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按摩女都是婊子
>按摩女都是婊子
我是江苏苏州的,闲着无聊的时侯,我会到我们当地的一些有小姐的场所,自个找点乐趣,在现今的社会,要找个小姐很容易,这也是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的性福。苏州,自古到今就是烟花红尘之地。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就写道:苏州阊门,世上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现在的苏州,一般在大小浴室都有按摩敲背女,在舞厅,有十元/只黑灯舞的陪舞女,所以,到哪都能找到小姐,只要你有钱有闲加你的身体好就行!下面写点我和按摩女的情事:

(本文是纪实文章,按笔者N年前亲身经历所写)07年苏州的冬季,很冷,我呆在家里实在无所事是,坐在电脑前半天了,天冷人也冷,想着还是去泡澡吧,我来到我们平江区的一家浴室洗完澡,就到浴室的大厅躺着,有服务小姐过来帮我泡了杯茶,我们这在浴室洗个澡只在大厅休息喝杯茶,总共的费用是十元。

小姐问我要不要做按摩,我看这小姐不如我心意,就回了不要。没多久,又过来一小姐,应该说是少妇,近三十岁的模样,过来坐我对面的躺椅上,笑着问我要不要做按摩,我看着这少妇,身材很结实,有点象宋X英的脸型,不似那种妖艳媚俗的样子,到也秀气健壮,我有点动心了,就说那你帮我做个按摩吧,她说我们到里面小包厢去,我说好啊,我就跟着她到了里面的小包厢。

到了里面小包厢小姐再打开了取暖器,小包厢里即刻温暖如春比外面大厅暖和了许多。

小姐在我身上抚摸按捏,问我要不要敲大背,我装初次来不懂说这里大背怎么敲的,她说连浴资茶水包厢费包括敲大背到位总共150元,我说行,她说那你先把浴衣脱了,呵呵,我说你为啥不先脱啊,她说因为都是初次见面,也不知你的确切身份,提防你万一是便衣警探,如果是你警探不会自个先脱光的。

我想这话也有道理,就把自己脱光溜了,她也开始脱了,她本身在这浴室上班的,浴室比外面要暖和的多,因此她穿的不多,白色的运动杉裤一脱里面就是降红的胸罩和三角裤了,她在她的胸罩里拿出TT,我看见了说这东西放那里很巧妙的,她也笑了。

等她解脱完毕,看到她二个奶很大乳晕也很大,她有1。63米高,肤色不白有点黑郁,反到更显她的健康壮实,看着她的裸体我下体早已膨涨粗大,她把TT包装撕开把TT帮我在我的小弟上套上,躺在躺椅上,说上来吧,我挺枪立马搭好架子,因为TT上有润滑油,「噗」的一下,我带着套粗涨硕大的JJ整个就没入她的穴内,她轻声的「嗯」了一声头边上一侧,眼睛闭着双眉微颦,一付很享受舒服的样子。

我开始抽插,她应和着我一直轻声在「嗯」「嗯」,浴室的躺椅是上下倾斜的,我索性把我的二腿分开顺着躺椅的二边坐好,如练武功里的蹲马步,只不过马步是蹲着的,我这是坐着的,也把她的双腿趴开架我双腿上,她这姿势我们想象一下如同翻开的青蛙,她大腿展开着,下面的紫红色的小穴显露在我眼前。

我的JJ插在她的穴里,我边插边摸着她的双乳,抚摸着她浑圆的腰身,摸着她的二条大腿,还能看着我的JJ在她的穴内吞进吐出,她的小穴阴阜上有一片毛,大阴唇上几乎没毛,二片大阴唇颜色是那种淡淡红褐色,小阴唇被我的JJ插入后撑开着,小阴唇的颜色比大阴唇的再深黑一点是那种淡淡的猪肝红色。

我们就用这样的姿势交媾着,我边插边看着她的眮体她的阴部,看着我的JJ在她的穴里抽出又没入,她这样淫躺着的姿势使我也越操越兴奋,我的JJ越插越硬,她也被我插的「嗯嗯呀呀」的,她的小穴出了好多的水,我的JJ抽出时套套上带出了她微白的淫液,看到这情景,我的JJ更硬了。

这是JJ,身体和视觉的满足,我的JJ在她的小穴里抽插了数十下,我说我要给你了,就收起双腿,我抄住她双臂躺在她身上抱住了她,她的双臂搂住我的头,这样,使我的胸部能抵住她耸起的双乳,我的腹部在她的混圆的小腹上磨动,我的JJ插在他蜜穴里依然不停拔出插进。

没多久,我更大力的对她冲击,她的双臂也更紧的抱住了我,「喔也」「喔也」JJ开始喷射出我的精液,带来的震撼快感让我无法控制着发出叫唤,我粗壮的JJ喷射出好多滚烫的精子,隔着阴茎套灼热着她的子宫,她也不停的「呀」「呀」叫唤着。

二人相拥而抱着好一会,慢慢的一切恢复平静,她开口说,你把我也搞到高潮了,我说是吗,她说是的,你很会做爱,我说我没觉的啊!她说你人很好,不错的。很会做爱,对女人很体贴。

我说谢谢,我说怎称呼你?以后来我会再来找你!她说我姓李,你叫我小李好了,我说好啊小李,因为前面我说她长的有点象宋X英,我心里就帮她起名叫英了。二人穿衣收拾了,她把躺椅上的毛巾毯铺好,她说,你看,毛巾毯上都有一滩湿渍了。呵呵,我笑了说快拿出去洗洗了吧,她说,没事,再说吧。她送我出小包厢,我仍回大厅躺着休息,到傍晚回家,回时在大厅吧台前没看到英的身影。

有过了一阵,我再到那家浴室去洗澡,没见到英,不知怎的,有种失落感,其他的按摩女上来问我要不要做按摩,都给我回绝了。

断断续续去那家浴室有好多次,都没见到英,浴室的按摩女到换了一扎又一扎,都没引起我让她们给我做按摩的欲望,因此,每次的回绝按摩,让那些按摩女都知道我去洗澡只不做按摩的。呵呵,让她们当我是正人君子也好!

初春的寒冷让我再次去那家浴室泡澡以消磨午后寂寥的时光,那天感觉躺在大厅有点冷,我在大厅说帮我换小包厢吧,反正没事,我想躺着睡一会。

有小姐过来帮我把茶水端了带进了里面小包厢,问我要不要做按摩,我看看小姐瘦削的脸,不感兴趣,说不要,她就走了,没多久,又来一胖胖的小姐,穿件黑色圆领衫挺着一对肥硕的大奶,进来问我要不要做按摩。

我对着她看着,想象着她脱光了这二对奶会有多大,肥胖的女人奶虽然大但手感太腻,会有种噗的感觉,我心里想着如果抱着这胖胖的女人操一会,JJ插在她下面会不会没啥感觉?

为什么,因为她太胖了,这身上的肉松松软软的,这JJ插没插进真的要没感觉了。正这样想着,她问我,怎么啦,要不要做按摩?我这才回过神来,说不要。她这才带上门走了。我想,走了好,我安稳点睡一觉吧。

闭着眼养着我的神,好象听到门「哒」的一响,睁开眼一看,又来一女子,圆脸盘大眼,身材不胖也不瘦,下身着格子短裙,上身紧身长袖衫,二乳房被包裹着更显突出,一眼看到不象是那种做小姐的样子,到象刚从小县城来的城郊女子。

对着我笑咪咪的,说你在睡觉啊,我说是啊,她说要不要做个按摩,我对她到有点心动了,假说我来这洗澡从不做按摩的,她说知道你的,我们外面的小姐都说你的,来从不做按摩的,所以,她说她特地来看看我怎样的。我说我到想让你帮我做个按摩啊,说着,坐在躺椅上把她搂过来坐到我身边,她顺势坐下后,我说你身材很好的,哪里人,她说她安徽的,到这里才二十多天,是表姐在苏州她才过来的。

哦,我说你姓啥,她说她姓李,我说你虽然不是长的很漂亮,但看上去很朴实健康,她也笑了,我亲着她的脸蛋,慢慢的,把她扶躺在趟椅上,我的手隔着她的衣服摸着她的乳房,慢慢的移到她的腹部,手伸入她的衣服里,抚摸着她的身材,她躺着闭着眼嘴里轻声「嗯」「嗯」迎和着我。

我手伸到她下面,隔着她的三角裤抚摸着她的阴部,顺着她阴部的沟壑,抚摸她小阴唇和阴道口的部位,她发出娇喘的「嗯」「呀」,我手往上伸入她的三角裤上沿,我的手直接抚摸着她的小腹,感觉她的小腹上不是那么平滑,手感有点疙瘩,慢慢的,往下,感觉碰到她的阴毛了,手在她的阴阜上移动,再往下,轻轻的拨动她的阴蒂,她扭动着她的头部,嘴里「嗯呀」「嗯呀」我顺势再往下。

「啊」我突然一个振奋,怎么啦,原来我的手指触到她阴道口了,软软湿湿的,让我振奋的是,她的阴道口在蠕动着,一收一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活蚌肉」,这样能收缩蠕动的阴道不多的,我操B操到现在,真的没碰到过几个有这种阴道的女人,今天又让我碰到了,因此,振奋了。

我连忙把她的短裤剥了,上衣和胸罩也解了,这才看到她的小腹上象条蜈蚣样爬着的伤疤,我说怎会有的啊,她说是一次宫外孕造成的,还险些让她丢了性命,原来这样啊,我对她顿生爱怜。我让让她平躺着展开双腿,把我坚挺的JJ插入,我的JJ被她二片大阴唇包裹着没入根部。

忽然,我感觉JJ的根部被她的阴道口紧握二次,好舒服,我把JJ连着插拨二次,她的阴道回应我收缩一次,我再把JJ插拨二次,她也再回应我收缩一次,就这样,我拨出插进二次,她就阴道收缩一次,我们就这样很默契的抽插着。

我感受着她阴道的收缩,这感觉真的微妙极了,最后,在数十次的抽拨之后,我把我的子子孙孙全泻入她的小穴内,真是舒畅淋漓啊!等我把JJ从她穴内退出来时,才发现我们这次的交媾竟然没带套,呵,搞了下无套内射!

我们俩穿衣收拾了,她说你睡会吧,等会我再来看你,我说好的,我说你留个电话给我吧,她说好啊,就用她的手机打了下我的手机,她走后,我把她的电话留下了,我想着她让我心生爱意的感觉,因为知道她姓李,就在手机上把她的名起为:李爱爱。

苏州的冬天也是很冷的,北方人说江南的冷是湿冷,北方家家户户都通暖气,江南没有,所以,江南的冬天反比北方冷,但在冬天泡澡堂还是最舒服的事,在旧社会的苏州就有「早上皮包水,下午水包皮」的说法,此话怎讲呢:「早上水包皮」就是指早上喝早茶,肚皮里包茶水,「下午水包皮」就是指泡澡堂,温水泡着全身,旧上海时三大亨里的黄金荣就是苏州人,把苏州的生活习惯也带到了上海,大家可去看看有关的黄金荣传,此大亨一般早上在茶楼里处理事务,下午去澡堂里放松筋骨,嗨,也难怪啊,苏州是好地方:「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养成了苏州人吃喝玩乐的习性。

没几天,我又去那浴室泡澡,在大厅躺着休息时见爱爱在,在和爱爱闲聊时我问爱爱,夜里是不是就住在浴室里呢?她说是的,说住不惯,浴室里的床脏,我说那你住我家去好了,我有处房空闲的离这不远,你想住过来就住过来好了。她说好啊,那今夜就来,到时电话你。我说好的。当夜12点半后,爱爱真的电话来说要过来让我在我们那巷口等她,我说好的,到了说好的时间接着了爱爱一起回我家。

到了家里,她说在浴室里洗了澡过来的,呵呵,我也反正下午洗过澡了,二人随即宽衣解带,很快,就光溜溜地抱在了一起,她说戴个套吧,我想也是,和她们这类职业按摩女做爱戴了总比不戴要安全点,因为你不可能知道她们接触过何等样的男人,万一染上了点小病总是麻烦,所以,把套戴了。

在家里做爱和在浴室里小包房不同,在浴室小包房里紧张,还有点赶快把事办完的感觉,在家里时间宽余,也不担心会有人来查房,因此,笃悠悠的抚摸着爱爱的全身,舔吸着爱爱的乳头,用手抚着她的阴部用手指撩拨着她的阴道口,感觉到手指随着她阴道口的收缩蠕动,随着爱爱发出「嗯」「嗯」的呻吟声,爱爱的阴道口也湿润了,我的JJ也坚硬高涨,戴着套套的降红的JJ头涨得有小半个鸡蛋那样大。

我起身把爱爱的二腿架起,我的双膝跪着,二大腿内侧靠着爱爱的臀外侧,把手扶着我粗硬的JJ,对着爱爱湿润的阴道口塞入了阴茎头,感觉她的阴道口在允吸着我的阴茎头,我双手抚摸着爱爱的乳房俯身躺下,慢慢的把整个阴茎全插入爱爱的阴道,阴茎的根部感觉到了爱爱阴道口的收缩,我抽动插入着粗大的阴茎,想起古书曾有过描写性行为时的「九浅一深」法,我也效妨此法以阴茎头在她的阴道口那段来回抽动九次,再狠狠的插入没根一次,搞的爱爱「嗯嗯呀呀」不绝,淫水直流。

那次和爱爱的做爱,持续有四十分钟之久,最后,我抱紧了爱爱,说我要给你了,感觉爱爱也用双手把我的腰箍紧了,说「好的,老公,快给我,我也要」,我再次贴紧和她的腹部把阴茎插入她阴道更深处,随着高潮的到来,我把精液全喷射了出来,笑着对爱爱说;嗨,这可都是我的子子孙孙啊,就这样没了。爱爱朦胧着眼对我说:老公,你把我也做高潮了……

上午起床后,我给了爱爱一百元,说隔天我来洗澡时看你,她说好的,隔了一天,我又去那浴室洗澡,洗好躺大厅休息时惊喜地发现英也在,英帮我泡了杯茶放我躺椅边的茶几上,悄悄地对我说:去敲背,做做按摩。我说你帮我敲过背的啊,你忘了吗?她说几时的事了?我说你真是小姐多忘事啊,某个年月,我们在里面的那个小包厢,你帮我敲的……她想了会想起来了,说那也有好久了,我说是啊,是你好久不在这里了啊,她说是的,回老家去了点时间,也在别的浴室去做了一阵,再回到这里来的,那今天去敲背吧。我说不敲,你要么到我家里敲,我家就在后面。

(我说不敲是担心爱爱也在,叫了英敲万一给撞见了总有点不好)呵呵,咱们出去玩,多少也给人家小姐之间一点面子,就象她们跟你做服侍的周到是应有的职业道德一样,我们出去嫖也要有一定嫖德么。正和英说话间,爱爱也出现在大厅里,她果然也在上班,看见了我,说你来了啊。我说是啊,正和你们姐妹聊呢。她说她是我表姐。啊!原来英就是爱爱的表姐啊。「哦,是你表姐啊,以前我们就见过」。我回应着爱爱。爱爱说那你们聊,我去忙了。我说好的。

回身我和英说,怎么样,肯不肯到上我家里去敲?英问我你叫我表妹敲过?我说是的,你表妹还住过我那,英若有所思地说那好吧,那我们留个电话,我要过来我就电话你。我们分别把对方号码存了,我过后就回家了,心想,肯留到电话,想必英会过来的,果然,没几天的一个夜里,英电话我说不想在这家浴室做了,和老板有点矛盾,今天就把账结了,夜里只能住你那了,你那边可住吗?我说可住啊,我反正一个人,你过来好了,她说那你过来接下我吧,还有点衣物要帮着拿了走。我说好的。就开了电动车到了她们浴室那,在电动车踏板上放了英的物品,带了英回到了家里。

到了家里我们就直接到卧室里说话,英说我的房子到满清静的,闹中取静。我说是啊,98年时买下的,幸亏当时买了,要不,现在就买不起了。她说是的。她说着就脱了外衣外裤揭了被子躺坐在床上,呵,反正早就做过床第之事,现在再多话到显得有点假装正经了。我开了空调也脱了衣裳和她一起钻被窝里,抚摸着她坚挺的乳房,慢慢地把空调被全揭了,欣赏着英的裸体,英的二条大腿抿拢着,微微隆起的阴阜上那一小片阴毛。

我把手伸英的二腿间想扒开她的大腿,她有点羞涩的用双手去掩盖她的阴部,我说让我看看么,好就没看到了。把她的双手拿开,展现在我眼前的是英淡红色的阴部,肥厚的大阴唇包裹着她深褐色的小阴唇,上部的阴蒂也显突着,我忍不住用舌尖扫了下英的阴蒂,她扭动了一下,说戴个套吧,我说好的,她从带着的小包里拿出TT帮我戴上,托着我的阴茎说,你的这个小家伙很粗壮么。我说是啊,你又不是没尝过他的滋味,他就想着进来呢。她说好啊,就让他进去吧。

我趴在英的身上,把粗大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她把头仰后下巴抬起微闭着眼,嘴里轻轻的发出了「嗯」「嗯」的喘息声,我抽插了数次后,抬起身,把双膝跪起,老汉推车式是我操B时最喜欢用的招式,这个姿势能在操B的同时看到女人的脸,乳房,阴部和身体,女人抬曲着双腿躺着给操也是这个姿势最骚最性感。

我看着我粗硬的阴茎在英肥厚的大阴唇包裹下抽出没入,双手抚摸着英的大腿和乳房,不经意间看到英的左大腿上有块星状小疤,因英的皮肤是那种黑郁色,那块小疤的颜色明显要比边上的肤色淡,眼光转到我戴着套套的阴茎上,随着阴茎的抽插,套套上也沾满了英的淫液,就这样抽插了数十下,我趴英身上JJ依然在抽插着,感觉英在我身体下扭动着,一会,英把原来展开的二腿在我身下抿拢了,在我耳边说我要到了,我更加速了对英的抽插,感觉到英的小腹有一阵波浪式的抽缩,英把我也抱的更紧了,顿时,我也到了高潮,一阵快感让我把精液全射了出来……

英问我和她表妹做的感觉怎样?我一楞,说这也可以说吗?她说「这有什么,不要紧的,你说说么。」我说「你表妹下面会收缩的,你的不收缩,就这和你不同。」我问英你表妹有过宫外孕的啊?英说是的,差点把性命都搭上,男人又对她不好,现在也分手了,她也命苦,在老家闲着没事做,是我让她跟着我到苏州来发展了,出来了这些年,也没混好,家里都还是点老破房。

说着,英拿出她的手机,说给我看看她家的住房。她打开了手机里的视频:装饰的还可以的新公房,英哼着歌在打理着房间,有个男孩在上网。英说那个是他儿子。我说你们家房子蛮大的么。英说前二年买下装修的,也算她们家那边一个住宅小区,当时买下来二室户十五万。我说哦,你们家老家哪里?英说安徽明光市(过后有次出差乘的动车经过明光市,一个安徽境内的县城小站,我想这就是英的家乡啊),我说你们老家房价便宜啊,她说前几年买的这个价,现在这几年房价也涨了。

我试探性地问英:怎么会去浴室做按摩的呢?英到也坦率说:最早是到苏州胜浦那边厂里做的,吃住在厂里,全日制的干活,都没个休息天,就一千多元钱,辛苦的要死,在你们苏州,租个房子住也是很大一笔开销,后来,想到浴室里去打杂不用在外租房子,就托了已在浴室里做的老乡介绍了到浴室去做的,知道了小姐帮客人敲背就是做那事,开始还有点看不怪人家呢,后来想想出来就是为了赚钱,又不是黄花闺女,也就走上这条道做起了按摩,家里的房子也就是靠做了这五六年买起来的。

我说那你老公呢?英说他啥都不会做,先前也让他到浴室里做做杂务的,但没干多久说干不来就回去了,随便他回去也好,家里儿子也总要有人照应。我说你不在那家浴室做下来准备到哪做呢?英说明天木渎去,木渎那有租着一套房,有家具衣物生活起居其全的。英说如果不到浴室去做也有地方做,舞厅,陪人家跳舞,一支舞十块钱,上午下午晚上连着的话,一天多时有一百五六元多,少点也有五六十元,如碰到有客人让你陪他整场舞的话就直接一百进账了,陪跳舞也很来钱的,不象做按摩月经期不能做,陪跳舞大姨妈来也照陪的,陪陪跳舞一月也有五六千呢。

我问英:你腿上的小疤怎会有的?英说那是小时侯坐在她爸开的拖拉机拖厢里,到家时跳下来不小心给车栏上的铁丝扎破了,后来就留下了那块小疤痕……二人相拥着聊了好多话,到上午九点多起床,洗脸刷牙后英说到干将路乘2路公交到木渎去,我给了英120元,说有机会再碰面,她说会的,她苏州来的话也会来看我。

时光匆匆,一晃三年过去了,在2010年12月中旬的一天,有客户和我说好在那天的傍晚六点到木渎碰面洽谈,那天下午我正好在苏州乐园度假酒店,因此,从狮山乐园再到木渎也就十多公里的路程了,傍晚五点从酒店出发开了电摩到木渎才五点半左右,和客户碰面后洽谈得很顺利,半小时就把事务谈好了。

当天下午,苏州下起了冬日里的第一场雪,我在古镇木渎的街道冒着雪花开着电摩慢慢的行驶着,想起了英,停了车发了条短信给英:我现就在木渎。英随即回了条短信:你在哪里?跟谁呢一个人吗?我回短信:是的,一个人,我现在木渎女人世界这里。英这次没随即回,我就开着电摩一路找寻着哪有面馆去吃面,因为,我还没吃晚饭呢。

想起金山路上应该有面馆就穿过十字路口往北到了金山路,一路没见有面馆,很巧,在往前开了有近二百米的支路边,有家陆振兴面馆,刚停车英电话来了:我正在某处,离木渎镇有四五里路吧,是很久没和你见面了,也想和你见见面,你等会要不要回苏州呢?我望着路灯灯光下飘落的雪花说:不回了,今夜不回苏州了。英说:那你等下我回了我朋友让他不要过来了,省的他过来碰见了不好。我说好的。心想她有朋友了,是啊,狗和猫都需要有个情感,何况单身在外的女人呢。

挂了电话我掏出了皮夹,看到皮夹里有张百元的和一张五十元,还有几张十元的,心想够了,到时给英一百五十元,省得找银行去拿钱了。没多久,英又来电话说回了她朋友了,等会就从某处过来,嗯,她称呼了我说:那今夜我陪了你,你要不要给我奖利呢?给我三四百买件衣服吧,天冷了都没衣服穿了。我听这一楞,立马想到了古代传诵至今的那句经典话;婊子无情!是啊,千古杜十娘只有一个啊,要不,这几千来来阿猫阿狗都可象十娘那样名传千载了。我当时口里回应着说好的。

挂了电话,在面馆买了碗闷肉加炒肉加荷包蛋面,才十元钱,放了点辣酱,吃得肚饱身暖的,心想,三四百帮她买衣服,这个价,我随便找家浴室点小姐可点二次了,还挑年轻漂亮点的点呢。

心里想着用什么话回了英呢?一时没了主张,开动了电摩,冒着满天的雪花仍往北往中华园酒店方向开着,没想,电摩在行驶中顿了下,啊,完了,电摩电量快没了,冰天雪地的,电池也给冻得减少了电量,没法,只能开到那是那了,过中华园大酒店后往右拐,开到金山石材有限公司见对面有家电动车行,写着维修电瓶的照牌,大门口装有几只快速充电器,充电器黄色的箱子上亮着的红灯一下给人以温暖的感觉,那个高兴劲可没法提了,立即插了给电驴充电,拿出了手机一看,手机电池也快没了,就写了条短信发给了英:我电摩没电了,手机也快没电了,都没带充电器,完了,只能回苏州去了。

短信发出后,我索兴把手机关了,我想,随便英去对我有啥想法吧,反正,我以后也没必要再和她见面了……

(完)