让身 体已经牢牢记住爱丽丝的惩罚和调教的结野川一下子打了个冷颤,脸色也有些变 白了起来,慌张的说道:「没有!绝对没有!爱聊死你你的奖赏我……我非常的 开心……我只是害怕把爱丽丝你的脚弄脏而已……」
 
  「是这样吗?」爱丽丝倒是被结野川的话说服了,语调也回复了正常,脸上 也重新出现了笑容,「如果是这样的话,川你不用担心呢~ 因为我最喜欢川了~ 川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就算是衣服被你弄得太脏我也不会感到任何介意的 哦~ 因为我的一切都会完全的属于川你一个人的哦~ 」
 
  说道这里的时候,爱丽丝的脸色也变的红了起来,似乎是刚才的话语让她自 己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只不过对于现在的结野川来说,爱丽丝现在这样可爱的表现,可不会让他感 到任何的心动,反而有一种更加害怕的感觉,身体都有些想要颤抖起来。如同害 怕自己再犹豫下去会被惩罚一样,他也顾不上心中的反感和本能的抗拒,伸出双 手将爱丽丝的双脚紧紧的捧在了手心之中,小心翼翼的移到自己的面前,看着这 近在咫尺的被袜子包裹的右脚,下定了决心,闭上了双眼,低下了脑袋,张开自 己的嘴唇,伸出自己的舌头,一下子接触到对方的右脚上。
 
  「唔……」袜子所特有的材质的味道一下子通过结野川舌头的味蕾上扩散开 来,这种奇怪的味道让他的舌头不由一下子缩回到了口腔之中,脸上的肌肉也不 由的颤抖了一下。
 
  「继续舔呢~ 川~ 不用对我感到客气呢~ 这可是我特别给你的赏赐哦~ 」而
 爱丽丝在察觉到结野川动作的停止,不由的笑着开口说道,对于她来说,看着结 野川捧着她右脚舔动的模样,让她意外的有种满足感,怪不得漫画里面的女生都 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赏赐男生。不过如果让安娜安妮知道爱丽丝现在的想法,不 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念头,毕竟是她们的漫画让爱丽丝产生了如此片面的认识。 
  「……」在爱丽丝的催促下,结野川只能再次低下了脑袋,伸出自己的舌头, 在爱丽丝的右脚上轻轻的舔动着,如同自暴自弃一般,就算是感受到那奇怪的味 道,他也没有缩回自己的舌头,而是让自己的舌头不断的在她右脚的表面上移动 着,在他的嘴中的口水则是随着他舌头的移动让爱丽丝的右脚的袜子表面慢慢的 变得湿润起来,形成明显的湿痕,甚至有口水通过袜子的缝隙,流入到袜子里面, 和她右脚的肌肤作出最为亲密的接触,也让她感受到了口水所带来的粘稠感。 
               五百七十三
 
  「唔……」因为用舌头来回舔动的原因,所以自然会有一部分口水残留在上 面,在舔动的过程中,那些口水又会重新被他的舌头卷入自己的嘴中,而那些口 水在袜子上残留了一阵之后,自然会染上上面的味道和气味,这也因此让结野川 的脸色变得更加奇怪起来。
 
  作为本能他想要吐掉这些口水,但是又害怕自己的行为会惹爱丽丝生气,所 以只能重新加这些口水含进自己的嘴中,并且因为越积越多的原因,这些口水也 只能被迫的一口一口咽入到自己的口腔之中,顺着喉咙向下,发出一声声明显的 咕噜声。
 
  而这些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无疑显得非常的明显,爱丽丝自然也听到了 这声声音,也因为如此产生了错误的念头,还以为因为自己的奖赏,结野川感到 非常的开心和兴奋,所以才会不断的吞咽唾沫。这么一想,连带着脚上原本还让 她感到有些不舒服的粘稠感似乎此时都变得畅快起来,这不是正好证明了结野川 对自己的兴奋和喜欢之情吗。所以在她的心中也不由的默默的下了决定,以后就 完全用这样的行为来奖赏结野川吧。
 
  而结野川则根本不知道爱丽丝在听到自己被迫吞咽下唾沫之后在脑海中所产 生的想法,不然的话他的脸上绝对会露出非常精彩的表情,并且后悔自己作出吞 咽唾沫这样的行为。
 
  不过现在的他脑海中只想着拼命的讨好眼前的爱丽丝,绝对不让她感到生气, 免得惩罚又会降临到他的身上,过去一个多星期各种花样的惩罚和鞭打已经让他 心中留下了明显的阴影,想必只要爱丽丝一拿起鞭子,他就会条件性反射吓得趴 下吧。
 
  「滋滋」房间中除了吞咽唾沫的声音以外所剩下的自然只有舌头移动的哧溜 声,而爱丽丝的表情就像是听到了美妙的音乐一般感到高兴,或许连她自己都已 经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原本自己想象中真正朋友的关系是如何,现在的她只是单 纯的因为背叛了的自己的结野川表现了服从的态度而感到满足和兴奋。
 
  站在她身边的安娜和安妮则是仍旧默默的看着这放在世界上也算是会让人吃 惊不已的画面,毕竟只有十岁的男孩被迫舔弄同样只有十岁的女生来说不管怎么 看都会觉得奇怪,如果两人稍微大个五六岁,也不会有现在这种奇怪的感觉吧。 
  不过对此她们当然不会说出了任何悖逆爱丽丝的话语,对于她们来说,只要 爱丽丝作出决定,不管她是对是错,自己都要无条件的去支持她,这也是她们身 为专属女仆的本身的责任。
 
  在带着一股难言的屈辱感和害羞感用舌头舔了一阵爱丽丝的右脚以后,结野 川不由的缩回了自己的舌头,慢慢的将爱丽丝的右脚放回到地面上,犹豫了一下, 夹杂着一丝畏惧的情感说道:「爱丽丝……谢谢你的奖赏……这样就可以了吧… …」
 
  「怎么可以呢。」只不过爱丽丝那原本带着笑容的脸上露出有些不满足的表 情,对于她来说,似乎是觉得刚才看着结野川跪坐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的舔弄 着自己右脚的表现让她心中产生了一种享受之情,而对方却没有持续多久,就停 止下了这样的举动,这自然让她有些不满,或者说是意犹未尽也不为过,现在的 她或许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这应该是在奖赏对方,而不是满足自己的感受。而且在 她的思维中,完全参考了漫画书籍中描写的行为,那么自然过程也应该相像才对。 在漫画里面的男生基本上都是在得到奖赏之后,就舍不得松开自己的嘴唇,而结 野川现在却主动的提出了结束的要求,难道说这是自己魅力不够的原因吗?而且 漫画上的行为也不仅仅只是用舌头舔,而是差不多将对方的脚完全的半吞入自己 的嘴中不停吸允才对。
 
  所幸的是她倒也没有再次心生出对方是不是又想要背叛自己的念头,而是觉 得按照结野川的性格,说不定是有些不好意思,作为日本男生那种特别的害羞谨 慎的思想影响。所以她不由又继续开口说了下去:「川~ 不用跟我客气哦~ 既然 说过这是对你的奖赏,那么就完全可以任由你自己到满足为止呢~ 就算是再做出 一些大胆的行为,我也不会怪你的哦~ 」
 
  「那个……真的没关系了……爱丽丝……我已经完全的满足了……」似乎是 没有想到爱丽丝会说出这样劝说的话语,所以结野川在犹豫了一阵之后,才语句 闪烁地说道。
 
  「真的不用跟我客气哦~ 或者可以说今天我的这只右脚算是特别赏赐于你, 以后说不定你都不会有这种机会了呢~ 」而爱丽丝则是完全没有放弃一般说道, 而且在说话的同时,那只右脚也抬起来,在结野川的面前来回晃动,似乎是想要 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诱惑」他。
 
  可惜的是这一切对于结野川来说自然没有任何效果,本来他就完全的将爱丽 丝刚才的「赏赐」当做是另类的惩罚,现在对方再次将脚伸过来,他可以说本能 的有些反感和退缩,微微的转开了自己的脸蛋,支支吾吾地说道:「爱丽丝…… 真的可以了……」
 
  只不过爱丽丝却突然的生气了起来,因为正好她在牢牢的注视着结野川,她 将脚伸过去,对方微微转移开脑袋的行为也完全的落到了她的眼中。明明自己可 是作出了那么多的牺牲,而且还特意在之前清洗干净脚丫,甚至连袜子被弄脏都 不在乎,对方却如同完全没有领会到自己的好意,这样如同逃避的行为,怎么能 够不让她感到生气呢。
 
  所以,在下一刻,爱丽丝那带着气愤的语气就响起在了结野川的耳边:「安 娜安妮,你们给我按住川!」
 
  「是的,大小姐!」没有任何犹豫,或者说根本不去思考爱丽丝为什么会突 然给她们下这样的命令,安娜和安妮两人立刻开口回答道,同时身子已经快速的 来到了结野川的身边,用双手将还没有从这一变故中反应过来的结野川紧紧的按 住,让年幼的他根本无法挣脱出来。
 
  在这之后,结野川也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他抬起脑袋,带着有些慌张不安 的情绪说道:「爱丽丝……为什么突然把我按住……我没有做错什么吧……」 
  爱丽丝的脸上透露着些许不愉快,她双手扶在椅子靠手上,抬起自己靠在椅 背上的上半身,靠近结野川说道:「川~ 你竟然说自己没做错什么~ 明明我都特 地给了你这么大的赏赐,但是你却露出这样拒绝的态度,而且还连续拒绝我的好 意,你这是在故意羞辱我吗!」
 
  要真的说羞辱的话,也是羞辱自己吧……结野川的心中不由冒出了这样的想 法,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在嘴上他则是慌张的回答道:「爱丽丝……我 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真的觉得很满足了……」
 
  「这都是借口吧,如果是真的感到开心的话,你就继续来舔我的脚呀~ 这和 满足不满足有什么关系呢~ 」爱丽丝则是继续带着明显情绪波动的话语说道。 
  「我……」这下结野川不由的有些哑口无言了,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 语反驳好,因此看到他这样表现的爱丽丝自然更加生气起来,不过随后脸上却突 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笑容,在结野川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伸出自己的右 脚,一下子的探入他那未闭合的嘴中。
 
  嘴中突然被这样的异物进入,结野川自然露出了不适应的表情,嘴中发出难 受的呜咽声,挣扎着想要要用将对方的右脚拔出来一样,但是因为身子被安娜安 妮两人紧紧按住的原因,根本动弹不得。
 
  而爱丽丝则是非常高兴的看着他这一副难受的表情,带着满足的笑容夹杂着 威胁的语气说道:「川~ 所以说不用跟我客气呢~ 就像这样尽情的享受我的奖赏 就对了呢~ 而且川~ 可不要用到牙齿哦~ 如果咬到我,让我感到疼痛的话,那么
 今天下午我会好好的调教你一顿呢~ 」
 
  「唔……」听到爱丽丝这样的威胁,可以说已经屈服在对方的淫威之下的结 野川,根本不敢做出用牙齿咬对方的举动,加上身子被按住,根本不可能将对方 探入到自己的口腔之中的右脚拿开,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难受的感觉。
 
  那充斥在口腔之中袜子材质苦涩感,以及小小嘴巴被右脚脚尖撑开的难受感, 也让带着痛苦的结野川不由自主的流出了眼泪,嘴中也是不停的发出难堪的呜咽 声。加上嘴巴上不能闭合的原因,大量的唾液从他的嘴角流出,让他的嘴角一片 狼藉不堪。
 
  爱丽丝却非常开心的看着这一幕,笑着说道:「对哦,川~ 对于我的奖赏, 就是要露出这样感激流涕的模样才对哦~ 」
 
               五百七十四
 
  「爸爸……」双手捧着话筒,年幼的结野川在对着里面喊了一声称呼之后, 脸上就忍不住出现了犹豫的表情,嘴巴张开,之后的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不由的造成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在话筒对面的年轻的男声则是很快就响了起来,不过语气中带着稍许好奇之 意:「川~ 怎么了?我感觉你好想是有什么想要说的呢~ 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 完全可以告诉爸爸我哦,不用为此感到害羞或迟疑哦~ 只要是爸爸我能办到的事 情,我都可以帮助你呢~ 」
 
  「爸爸……我……」在对面的话语下,结野川终于再次开口说道,其实这次 打电话的目的,是因为这一个多星期来所受到的对待,让年幼的他有些难以忍受, 本能的想要找人宣泄,而他的父亲无疑可以说是他最依赖的人之一,对方可是经 常会跟他说一下人生的道理,虽然他似懂非懂,但是还是觉的自己的父亲应该是 很厉害。再加上也是他父亲一直告诉她,对待女生尽量要宽容,这次的问题也正 好是女生身上,这让他怀疑自己父亲的话语是不是错误的。明明自己已经对爱丽 丝非常宽容了,但是却遭受到如此屈辱痛苦的对待,他都有些不想回想起这一段 时间自己身上所发生的经历。
 
  但是话到了嘴边,他又再次犹豫的说不出来,一是他总觉得自己身上所发生 的事情不能直接和任何人说,因为说出来之后绝对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二是这 么多天来爱丽丝的淫威可是被他一直牢牢的记在脑海之中,他非常害怕对方会不 会得知自己泄密之后,开始更为惨烈的报复。
 
  如果结野川的父亲就在他面前,说不定可以从他现在这害怕胆怯的表情之中 察觉出什么端倪,只不过现在相隔在话筒两端,根本不可能从由电磁波所形成的 声音中发现什么,所以自然猜不到结野川现在的状态。作为对方的父亲,他按照 结野川例来的习惯判断,误以为对方是因为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有些不好意思 开口,所以不由的笑着说道:「川~ 是不是有什么非常想要买的东西呢~ 不用感 到有什么不好意思呢~ 只要你想要的话,而且也不是太贵的东西的话,我们可是 都会帮你买来的哦~ 而且回家之后,土特产也不会少呢~ 」
 
  「才不是这样的要求……」结野川忍不住开口反驳道,毕竟自己的父亲话语 中笑话的意味挺浓厚的,不过同样在父亲这轻快的语气中,结野川慢慢的鼓起勇 气说道,「爸爸,其实是另外有事情想要请教你……不过,吃的东西也绝对不能 少呢~ 」
 
  「放心吧~ 肯定不会少的呢~ 而且如果我不带点好吃的回来的话,我想加奈 绝对会非常不高兴吧~ 」结野川的父亲轻笑着说道,「好了,川,你说吧,究竟 遇到什么问题了呢?」
 
  结野川迟疑了一下之后,终于决定说出口,当然他依旧没有打算完全的说出 实际的情况,而是用着有些婉转一点的方式说道:「爸爸……其实是这样的,最 近我和一个朋友出了点问题……闹了一点矛盾……本来我是按照爸爸你说的方式 尽量去宽容对方,即使这件事情对方身上有错,但是我还是决定向对方道歉,回 复到原来的关系……但是……」
 
  「但是怎么了呢,川你的做法非常正确呢,不过又出了什么事情吗,难道说 对方还是不肯原谅你吗?」话筒对面的声音充满了好奇之意。
 
  「恩……」结野川轻应了一声说道,似乎是回想起当初的事情,脸色又有些 变得糟糕起来,不过他还是决定继续往下讲下去,「对方不仅没有原谅我,而且 还打我……虽然说最近她没有再打过我了,但是偶尔还是会捉弄我,让我露出难 堪的一面……」
 
  「她?川你说的是女生吗?」
 
  「恩,对方确实是女生呢……爸爸你不是一直跟我说,对于女生要谦让要宽 容,不能够轻易去打骂女生……明明我就是这样按照爸爸你的意思……但是为什 么……为什么……对方会打我呢……爸爸,你一直以来都是在骗我吗……」结野 川情绪低落的说道。
 
  「打你吗?这样的话,就算是女生确实是有些过分呢~ 」结野川的父亲不由 的开口说道,不过他也只是单纯的认为结野川所说的是普通小孩子那种打闹,因 为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受到如此屈辱的对待,他的话语还没有结束, 「不过捉弄你吗,这样的话对于女生来说可能是特别的表现,毕竟有些女生不擅 长表达自己的感情,可能会做一些故意引对方注意的事情呢。川,对方有没有向 你表达过好感,或者说出喜欢你一类的话呢~ 」
 
  「恩……确实有呢……爸爸你怎么会知道呢?」似乎是对于自己的父亲猜出 对方曾经说过的话,就算是处于情绪低落状态的结野川也不由露出了些许惊讶的 表情。
 
  「哈哈~ 原来是这样呢~ 我完全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呢~ 」话筒 对面传来了对方轻快的笑声,因为此时对方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个小女生 因为结野川不理解自己的感情,而有些恼羞成怒打他以及拼命想要让对方明白自 己感情故意去捉弄对方让对方出糗这种可能会起反效果的方式来吸引注意力的画 面。
 
  如果结野川知道自己父亲脑海中所出现的画面和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可以说千 差万别的话,说不定对自己父亲一直以来的信赖会瞬间化为乌有。
 
  当然现在的结野川并不知道这一切,对于绝大多数的小孩子来说,父母就是 他们的神,不管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掉。所以一直以来都非常信赖自己父亲的结 野川也没有任何怀疑,反而稍微提高了点语调好奇的问道:「爸爸……你知道怎 么回事了吗?」
 
  「爸爸我毕竟是过来人呢,当然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哦,毕竟当年在高中的 时候就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呢,现在川小学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真不愧是我的 儿子呢~ 」对面的话筒里面传来一阵轻笑声。
 
  「咦——」结野川不由发出了惊讶的呼声,爸爸他高中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 的事情,难道说自己的父亲也曾经被女生绑起来鞭打以及各种调教过,这样的事 情怎么能够不让他感到惊讶。
 
  而他的父亲也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说出的话语完全被对方误会,以及在结野 川心中原本高大的形象有些崩溃的状态,他依旧笑着继续说道:「其实呢,川~ 你也不要感到生气闹脾气,或者不想要再和对方交朋友。我想对方应该没有什么 恶意,而是真心的为你好呢~ 」
 
  「为我好……为什么……明明对方都打我戏弄我……」结野川非常不理解现 在自己父亲说的话。
 
  对方似乎也不觉得这么快就能让自己的儿子理解,所以他就不由的继续解释 下去:「川,你回想一下,在这些可能让你讨厌或者闹脾气的事情发生的时候, 你觉得她的态度对你怎么样,还有你对她是有什么样的想法?」
 
  「唔……在这之前,我们应该相处的很融洽,对方也说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而且那时候我也觉得和她在一起玩很开心……」结野川犹豫了一下,回想了一 下过去的事情,开口说道。
 
  「这就对了呢~ 川~ 其实对方现在这些行为虽然是有些过分,但是其实她的 本意一直没有改变。我想对方一定是想要和你的关系变得更好,想要和你作为朋 友的关系变得更加持久,更加长远一点呢,只不过对方所选择表达的方式可能有 些不妥,才会让你有现在这样的感觉。」
 
  听到自己的父亲所说的话语,结野川不由的细细回想起自己与爱丽丝相处的 经历,突然觉得自己的父亲所说的话非常有道理。爱丽丝一直以来都向自己表达 着好感,表达着想要成为自己最好的朋友,而就算现在这么惩罚自己,最终的目 的似乎也只是让自己永远成为她一个人的好朋友而已。这样一想,结野川莫名的 觉得自己对爱丽丝的讨厌似乎降低了很低。
 
  而他的父亲也在这时候继续说了下去:「而且我觉得川如果你有些对现在的 状况难以再维持下去的话,可以试着找个合适的、对方心情比较好的机会,和对 方直接说明一下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我想说不定可以解决掉川你现在的麻烦哦~ 」 
  「是这样吗?爸爸,我知道了……」对于父亲的信任以及曾经和爱丽丝相处 过的美好时光,他不由的决定按照自己的父亲所说的去做。而且正好明天就是爱 丽丝的生日,那么自己就在对方生日的时候,对对方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吧。 如果爱丽丝不再对自己做这些过分的事情,自己应该会很乐意发自内心的想要成 为她的朋友吧。
 
               五百七十五
 
  「安娜安妮,你说我今天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站在落地镜前,爱丽丝双 手捏着裙角,轻轻转动着身体,对着站在身旁的两位女仆说道。
 
  「跟大小姐你非常合适呢~ 」在爱丽丝的话音刚落,安娜安妮两人的回答便 说了出来。
 
  「安娜安妮你们真是的,我一连换了好几件衣服,你们都是这样的回答呢, 给我好好说实话呢!」只不过爱丽丝却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反而双手叉腰说道, 似乎是有些不满的样子。
 
  对于大小姐的不满,安娜和安妮两人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慌张,而是继续恭恭 敬敬的说道:「爱丽丝大小姐,我们并没有说谎。对于大小姐来说,不管穿什么 样的衣服都非常的合适。」
 
  「真是的,你们还说这样的话。」爱丽丝没好气的说道,不过说实话安娜安 妮的话语还是让她感到挺高兴的,对于女生来说再多的夸奖也不嫌多。只不过今 天爱丽丝试衣服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结野川。
 
  因为今天是爱丽丝的生日,同时渡过今天之后,明天她就要跟随父亲返回英 国去了,所以和结野川的见面只有今天一天,下一次的见面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 候。所以今天她才想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以最完美的模样展现到结野川的 面前,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能够牢牢的记住自己。
 
  只不过一想到这件事情,她的脸上还是泛起了忧愁和不舍,说实话现在的她 非常不想要和结野川分开,原本在日本觉得无聊的日子,因为结野川的出现,让 她感觉到充满了意义,也获得了人生中最大的幸福。虽然说中间也有过对方的背 叛,但是她相信经过自己的调教,对方一定已经牢牢的将心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眼中只会有自己一个人。
 
  说实话,最开始还没发生结野川的「背叛」的时候,爱丽丝本来准备早一点 就跟结野川说出快要回去这一件事情。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忙于的调教, 忙于着夺结野川的心,她一时间都忘记了这件事情,直到快要到生日以及父亲的 通告,她才想到自己必须要暂时和结野川告别。
 
  「不知道川会不会喜欢这件衣服?」爱丽丝捏着衣角,再次在镜子前面来回 的扭动着身子,同时嘴中也发出有些疑惑的话语。说实话,她是很想穿上流聚会 时候那些成年女性穿的晚礼服,华丽显眼的衣服可是衬托着非常的亮丽。虽然说 以前她是很讨厌这种暴露出自己大量肌肤来哗众取宠的衣服,但是现在的她反而 觉得如果是在结野川的面前,将自己完美的地方展示给对方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 的事情。
 
  只不过最后她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毕竟她还只有十岁,虽然说这个年 龄的晚礼服如果连夜订做的话还是能够弄好,但是她那小小的胸部可是绝对不适 合这类暴露前胸的衣服。想到这,她还是有不小的怨念,暗自埋怨自己的胸部还 不能快快长大。
 
  当然对于知道这件事情的安娜和安妮来说,她们两人还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 觉,毕竟爱丽丝才十岁呀,这个年纪才刚刚开始发育,胸部又能大到哪里去,就 算是现实中或许有特例,但那也只是特例而已呢。
 
  在继续试了几套衣服之后,爱丽丝终于选定了一套衣服,而那件衣服正是当 初给结野川穿的黑色哥特连衣裙。虽然说以她的身份在生日宴会上穿这样的衣服 不太合适,但是对于她来说,一是现在在日本,不像是在英国,最后她决定邀请 的人也只有结野川一个人,二是这件衣服是结野川当初穿过的,那么对于她来说 也有着特殊的意义,这可以说是变相的表达着自己可以接受结野川的全部,是真 心实意的喜欢着对方的,所以这次除了对明天的告别以外,她也决定趁机立下未 来和结野川结婚的口头约定。一想到这,她的脸上不由的出现了动人的绯红,展 露着幸福的神色。
 
  看着爱丽丝的表情,作为女仆的两人怎么会不明白对方正在想着结野川的事 情呢。对此,她们也是有些无奈,毕竟现在爱丽丝的感情更像是一厢情愿,对方 也只是因为年幼的问题对于很多事情没能明白,所以爱丽丝一些行为举动并不理 解。如果等到对方真的长大成熟了的话,一回想起过去爱丽丝对自己做过的事情, 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对于男生来说,这样的遭遇还是非常的令人感到耻 辱的。
 
  不过未来的事情,她们也不敢完全的断言,毕竟一切皆有可能,很多时候有 些事情的发展可是会让人意想不到的。而且她们也有种想要看到结野川长大后的 变化的冲动,很想知道对方未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样。毕竟在当初爱丽丝调教的过 程中,她可是因为自己的喜好,给结野川下了很多的命令,做了如同人生规划的 事情。比方说,听到自己的命令绝对要服从,还有因为害怕结野川未来会变成那 种会欺负女生的坏男生,她可是反复的强调和命令好几遍,让对方绝对不能做出 伤害女生的行为,不能够反抗女生。想必这些要求,对于结野川的人生还是会产 生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吧。
 
  而另一边的结野川却正在附近的商业街上来回的逛着,右手紧紧的攥着兜里 的钱,带着一丝紧张和茫然,眼睛四处来回的查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现在的他正拿着自己姨妈给的钱,准备来商业街买一件送给爱丽丝的生日礼 物。因为昨晚父亲的话,让他决定还是趁着这个机会跟爱丽丝好好说明,希望两 人能够恢复到如常的状况,选一件适合给对方的礼物,让对方感到开心的话,应 该会容易说话一点。
 
  今天的他心情也挺不错的呢,因为除了自己心中的烦恼消散了一些以外,自 己的父母也准备今天回来,预计中午就能回到家中。当然原本自己的父母和亲戚 告别之后,准备在当地多玩一会儿,度一段小蜜月,但是似乎是因为姐姐急着想 要当初和父母约好的礼物的原因,所以他们也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到底该给爱丽丝买什么礼物好呢……」结野川有些烦恼的自言自语 道,街上那么多各式各样的商品让他感觉到眼花缭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而且他也不知道爱丽丝究竟会想要怎么样的礼物,作为贵族的大小姐,她应该什 么都不缺才对。虽然说她曾经也说过无论什么样的礼物都可以,但是他还是觉得 要选择一件能让对方满意的礼物才对。
 
  就在他烦恼的时候,突然一阵轻快安详的音乐声传到他的耳边来,让结野川 觉得非常动听,忍不住的顺着声音,走到了一家小饰品店,而他也从而发现声音 的源头是一件音乐盒,动人的乐曲正从里面发出来,让人不由的觉得非常的愉快。 而且随着乐曲的播放,音乐盒上也有两个一男一女的小人在来回的转动。
 
  店主是一个比较和蔼的大姐姐,在注意到结野川的目光之后,不由笑着开口 说道:「小弟弟,怎么了,是不是想要买这个音乐盒吗?」
 
  结野川犹豫了一下,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说道:「大姐姐,我想 问一下,这首乐曲是叫什么呢?我觉得非常好听呢……」
 
  「这首歌呀,是叫做《献给爱丽丝》,是非常有名的音乐家贝多芬献给一名 特雷泽的少女写的乐曲呢~ 小弟弟,你很喜欢吗~ 」
 
  「献给爱丽丝……」结野川不由自主的默念了一遍,虽然他不知道这首乐曲 真正包含的意义是什么,但是这动听的曲调,以及刚好包含着爱丽丝姓名的曲名, 都让他不由地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适合爱丽丝的生日礼物。
 
  所以很快的他就做好了决定,让店主给他包好了这件礼物,虽然说不巧的是 他带的钱少了一点,但是那名善良的大姐姐依旧将这件礼物递给了他,这也让他 除了不好意思以外,更多的是对大姐姐的感激。
 
  拿着礼物,结野川踏着轻快的步伐,小跑着先回到家中了,因为他要先回家 中在礼物盒子上写上一些自己对爱丽丝的祝福。只不过在他刚回到家里的时候, 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家门口站着几个大妈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在看到他的出现 之后,反而又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眼中带着让他有些奇怪的像是遗憾可怜的神 情。
 
  带着不解,结野川踏入到房子中,却发现原本一直赖床的加奈此时却一个人 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茫然和不安,这让他不由的开口问道:「加奈,发生了什 么事情了吗?」
 
  听到结野川的声音,加奈这才抬起脑袋,慢慢张开口,说出的却是让结野川 完全的震惊的话语:「哥哥,刚才姨妈对我说爸爸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没有 再回来……但是他们不是已经和加奈约定好今天要回来的吗?」
 
  「嘭」听完加奈的话语,音乐盒一下子从结野川那无力颤抖的手中滑落而下, 重重地甩到了地面上,变得四分五裂开来,因为损坏,那本应欢快的音乐也变成 了悲伤和迟缓的声音慢慢的回响在这个房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