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妈妈的好姐妹
妈妈的好姐妹
秦姨的越野车在度假区门口已经被几个保安推到了路边,免得挡住了入口,看车头的方向应当是向里走。我和秦姨打过招呼就打开了前面的机箱封盖,让秦姨发动了一下车子,我仔细检查了一下,果然毛病还真是不大,是一根小皮带马上就要断了,所以很松,发动机动力无法传输,所以车子怎么加油也是走不了的。

我打电话给同样在加班的小武让他给我送根皮带过来。小武一口答应着,但是等到送皮带的人来了我一看竟是那个厂里年龄最小的学徒工,骑着一辆破摩托。

我无耐地笑了笑,道了声谢,接过皮带,让他等着我一起回去。皮带很快换好了,车子也正常启动了。这时秦姨却取出了200块钱递给那个小兄弟,我连忙说那皮带的钱算我的,而且那皮带连60块都不到。秦姨则说,剩下的给这个孩子了,让他先回去,瞧这冻的够呛。而她要带我去吃饭。我笑笑,先接过钱然后放到那个小兄弟口袋里小声对他说,回去给老板娘60,剩下的40自己放起来谁也不说,还有100和兄弟几个一起吃顿饭去。小兄弟听了自是高兴,拿着钱跨上摩托车就走了。秦姨则让我和她上车,拉上我回了度假村酒店。

还是那间套房,但我没有看到秦泽,就问秦姨他去哪了。秦姨有点失落地说儿子今天中午坐飞机回日本了,因为他经济人和他父亲把他的画展日期提前了,他不得不提前回国。刚才她就是去市里送儿子秦泽上飞机后办了点私事又返回来的,她约好的客户朋友明天就要到了,她只好又回这等。

秦姨用酒店的电话订了餐,让40分钟后送上来。然后指了下浴室的方向说:

「你也先洗澡吧,洗完晚餐也就来了。对了给你妈打个电话,说你在我这,吃过晚餐就就回去。」她自己则向套房的里间走去,应当也是去洗浴了。我闻闻自己的手上还有一股汽油味,都是刚才修车时弄去。我走进浴室,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的情况,然后才快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站在淋浴的莲蓬喷头下简单冲洗一阵,主要洗了下头发,然后就开始穿衣服。刚穿好了内裤,内衣穿了一半就听到接连的两声尖叫,怎么像秦姨的声音?我回想一下判断声音的来源正是套房的里间,慌忙套好内衣就跑出去向里间卧室赶去。门没有锁,按着门把手一推就开,没看到人。我看向浴室那里,半透明花玻璃上满是水珠。我喊了一声秦姨却没人回答,我稍犹豫了一下快步过去推开了浴室的门,然后顿时吓了一跳。

浴室里的热气氤氲,一个手持莲蓬喷头倒垂在墙角还喷着水,秦姨赤裸着身体躺在墙边,头和半个后背还靠在墙上,而左手的中指指甲掀起了一半,流出的血和水混在一起缓缓向低处的地漏流淌,看样子人晕过去了。我现在也顾不了许多,急忙过去先抱起秦姨的头,轻喊了一声,探探鼻吸还是热的,应当只是晕了过去,看头上也没有伤,不像碰撞的样子啊,怎么晕了呢?我管不了许多,把搭在一边的一件白色浴袍盖住秦姨雪白湿露的胴体,然后小心地抱起她平放到卧室的床上,有点慌乱地想着是先打120还是先打给我母亲,却听秦姨说话了,她醒了。

「厅里那个白色的包里有个医药包,是秦泽准备的……然后快把我手弄干净包上,别让我看到血就行,我……血晕。」秦姨喘着气,紧闭着眼,一副大病虚弱的样子。

我这才有些明白她为什么晕倒了,原来她有血晕症。我以前也只是听人说过这种怪毛病,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我快步到外间的厅里找到那个旅行包取出了一个标着红十字的小医药箱,又返回里间卧室。我打开小箱取出消毒棉的消毒液擦拭秦姨流血的手,还好只是指甲被掀起了一半,我用小剪刀把它修剪一下,用消毒液擦拭干净,缠上纱布,怕不牢又在外面贴了一个有药物成份的创可贴。

弄好这些我长长出了口气,这才去看秦姨的脸,她下意识的往另一侧歪着头,紧锁着眉头,嘴巴紧闭,连没有受伤的另只手都紧紧的抓着床单。就在我收回目光时,看到了秦姨的右侧完全裸露出来的乳房,由于她紧张得不敢动身,却在歪头伸手时把盖在她身上的浴袍斜向下拉伸了,本来半露的乳房完全裸露出来。我怔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把目光专注在那里。那是一只雪白饱满只微微有点下垂的玉乳,暗红的乳头微微偏向一侧。虽说刚才上浴室秦姨的胴体一览无余,连那下体三角地带一簇神秘的黑色也清楚看见,可那时只一扫而过没心思打量。我脸上顿时发热,目光也难以自制的向秦姨其它部位移动。右侧的白晰紧致的腰腹和丰满的臀部都露在了外面,微隆的小腹下最隐秘的部分也有几根耻毛若隐若现,一条丰满圆润的大腿尽现眼中。

我顿时如同被人施了定身的邪法,跪在床上,手里还抬着秦姨受伤包扎好的那只手,难以自控地动弹不得了。我的心剧烈跳动,呼吸愈加粗重,还只穿着一条内裤的下体已支起了帐篷。我放下秦姨的手鬼使神差缓缓把手伸向那只白嫩的乳房。

「好了没有?」秦姨忽然开口了,听声音已经恢复了很多。我一惊之收回了那只「魔爪」。

「好……好了。秦姨要不要去医院看下?」我有些慌乱。

「不用了,这大晚上的别折腾了,而且我就是血晕,手上也没什么大事,躺一会就好。以前血晕也是这样。这两年已经好些了。你收拾下把有血的东西都拿走!」秦姨还是别着头没睁眼,只是脸色已经回复了,眉头也舒展了。

我答应着开始收拾。把所有带了血的棉签都收拾干净,医药箱好盖好放回原处,只是有一处让我为难,盖在秦姨身上的浴袍也沾上了血,刚才抱她过来时我把她手就放在浴袍上了,是怕血弄到床面上。

「秦姨……这还有,也换下吗?」

「快点都弄干净,我头有点晕,一会说好,不见到血就行。」她闭着眼睛焦急地说。我不敢确定她到底知不知道我所指的何物。

我只好取过一条毛毯,然后快速的把那件染了血的浴袍扯下,然后又迅速地把毯子往秦姨身上一遮,随之迅速地拿起那件浴袍团作一团塞进外室的垃圾篓。

再次反回时,看到秦姨右手放在额头上还微闭着双眼,刚才弄的急,毛毯只盖到了她丰乳的下方,一只半遮半掩,一只则完全裸露着。我犹豫了一下低着头过去伸手想把毯子向上拉一拉,不想有些心猿意马的我手上失了准头儿,碰到毯子边缘的同是手腕处却也贴在了那肉感丰挺的乳房上,而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的秦姨似乎感到了不对,口中急切得说了声:「干什么?」那只没爱伤的手显得有些慌乱地一下子伸过来本意是抓住我的手,却一下把我的手按在他的胸上,瞬间一股柔软湿润的滑腻感充斥了我整个神经,浑身血液都在加快,头都大了。我失去了控制,手上在那丰乳上揉搓起来,顺势扑倒上去,一把掀掉了整个毛毯,明亮的灯光下一具雪白丰满诱人的胴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眼前。秦姨反应过来马上松开抓着我手的她自己没受伤的右手用力向外推我的头,我疯狂地不顾一切顺势把在她脖颈上狂吻的头向下一口含在了她左侧乳房上,贪婪地吮吸,本来抓揉着另一只乳房的手一路向下在丰硕的臀瓣上揉捏起来。

「小枫你放开!」秦姨挣扎着,一边推我的头一边想从我另一只手中抽出被我压在床上的那只受了伤左手。她扭动的身躯摩擦过我胸前和大腿,令我的欲望更加高涨,我现在就像是一只被刚刚放出牢笼充满欲望的困兽,疯狂撕咬着身下的猎物,口鼻中喷发着情欲的火。「放开呀小枫,我是你姨……啊,你放开……」我的手已迫不及待地伸到了她身体神秘中心处,已经有过半次性经验以及阅过无数部A片的我对这神秘的耻丘并不完全陌生,我的中手指顺利的破开了那耻毛掩护下的唇门,微微湿腻的耻唇令人眩晕,我无师自通地在那里轻轻划扫。

秦姨的声音已然有了几分哭泣的腔调,雪白浑圆的大腿不停地踢动着,手开始拍打我的头。我的中指探测到了那条湿润的甬道,毫不客气地探寻了进去,于此同时秦姨拍打我的那只手一松,随之声音有些颤抖地对我说:「小枫,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妈妈吗,我是你妈妈在这世界上最好的姐妹……」



「我妈?」我猛然一怔,停止了动作,如同被人浇了一盆醒人的凉水,瞬间清醒了一些,缓缓起身跪在床上。秦姨拉过毛毯遮在身上坐了起来。

我抬手重重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我跪在床上不敢正视秦姨,懊悔莫及地说:「秦姨,真的对不起!我不该这样的。要不你打我……」秦姨的眼中也含着委屈的泪水,忽然抬起手对着我的头狠狠拍了两下,随后竟又抱过我的头抽泣着说:「你这孩子,怎么和泽儿一样。」手在后背上重重的拍打着。我犹豫了一下也伸手抱住了她,额头还抵在她的胸上,那诱人的圆鼓有一半还袒露在毯子外,淡淡的女人香扑入我的鼻孔,那香就像催化剂,令我刚刚消退的情欲再次燃烧起来,抱在秦姨腰间的手也不自主抱的更紧,口中再次粗喘起来。

秦姨抽泣了一会,发泄了一会她的委屈,缓缓松开手臂,向外推开我的头看着我。我喘着粗气看向她,那诱人的红唇近在咫尺,我忽然伸过头去印了上去,用力亲吻着那同样湿热的唇。秦姨挣扎着摆了两下头后便没有再动,任由我吻着,亲着,两手垂下的手臂也又渐渐抬起抱在我的肩上,毛毯滑落到了她斜跪的腿上。

我的左手再次摸上她胸前的高地,贪婪地占有着那挺秀诱人的双峰,时而把玩一下那微微挺立起来的乳头,时而握在手中推拉揉搓,把我在AV中看到的所有性的技巧用在其中。我的唇从秦姨的唇上分开又吻上了她雪白的脖颈,我能清晰的听到她渐渐粗重的喘息。我把她放倒上床上,嘴巴再次含住了那甜美的乳房,吸吮着诱人的滑腻和芬芳。我的手也上下游走了一番后最后探寻到了那幽林深处,明显较刚刚湿滑了太多,湿腻的津液缠裹了我的中指,令其更顺滑地探入了那林间秘道。秦姨轻轻呻吟了一声,身子扭动了一下。我急切地把头一路向下,正当我想把嘴巴凑近那密林之时,秦姨猛然用的抓住了我的头发轻声说了句:「别,别在那……」我抬起头看向她的脸,她向我摇着头。我喘着气跪直了身子,脱掉了内裤,那根粗硬的阳物愤然挺立,我伏下身子把胯间放入秦姨的双腿之间,我无法再忍受,我想插入她,索取更大的快感。我扶着硬挺的阴茎放入那耻毛下微开的湿滑肉唇间向里探寻挺动,一次,两次,第三次时找对了方向,一股潮热的温度侵蚀了我的敏感的龟冠,终于进去了!我挺动着屁股迫不及待向里推进着肉茎,冲开秘道湿滑的肉壁我一挺到底!

「啊!……嗯。」秦姨吟叫了一声,胸前挺起的双峰随着粗重的喘息不断起伏。

我收臀抽离阴茎随之再重重推入秦姨的体内,如是再三,秦姨的呻吟声开始由轻转重。我压低身体伏在了她的胸上,吻着她雪白的肌肤,下体不停地抽插,那抽插没有什么技巧,完全凭借我年轻的硬度和长度还有初经人道的激动兴奋,在肉穴中大力地一次次推送与抽离着肉根。秦姨的双腿渐渐盘上了我的腰间,丰臀承受着我胯部的拍打发出有节奏的肉体相击的声响。

只百余下抽插,我渐觉自下体结合处发散的快感迅速爬升着,我身下秦姨那张脸上浮动着红晕,娇口微张急促喘息,随着我抽离推入阴茎的节奏发出诱惑的低吟。随着那快感的不断的攀升。我抽插的速率也在加快。就在这时忽然听到门铃的声音,有人在按门铃,我停止了动作看着秦姨。秦姨轻轻抚了一下我的背轻声说:「送餐的……啊……」她的话刚出口我便最大距离地抽出阴茎,在龟头几乎从她阴道中脱离的瞬间又全力推入,借着润滑的爱液的滋润一插到底,接着便疯狂的抽送起来。秦姨抱着我的肩头,身子向上仰了一下轻声说:「你轻点……啊!」

门铃还在响,我一边快速的抽送下体,一边对外间喊:「等一下就好!」「停……下,别射里面……」秦姨意识到了什么,对我说着。

「啊!」我不由自主的低喊了一声,我已经控制不住了,秦姨的话已经晚了,下体一阵酥麻后有力地颤动着,喷射如柱,一股阳精射入了秦姨的体内。我喘着粗气趴在秦姨的身上。秦姨拍拍我的屁股在我耳边说:「还不去开门?」我跃下床,没顾得上穿内裤就去外间把绒裤和长裤及外衣都火速穿上,理理了头发,擦了把脸定了定神,这才开了门。一名穿着制服的服务生推着餐车站在门口。我闪身让服务生推车进来,又示意他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